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兵王二叔的愛情之路
兵王二叔的愛情之路 連載中

兵王二叔的愛情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南山一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駱養性 駱天

一代兵王為愛入獄,委屈求生卻慘遭生物基因實驗導致身體異變,重回都市後在夾縫中謀生並且不斷與各路美女周旋提升自我,可不想一場天大的陰謀正圍繞着他逐步形成展開

《兵王二叔的愛情之路》章節試讀:

於是他出於本能的反應便做出了之前的過激行為了,而女孩在看着自己心愛的手機被搶走後,也是啊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先生,你別激動,這樣會吵着其他旅客,您先把手機還給乘客好嗎?我們會制止她這樣不禮貌的行為的?要不我去給您拿一條毛巾來先擦一下好不好?」空姐一邊安撫駱養性一邊也隨即把他手中高舉着的手機接過來還給了小姑娘。

「再多拿些吃的喝的來,丫的一個座位好幾萬和搶錢有什麼區別!還有你哭什麼,要哭一邊哭去……」腦子還沒完全清醒的駱大牛看到小姑娘拿回自己的手機後,依然委屈巴巴的高舉着手機往自己臉上湊時,便再次原地暴起想要衝過去搶奪,好在空姐及時格擋在兩人的中間這才沒造成大的影響。

「先生,您冷靜一下,我會制止她拍您的,飛機馬上起飛了,為了您的安全請先坐回去好嗎?」空姐說完也是立馬轉身和小姑娘溝通起來,但是小姑娘被駱養性嚇早已經縮在座位上哭的泣不成聲。

在空姐的安撫下雖然很配合的放下手機,也沒有多說什麼,可她握着手機的那雙手卻一刻都沒有停止的在手機屏幕上滑動着,好一會後才關機,帶上眼罩止住了哭腔。

反觀駱養性在空姐拿了一大堆的東西吃喝了兩個多小時,還是感覺有點虧,不過在這兩個多小時中他也是一直在關注着臨座女生的行為,眼見小姑娘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只是因為好奇才拿手機拍攝時,他也慢慢意識到自己剛剛有些神經過敏。

於是下了飛機後便一路跟從女生到了出站口,想着找個合適的機會紳士一回和人家道個歉啥的,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人剛湊上去還沒等開口說一句話。

那丫頭就又跟八卦記者似的突然轉身舉着手機朝他一頓亂照,然後扭身便鑽到人群中跑的沒了影。

而女生這樣奇怪的行為也是搞得駱養性站在那裡有點手足無措的尷尬起來。「我草,有病吧,拍照還拍上癮了,不會真把老子當成什麼變態跟蹤狂了吧!」

一番自嘲後,駱養性只好無奈的搖搖頭趕緊走出機場,而時隔六七年自己再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裡後,他總感覺心裏少了點什麼,可等冷靜下來摸摸口袋才發現原來自己少的不是什麼特別的的,而是至關重要的銀子。

於是他老人家暗嘆一聲後,便突然有點懷念起那些年在紅龍監獄裏衣食無憂的日子來了,隨即找了個吸煙處默默的吞雲吐霧起來,畢竟此刻他身上除了幾兩張小海給的十塊人民的幣外就再也找不出多餘的一個鋼鏰來了。

不過窮的連手機都沒有的駱養性此刻恐怕連做夢也想不到,就在他下飛機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經成了各大短視頻網站的熱搜對象。

逗比視頻更是以上百萬條熱評將他頂到了熱搜榜第一,此外小姑娘作為視頻播發者,下飛機後陸續追加的幾條熱評也是把他駱養性再次推到了風口浪尖,因為標題赫然是《頭等艙旅客跟蹤尾隨報復純情小姑娘》。

當然離開S市整整十年的駱養性在乘坐機場大巴回到市中心的第一時間便是四處轉悠,感嘆一下祖國變化之快,因為城市的改變從未因為某個人的猥瑣發育而停下前進的腳步,他駱養性也是從當初離去的青春小伙到到現在歸來成了三十齣頭的大叔。

悠閑的晃蕩也使得他暫時忘記了現實的窘境,路上時尚前衛的零零後們儼然是成了這個城市的主力軍,而站在街頭的他除了為了今夜該到哪裡去落腳迷茫外。

更是慢慢有些奇怪起來,為什麼自己這樣一個落魄的帥氣大叔無論走到哪個角落裡,都會莫名其妙的引起路人的關注呢?甚至四周的好多人還跟機場里的那個傻丫頭一樣高舉起手機來對着他拍……

與此同時在S市郊區的某幢小樓里,一位雙鬢髮白的中年人瞪着布滿血絲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前的大屏幕,而屏幕上顯示着的赫然是在大街上被群從圍追堵截的我們剛剛回國的駱二叔。

「怎麼泰國那邊還沒傳來消息嗎?你們到底幹什麼吃的,駱養性從上飛機到下機都快三個小時了,明明已經死了七年的人,怎麼突然就出現在回H國的飛機上了,而且還坐的是頭等艙!你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中年人一邊說一邊不停的用手敲擊着桌子質問房間內的工作人員,夾在手指上的煙也隨即抖落的到處都是。

而在場的十幾個人此時被中年人的怒氣給嚇的是連頭也不敢抬起,只能默默的在電腦前緊張的查詢着。

「張隊,這駱養性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他會在我們特別關注的名單上,而且除了名字年齡外,絲毫沒有其他的資料!按理說他這樣一個奇奇無名的人壓根就沒有資格引起我們安全局的重視啊!」

中年人盯着大屏幕出神,就像沒聽到年輕隊員的詢問,直到煙頭燙到手才慌張的走的煙灰缸前坐下,掐滅煙蒂後還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房間里十幾個人都似乎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氣氛,於是又都不約而同的回頭看向中年人等待着答案。

「十年過去了,保密條例你們比誰都清楚,本來這個人我是不願意再提起的,但是今天他死而復生的重新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那麼不說也不行了,我相信上頭很快也會給我們發來具體的指示……」

中年人說著又下意識的回頭瞧了大屏幕一眼,然後繼續開口道「我倒是希望是我個人太過敏感了,可是洛養性這個人他絕非什麼無名之輩,反倒是我短暫軍隊生涯里遇見過的一個最具危險性的人物,十八歲參軍,二十歲就展露頭角獲得所在軍區比武第一,無論是體能,格鬥還是射擊,任何項目都是一等一的優秀啊!」

「張隊,這樣的人我們局裡雖然不多,但放眼全國也不是什麼個例吧!」

「光這樣的話,當然沒什麼特別了,可是難能可貴的是當時的他還熱愛學習,幾年間竟然無師自通的學會了計算機和三門外語,你們說說這樣的人才軍隊首長會不喜歡嗎?以至於軍首長親自下命令調配最好的資源對他進行培養,當然這小子後來也沒辜負眾人的期望,兩年後就成了軍刺小隊里的王牌隊員,之後更是在他執行的幾十次任務中無一敗績,可不知什麼原因就在五年前的最後一次任務中他身受重傷後,竟然強烈要求退出軍隊,後面更讓人沒想到的是他重傷痊癒沒多久便停留在泰國,成了華人街區的一個小混混……當時我還親自去……誒……」

中年男人說到這裡不自覺的又抽出一根煙點了起來,但此時一個長相精幹的女隊員不知什麼時候從門外進來,隨手倒了一杯茶遞過來後便抬手把他叼在嘴上的煙給搶了過去。

「張叔,少抽點煙吧,你自己的身體什麼情況還不清楚嗎?對了駱養性去泰國一定是肩負着使命吧,電影里無間道就是這麼演的,他是去卧底,和平世界下的英雄對不對,和黑暗勢力默默抗爭的人物……」沒想到女隊員的話還沒說完張隊長就對着她的腦瓜子重重的拍了一下。

「死丫頭,上班期間亂喊什麼呢?還有點紀律性沒有,我看你平時都是讓你爸給慣壞了,還無間道,你這麼不說他是余成成,真像你說的這樣我到也沒那麼揪心了,可那小子在泰國的兩年里就是一個地地道道混混知道嗎?八年前為了他的小女朋友竟然把二十多個流氓都打殘了,幾個還重傷不治!這是一位軍人會做出的事情嗎,我以為他早就……可沒想到……這幾年裡他駱養性到底經歷了什麼……」

「張隊,泰國那邊的資料傳送過來了,駱養性上飛機前在蘇拉翁塞曼谷萬豪酒店和一個叫諾亞的美國律師見過面,還有昨夜他在一個戶名叫蕭樂的泰國華人銀行賬戶里存了十一萬美金,他回國的機票也是通過那個諾亞事先定好的……我們要不要請他過來協助調查!」

「請他過來?動用特種部隊嗎?搞不好就會引起民眾的恐慌知道嗎!李龍你跟着我也有幾年了做事情怎麼還這樣不動腦子,我們安全局不是什麼地方的機構,沒十足的把握和證據,就能隨隨便便驚動嫌疑人嗎?你知道他身後有多少雙眼睛盯着!看事情要透過現象看本質,駱養性現在身上是有許多疑點,可僅憑十萬美金就斷定他和境外勢力有勾連還是太過武斷了,畢竟他是軍隊培養出來的人就我個人而言還是相信他不會……你們先24小時密切關注他,記住任何人不得和他近距離接觸!」

「張隊,你是不是有點太高看這小子了,我們局裡的人哪個不是像他這樣的精英,帶他回來真沒什麼難度!這裡是H國!他還能上天不成?你要是不信我一個人過去便能……」

中年人走到李龍的面前接過他手裡的資料然後玩味的笑了笑說道「李龍,你是很優秀,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有時候虛心點是件好事,我就問你,讓你帶着一個人在境外沒有後方支援的情況下,被一百多個特工圍追堵截,你還能保證人質的安全並且全身而退嗎?」聽完中年人的詢問不光李龍沉默,在場的所有人也都靜的鴉雀無聲。

「張隊,這不可能,我李龍自問做不到,但相信這世界上也沒人能做到的,如此情況下單單保證自身安全已經有着極大的難度了!」

「呵呵……你不相信,我當時也不相信,但事實就是他駱養性做到了,不但做到了還把那些圍追的特工全部消滅乾淨,在身受數槍的情況下還活着回來了,就是在那一次戰鬥後他主動退出了軍刺小隊,而他離開之後這個世界上也再沒有軍刺了,隨行的二十人全部戰死!好了你們各自去忙吧!」

中年人說完神情有些落寞的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然後輕輕的關上了門。李龍原地站定看着大屏幕上正躲在垃圾箱旁喘粗氣的駱養性眼神中露出了那麼一絲亮光。

「林雪,你打我幹嘛?」回過神來的李龍看着林雪大聲的問道。「誰叫你惹我張叔傷心,我聽我爸說過,張隊就是軍刺小隊的前教官,他現在肯定傷心死了,你個笨蛋!還有那個狗屁駱養性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本姑娘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他!」

「林雪,你可別胡來,違反紀律可是後果很嚴重的!」「要你管,現在可是下班時間,本姑娘難道就沒點私人空間嗎?放心吧,我有分寸!張隊剛剛不是說24小時監控這傢伙嗎?這個任務就由我來完成吧!」

「林雪……你回來……」李龍看着林雪蹦蹦跳跳離去的背影急的原地直跺腳,然後急忙轉身衝進了張隊長的辦公室。

另一邊駱養性被那幫瘋狂的群眾是追的抱頭鼠竄,關鍵他被追出去幾條街後,還依然搞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承認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加上帥氣的臉龐是有當明星的潛質,可是即便這樣,也很難成為被少男少女大爺大媽們追逐的理由啊!況且他們指指點點評頭論足的架勢根本不像是追星,反倒有點抓流氓的感覺。

驚魂未定的他一邊感嘆着群眾的力量強大一邊從垃圾箱里慢慢爬了出來,要不是年輕時期經受過軍隊的歷練,還真就有可能被那些亂七八糟的氣味給悶死。

等扒掉身上的剩飯爛菜塑料袋一頓抖落後,他才又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坐下點起煙猛吸起來。

但是此時路過的環衛大媽卻給了他好一頓白眼,嚇的他連連點頭道歉。「年輕人有手有腳,幹什麼不能吃飽飯,翻垃圾桶丟人不?等下煙頭可別亂扔啊!整個市區都開始禁煙了……」

「額,阿姨,我是從外地剛下火車不知道有這樣的規定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環境保護人人有責!」駱養性說著就把煙掐滅順手扔進了清掃的簍子里,環衛阿姨見狀才氣呼呼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