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布衣散修
布衣散修 連載中

布衣散修

來源:google 作者:邪不修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司馬代 懸疑驚悚 邪不修

本是一介布衣,逆天改命,成為一介散修可怕的是飄?還是人心?遇到的許多奇人怪事,也許是下一個故事開始的起點展開

《布衣散修》章節試讀:

中考後,我如願以償考上市裡的重點高中。

暑假我在家修鍊,茅山道法精進不少,我打開古巫術,試着練習,不管我怎樣去練習,發現自己無法運用。

我嘆了嘆氣,接着打開一本天師卷,裏面記載天師派的各種法術。

我嘗試運功練習,好像有些門道。

開學後,我走進教室,坐在座位上,

上課鈴響起,很多同學走進教室,

旁邊響起溫柔的聲音,說道:「你好,我叫張代曼。」

我說道:「你好,我叫司馬代。」

班主任走進辦公室,帶着我們參觀學校,偶然間看到上鎖的房子,我疑惑的問道:「老師,那棟房子是做什麼用的?」

班主任敷衍的說道:「那棟房子在施工,等施工完成後,我們就可以使用了。」

宿舍的外面,我並沒有看到任何工人,這時,我知道這裏面的事情不簡單。

回到教室後,班主任說:「後面的那棟宿舍不要去,如果出現意外,學校不負責。」

班主任越是不讓我們去,我越是對那棟宿舍充滿好奇。

晚飯後,我拿着符紙往學校走,來到學校門口,我翻過圍牆,

看到有巡邏的門衛,我躲進花叢,

門衛走後,我朝着被鎖的那棟宿舍走去,

棟宿舍的後面是居民樓,側面是另一棟宿舍,教學樓與被鎖宿舍的中間隔着一個籃球場,教學樓的旁邊有雕塑館、圖書館、實驗樓,

我爬進鐵圍欄,順着窗戶進去,

突然,一隻黑貓從圍牆上跳下,衝著我喵喵叫,我怕門衛聽到,我趕走那隻貓,

進入裏面黑漆漆的一片,進去逛一圈,覺得沒什麼特別的,心想着自己想多了。

於是,打開窗戶準備離開,

吱啦~,

後面的門被緩緩打開,我警惕的走過去,打開手電筒,看到裏面只有兩張上下鋪,我搜索着裏面,

我突然看到牆上有兩個鮮紅的血手印,

我盯着前面的血手印,心裏若有所思,身後響起渾厚的聲音,我的肩膀被拍了下,

說道:「喂,你在這幹嘛呢?」

我往後看去,老頭看着我,身上穿着門衛的衣服,我說道:我東西落在這裡,在這邊尋找。」

門衛催促的說道:「這裡不讓人隨便進入,你趕緊走。」

我點了點頭,跟着門衛出去,我問道:「這棟宿舍為什麼鎖起來。」

門衛警惕的說道:「你問這個幹嘛?」

門衛點了支煙,說道:「五年前,這棟宿舍還在正常使用,因為出現意外,導致這棟宿舍被封閉起來。」

我追問道:「這棟宿舍出現過什麼意外。」

門衛說道:「五年前,一個女學生因為感情跳樓了,摔死在這棟宿舍下面,那件事過去後,每年總會有學生跳樓,有學生反映宿舍樓里,總能看到跳樓的女學生,從那以後,這棟樓就封起來了。」

我說道:「沒有找人看過嗎?」

門衛說道:「因為怕對學校聲譽有影響,沒有找人看過,為了學校的聲譽,學校封閉消息,現在知道這件事的很少。」

我走出校門,後面有個聲音說道:「站住,你是幹嘛的,為什麼進入這裡。」

我回頭望去,中年男人看着我,我說道:「我是後面小區的,有東西從陽台掉進學校,進來尋找,剛才一個門衛送我出來的。」

中年男人說道:「什麼門衛,這裡只有我自己,剛才我在巡邏,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你自己出去。」

我把門衛的模樣告訴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說道:「你說的是老馮吧,他五年前就辭職了,別耍花樣,趕緊走」

我一時難以置信。

回到家後,躺下睡著了,夢裡,我來到草屋門口,麻衣祖師出來迎接我,

我說道:「麻衣前輩,喚我來何事。」

麻衣祖師說道:「最近知道你在練習天師訣,不知你修鍊的如何了。」

我說道:「晚輩愚鈍,一直沒有突破性進展。」

麻衣祖師說道:「我喚你,正是要教你天師訣。」

說完,麻衣祖師掐訣,

天師訣·幻別天神

我看到我小時候的模樣,不一會,幻術解開,麻衣祖師說道:「所謂幻術,是迷惑敵人用的,能讓敵人看到自己的深處。」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天師訣·雷光咒,

前面的石頭,轟的一聲碎裂,麻衣祖師說道:「雷光咒是剛猛的法術,層數越多,施展的威力越大。」

天師訣·雷霆萬丈

突然,天上烏雲密布,天雷不斷擊打地面,

麻衣祖師說道:「天師訣,大多都是雷術,只要運用得當,只需一招,可使鬼妖魂飛魄散。」

我感嘆道:「這麼厲害。」

我運用雷術,沒有任何效果,麻衣祖師說道:「你法術羸弱,此法術剛猛,需要去上穀草找到雷鳥丹,此丹是上古雷鳥內丹,上古雷鳥妖術為雷術,得到此丹不但功力大增,運用雷術會有奇效。」

我說道:「上穀草在哪裡?」

麻衣祖師交給我一份地圖,說道:「上古草非常危險,此去一定要小心。」

我點頭答應,告別麻衣祖師,我從夢裡醒來,手上多出一個羊皮地圖。

我仔細一看時間,馬上就要遲到,我心想開學第一天千萬不能遲到,

我跑到教室,上課鈴響起,張代曼問道:「你怎麼剛來,昨晚沒睡好嗎?

我說道:「是啊,最近經常做噩夢。」

此時,我心裏想的全是上穀草,

語文老師進教室,開始點名,點到我的時候,我沒有回答,

語文老師說:「司馬代,司馬代,司馬代沒有來上課嗎。」

張代曼碰了碰我的胳膊,我舉手說道:「老師,我在。」

語文老師說道:「上課注意聽講,不要想別的事。

老師繼續開始點名,張代曼小聲的問道:「你剛才在想什麼呀。」

我說道:「沒有想什麼,只是剛起床沒有反應過來。」

張代曼哦了一聲。

下課後,張代曼邀請我去圖書館,我跟着她,有個女生看到我和張代曼一起走,

說道:「開學第一天就勾搭我姐姐,看着你就不像好人。」

張代曼解釋是邀請我一起去圖書館,女生說道:「他給你下了什麼迷魂藥,我不能跟你去嘛。」

張代曼解釋完,對我說道:「抱歉,我妹妹有點任性。」

我說道:「沒關係,對了,你妹妹叫什麼。」

張代曼說道:「張安露。」

我哦了一聲,張安露是妥妥的女漢子,張代曼卻是傻白甜,不過張安露和張代曼一樣,都有着魔鬼的身材,面容姣好,皮膚白嫩,前面的兩隻「小白兔」晃來晃去,在我看來,張代曼的大一些。

我和張代曼來到圖書館,圖書館裏有很多人,張代曼拿起一本書看起來,

我的心思在上穀草,沒有心思看書,張代曼看我若有所思,問道:「從上課到現在一直在想,你在想什麼呀?」

我模稜兩可的回答幾句,張代曼沒有多問,繼續看起了書。

周六日,張代曼邀請我去她家裡,我坐上的士,向著郊區走,

下車後,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別墅,張代曼家門前,站着兩個穿西裝的保鏢,

我剛要進去,保鏢攔住我,說道:「這是私人住宅,不許進入。」

我說道:「張代曼邀請我來的。」

保鏢說道:「誰說的也不行,趕快走。」

張代曼聽到門外的吵鬧聲走出來,說道:「是我邀請他來的,讓他進來吧。」

保鏢說:「可是,大小姐,老爺說過不許陌生男子進入家裡,這事要是讓老爺知道,我們兩個可是要捲鋪蓋走人的。」

張代曼說:「你們兩個要是不讓他進來,我現在就讓你們捲鋪蓋走人。」

兩個保鏢面面相覷,最後放我進去,

張代曼領着我來到家裡,張代曼的家裡富麗堂皇,裏面有單獨的健身房,外面是大廳,二樓有茶台,張安露穿着睡衣坐在沙發上,玩着手機,

張安露看到我,說道:「這麼快就來我家,發展的夠快的。」

張代曼說道:「別瞎說,我們只是同學,我邀請他來家裡玩的。」

張安露哼了一聲,轉頭回房間,張代曼說道:「別見怪,我妹妹從小就這樣。」

我說道:「理解理解。」

張代曼說道:「我父母怕我上當受騙,從小就不讓陌生人來我家。」

我說:「沒事的。」

張代曼說道:「你會玩PS4嗎?」

我搖了搖頭,沒有接觸過,

張代曼打開後,我被裏面的新奇吸引,張代曼見我不會,一直教我玩,

告別張代曼,晚上九點的時候,我回到家,伸了個懶腰,早早的躺下,

夢裡有個黑影對我說:「想得到我的力量,那你就來試試吧。」

說完,黑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