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激斗夢境
超激斗夢境 連載中

超激斗夢境

來源:google 作者:漫語君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漫語君聽 鄭日勛 都市小說

你是否曾懷疑過所在世界的真實性呢?是否幻想過神話傳說真實存在?你能想像人類意識竟然能夠威脅到國家安全,甚至關乎世界的存亡嗎?在未來不遠的某一天,上述問題竟一一顛覆着人類三觀,成為人類不得不去思考和面對的人間真實,而這一切罪惡的源頭卻僅僅是因為人類對生物科學無盡的探索與追求所以科學的終點是神學?以神學做為科學的理論依據,東方夢初創造了《月神》系列遊戲,通過對玩家的意識領域潛移默化的誘導,結果最終證明了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之間次元壁的真實存在神隨之降臨,世界陷入一片混亂而拯救這一切的重任竟然落到了18歲的鄭日勛身上他能擔此重任嗎?展開

《超激斗夢境》章節試讀:

I-Dream總部的地下實驗方艙是在東方夢初的帶領下設計完成的,起初只是為了《月神》系列遊戲而存在,它是負責遊戲數據的建模以及後期劇情的推算研導的場所,整個過程最最重要的部分主要是全面展示當數據過載導致bug的處理演算。

在方艙中,所有虛擬化的數據都會在這裡經由無數的納米模塊構建出實體影像,它們按照既定的劇情,進入到各自所扮演的角色,東方夢初會根據這一系列的虛擬演練後得出的結果,進而對遊戲的場景、整體數據容量、社交模塊、戰鬥模塊等進行逐步完善,拆分、構思、重組,不斷重複直至完美。

毫不誇張的說,這其中的技術已然超越人類科技現有的認知了,作者也說不明白,但東方夢初確確實實做到了這一點。

《月神》的後六個版本便都是在這裡誕生的。

東方夢初所說,對之前版本的改造升級,其實是將新的生物科學技術融入到這裡,整個版本從構想到最後落地實施,東方夢初在公司董事會上并力排眾議,大放豪言,將其推到了方艙眾多技術的核心位置。

當更多人追求穩定的時候,只有他一如既往的專註技術革新,以一己之力,扛起了遊戲界I-Dream公司的不敗傳奇。

關於這項技術,解釋起來很複雜,眾所周知,所有的電子設備都需要在電力的驅動下才能夠運行,而東方夢初在生物科學的造詣使得他在方艙技術上的應用得以更進一步,他利用在生物科學上取得的某項成果,從源頭上解決了《月神》對電力系統的需求,開發出了生物電流應用的先河。

這個技術成果被率先被應用在遊戲的端口的開發上,端口的外接電源主要是為了保證各個硬件能夠順利連接,完成初次啟動,還有就是各級軟件的更新,當然還存在着更重要的次級作用,那便是為了掩人耳目,技術保密。

即使說有對手公司買到這個端口,拿下去研究模仿,也必將面對兩個無法忽視的難題,一個是技術層面,另一個是工作原理,他們根本搞不明白這個端口和終端是如何產生數據傳輸的。

核心機密是對於生物電流的利用,當前環境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

我們繼續言歸正傳。

鄭日勛睜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數千個方艙,一時不知道用什麼言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驚嘆、錯愕或是腦袋一片空白。

「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遊戲引擎,數據終端,電力系統,隨便你怎麼稱呼它們,這些都是東方夢初的傑作,怎麼樣,確實挺厲害的吧?」

「人類的技術原來已經這麼逆天了嗎?」

「看到這些你還在質疑什麼呢?」

「確實很了不起。」

「說到這裡,鄭日勛同學,有一點我很好奇,在玩家眼中你們是怎麼看待東方夢初這個人呢?夢想家、造夢者、科學巨人、瘋子還是殺人犯?」

「詭譎莫測。」

「啥?」老者着實被鄭日勛的回答給整不明白了。

「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想到他,這個詞瞬間就吐到嘴邊了,我不知道,沒細想過。」鄭日勛的回答倒顯得真誠,老者會心一笑。

「原來如此,但恐怕你之所以這樣回答是因為對他並不了解,等你看過方艙里的東西之後,我相信你肯定會改變看法。」

「我可以嗎?」

「請便。」

得到應允之後,鄭日勛才小小翼翼走到離自己最近的方艙旁,他停下腳步仔細觀摩着方艙的外形,遠遠的看上去,這些方艙像是一顆顆立起來的細長的蛋,只不過它們有着鋼鐵的軀殼,唯獨向著自己的這個方向,所有的蛋都有一個橢圓形的玻璃曲面,只不過現在它的表面被寒冷的冰霜覆蓋著。

鄭日勛好奇的湊過去,用衣袖用力擦了一下曲面,將冰霜去掉一些,然後用手遮住光,附身看下去,看到裏面的東西之後,突然大叫一聲,後退幾步摔倒在地。

「這裏面——是人!」

鄭日勛哪裡見過這種情形,自然是被嚇的不輕。

「你沒事吧。」

「謝謝。」

老者見怪不怪,淡定的走過來將他拉起。

「這得有多少?」

鄭日勛四處張望,看着這密密麻麻的方艙,情難自已。

「這裡總共有2個天倉,108個主倉,135個副倉還有469個功能倉,總計1314個,每一個方艙都無可替代,有着特殊的用途。」

老者背對着鄭日勛,難掩自豪的向他展示着眼前這份難以言狀的盛景。

「這裏面難道每一個都有人嗎?」

「是的。」

「那他們還活着嗎?」

鄭日勛詢問的語氣越來越低沉,摻雜的情緒也越來越淡,他彷彿意識到什麼。

「當然。」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讓我看這些??」

鄭日勛越發不解,潛意識告訴他,眼前這個老者對自己似乎有着特別的企圖。

「我之前和你說,你是特別的,我雖然確信,但還是不明其理,所以帶你到這裡想確認我這份確信並不是源自我的固執。」

「什麼意思??」

「我剛剛也有說過,從理論上來講,遊戲的所有數據信息都會傳輸到到這裡,通過方艙技術經由他們的大腦處理之後,登入者才能登入遊戲,,別看他們現在被束縛在這個小小的盒子裏面,他們每一個人既是遊戲的參與者又是遊戲本身,他們的意識體在遊戲中都是作為一個擁有生殺大權獨立boss的存在,現在,我算是解答了你的疑問了嗎?」

「你在開什麼玩笑!他們臉上哪裡還有什麼活人的氣息!你說的事情也根本不現實!」

「我看起來像是開玩笑嗎?對於你來說承認我說的都是真的這一點有那麼難嗎?你對自己的大腦了解真正有多少呢?」

聽到老者一板一眼認真的話,鄭日勛沉默了,彷彿被深淵凝視,巨大的思維漩渦讓他無法喘息。

「這裡所有方艙里的冷凍人和你我並無區別,唯一不同的是,此時此刻,你我保持着自由意識,而他們的意識仍被禁錮在遊戲當中,和其他躺在世界各地4300多萬的玩家一樣。」

「你的意思是他們還活着?」

「當然,這就是我說的需要你幫助。」

「你到底是誰?」

「哼,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看來我們確實都沒有再裝下去的必要了,畢竟彼此之間已經了解的夠多了。」

老者抬起右手,在左耳垂下方摸索了一下之後,竟然將整張臉連同毛髮一起撕開,徹底改頭換面,他從口袋掏出一副眼鏡戴上,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讓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

「東方月初!」

「初次見面,但看你的表情好像並不意外,是我哪裡露出馬腳被你提前發覺了?」

「眼睛,你的眼睛裏看不出歲月的滄桑。」

「眼睛?哈哈哈,虧你能忍到現在才揭穿我,害我煞費苦心裝那麼久,沒想到你還挺腹黑的。」

「我之前只是猜測,也許我也一直在等你。」

「等我什麼?」

「一個解釋。」

「解釋?」

「是的,不過我剛剛你已經解釋過了,你當真是一個瘋子,殺人犯!」

「這樣想就對了,我可從來沒為自己解釋過,生氣歸生氣,但是我的忙該幫還是得幫。」

「我拒絕。」

「很可惜已經晚了。」

東方夢初與鄭日勛說話間,一個大型納米模塊從天花板垂落在半空,裏面顯示了一場車禍事故,新聞正在進行播報,裏面放出了遇難者的信息,一個書包還有一張學生證,那ID鄭日勛再熟悉不過了,赫然寫着自己的名字。

「怎麼會?」

「你看,學校那邊我已經幫你請好了長假,至於你家裡——」

畫面分成兩屏,鄭日勛的父母分別出現在不同的會議桌上,他們的電話震動個不停,但沒有一個人理會,畫面再一轉,屏幕愈是細分成片,全球各個醫院裏,所有的父母在自己昏迷在床的孩子面前痛哭流涕。

「你到底想要我幹什麼?」

「做你最擅長的事,玩遊戲。」

「玩遊戲?你有把握說服我嗎?」

「說服你?我想你誤會什麼了,在你眼前,那些躺在方艙里的人,曾經都是《月神》系列遊戲的忠實玩家,後來因為遊戲的副作用——我現在說的是I-Dream公司不為人知的黑暗——意識受到影響,在成為植物人之前,我逐個找到他們並與他們一一簽訂了志願協議,以他們的熱愛,開發了《月神Real》這款遊戲,為的就是想在眾多玩家裡找到能夠通關遊戲,解放他們的意識的英雄。」

「為了救他們,你竟然拉這麼多人下水,尋找英雄?太假了!」

「4300多萬玩家,但凡有一個人能通關,所有人都能得救,這總歸是有希望的不是嗎?」

「你當真是一個瘋子,我想你肯定也看走了眼,我可不是什麼英雄。」

「不,你是的,畢竟你是幾千萬玩家中唯一一個安全回來的人,你身上存有這樣的希望。」

「所以你想讓我相信你嗎?讓我重新登入《月神Real》當這個所謂的英雄?」

「為什麼不呢?看看這些畫面,難道你不想做點什麼嗎?你明明有能力做點什麼。」

「哼,你倒是撇的乾淨。」

「這是你的使命,有一點我得事先說明,並不是我選擇了你,選擇你的是他們,你有沒有想過仔細想過為什麼自己能得救?是因為——他們!他們救了你,現在該你做出回報了,你卻要退縮嗎?」

「不,不是的,這太荒謬了。」

「你要退縮嗎?」

「別說了,住嘴!」

鄭日勛彷彿被這聲音拽入某種幻境當中,「是我們救了你。」「回報」「使命」「救救我們」這類詞語在他腦海中不斷輪迴。

「我不得不承認,你很聰明,雖然和你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我深知這一點,要判斷我說的真與假很簡單,你進去游戲裏自然就有明斷,我相信你也很清楚。」

鄭日勛再也聽不進去任何話語了,這一切是因為我?因為我嗎?他看着快速切換着的每一張醫院畫面,那一張張悲痛萬分的面龐,所有的自責瞬間爆發,肆意侵蝕着自己的腦海,情緒也隨之被置於崩潰的邊緣。

很明顯,這是年齡和社會閱歷以及人性之間的較量,鄭日勛顯然是敗的一塌糊塗,輸的骨頭渣子也不剩。

可笑的是,在這個過程中,犯錯的人竟堂而皇之的佔據了道德的制高點,無辜者遭受其罪。

「再看看他們,他們需要你的幫助,你當真要拒絕嗎?」

鄭日勛腦海中快速推算着所有掌握的情報,竟然無法完全推翻對東方夢初所說的那種可能性,細節控着實也是一種折磨。

繼而細看着自己父母的冷漠,別人父母的痛哭,那種親情瞬時高低立下,冷暖自判。

各種感官瞬間被放大。

再聯想到從小到大的種種成長經歷,父母的缺席與背叛,每一刀都直戳心臟,這個世界可能已經真的容不下我了吧,頓時一種悲憤厭世之感湧上心頭。

「我答應你。」

鄭日勛苦笑一聲,宛若一個面癱,眼神間已沒有了來時的那份光亮。

相反的東方夢初則掩不住內心狂喜,兩眼放光。

一明一暗,顯盡人性的複雜。

如若我(他)獨一人可換千萬人,要是真的能實現——

那也不失為一個最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