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遠宋妍兒
陳遠宋妍兒 連載中

陳遠宋妍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陳遠宋妍兒》章節試讀:

陳揚體內的永恆晶石碎片受到這種牽引,開始朝眉心匯聚而去。 本來,這種大牽引術是很難凝聚永恆晶石碎片的。原則上來說,陳揚與永恆晶石已經成為一體! 但是,母蟲皇與永恆晶石有莫大的關聯! 加上血粒子混洞的壓迫,以及大牽引術的施展,居然強行將陳揚血肉里的永恆晶石碎片拉扯,並且朝着眉心匯聚! 一枚枚碎片匯聚過去! 這些碎片在陳揚的體內翻江倒海,從血肉里穿梭…… 最後,終於全部到達了眉心。 然後,母蟲皇吸收永恆晶石碎片。 「啊……」母蟲皇發出了痛苦的嘶吼聲。 永恆晶石的碎片中擁有莫大的能量,而母蟲皇的軀體雖然強大,可卻依舊難以承受。 當初,陳揚之所以能夠掌控永恆晶石,是多虧了靈慧的犧牲。靈慧,本就是從永恆晶石中產生的。 母蟲皇將一切預料到了,所以,她現在乘了靈慧和陳揚的陰涼,順利掌控了永恆晶石! 陳揚在睡夢之中難以蘇醒過來,他感覺身上有萬鈞之重! 然而就在這時,就在永恆晶石和母蟲皇融合的時候…… 母蟲皇還在陳揚的眉心之中。 永恆晶石裏面,還有靈慧的意識體!當初,靈慧是滅殺了永恆晶石的意識體,最後全部融合,成就了陳揚的本體! 此刻,永恆晶石將要被剝離出去! 「陳揚道友!」 迷迷糊糊中,陳揚聽到了一聲親切的呼喚。 陳揚不由狂喜,他知道自己在沉睡中,但他也真實的感受到了靈慧和尚的存在。 「靈慧,靈慧,是你嗎?」陳揚激動萬分。 「是我!」靈慧和尚平靜的說道。 「你沒死?」陳揚喜悅萬分,說道:「我就知道,你怎麼會死呢。」 靈慧和尚說道:「不,我等於已經死了。這是屬於永恆晶石里的殘存意識,等到時間久了,這殘存的意識也會不存在。這是無法逆轉的!」 陳揚身子巨震! 靈慧和尚說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母蟲皇在剝奪你的永恆晶石?」 陳揚說道:「啊?」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他們要靈兒的血淚,自然要奪走我的不死之身。不然的話,如何奪得去血淚呢?」 靈慧和尚說道:「靈兒是你的心頭好,你怎捨得?」 陳揚說道:「我有別的選擇嗎?」 靈慧和尚沉默一瞬,說道:「我也無可奈何。只是,母蟲皇的心思,我是明白的。她想要擺脫天道,她想要羅峰強大。這永恆之體,她奪走了,不會還回來的。」 「我以後,還能再跟你說話嗎?」陳揚問。他對其他的都不關心,又問道:「我有辦法可以救活你嗎?不管付出什麼代價,給我一點希望,都可以。我會用盡所有的力量,去挽救你回來!」 靈慧和尚說道:「我在說你的永恆之體!」 「去他媽的永恆之體,靈慧……」陳揚眼眶紅了,他說道:「我知道,這樣的我很沒出息。但我什麼神通,什麼法寶,什麼壽命連綿,皇圖霸業我都沒興趣。我就希望你能回來陪我,我就希望靈兒能好好的,我兒子,我女人,我所在乎的你好好的。」 靈慧和尚沉默下去。 他隨後說道:「謝謝你,陳揚!我用盡了一生的心力,經歷死生往複,明白了一些道理。這個道理就是,萬物皆有規則!宇宙大帝改變了一些規則,但也還在規則之內!與其去追求改變規則的虛無縹緲,不如去享受人間的真情!所以,你過的比我快樂,因為你愛過,恨過。但我也慶幸,在最後,我收穫了你的友情!大道獨行,山巔之上,看似瀟洒,但那背後的東西,幾人能夠承受?」 他頓了頓,又說道:「別去想我能不能活過來了,除非你利用永生之門裏面的規則來逆亂天地五行。但這不是你要做的事情,這是羅峰要做的事情。而你要做的是,阻止他!」 「有些話,我現在說,你還不明白,但終究,你會明白的!」 靈慧和尚的聲音越來越縹緲,最後,他說道:「好了,這是真正的道別了,這絲意識,散了……」 蒼涼,蕭瑟! 陳揚的內心深處被這些情緒所充塞。 他迷迷糊糊中,忽然感覺到自己站在一個一望無際的湖面上。他看到那邊,靈慧和尚一身雪白僧衣,只余背影,正在慢慢遠去,漸漸的,快要消失不見。在快要消失不見的時候,他看到靈慧和尚沒有回身,沒有回頭,但卻揮了揮手! 湖面中彷彿響起了空靈的歌聲,像是靈慧唱的! 我一生無題 多情都不提 看多畫樓歌台景 慣多賦別離 浮萍無蹤跡 汲汲空浮名 我願醉後復醒 當壚仍是你 借我一程 珠箔飄燈 隔雨相望 寥落白門 又輾轉幾度 光陰幾輪 嘆風華一瞬 滌盪浮塵 信託孤鴻 不去不問 一杯清茶 了我長恨 最後,陳揚漸漸的感覺到外界的血粒子混洞再次壓迫過來。 他的元氣始終沒有恢復,便是一直被這般壓迫着。 終究,他沉沉睡了過去。 羅峰那一掌碎腦,他沒有躲避!這終究是一種傷害,但他一直沒有時間來恢復。 睡過去的瞬間,陳揚的腦海里回蕩着那句歌詞! 一杯清茶,了我長恨! 在那血粒子混洞之中,母蟲皇離開了陳揚的眉心。 隨後,她痛苦的道:「我承受不了了!」 轟! 跟着,她的身體也爆炸開來! 於是,無數的永恆碎片散落到了血粒子混洞裏面。 「怎麼回事?」羅峰吃了一驚。 永恆晶石碎片無比強大,此時散落開來,帶着一種掠奪的氣息。 但是很快,血粒子混洞就開始吸收永恆晶石碎片。 母蟲皇馬上說道:「我低估了這永恆晶石的力量。」 她的身體已經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她本身就有這個本事,何況現在,還正式吸收了一些永恆晶石。 羅峰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在吸收永恆晶石,化解永恆晶石。 過不多久,大多的永恆晶石碎片都被羅峰徹底吸收。 羅峰的身體,本來就是跟母蟲皇一體。 也就是說,他的諸多能量變異,都是來自永恆晶石。而眼下,永恆晶石經過了陳揚的淬鍊。他等於是竊取了陳揚的勝利果實! 當一切都歸於平靜之後,羅峰並沒有讓陳揚蘇醒過來。 他繼續以血粒子混洞壓制着陳揚。 陳揚失去了永恆晶石,從此變為肉體凡胎! 他的身子骨雖然還是很強大,但已經不是不死之身了。曾經,他的自愈能力很強,但那是靈兒賦予給他的。但隨着他的修為增長,現在,那種自愈能力很明顯已經不夠看了。 羅峰此刻的心情是複雜的。 他對母蟲皇說道:「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母蟲皇沉默半晌,隨後很光棍的說道:「對!」 「為什麼?」羅峰咬牙切齒。他和母蟲皇的商議,原本只是想暫時將陳揚的永恆晶石抽出。 不然的話,他們的計劃很難實行! 因為陳揚帶着永恆之體,如何殺死呢?難道要用真火去煉碎片? 那可能就會真的將陳揚給徹底煉死。 他們首先要讓靈兒知道,陳揚已經沒有了永恆之體。 然後,才能讓靈兒在發狂之下,將陳揚殺死! 至於怎麼讓靈兒以為陳揚死了,但事實上陳揚又沒死,這是需要一個計劃的。 很顯然,這個計劃,羅峰和母蟲皇還有程建華都謀劃好了。 只是,羅峰從來沒有想過要將這永恆晶石佔為己有!他已經有了不死之身,何必還要去搶三弟的東西呢? 「永恆晶石,本來就應該是你的!」母蟲皇沉聲說道。 羅峰覺得自己要發狂了,他咬牙道:「在你眼裡,什麼東西本來應該不是你的?」 母蟲皇忽然邪魅一笑,說道:「你有沒有想過,這天下間,除了殺死陳揚之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能夠動這永恆晶石了。唯獨,還有我,只有我才能幫你取得永恆晶石!這是上蒼給你的機會,這是將來你渡劫的重要東西!光有天神血脈和我的那點血脈是不夠的。」 羅峰嘶吼道:「這樣做,還是人嗎?」 母蟲皇說道:「你這次這般做法,和陳揚最後終究是要走向末路!按我說,最好這次真的將他殺死,那才是一了百了。但我知道,你肯定不幹!那麼,你奪取了永恆晶石,將來才能抗衡他!」 羅峰完全不聽,說道:「你到時候,一樣能將永恆晶石抽取出來,對嗎?」 母蟲皇說道:「不能。」 「你放屁!」羅峰說道:「你絕對能的,這永恆晶石,一定要還回去!」 母蟲皇說道:「你別天真了,是真的不能還回去了。有我在,我們才能一起壓制永恆晶石。上次陳揚和永恆晶石融合,是犧牲了公蟲皇才成功的。現在怎麼還?還過去,搞不好就會害死他。到時候,那可是你自己親手害死他的,別說我沒提醒你!」 「你……」羅峰不禁氣得渾身發抖。 「好了,現在別考慮這些了。我們要儘快進行下一步,將他的腦核特別封存起來,還有諸多的法力進行一種封存。這樣子保存不了多久的,所以我們的計劃要快!」 羅峰說道:「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再觸碰我的底線。如果三弟真的因此而死了,我說什麼也要跟你同歸於盡。這是最後的底線,你聽清楚了沒有?」 母蟲皇淡冷說道:「好了,我知道了。」

《陳遠宋妍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