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連載中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沈傾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憶 沈傾狂 現代言情

姜憶穿書了,穿到了一本七零年代裏的惡毒女配書中的她壞事做盡,死於非命原來是世界的空間也跟着她一起穿了過來但是她穿到了女配跳河自盡被書中反派救起的時候還口口聲聲的要對自己負責任臨了,本來只想賺錢的姜憶決定:感化反派和反派一起認真努力賺錢搞事業成為商業大鱷展開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章節試讀:

姜忻是姜家四個兄弟裏面最沉穩的一個,見他發話了,所有人都一臉他說的對的表情看着姜憶。

姜憶抿了抿唇,卻在姜忻的話語間捕捉到了賀衿這個名字,她眼皮子跳了跳:「賀衿他?」

賀衿是書中的反派,和沈天陽一樣,同一個時間點下鄉的知青,但是脾氣陰晴不定,和沈天陽關係並不好。

喜歡寧鳶,更是為了得到寧鳶不惜一直追着男女主的足跡跑,更是做了不少傷害男主的事情,後期,他們兩個人都成為了商業大鱷,可惜賀衿似乎是一頭栽在了寧鳶的身上,最後被沈天陽搜集了不少他傷害自己和寧鳶的證據,然後送進了警局判了十多年。

出來的時候,寧鳶和沈天陽已經是非常出名的企業家了,生了四個孩子,他們的名聲也達到了旁人無法達到的高度。

不知道是不是賀衿接受不了這種結局,出獄之後,便選擇了跳河自殺。

「寶兒,是賀衿救了你。」王慧眼眶紅腫的厲害,短短的半天,經歷了自己女兒由死到生的雙重衝擊,現在整個人都是虛浮的,只是緊緊的握着姜憶的手不願意鬆開。

姜啟遠也跟着嘆了口氣,猶猶豫豫的,但還是對着姜憶開口:「寶兒,是賀衿救你上來的,大家看的真真切切的,為了你的名聲,爸想讓你嫁給賀衿。」

旁邊的姜恆第一個就開始反對:「那怎麼可以?小妹是喜歡沈天陽的,怎麼能讓她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呢?」

徐容容伸出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姜恆,又狠狠地瞪了眼他:「你知道什麼,小妹的貞潔多重要,再說了,沈天陽都不願意承認自己和小妹見過,依我看,他就是個沒有用的男人。」

姜憶聽的耳朵都快炸了。

「爸,媽,你們放心,我對沈大哥的情誼從今天開始就到此為止了,他有自己喜歡的人,我不能強求這件事。」

「今天的事情,是我有錯在先,今後,就不要提了。」

「至於賀衿救了我的這件事,我會親自去道謝的,我們不能強求別人。」姜憶思索了一番,緩緩的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現在的年代大家對女生的**看的極其之重,哪怕是抱一下就會想很多,而原主被男人從河裡救了上來,還是被一大群人圍觀着救上來的,姜啟遠這樣想,是為了她好。

至於賀衿,他喜歡的是寧鳶,自己湊上去算什麼道理?

姜憶的一席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頭一次見她沒有因為沈天陽這個名字跟他們吵起來,都鬆了口氣。

心裏想着今天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這會兒,可能腦子都還沒轉過彎來。

姜啟遠覺得自己女兒說的有道理,但王慧不這樣想,「寶兒,賀衿他是知青,你嫁給他,挺好的。」

姜憶蹙了蹙眉,她知道王慧作為一個七零年代的女人在擔心什麼,但自己是二十世紀的青年,對此事並不是很在意,可偏偏這個時代,女孩子的名聲太重要了,加上原主之前一直纏着有了對象的沈天陽,名聲也並不怎麼好。

有點兒頭疼。

「就是啊,小妹,你不就是喜歡知青嗎?沈天陽是知青,賀衿也是啊,嫁誰都是一樣的。」林雪梅尖細又充滿着算計的聲音在王慧話音落下沒幾秒之後就跟着響起。

姜懷轉過頭瞪了她一眼:「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林雪梅哼哼唧唧了兩聲:「我說的也沒錯啊。」

姜憶緩緩的抬起眼,深邃的眼眸瞥向了林雪梅。

書中,林雪梅是個好吃懶做的人,成天都在算計着自己小姑子身上的那點東西,知道小姑子喜歡誰,做了什麼,就天天跑到外面去說,導致所有人都知道原主很喜歡沈天陽,表白多次都沒有結果,在眾人看來,原主這是非常不要臉的行徑。

原主喜歡一個人沒有錯,錯就錯在不懂得放手還異常的極端,才成為了書中人人討厭的惡毒女配。

只是,書中劇情,原主並沒有在這次的跳河情節中死去,而是和自己合計的小姐妹成功的將沈天陽救了濕身的自己卻不肯負責任的話語傳播了出去,加上好姐妹不知道在哪裡找的幾個證人的證詞證明了這件事。

想強迫的讓沈天陽娶自己為妻。

只是原主沒想到的是,沈天陽抵死不從,並且讓原主放手,結果原主不願意繼續散播謠言,甚至是到了沈天陽看了她身子不願意負責的地步,弄得人盡皆知。

沈天陽忍無可忍,於是他帶着自己早就找到的幾個,可以證明自己那個時間點不在河邊的證人,再加上女主的證明和沈天陽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替原主證明的人反水成功的證明了自己的清白,原主也因此名聲臭的不行,無人敢娶。

但她心裏,則還是一心想要嫁給沈天陽,並且認為這件事沒有成功是女主寧鳶的錯,又生了傷害女主的心。

林雪梅被姜憶這陌生的眼神嚇了一跳,心裏卻更加相信:

這個小姑子肯定是鬼上身了!

「二嫂,你這個意思,知青都是男的,那我嫁給哪個男的都一樣?」

「如果是這樣,那我嫁給三哥四哥是不是也一樣?」

姜憶語氣冰冷,她不喜歡林雪梅,本能的就不喜歡,從剛才她說自己鬼上身的時候就不喜歡。

有些人,光是面相上,就尖酸刻薄的讓人討厭。

而且書中,姜家被原主攪的一團亂麻的時候,林雪梅怕吃苦,於是卷着錢財跑了。

「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你和你親哥哥,那是**!」林雪梅沒想到姜憶會這樣來懟自己,牙尖嘴利的樣子。

以前她哪裡會這樣說話?

姜忻和姜忱沉了沉臉,作為雙胞胎的他們非常有默契的同時開口道:「小妹即使不嫁人,我們做哥哥的也可以養她一輩子。」

姜啟遠無奈的看着姜憶:「寶兒,以後可不能再說這種話了,這是不對的。」

聽到這裡,姜憶衝著兩個哥哥微微一笑,姜忻和姜忱今年二十三歲,還沒有結婚,他們二人這個階段最看重的事情,就是姜憶這個妹妹,只要有人說原主任何的不好,他們都不會只是在旁邊看着。

書中他們二人的結局並不好,因為原主被很多人唾棄,在原主死後的很多年內,他們也沒有結婚,而是一年如一日替原主打理墳墓。

又看了眼擔心自己的姜父薑母,姜憶眼底多了一份眷念,隨即溫聲道,「我知道了,我也不會和二嫂計較這件事的,我知道二嫂讀書少,不會說話很正常。」

她不是好人,也不想做低聲下氣的好人,別人如何待她,她便如何回待別人。

林雪梅聽見這句話,氣的眼睛鼓鼓的,還想說點兒什麼,卻被婆婆鋒利的眼神盯了回去,大氣都不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