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 連載中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

來源:google 作者:徒步八千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亭川 沈朝暮

【綠茶狐狸精病嬌男主】×【暴躁戲精顏控女主】輕鬆歡脫文被高空拋物砸中後,沈朝暮穿書成古早虐文戀愛腦女主,被男主當棋子利用傷身傷心家破人亡系統:「消除原女主怨念值可以獲得重生機會哦!」沈朝暮:神經病,又不讓我ooc又要我消除怨念值,那我先接點支線任務賺賺金幣吧順手救下被霸凌欺負渾身是傷的少年,開啟攻略少年任務,原本以為是小白兔,結果發現他竟然是扮豬吃老虎?還是原文大反派,半人半妖,又病嬌又綠茶!沈朝暮:……沒關係沒關係,只是支線任務而已,金幣到手我馬上跑,我馬上…李亭川笑吟吟將她抱在懷裡,委屈道:你要跑哪兒去?他上次凶我打我,我好害怕,暮暮,不要喜歡他,你說過會心悅我一輩子…沈朝暮看着他搖出花來的毛茸茸大尾巴,無語道:你別給我裝!展開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章節試讀:

青州山,青雲派。

偌大的殿前,整齊排列着無數張桌子。最北邊的高座上,一白髮蒼蒼的老人端坐,和藹的目光掃過底下正在考試的弟子。

青雲派三年一次的外門弟子收選大會分為三個步驟,依次是面試,武試,筆試。現在進行的就是收選大會的最後一個步驟,筆試。

面試早在當初招收弟子時已經舉辦過了。通過面試的弟子要在青雲派修鍊學習一個月,然後才是武試筆試驗收成果。名額只有兩百名,被選入的成為青雲派外門弟子繼續修學,剩下的統統打道回府。

這青雲派可是仙門界中響噹噹的頭等門派,每到招收大會,報名點的人總是絡繹不絕,多少平民百姓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入青雲派。畢竟只要能入青雲派,哪怕是個外門弟子,那也足夠顯擺十幾年光宗耀祖了。

那老人身旁還坐着兩位座位較低的年輕弟子,沈朝暮瞥了一眼,那兩人的頭頂立刻冒出一個黑底白邊的長方形框,只是上面的文字是三個問號。

她又低下頭去,對桌上的試卷繼續犯難。

系統沒告訴她,這種考試也要親自考啊!

她咬了咬筆杆子,第三十八次把毛筆放在硯台上沾飽墨汁。

是的,這是她來到這個名為《子夜歌》的書中的第三天。

她本是二十一世紀的平凡人一個,倒霉催的走在路上被人高空拋物直接砸死了,想像中的奈何橋白無常黑無常並沒有出現,出現在眼前的只是古色古香的穹頂懸樑。

叮的一聲,系統啟動,二話不說扔給了她一本破書,說這是再救她一次,讓她馬上看完。

雖然沈朝暮很懵,但她聽說能活命,不想適應也得適應了,立刻就捧着這本書讀了起來。

這書是一本古早的古言架空小說。

書中無論是從劇情還是人設,還是語言,都讓沈朝暮感到天雷滾滾,有一種撲面而來的年代感,以至於放在秦始皇陵墓里做陪葬品都毫無違和。

一句話概括,女主經典聖母白蓮花,被男主利用屠了全家依舊戀愛腦,在經過無數次失憶,恢復記憶,女配摻和,被男主傷害,又原諒男主無數回,最後還是死了。

妥妥的一本經典瑪麗蘇be虐文。

等她看完,系統立刻展開一個藍色的懸空面板,用機械聲音念道「你好,第一位宿主,這邊如果您沒有任何問題的話,將為您開啟主線任務:請您消散原作女主的怨氣,避免原作悲劇的展開。您按確定即可接受,按取消即可拒絕。」

沈朝暮看着只有確定按鈕的面板:……

她默默按下確定,聽着清脆的一聲「任務接受成功」,詢問道:「我要怎麼消散她的呃,怨氣?」

系統機械道:「本作自由度高,您任意用什麼方法都可以,具體詳細要求,原作女主並未過多解釋。」

沈朝暮道:「那可以讓她出來解釋一下嗎?」

系統繼續道:「可以的,需要金幣5000000塊。您現在餘額為0。」

沈朝暮:「…我說你們系統老總是不是姓馬啊?」

消除女主怨氣,這還不簡單嗎?沈朝暮一琢磨,她倒霉都是男主導致的,都說不要靠近男人,會變得不幸。她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她又和系統簡單交流了幾句,算是清楚了一些基本規則。首先,作為女主不能無理由ooc讓人起疑,其次可以做些支線任務賺取金幣,最關鍵的就是,事成後回到原來世界活過來。

但凡一步有差錯讓其他人開始對她的身份起疑,將直接過間接導致後續劇情無法開展,任務失敗。

她點開女主的怨氣值一看,嚯,百分之百的長條,還冒着森森黑氣。

揮手遣退了系統,沈朝暮開始為消除女主的怨氣值努力。

她穿越過來的那天,正是過了青雲派面試後,在門宗內進行培訓的期間。並且兩天後,就要考試驗收成果了。

還好課程安排的緊湊,通過面試的弟子又有許多,她和男主並沒有太多的機會見面。

畢竟她還沒做好心理建設。

要說這女主的背景,本是有名富商家的獨苗苗體弱千金,從小被家人們寵溺着長大,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

深閨女子難有出門遊歷的機會,一次和金蘭出門去寺廟求籤,她剛求完姻緣,下山途中抄了近道去看花,卻被歹人挾持,是男主英雄救美,將她救下。

這男主長得玉樹臨風,俊美非凡,沒什麼見識的女主自然就被這麼俘虜了芳心,兩人眉來眼去,交換信物,偷偷相戀了。

只不過這男主,沒錢,窮小子一個。

愛一個人就要包容他的全部,女主才不在意那些別的,三番五次逾禮同男主私會。後來被父母發現,父母不願她下嫁,鬧得房頂都要掀翻了。

男主不想讓女主為難,更不想讓別人覺得他是想吃軟飯貪圖女主家的錢財,一紙絕交信託人送到女主手中,上面還很有心機的落了幾滴斑駁血跡。

女主看了登時一口氣勻不上來,暈倒後卧床不起,男主聽聞前來看望,跪在女主父母面前苦苦哀求見女主一面,還硬生生受了三十大板,血肉模糊。

女主父母終究被他這份真情感動,另一方面又害怕女主久病不愈,只得允了他們的戀情。

男主信誓旦旦同女主說,自己現在還配不上女主,正巧三年一度的青雲派招收大會到了,他要成為青雲派內門弟子,名正言順地娶她。

女主感動至極,哭得一塌糊塗。但她實在不願意和男主異地戀,於是,她也去參加招收大會了。

後來女主才知道,原來這段戀情從一開始,就在男主的算計內。

最關鍵的是,沈朝暮對着空白一片的試卷止不住哀嚎,心想怎麼就不能直接給我穿越到考試後啊!

三天,三天!我去把寺廟的地板跪穿了,抱着佛祖的腳給人家磨的發光,也通不過這筆試!

於是沈朝暮左思右想,最終提筆,洋洋洒洒畫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滑稽熊貓頭,自信交卷,第一個離開了考場。

成績要等到午後才會出來,在這個等待結果的間隙,有不少人聽說她是第一個交卷的奇人,紛紛過來打聽她的名諱,表達祝賀道喜之類的話。

沈朝暮聽到通知聲響起,抬頭一看,發現女主的怨氣值下降了0.01%。

這也能降?沈朝暮還沒來得及雀躍,人群中忽然走來一人。

他雖然身着和其他人一樣的臨時弟子門服,氣質卻和他人大有不同。

周圍人自覺讓開一條路,對他的到來交頭接耳。

最後他站定在沈朝暮面前,風恰到好處柔柔吹起。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年郎,真是鮮衣怒馬滿樓紅袖招的得意年紀,五官俊朗,牽唇一笑,眼底澄澈目光水波粼粼,讓人全然離不開視線。

他頭頂上的長方形框清清楚楚寫着三個大字:顧行渝。

原文男主。

「恭喜啊,朝暮。」顧行渝開口,嗓音帶笑繾綣,讓人如沐春風。

沈朝暮看着他周圍莫名其妙出現的金光,左顧右盼一陣,確定其他人都對這金光視而不見,傻眼了。

自帶男主光環?

而這時,頂上又傳來一聲消息通知:叮!宿主注意!女主怨氣值漲到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