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
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 連載中

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

來源:google 作者:楊桃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初母 君君 現代言情

初悅君是個醫術精湛的大齡剩女,哪想一朝穿越竟然變成了小小村姑開酒樓,開醫館,發家濟世,眼看小日子紅火了極品親戚個個來找茬管你們是誰,敢動我和我家裡的東西,統統打跑看本姑娘懷揣絕技,玩轉廟堂……展開

《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章節試讀:

「怎麼還不醒啊?」

「小丫頭這麼瘦弱,該不會是……」

「去,別胡說!剛剛買回來的,怎麼可能這麼倒霉!」

醒來的的初悅君有些懵圈,她一睜開眼睛,就被很多人圍觀,懵逼一臉地起身,更懵逼地發現自己現在居然是個小屁孩,這小胳膊短腿,黑乎乎的爪子,一馬平川的……胸……

她那傲人的罩杯、還有行走的大長腿呢!

「呀,醒了!君君啊,你可算是醒了!」一個打扮樸素的婦人撲過來把初悅君一把抱進懷裡,左右看了一眼,險些喜極而泣,「嚇死娘了,還以為……嗨,醒了就好!」

「娘……」

初悅君下意識跟着呢喃一句,繼續一臉懵逼,看着圍着自己站了一圈的人,一個和藹大叔,一個哭哭啼啼的婦人,兩個傻乎乎看着她流口水的蘿蔔頭……

「我……」見鬼的穿越了咩?

初悅君拍了一把腦門,從為數不多的記憶中得知自己這會兒才八歲,好像記憶中的母親死了,她被賣到這個地方的。

幸運的是,她被賣到的這一個家裡,父母都不錯,很和藹,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只不過智商都有問題。剛好,這一家人,姓初,還給她這個買來的閨女取了名字——初悅君!

初悅君覺得這裡頭有點命中注定的感覺,總不是這發育不良的丫頭就是她前世?

「你身子弱,這一溺水就差點沒有醒過來!」初母抹了一把眼淚,體貼地為她解釋,接着道:「沒事兒,你醒了,爹娘帶着你回家養着。」

初悅君卻是招手,試探着喊了一聲,「哥哥,弟弟?」

初母眼神倒是慈祥,顯然對於她的快速融入很滿意,「老大,老三,快過去!」

倒是這兩個蘿蔔頭不明所以,流着哈喇子就圍到了初悅君身邊。

作為醫術精湛的初悅君來說,她只探了一下兩人的脈搏,翻了翻眼皮子,查一下就知道是他們是中毒了,但是這毒日子久了,也就入了骨髓,還需要慢慢調養。

她聽着初母語氣,家裡應該還是條件不錯的,初悅君當即決定靠山吃山,再慢慢治療這兩個傻小子!

初悅君沒有想到自己這麼背,跟着新父母才剛剛走進家門口,只見兩個虎背熊腰、長得和自家爹爹五分相像的漢子就攔在了家門口,村子裏的鄉親們都擠在一旁看熱鬧。

「老三啊,別怪哥哥們不仗義,你說你們一家子本來養了兩個兒子就不干事兒,整天白吃白喝的,家裡人也不說什麼了,畢竟是自家兄弟,也不能這麼計較,可是你說你吃飽了沒事兒干,居然又花錢去買了一個丫頭回來,臭丫頭能頂什麼事兒,還不是把家裡整地一窮二白地,然後還是白白給別人家裡養得賠錢貨,看她那瘦不拉幾的醜八怪樣子,嫁不嫁得出去還是個問題……」

老大頂着絡腮鬍,看着是個大老粗,這大道理還是一套一套的,說的自己爹爹啞口無言,「大哥……可是,你也不能就這麼把我們一家子都趕出來吧!這件事,還可以商量……」

老二一聽就瞪大了眼珠子,語氣不善,「商量什麼啊商量!你把人都領回來了,不該花的錢也花了,拿什麼商量!家裡的糧食也不夠,都快喝西北風去了,一家子賠錢貨我們可養不起,哥倆算你還是兄弟,該給你的行李家當,你嫂子都給你整理好了,你啊,領着你家這幾口子,趕緊的,另謀生路去吧!」

初悅君年紀小,又瘦瘦弱弱的,被初母摟在懷裡,兩個傻兄弟也被嚇得躲在了她身後,不一會兒就哭了起來。

初父求了請,卻耐不住哥哥強勢,說的頭頭是道,旁人又指指點點,說的話也更難聽,他覺得難堪,無奈之下,背着簡陋的行禮,嘆氣,「走吧,咱們去鄰村找找出路!」

身後,老大老二看到這一家子禍水都走了,這才放心地笑了,他們絕對想不到,因為這個被他們嫌棄的臭丫頭,他們以後還有求上門的一天。

初父帶着幾人只能去鄰村,好在天無絕人之路,鄰村大部分都比較和藹,買了一間粗陋的小院子,一家人算是有了一席之地,可是現在也是身無分文了!

「老初啊,現在錢也沒了,糧食也沒有……這三個孩子,可怎麼辦?」初母避開孩子,一邊收拾房子,一邊無奈地問自己的相公,她是個地道的婦道人家,現在也靠着自己夫君,等着他拿主意。

初父嘆了一口氣,擦拭着獵槍,村裡人生活粗陋,無非是種莊稼、打獵為生,他蹙眉,「明日我便去打獵,換些糧食,起碼不讓一家子餓肚子!」

初悅君卻是從門口顛兒顛兒地進來,小小的身子瘦瘦的,動作倒是快,「爹,明日我隨你一起上山吧。」

她眨巴着眼睛,黑乎乎的眼珠子泛着水盈盈的光,初母連忙將人抱起來,「君君,爹爹上山是去打獵的,你一個女孩子,要是遇到了野獸,會嚇到你的!」

初悅君咬唇,拉着初母的手,晃啊晃,「娘,我想去採藥給哥哥和弟弟治病,他們的病可以治的哦!」

初家父母愣了愣,「你會治病?」

初悅君連連點頭,「我記得是會的,但是明天還是要試驗一下,我腦子不太好,記不清楚了!」

初母想了一會兒,囑咐初父道:「你明日多照顧君君,讓她看看!若是她真的會治病……真是老天保佑啊!」

她生了兩個兒子,可是兩個兒子都是傻乎乎的,當父母的,怎麼能不着急心塞,所以才花錢去買了個清楚的女孩,沒有想到卻是撿了個寶貝啊!

……

次日,初悅君就跟着初父在山上轉悠,初父要打量,囑咐她跟着,初悅君很乖巧,初父布置陷阱打獵的時候,她就根據記憶四處尋找草藥,一天下來,收穫還不少。

初父看着她那比自己還滿的框子,眼睛亮了亮,「君君,你真的會認草藥啊!」

「哦……好像認得啊!」初悅君頗為自豪地點頭,其實不只是她在現代是出生在醫藥世家,醫術高超,好像這具身體原主對草藥也極為敏感,就像是她只是把脈,就知道家裡兩個是中了毒的,以前在現代,她可用不着把脈和認草藥。

初父喜不自禁地拉着小女兒回去,跟初母誇了半天,夫妻二人都覺得自己是該拜拜菩薩了。

晚上初母把打獵來的兔子煮了,初悅君就在一邊將草藥弄好了,一起煎熬,給哥哥弟弟每天都吃一些。

家裡現在這般情況,每日里上頓吃了沒有下頓,初悅君在現代是典型的宅女,被家裡寵着長大的姑娘,畢業之後都沒有去工作,這苦日子她可是過不慣,她決定要好好的改變現狀,靠着自己發家致富。

這一天,初悅君依舊去山上採藥,現在她對這一塊兒都熟悉了,初父會讓她自己去採藥,他去打獵,兩人在山下會和。

初悅君今日是來尋金新草的,這山上藥草種類極多,她還要放着蛇蟲,所以拿着棍子,小心翼翼地探着路,沒一會兒,初悅君剛剛看到金新草,臉色一喜,可是棍子底下的觸感卻是有些不大對勁。

這軟乎乎的……

「不會……是野獸屍體吧?」初悅君下意識又戳了戳,卻聽到一聲悶哼,將人嚇了一跳。

初悅君撥開金新草,看到一個渾身帶血的少年側躺在金新草叢中,蔥白玉嫩的臉頰,墨發如瀑,唇紅齒白,約莫十來歲的年紀,嘴唇緊緊抿着,隱約透着青黑色,一雙黑黝黝的眼睛如同受傷的野獸一般,警惕地盯着她這個侵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