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連載中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來源:google 作者:煌漢一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忠明 魏忠賢

明朝末年,內有天災流寇作亂,外有建奴肆掠朝堂黨爭不斷,國家財政混亂不堪崇禎皇帝用了十七年,輸光了北方的一切假死的魏忠賢,拯救忠臣良將,揮師北伐重塑大明漢家山河展開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章節試讀:

天啟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一早醒來,這一覺睡得很香,估計是太累的緣故。

昨日批閱奏疏才發現大明現在是真缺銀子。處處都要錢,稅收和支出卻不成正比,更別說盈餘了。

神宗萬曆皇帝會撈錢,可也能花錢。不過萬曆三大征確實該打。可他沒想到的是他把錢花完了,還最後還廢除了礦稅。又把國庫的一半都賜給了他的乖兒子福王,把全國大半的鹽利也賞給了福王。最重要的是薩爾滸之戰將大明十多萬精銳都給葬送了。從此遼東局勢敗壞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給朱由校爺倆留下一千多萬兩的內帑私房錢。用於補貼朝廷花銷收支還能湊合。加上魏忠賢也能給天啟皇帝撈錢,使得天啟還有點閑錢修建三大殿。

由於萬曆皇帝幾十年不上朝,三大殿已經破敗不堪。作為一個年輕的皇帝。在召見藩屬外臣的時候,總不能在一個破破爛爛的大殿里舉行吧。如此皇帝的權威何在?於是魏忠賢幫天啟皇帝撈取的銀子就派上用場了。自然這麼大的工程,閹黨內部肯定是拿了不少回扣的。你懂的。

想到這裡,魏忠賢便向李朝欽問道:「皇爺內帑還剩多少?」

李朝欽:「回乾爹話,還有八百多萬兩。具體數字還得去內廷查看才知道。」

萬里歷皇帝死後內帑有一千多萬兩。泰昌皇帝登基一個月就死了。修建皇陵花了至少五百萬兩。修建三大殿又花了五百萬兩,基本把萬里歷皇帝的留下的內帑話花完了。

魏忠賢當權時收取礦稅茶稅等,幫天啟皇帝內帑撈了至少上千萬兩白銀。後面崇禎皇帝廢除了礦稅茶稅等,連商稅都廢除了。不窮死才怪。

魏忠賢又問道李朝欽:「我個人還有多少銀兩?」

李朝欽:「回乾爹話,不到五萬兩。」

魏忠賢:「怎麼這麼少?」沒想到堂堂九千歲就這點私房錢。說出去誰信,都以為富可敵國呢。

李朝欽:「乾爹忘記了,寧錦大戰乾爹的錢財都用來資助軍餉了。」

魏忠賢:「哦,我怎麼把此事給忘了。」

看來得想辦法弄點銀子啊,不然接下來的計劃無法施展啊。隨即便對李朝欽說道:「把為我們做事的官員都給我寫出來,寫上所擔任什麼官職,是否在京。我有大用,趕緊去辦。」

李朝欽不敢多問,應若而去。不一會兒,李朝欽便拿着一份文書來了。其實很簡單,因為東林黨為閹黨羅列出了名單。崔呈秀,田吉,吳存夫,李燮龍,倪文謀被稱為「五虎」,田爾耕,許顯純,孫雲鶴,楊寰,崔應元被稱為「五彪」。還有「十狗」,「十孩兒」,「四十孫」等。

看着這麼多的名字,這麼多員,這時的閹黨,真可謂是一手遮天啊。這還不算很多外放各地的官員。

看了一下,在京的閹黨主要成員名單。便吩咐李朝欽去通知這些人,晚上於我府中聚會。處理完事務,探望天啟皇帝後,魏忠賢便出宮回到府邸準備晚上給閹黨內部人員開個會。

到了晚上,在京的閹黨大佬都齊聚魏忠賢府邸。紛紛相互見禮,有人打聽着魏公公這次召集大家所為何事。然後眾人在魏府下人的引導下紛紛入席。見主桌未見魏忠賢到來,眾人都不敢先動筷子。

魏忠賢在李朝欽的陪同下,來到了主位桌。眾人連忙起身見禮。魏忠賢雙手示意大家都就坐。

魏忠賢:「今天把大家召集前來,有重要事情要與各位商議。」

「這議事之前,我先敬各位一杯。感謝各位對皇爺的忠誠,對咱家的信任。」隨即眾人共同舉杯,一飲而盡。

魏忠賢:「大家都知道,皇爺意外落水;染病成疾。至今不見好轉,且有加重之勢。」

「昨日咱家讓田爾耕派錦衣衛調查才發現,皇爺病情加重是有人蓄意為之。可惜沒抓到活口。做得如此乾淨,很明顯是那幫人要將我等釜底抽薪啊。幸得陛下天命之身得保龍體無性命之憂。」

聽完魏忠賢說完這番話,眾人便吵鬧起來:「這一切定是那幫東林逆賊所為。對,就該將那幫東林逆賊絞殺乾淨……。」

魏忠賢:「好了,朝堂里的東林逆賊能殺乾淨,那天下的讀書人能殺乾淨嗎?若做得過火了,皇爺也保不了我等。」

「咱家不過只是個太監,皇爺的家奴而已。承蒙皇爺的信任,才坐在這個位置上。你們既然跟着咱家上了這條船,我們就應該同舟共濟。他們想對我們釜底抽薪,那我們也不能閑着。錦衣衛和東廠最近就幸苦一些,給我盯緊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若有作姦犯科,貪污受賄。都給我辦了,能拿出銀子的,就不要傷人家性命了。咱家最近可是窮得快揭不開鍋了。你們誰銀子多的,也借給咱家使使。」

眾人聽到這話,心想說:「你這是窮瘋了吧?這那是要打擊東林逆黨啊,這明明是惦記上了人家的銀子了。同時也惦記我們的銀子啊。」

魏忠賢:「好了,都開吃吧,菜都涼了。」

聽到這一番話,大家又想說,看來今天這頓飯不便宜啊。領導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能不表示一下嗎?隨後眾人便開始推杯換盞。展現出博大精深的中華官場文化,便是官場即酒場。自然少不了排隊給魏忠賢敬酒,套近乎拍馬屁。聰明的知道,這種場合自己可以裝醉,也可以喝醉。但絕對不可以讓領導先醉。

酒宴結束後,眾人都離場了。最後出來的錦衣衛指揮使田爾耕;被站在門口等候的兵部尚書崔呈秀叫住了。

崔呈秀:「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煩請田大人到府中一敘。」

隨後田爾耕便同崔呈秀一起來到了府中。在吩咐下人退下之後,崔呈秀便問道:「田大人,陛下龍體是否已在康復?」

田爾耕:「在下只知那霍維華獻於陛下的所謂仙藥;乃有毒之物。人長久服用必死無疑。煉製此葯的道士已被人滅口。陛下服藥已月余,不知中毒深淺。照魏公公所言,應該是發現得早。陛下有太醫院眾多太醫診治,應該無大礙。」

崔呈秀:「但願如此吧。聽魏公公所言,儼然此次又要對東林黨人大大出手了。連帶着你我也得表示表示啊。」

田爾耕:「上次寧錦大戰,魏公公可是掏空了家財給將士們發獎賞啊。再看看那幫所謂的正人君子。一個個道貌岸然,逛青樓喝花酒,一擲千金。朝廷需要他們時卻一毛不拔。這次我定要這幫人大出血一番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