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 連載中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

來源:外網 作者:厲凉臻宋安之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厲凉臻宋安之

「擇日不如撞日,厲少,我們今天去離婚吧。」「厲少,我就是個渣女,你說,你看上我哪裡了,我改!」「厲少,你要顏有顏,有錢有錢,我這顆牛糞真配不上你。」……宋安之就想臨時拼個婚,好回去繼承億萬家產,誰知道瞎了眼蒙了心招惹了全庄城最惹不得的主兒。上天入地,寵她入骨。可問題是,她就想當個單身渣女。「請神容易送神難,想離婚?下輩子都不可能。」宋安之慘兮兮:「全球美女千千萬,厲少何必想不開非要在我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多虧。」「吃虧是福,我願意便宜你。」宋安之:「……」你大爺!展開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章節試讀:

宋安之涼涼挑釁:「不信。」
不信?
宋寧遠暴跳如雷:「你這個不孝女!敢把你爸趕出家門,你也不怕五雷轟頂!」
「要轟頂也是先轟你們這對渣男賤女,趕緊滾吧,別在這玷污我眼睛。」她伸手接過保鏢遞過來的水,不緊不慢喝了一口,對準沖她咬牙切齒的宋瑩潑了過去,「髒東西,真礙眼。」
宋瑩氣死了,啊啊啊啊尖叫。
宋寧遠這些年在外面維持的假相不錯,周圍鄰居對他挺尊重的,這會兒他就像是被扒了皮扔到大街上,就連家裡的傭人都看傻眼了,紛紛嘲笑他。
宋寧遠氣得胸前起伏:「宋安之,不要以為有了遺囑你就能拿到宋氏,這中間還有好些手續,我要是不簽字,你一樣什麼也得不到!我勸你識相!」
「宋先生這是在威脅我的妻子?」
厲凉臻的聲音突然響起。
宋寧遠身子一僵,這才想起來厲凉臻還在。
他又氣又急又不敢發泄,只能勉強揚起一抹笑臉,「厲二少,安之這丫頭被慣壞了……」
「我願意慣。」
宋寧遠:「……」
「你們該走了,別影響我妻子心情。」厲凉臻眼若利劍,直直看向宋寧遠。
宋寧遠不敢再做停留,只好哄着韓優和宋瑩先離開。
宋瑩跺腳:「我們離開住哪兒去?」
「之前那棟別墅也挺好的。」
韓優和宋瑩都不願意過去,地方小不說,那裡就是她們被標榜是小三和私生女的存在,她們好不容易才爭取來的正式名分,就這麼沒了,怎麼可能甘心?
韓優眼淚啪嗒啪嗒掉,宋寧遠看着心疼,「我回去從長計議,厲凉臻護着她,我們暫時得罪不起。」
宋瑩噘着嘴:「爸,厲凉臻是什麼人?你幹什麼這麼怕他?」
「庄城首富,世界富豪榜排名前八。」
韓優和宋瑩一愣,互看一眼。
韓優說:「這宋安之真是好本事,離家出走幾年,竟然攀上了厲家的關係,該不會是……」她頓了頓,擔憂看宋寧遠,「她媽之前幫她留的後手吧?」
宋寧遠臉色微變。
如果真是那樣,看來得想辦法除掉宋安之才行。
別墅里,趕走了討人厭的蒼蠅,宋安之心情不錯,回頭認真盯着厲凉臻看。
果然有權有勢還有顏的男人確實靠譜,隨便兩句話就能把宋寧遠嚇跑。
厲凉臻看她,語氣淡淡的,「他們還會回來。」
「我像是怕的?」宋安之好笑地聳聳肩,扯着嗓子招呼,「所有人傭人站成一排,我要閱兵了!」
韓優母女倒是會享受,一共三個人請了十幾個傭人。
宋安之左邊看到右邊,右邊看到左右,「多付三個月薪水,都可以打包回家。」
她可沒有這個享福的命。
「宋小姐,我們都是簽了合同進來的,你這麼就把我們趕走不合適吧?」一個女傭不服氣地提出抗議。
「不合適?」宋安之皺眉。
這人她認得,韓優的侄女,說是在這裡當保姆,整天跟個小姐似的和宋瑩廝混在一起,給她當狗腿子。
不走,這是打算留下當姦細?
「那你說,怎麼樣才合適?」宋安之挑眉。
「我不走,工作留着,工資照發,一切跟原來一樣。」馬玲趾高氣揚地說。
如果她不是心思不純,宋安之還挺欣賞這種人的,可惜,眼前的女人只會讓她討厭。
她臉色一冷:「我告訴你什麼叫合適。」
宋安之扛起馬玲,用力一甩。
咚!
把她摔進了旁邊的花草叢裡,接着傳來一陣慘叫。
「要是還不合適,我不介意讓你再多清醒清醒。」宋安之居高臨下,冷哼一聲,其他傭人紛紛收拾包袱領錢連夜離開了。
「挺能打。」
身後傳來冷冰冰的聲音。
宋安之一臉狐疑:「你還不走?」
她一邊說一邊打電話:「舊傢具馬上處理掉,里里外外全部消毒,我要在三個小時之內全部換上新傢具。」
厲凉臻挑眉:「布置我們的婚房,費心了。」
宋安之嘴角抽了抽:「想多了,我只是嫌棄有騷狐狸的氣味。」
「婚房是哪個?」厲凉臻就跟沒聽見似的繼續問。
「沒有婚房,我們就是臨時夫妻,眼下的戲份演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厲凉臻沒動。
宋安之皺眉,接着就聽見男人說,「交易結束前,我跟你住一起。」
宋安之嘴角狠狠抽了抽。
這男人是個狠角兒,不好對付。
她還想再勸兩句,拆除傢具,打掃衛生的人來了,她只好作罷,轉身出去打電話。
突然,她發現手機上多了一個新號碼:老公?
宋安之氣得差點沒吐血。
這男人無賴起來比她厲害多了。
「孫岩,我讓你聯繫臨時演員,你這是給我找了個祖宗!」宋安之火冒三丈。
電話里孫岩懶懶散散的:「長得不帥,還是氣質不好?這家世拉出去多鎮場子,別不知好歹啊。」
「屁的好歹!我看你腦子被驢踢了!老子一堆手術沒處理,你還給我安排新的,你乾脆喝了我的血,吃了我的肉算了!」
「別別別,你是老大,以下犯上是被雷劈的。」
「劈死你拉到!」
「世界這麼美好,你別這麼暴躁,我給你接這活兒是有原因的。你不是喜歡挑戰嗎?這位小爺他大哥的病舉世罕見,你可不一定能治好。」
宋安之眼眸一沉:「怎麼個意思?」
「去了就知道了,保准你穩准不賠。老大,新婚快樂喲。」
不等宋安之爆炸,孫岩識相地迅速切斷了通話。
孫岩的話引起了宋安之的興趣。
等她回到別墅的時候,舊傢具已經挪走了,剩下的人正在消毒大掃除。
厲凉臻倒是悠閑,找了個乾淨的亭子在裏面喝茶。
他抬眸:「如何?」
「成交,為期三個月。」宋安之揉了揉隱隱發痛的太陽穴,要不是他大哥的病引起她的興趣,她感覺一個月就能處理好宋氏。
厲凉臻眼底閃過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不過很快消失了。
半小時後,有人過來恭敬說,「宋小姐,消毒清潔工作已經完成了,辛苦你檢查下。」
宋安之朝別墅走,里里外外看看,確定沒有渣男賤女的痕迹和氣息,這才點頭,爽快地付了錢。
接着是送傢具,安裝傢具,三個小時剛到,一切就緒。
厲凉臻自覺朝樓上去。
宋安之跟過去:「你去哪兒?」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