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 連載中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

來源:外網 作者:雲夢牽玄蒼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夢牽玄蒼 都市言情

經典小說《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是兔依依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雲夢牽玄蒼,書中主要講述了:她是上將軍唯一的嫡女。而他,是漠北汗王最小的王子——玄蒼。彼時,他是質子,她為了嫁給二皇子,不惜設計把他推給別人。渣男害死她後,卻是他率領大軍攻破城門,射下了懸吊在城門上三天三夜的她的屍體。也是他將她的屍體綁在身上,帶着她殺得天羽皇城血流成河,將生前欺辱過她的人一一手刃。他親手為她建造一座墓穴。他為她洗凈臉上的污垢,為她換上最美的嫁衣,看着她那張被毀掉的臉,他卻露出了笑容:「小糖人兒,今日大婚,我們再也不分開。」她悟了!重生後,這位出了名的草包美人,顫着手、爬上榻去、用盡畢生勇氣抱住了他。同青澀的少年說了一句——別怕,我保護你。...展開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章節試讀:

第10章

她下意識地就去推打他,若不是昨夜那個男人,她就能提前兩個時辰回到雲府,說不定一切都會不同。

見她如此反抗,玄蒼緩緩離開她的唇,目光冰冷:

「這樣的王子妃,不合格。」

她一怔,腳步連連後退,與他拉開距離。

剛剛她那般強吻他,不過是為了給別人看。

就連她今日故意從雲府一路走到望江樓,如此招搖,也不過是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是玄蒼奪了她的清白,有這麼多人做見證,好過她自己搖旗吶喊。

哪怕被扣上放浪形骸的名頭,她也無所謂,誰讓他是雲夢蝶喜歡的人,更是能毀掉天羽的人?

可她卻從未想過,嫁給一頭孤狼,還要遭受些什麼,比如現在。

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吻,便讓她抗拒若此。

若是日後他還想要更多,她該怎麼辦?

然而,她很快就想通了,跟這樣一頭孤狼做交易,不付出點代價怎麼行?

如若一個吻就能讓他妥協,那她是不是還賺了?

她忽然笑了起來,朝他走去,每走一步,身上的衣裳都會被她扯下一分。

當走到他的面前時,她的上半身只剩一個肚兜:

「夫君想要?拿去!」

說罷,她便抬起手,要去解肚兜上的帶子。

玄蒼眸光一沉,卻難掩震驚,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知道羞恥二字怎麼寫嗎?」

「是啊,你的王子妃就是這麼一個不知羞恥的女子,王子殿下今後可要將我看牢了,不然我一個忍耐不住,不小心給你戴了綠帽子」

「你敢?」

他鉗着她的手腕將她拉近,眸中竟染上幾分莫名的怒意。

她猝不及防地撞進了他的胸膛,身體緊貼着他,明明戰慄着,她卻依然在笑:

「你看我敢不敢!」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想到她承歡他人身下的模樣,他心中那股無名火竟騰地一下燃燒起來,讓他只想懲罰她。

他眸光一緊,伸手就扯掉了她最後的防線。

她身上一涼,雙臂緊緊環抱住自己的身體,迅速轉過身背對他。

只是一眼,他便捕捉到了她眼中的慌亂與不安。

眸中忽然多了一絲玩味,他把玩着手裡薄薄軟軟的布料,上面殘存着她的味道,陣陣鑽入鼻腔,那是少女獨有的清甜。

還有那潔白如雪、光滑如緞的脊背那是什麼?

只一眼,玄蒼便看到了她左肩背上的胎記。

那是一枚紅色的胎記,孩童巴掌大小,狀若蝴蝶,振翅欲飛,簡直栩栩如生。

更令人驚訝的是,與兒時雲夢蝶送他的那枚蝴蝶玉佩簡直如出一轍。

他盯着那枚胎記,眸色漸深。

有些人,不識則已,一識便像掉進了旋渦,只會越陷越深。

無法否認,這個不知廉恥的丫頭,卻獨獨勾起了他的興趣。

「藥引,什麼時候給我?」

他盯着她的背影問道。

就快入冬了,室內的溫度也並不高,她的身體在發抖。

可她卻拚命壓下那陣陣戰慄,道:

「我說過,等姐姐病發之時,我自會將藥引帶到」

「笑話!」

他的聲線低沉,諷刺而霸道,

「交易講究的是銀貨兩訖,還有句話叫不見兔子不撒鷹,你不把藥引帶到我面前,一切免談。」

雲夢牽知道,跟這樣一頭孤狼做交易,就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她盡自己最大努力爭取:

「好,你我領了婚書之後,七日內,我一定把他帶到你面前。否則,任你處置。」

只是短暫的沉默,他似在做最後的考量。

最終扔下兩個字:

「成交。」

將手中的布料扔給她,他轉過了身。

卻在離開之前,冷然問道:

「病,夢蝶知道嗎?」

原本她也以為雲夢蝶不知道,可是直到前世她說出那句「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偶爾可憐你一下?不過因為你早晚有一日要為我而死,給你點補償罷了」,她才知道,原來雲夢蝶一直都知道。

曾經她以為的姐妹情深,不過是她配合雲夢蝶的一場演出,大家看的只是她的笑話罷了。

「如果我說,她一直都知道,你信嗎?」

他沒有回答。

在他走出雅間之前,她補充道:

「我們之間的交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聽到關門聲,雲夢牽唇角勾起一抹笑,只是那笑,蒼涼得讓人心疼。

一點一點將自己的衣服穿好,與玄蒼結合,是她計劃的第一步。

至於結局

如果歷史不會改變,那麼雲夢蝶要在一年後才會發病。

所以在這一年裡,她要將前世所遭受的罪惡通通還給他們,哪怕她只有一個人。

五年後,玄蒼會奪下天羽,成為這天下的王。

如果她能讓這個結局提前一些到來,看着天羽覆滅,不是更好嗎?

哪怕最後的結局,是死亡。

穿好衣服,她走出了雅間,對着玄蒼淡淡一笑:

「聘禮,什麼時候給我?」

玄蒼沒有看她:

「今天。」

「那就走吧,別耽擱了,今天還有很多事要做。」

她燦然一笑,拉起玄蒼的手,便往樓下走去。

玄蒼看着她拉住自己的手,微微皺眉。

他是漠北的戰神、地獄的閻羅,噬血如命,從未有女子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雲夢蝶也不能。

而她,卻敢。

奇怪的是,他竟沒有甩開她。

身後的和坦與碧春,對視了一眼,目光茫然而又震驚。

他們剛剛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出瞭望江樓,玄蒼先帶她去馬市,買了五匹好馬,兩輛馬車。

一行四人坐着兩輛馬車,又來到了城西一座三進式的院子。

她走進去,挨個房間看了一遍,不住地點頭表示滿意。

玄蒼道:

「銀票和房契回去再給你。」

雲夢牽點頭道:

「那就再去一個地方。」

半個時辰後,兩人來到了媒氏面前,讓他為兩人書寫並頒發了婚書。

拿到婚書,雲夢牽心裏才算踏實了,如此,玄蒼才算是真真正正屬於她了。

看着雲夢牽拿到婚書後高興的樣子,玄蒼眉頭微皺:

「這樣就把自己嫁了,天羽不是講究什麼六禮,沒有八抬大轎,鑼鼓喧天,你不覺得吃虧?」

雲夢牽將婚書小心翼翼地疊好揣進懷裡:

「聘禮夠多,就不吃虧。」

聘禮?

愛財如命,果然名不虛傳。

略一思忖,玄蒼又道:

「明日就是你與定南王的大婚之日,你卻在大婚前一天,不聲不響地就把自己嫁給了別人,就沒想過,定南王不會饒了你?你悔的可是皇家婚約,不怕連累雲家?」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