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帝尊嬌寵:妖孽娘親鎮九天
帝尊嬌寵:妖孽娘親鎮九天 連載中

帝尊嬌寵:妖孽娘親鎮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煙雨芳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霞 楚千離 穿越重生

【扮豬吃老虎+馬甲+男強女更強+高爽高甜無敵笑】楚千離,時空管理局退休大佬,卻一朝穿越成為了臭名昭著的相府廢物嫡女,被未婚夫陷害,毀掉容貌、名聲喪盡楚千離冷冷一笑,退休後,她是一心想要當鹹魚,可誰在成為鹹魚之前,還不是個深海巨鯊?容貌醜陋?退卻傷疤、除掉胎記,絕世容貌驚艷天下!廢物粗鄙?手持金針、醫雙絕,技能點滿深不見底!未婚生子?帝尊血脈、鳳族後裔,九天之下盡皆螻蟻!兒子參寶:「娘親,那些被你...展開

《帝尊嬌寵:妖孽娘親鎮九天》章節試讀:

  體內熱潮湧動,楚千離覺得自己就像是熱鍋里的魚,馬上就要被烤熟了。

  楚千離連忙用手按壓穴位壓製藥性,可這葯反倒是越發的來勢洶洶。

  那楚靈萱到底給原身用的什麼葯?

  既然徒手無法壓制,只能逃出去想辦法了

  楚千離掃了一眼地牢,隨即抬手摸上牆壁。

  這處地牢建造的異常堅固隱蔽,而且面積很小,應該是私造,既如此就需要避人耳目,方便進出,且留有後手,以防發生變故。

  果然,她很快便發現了牆壁上的機關,摳下一塊壁磚之後,牆壁轉動,露出黑沉沉的密道入口,她想也不想的便走了進去。

  楚千離意識越來越迷糊,媚葯的發作的十分兇猛,且因其品質劣等,十分傷身,必須要儘快解決。

  好在出口並不算遠,只是她剛走出去,便差點被一陣烈焰掀翻在地。

  到處是黑色乾枯的草木,火苗熊熊燃起,熱度驚人,彷彿沾染上一絲,便會被焚為灰燼。

  現在退回去被發現是死,闖出去也不容易。

  楚千離目光冷沉,用力的咬了咬舌尖,利用疼痛讓自己維持清醒,她闖過那麼多世界,滅世的事都干過,誰也別想打斷她的養老生活!

  想着,拼着所有力氣,直直的向著火海衝過去。

  下一刻,眼前景色驀然一變,火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滯的迷霧,她走了兩步,下一刻又繞回了原地。

  「混沌五行陣?」

  楚千離心思微動:這裡怎麼會有如此高深的困陣?

  算了,不管了,破解了再說!

  楚千離凝神屏息,腳下踏着極其玄妙的步伐,身影輕盈的向著大陣的陣眼而去。

  就在她踏足陣眼的剎那,迷霧頓時消失,前方的空地上,一名身着華麗紅衣男子正毫無知覺的躺着。

  「嗯?男人?」

  藥性發作使楚千離顧不得多想便走過去,隨即目光露出驚艷之色。

  地上的男子裹着一身烈烈灼目的如火紅衣,體態頎長、身材絕佳,墨發披散蜿蜒在地,精雕細刻般的面容完美無瑕。

  他修長的眉羽下雙眸緊閉,鼻樑高挺,薄唇微白,真的是增減分毫皆不宜,處處透露着一股俊美的近乎妖孽的氣息。

  「唔……」

  藥效再次上涌,楚千離嚶嚀一聲,身形一晃,差點跌落在地上,她看向地上昏迷不醒的男子,默默地念了一句。

  「小哥哥,對不起了。」

  楚千離四處一掃,看到不遠處一座小屋,費力的將男人拖了過去。

  「想要解個藥性真是不容易。」

  說完,她直接扯開了男人的紅衣。

  下一刻。

  男人緊閉的雙眸驟然睜開,一抹瑰麗的紅色在漆黑的眸底閃過,將一雙狹長的鳳眸襯托的越發妖冶,緊接着他便感覺胸前一冷,一雙冰涼細膩的小手摸了上來,令人渾身戰慄。

  男人身形一僵,洶湧的殺機頓時自心中湧起,冰冷、強勢的氣勢鋪天蓋地。

  「誰?」

  「小哥哥,你醒了?」

  「你……」

  「我知道,你動彈不了是吧。」

  「你……」

  「你放心,我就用你解個毒,很快的。」

  楚千離絲毫沒有受到男人氣勢影響,手上的動作絲毫未停,直接將男人給剝光了。

  她默默地咽了口唾沫,心中再次親切的問候了一遍時空管理局。

  之前忙着完成任務退休,沒找過男朋友,母胎單身solo幾百年的單身狗,第一次就要對男人用強,真……

  刺激!

  「小哥哥,你這身材真不錯的。」

  男人身材同樣勻稱的無可挑剔,肌肉恰當,有力卻不顯誇張,鎖骨深邃、脖頸修長,此時他氣的胸口起伏,俊美的面容多了幾分艷色,再加上凌亂的衣衫,越發顯得妖孽非凡。

  男人盯着一身血污的楚千離,恨不得用眼神將她擊斃,奈何身體根本動彈不得。

  「滾……」

  楚千離點頭一笑:「等會就滾,放心,保證不對你負責。」

  雖然沒有實戰經驗,但豐富的理論也能支撐着她做下去。

  等到一切結束,藥性退卻,楚千離鬆了一口氣。

  躺在地上的男子面頰帶着薄紅,雙眸死死地盯着楚千離,深沉的鳳眸帶着刻骨的殺機。

  這個女人!

  楚千離後知後覺的有了一絲絲愧疚,伸出手去在他眼睛上一拂,動作和讓死不瞑目的人閉眼一般無二。

  「小哥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以後有機會,我一定重謝你。」

  男子胸口再次劇烈起伏兩次,他修長的手臂努力抬起,一把抓在了楚千離的手腕上,隨即碰觸到了滿手的血跡,不由費力的看過去,這才發現她身上傷口血肉模糊,可她竟然面不改色……

  楚千離笑意心虛:「小哥哥,有話好好說,你……」

  下一刻,一絲血跡從男子唇角溢出,而後驟然暈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