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之仙尊歸來
都市之仙尊歸來 連載中

都市之仙尊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顧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濤 顧北

洪荒北冥仙尊,因執念太深致渡劫失敗,攜萬載記憶回歸都市,掀起一陣血雨腥風仙尊之名,不可辱!...展開

《都市之仙尊歸來》章節試讀:

  顧北也沒想到,自己還能夠機緣巧合回到自己這幅身體裏面,而且竟然無巧不巧的是這個時間。

  洪荒世界時間過去一萬多年,這裡竟然才過去不到四個月,最最讓顧北感到慶幸的是,他的母親和姐姐現在都還安好。

  「母親,影姐,既然我顧北重新活了一次,斷然不會讓慘劇繼續下去!」顧北暗暗下定決心,一定不能讓歷史重演。

  「經常看花邊新聞上說,隔壁老王慣用招數都是躲進衣櫃、或者躲在窗戶外面!衣櫃沒有,那小子會不會躲在窗戶外面呢?」張濤呼啦一聲,拉開玻璃窗,就要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

  窗外的顧北心裏緊張不已,若是他被發現,洪荒時期見慣了生死和爾虞我詐,顧北倒是沒什麼。

  但冷紫溪不一樣,以後定然名譽掃地,冷氏家族的名譽也將受到踐踏。

  「滾,都給我滾出去!」

  驀地,身後傳來一聲冰冷的嬌叱,赫然是來自冷紫溪。

  這時,又一群黑衣壯碩男人,在一個老者的帶領下,闖了進來。黑衣男人個個散發著厚重氣息,顯然身手不弱。

  「小姐,小姐,終於找到你了!」老者見到被褥包裹的冷紫溪,頓時一張老臉露出慈愛的笑意,「不是好好的睡在家裡的嗎?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梁爺爺,讓所有人出去!」冷紫溪清冷的聲音傳出。

  梁爺爺是冷氏家族的管家,而且是從小看着冷紫溪長大的,對於她就像疼愛自己的孫女一般。

  當梁爺爺發現冷紫溪精神異樣,梁爺爺頓時心裏一緊,向著身後那些保鏢使了個眼神。

  很快,房間里所有人都被「請」出去了,張濤也沒來得及查詢窗戶外面的情況,就被揪出去了。

  「小姐……」梁爺爺面露心疼之色的看着失魂落魄的冷紫溪。

  「什麼都不要問,我想回家!」冷紫溪一雙蒼白的玉手緊緊抓着被角,如受傷的小貓一般,話語讓人心疼。

  「好,咱們回家!」梁爺爺讓下人拿來一件女裝,所有人都出去,並關上房門。

  不多會兒,房門打開,已經恢復冰冷氣質的冷紫溪出現,清冷出聲:「梁爺爺,咱們回家吧!」

  梁爺爺點了點頭,一揮手,一眾黑衣壯漢跟着離開。

  臨走之際,冷紫溪驀然回首,清冷的眸光掃視了一眼客房的那扇窗戶,好似能夠看到窗戶外的人一般,繼而蓮步輕移,離開了這個讓她極度傷心悲痛的地方。

  殊不知,二樓走廊里,早已出現顧北的身影,一身樸素的休閑裝,渾身流露出一股出塵氣質,只留下背影,悄然離去。

  陰沉的天空,無一顆星芒;黃芒閃爍的街燈下,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一身形消瘦的少年行走如風,周身更是繚繞着一股勃勃的造化氣息。

  少年面露思索之色,從酒店出來,不多時便已經行走了數里,來到一處街燈稀少的偏僻三岔路口,抬頭間,喃喃道:「沒想到地球上的靈氣竟然如此稀薄!」

  少年便是顧北,一路行走而來,腦海中思索着這已經發生和即將發生的一切,新來已經有所打算。

  「不知這地球是否有靈氣濃郁的地方,或者,有天地靈物,可供修行!」顧北腦海思索着。

  重活一世,他要做的事情很多。

  首先要解決即將發生的一些事情,保證母親和顧影姐姐的安全,免去後顧之憂;其次,便是了結他跟冷紫溪那女孩之間的孽緣,到時無論冷紫溪怎麼處置,哪怕要他的命,他都不會反抗;畢竟這是他欠她的!

  前世,就已經欠了這個女孩,還害得她最後嫁給王家,遭到王家大少虐待,婚後生不如死,最後冷紫溪心情鬱結,自殺而亡。

  今日,這一幕的第一步已經開始重演,顧北一定會竭盡全力,避免慘劇繼續發展下去。

  「如今,這地球的靈氣太過稀薄,而且這副身體也太弱;我也只能打通幾條經脈,勉強進入鍊氣境界的門檻而已!」

  鍊氣境界,即引靈入體,不到築基,都算不上踏入修鍊門檻。

  如此實力,怎能保護得了自己的母親和姐姐?

  「張總,你,你不要這樣,我不是那種為了促成合作,不惜犧牲一切的女人!你,你,你最好……放尊重!」

  正當顧北計划著接下來該如何行事,便聽一驚慌失措、還有些口齒不清的女人的聲音響起,聲音悅耳,但卻蘊含著怒意和不情願。

  顧北神識掃去,卻見前面百米處的三岔路口拐角牆邊,一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一邊攙扶着一醉態惺忪的高挑女人,另一隻魔爪正不懷好意的動手動腳。

  那女人明顯在掙扎,想要擺脫中年男子,可能是因為喝醉的緣故,嬌軀東倒西歪,連站都有些站不穩。

  「雪薇,我是真的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一定給你買豪宅、豪車,答應你的一切要求!」中年男子一張肥豬頭的臉頰,直往年輕女子酡紅的俏臉上靠近。

  女子胳膊有些不聽使喚,但卻還強行使勁推開那男子湊過來的嘴巴,醉醺醺的慍怒嬌叱:「我,我不需要你的豪宅,我歐陽雪薇憑自己的能力,能夠掙得我想要的一切!就你,你,你,你算什麼東西!我歐陽雪薇就算看上一頭豬,也不會跟你在一起。張,張耀光,你要再這樣,我,我可要喊人了!」

  「雪薇,我是真心喜歡你,我跟我老婆感情不和。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對你動心了,我……」說著話,張耀光那肥粗的五指又要去抓美女。

  情急關頭,那女人也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竟一下子將張耀光推的身形一個趔趄,腦袋差點撞到牆壁上。

  「臭表子,別他媽給臉不要臉!我張耀光看上你,是你的榮幸!就你那破公司,還想從我耀光集團這裡拿到訂單,你也不看看自個兒是什麼身份!」酒壯慫人膽,碩大的肥爪抬起來,張耀光怒意上涌,衝上來就要扇那美女耳光,嘴裏還罵罵咧咧,「丫的,還想魚與熊掌兼得,哪有那麼多的好事兒!」

  眼看那巴掌就要落到歐陽雪薇的俏臉,歐陽雪薇醉眼之中露出一抹恐懼,尖叫一聲,已經嚇得閉上了眼睛。

  然而,那歐陽雪薇久等,卻沒有巴掌落下來,只覺身旁一股勁風襲來,接着,傳來張耀光那肥豬頭殺豬般的慘叫聲:「啊……痛,痛啊!你他媽是誰,竟然敢管老子的閑事兒!」

  只見一身穿休閑服、身形消瘦的青秀少年,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兩人面前,修長的五指,此刻正死死抓着張耀光即將下落的右手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