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鳳凰劫:狼囚奴
鳳凰劫:狼囚奴 連載中

鳳凰劫:狼囚奴

來源:google 作者:華嬤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華嬤嬤 古代言情 葉知雨

鳳凰於世,鳳凰王朝一分為二,南界鳳朝,北界凰朝,各界為爭奪對方一朝,君臨天下,百年間恩怨紛紛她是罪人,是不幸之人,因為她的存在她所在的村莊都染上了瘟疫她很醜,在她的右臉上有着一朵血色的海棠花,也許是胎記,也許是傷疤,又或許是某種象徵,從她出生開始,這個胎記就跟着她了展開

《鳳凰劫:狼囚奴》章節試讀:

「燒了她,燒了她!」
秦家村的神壇上,**立着熊熊大火中的一隻火焰鳥從大火中衝出的圖案的雕刻柱。
當地的人都稱那是火焰鳥,也叫不死鳥。
秦家村的人信奉當地傳說中的神鳥,能保佑村子平安,風調雨順,而那火焰則被她們信奉為聖火。
在柱子上捆綁着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她的長相極為奇異,右臉上印有一朵紅色的海棠花,有着血色的眼瞳,而這個女子便是從小被村裡人當作怪物的不祥之人。
聽聞村子裏的人講,秦家村裡有個叫秦周的村民從狼群生活的地方,將才十二三歲的她收養回了村裡,這個自小在狼群中被狼撫養了幾年的女孩,自從來到秦家村開始,給村裡帶來了許許多多的災難。
先是收養她的村民秦周在一次砍柴中不幸墜崖而死,之後跟她相接觸過的人都相繼得病。
而這裡,因為她,村裡的人陸陸續續得了瘟疫,村民都認為是她帶來了這麼多的災難,所以一致決定燒死她。
熊熊大火中的女子露出一絲微笑,沒錯,她雲笙,天生就是個不祥之人。
她苦笑默默閉上了眼睛,等待着大火將她吞盡。
「雲笙,你不能死。」
「雲笙,在這個亂世我們都要好好活下去。」
自從自己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綁在柱子上即將被村民們燒死,但在昏迷中卻總有一個聲音一直再徘徊着。
為什麼我不能死,你是誰?
雲笙閉上眼,使勁的搖晃着頭,腦海中這個問題一直反覆迴響,她在等待着死亡的降臨。
許久,她感到身上不再炎熱,周圍嘈雜的聲音將她吵醒,她慢慢睜開了眼 只見身上的火已漸漸被撲滅,村民們環顧四周慌張的望着突然闖進來的士兵們。
只見幾匹快馬踏入村莊,將他們圍的水泄不通。
「駕,駕,駕」
騎馬的人拉扯住了馬的繩栓,馬停了下來。
士兵們紛紛走進村子裏里里外外的搜索着,許久,一個士兵前去跪下稟報
「回稟權大人,我們已經搜過了,這個村子裏的女人要麼病死了,要麼以為人婦 剩下的只有柱子上捆綁着的那個女人了。」
權野看了看被捆綁住的女人,皺了皺眉。
自他從小在宮中當的御前侍衛,見過不少的貌美女子,卻沒見過臉上有胎記但依舊不失風雅和容貌的女子。
「好獨特的女人。」
他自言自語道。
然後吩咐了周圍的士兵道;「把她帶走。」
雲笙踉踉蹌蹌地從柱子上被解開,然後被拽了下來,隨後士兵給她戴上了腳銬手銬,她抬頭看了看其它處於士兵中的女子們,也都被戴上了腳鏈手鏈。
權野走到她旁邊,抬起她的手,看到那一點鮮明的子宮砂,然後看了這個女子一眼。
「帶走!」
他一聲令下,然後上馬,起駕離開。
「走啊!」
一個士兵在後面推了她一下,因為戴着腳銬,重心不穩 她重重跌倒在地。
「姐姐,沒事吧?」
其中一位也被戴着雙銬的女子從一旁出來,扶起了她。
「我們快走吧,姐姐,再不走,你會被他們活活打死的!」
於是在扶起她後,女子和她一起走入了隨行的人群中,朝不知名的地方走去。
行走的路上,那個女子小聲的對雲笙說道:「姐姐,我叫葉知雨 是從隔壁村莊被抓來的,不知姐姐如何稱呼?」
「雲笙。」
雲笙一路顛簸的走着,一邊與這個叫葉知雨的女子說著話:「我們,要去哪?」
走了許久,雲笙終於問出了藏在自己心裏很久的這句話。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應該會被帶去鳳朝。」
「鳳朝?」
「嗯,沒錯,傳聞鳳朝帝王是一個善於征戰的帝王,為百姓立下汗馬功勞,但卻有個嗜好,喜歡從民間搜羅女子去臨幸,因此,每年都會派人去民間搜羅大量的女子送往鳳朝 也就是像我們這樣的….」
雲笙聽了她的訴說後 慢慢不再說話了,望着一路炎熱的太陽,周圍的路上更是雜草叢生,搖搖晃晃向前走着。
她不知道今後自己該何去何從,只知道她將被送往一個名叫鳳朝的地方,將會如虎穴般危險。
鳳朝大牢沉重的大門被打開了,雲笙等人被士兵帶進了牢房。
她環顧四周,牢獄裏關了許多和她一樣的年輕女子,都驚慌的看着新的女子被抓進來。
「進去!」
士兵把她們關進一間牢房,這間牢房裏面當時只有一個女子,她躺在石板上,仰頭望向另一邊沒有動靜。
進去後的女子們議論紛紛,膽戰心驚。
最後,分別找了個地方坐下靠着,有的女子則大喊大叫,受不了牢里的寒冷和臟。
雲笙和葉知雨也找了個角落挨着坐下。
「雲姐姐,你臉上的花是胎記么?
好美!」
雲笙愣了愣,從小到大沒人說過她臉上的海棠花美,只有一群人對她的嫌棄,說她丑,說她是災星。
從葉知雨的這句話說出來,她下意識的抱緊自己的雙腿。
「嗯,應該是吧,我不知道,自從我出生開始,它就在了。」
葉知雨的那句話,對雲笙來說,是從來沒感受過的溫暖。
「雲姐姐,那天我見他們村民把你綁在火海中,是你犯了什麼錯么?」
葉知雨望着她,一直和她說這話,在這裡,她也只認識她了,而兩個人也只能靠在一起說著話。
「雲姐姐,你說我們會怎麼樣,下一個被臨幸的女子會是誰?」
葉知雨雖然說著,但是眼神和語氣里流露除了一絲期盼,這個神情卻被躺在石板上的女子,所察覺。
背對着正在談話的雲笙和葉知雨,說道:「你以為,被鳳朝帝王寵幸過,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么,如果是這樣,那麼你想的太天真了。」
說到一半,牢房大門被打開,獄卒直接走向雲笙所在的那間牢房。
「帶走那個石板上的女人。」
只見那個士兵口中名叫權大人的人發話道,見那個躺在石板上的女子毫無動靜,士兵便上前去拉扯,疼痛感襲遍女子全身。
「住手!」
雲笙察覺到了後便快速的從角落裡站了起來:「別抓她去,要抓抓我去。」
「雲姐姐。」
葉知雨在一旁擔憂的叫喚着雲笙伸手拉着雲笙的衣袖,雲笙小聲安慰她。
「別擔心,那個躺在石板上的女子身上有傷,而且看她的樣子,應該是來葵水了,待會我走後,你記得幫她上點葯。」
然後將袖子里的一瓶葯塞給了葉知雨。
權野有趣的打量着這個長相奇特的女人:「大人,這個女子是今天新抓來的。」
一個士兵附在他耳畔說道。
「哦?
有趣,既然如此,如你所願,來人,帶走。」
「雲姐姐。」
雲笙的手硬生生的從葉知雨手中被扯開,然後被押出了牢房。
「她也太衝動了。」
女子依舊背對着她說道,葉知雨走到她身邊,慢慢坐下來說:「來吧。」
「什麼?」
女子警惕並奇怪的問道。
「雲姐姐說你身上有傷,而且來葵水了,走前讓我給你上點葯…」葉知雨打開藥,一邊塗抹在自己手上一邊說道。
女子怔了怔,好厲害的女子,她沒有動,竟然知道她受傷了,她到底是什麼人…她慢慢褪下一點衣衫,露出她所在肩膀受的傷,讓葉知雨給她上藥,沒說一句話。
被押着走在通往鳳朝大殿的路上,旁邊華麗的裝飾折射着這一幕的落寞,權野走在最前面,雲笙被押在後面,權野一邊走,便一邊開口問:「你剛才給了另一個女人葯了吧?」
「嗯,你怎麼知道?」
「習武之人,這種把戲見多了。」
權野笑了笑說道。
「你和另個女子素不相識,為什麼要幫她,你可知此去也許就不能再活着回去了么?」
雲笙聽到後,忽然放慢了腳步說:「我知道,但是,救死扶傷這是人之常情,不是么?」
她的話,讓權野震驚了一下,然後又揚起笑容,狂傲地說道:「真是個自以為是的女人!」
之後繼續朝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