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風生波瀾起
風生波瀾起 連載中

風生波瀾起

來源:google 作者:浪頭吹過石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眉 白侯風苓

凡人尚武,一代天驕白侯風苓卻因年少輕狂,淪為廢人十年韜光養晦,重臨武道,這一次他變了,不再肆意妄為,只可惜,凡人武者不經意間觸動禁忌,打開了那未知的領域……展開

《風生波瀾起》章節試讀:

午後,天色大變,驕陽退場,鵝毛般大的雪花在空中飄飄洒洒。

站在窗邊觀雪的白侯風苓稍顯失落,嘟囔着:

「這雪忒不講人情,說下就下。」

鬱悶之際,門外傳來「咚咚咚」地敲門聲。

起身開門,瞅見那迷人的俏臉。

正是柳眉。

柳眉眼眉輕抬,望着那清秀的面龐,霎那間有些失神。

平日里見他,都是戴着面具,也就在這屋內,袒露面龐。

不過,就算韶光易逝,歲月催人老,可他卻看不出絲毫變化,彷彿擁有一張不老的童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說得就是他這樣的人吧。

盯着「美景」的柳眉,不經意間嘴角彎起一抹不可察的弧度。

白侯風苓見狀,莞爾一笑,調侃道:「怎麼,外面不冷?」

柳眉回過神,快步進屋。

抖着落滿雪花的紅色披風,白侯風苓看着那欣長的身姿,陷入往事回憶。

十年前,他流落臨江,便被柳眉收留,住在她家的偏院,雖不曾出力幹活,每逢過年過節,寫點對聯、編個燈籠什麼的,就權當房費了。雖說微不足道,柳眉卻毫不在意,甚至還讚許道:你這活兒別人幹不了!

因此,他對柳眉多了幾分親昵,從她身上,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

「還好你在,我以為你又出門了。」

柳眉放下披風,蛾眉舒緩。

「剛才看了,酒館關門了。」

白侯風苓看了一眼桌上的酒壺,有些不舍地說。

「你呀你,非要喝他那個稻花香,有那麼好喝嗎?」

柳眉噘了噘嘴,吐槽道。

「你不懂。」

「行了行了,不說那個了,我來是給你送東西的。」

「送東西?」

白侯風苓目光一瞥,才注意到柳眉手裡的黑色包裹。

柳眉微微一笑,翻開包裹,從中拿出一個棕色木盒。

她將木盒打開,裏面是一本泛黃的書。

「給你的。」

柳眉將書拿出來,遞給白侯風苓,臉上掛着帶有深意的微笑。

「這是什麼?」

「武學功法。」

柳眉淡定道。

「什麼?」白侯風苓一臉驚愕,轉而又問,「你家沒有武者,怎麼會有這東西?」

「祖上傳下來的,到我爺爺那輩就沒人能修鍊了,所以就一直放着,見你上午看人家比武那麼著迷,我就給你拿來了。」

柳眉說著,笑眯眯地盯着白侯風苓。

「不用,我就看熱鬧,我也不會修鍊,我就是個書生,只會寫詩。」

白侯風苓趕忙掩飾。

「你寫詩天生就會?」

柳眉反問。

「不是。」

「那不結了,你看着練練吧,練成了,以後有人在飯館欺負我,你好幫我,這總行了吧。」

柳眉水汪汪的雙眸忽閃,和白侯風苓四目相對。

頓時白侯風苓臉上湧上一抹紅暈,好像被人調戲一樣。

柳眉見狀,掩面輕笑。

白侯風苓伸手接過那武學功法。

柳眉見他接受,披上披風,玉足輕抬,朝門外走去。

走到門邊後,腳步停住,俏臉一轉,對着白侯風苓囑咐道:「不許偷懶,好好看。」

話畢,拋了個媚眼,風情萬種。

……

柳眉走後,白侯風苓將功法放在桌上,翻開,映入眼帘的是三個醒目的大字:御風訣。

向下掃視,還有一行小字:上乘凡品,外修功法。

注視眼前的武學功法,一時回想起他曾經的純元罡氣,那是一本內修功法,位列中乘入品。

武道繁瑣,充滿殺伐。

各種各樣的武者,行走在天地間,不斷追求更高的境界。

因此,催生了繁雜的武學功法,甚至有些都聞所未聞。

可功法的品級卻總共四種:凡品、入品、良品、正品。

每一品分為下乘、中乘、上乘。

修鍊方式分為內修和外修。

如今在這偏遠小城,能見到一本上乘凡品外修功法,已是萬幸了。

望着眼前的御風訣,白侯風苓凝眉輕笑,眉宇間閃過一絲無奈。

柳眉心是好的,可是不懂他的苦楚啊!

當下的他,氣海破碎,無法聚集元氣,就算有功法也無用。

可轉頭一想,氣海,早着呢。先看一下功法,就算修鍊不了,也看看,權當是解悶了。

翻開功法,字跡映入眼帘:

風者,天地之使也,大塊之噫氣,陰陽之怒而為風也。

心隨意動,風隨勢動,修至大成,翻天覆地…

還不錯,雖然是上乘凡品外修功法,卻不單一,甚至還要比一般的下乘入品功法都要出色,只是為何只是 上乘凡品功法呢?

稍稍困惑,白侯風苓便合上功法,伸手去拿一旁的酒壺,一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棕色盒子。

啪嗒一聲。

棕色木盒落地碎裂,從中掉出個深藍色的冊子。

白侯風苓眉頭微皺,撿起,放在眼前,瞳孔驟然一變。

「築基法」。

望着這三個字,白侯風苓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激動之情無以言表。

築基功法,雖然屬於下乘凡品功法,但世間極少。

當初在帝都傾盡白侯府全部的財力、物力,都沒有找到一本,如今卻在這一偏僻的小城偶然間得到了。

果真,造化弄人。

盯着「築基法」那三字,白侯風苓嘿嘿傻笑,而後趕忙翻閱:

築基,修復根基,取元氣,填充氣海,有容乃大,可載萬物,凡人之流,憑此亦可踏入武道……

果然,別出一格。

再往下讀,便是更深一步的解釋:

築基,需心神合一,空無一物,感受天地之力。

且氣沉丹田,藉助部分武者元氣,引元氣注入,藉助丹田,開闢氣海,則武道之途,方可攀登。

白侯風苓滿意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怪不得當初拼盡全力,試圖重聚氣海,都無濟於事,看來是當時急於求成,心神無法安定,另外,沒有找對方法。

只是,這個築基法,是不是真的有效?

當初的他耗費了許多的靈寶、靈藥,都無法凝聚氣海,如今一本築基功法就能輕而易舉解決?

白侯風苓不由地心生疑慮,只是疑慮沒存在多久,瞬間又煙消雲散。

十年了,他已經接受無法成為武者的事實,而且也能過着老百姓的生活了,大不了,還是飲酒寫詩唄。

反正已然是廢人,死馬當活馬醫。

白侯風苓順勢心一橫。

元氣注入?

白侯風苓看着那關鍵的四個字,眉頭一挑,會心一笑。

如若其他寶物藥材,或許比較麻煩,元氣,倒好辦了。

白侯風苓從懷中掏出一塊玉石,通體漆黑,橢圓狀,光滑透亮,單手握着,散發著溫涼的觸感。

「真沒想到,你今天有大用處了。」

這塊黑色玉石,是當初離開帝都金陵的時候,父親白侯卿給他的,也是留給他最後保命的東西。

玉石內儲備了不少元氣,路上逃亡的時候藉助了不少,如今還剩下一部分,原本打算賣掉,沒想到當下竟然有大用處了。

「老子要成了。」

儘管數十年未曾修鍊,可白侯風苓對於自己的武道天賦相當自信,只要重鑄氣海,凝聚元氣,假以時日,便可重回巔峰。

他一手握着漆黑玉石,一手握着築基法,眼中閃動着微光,好似火苗,燃起一絲希望。

……

深夜,臨江城的百姓都進入了夢鄉,白侯風苓的房內出現了元氣波動,慢慢從白侯風苓體內溢出,默然片刻,又收歸體內。

白侯風苓站起身來,自言自語道:

「老子,再也不是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