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連載中

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來源:google 作者:齊流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紅纓 蘇鳴

什麼?竟然重活了,靈氣復蘇,域外妖魔入侵,上古神話再現!什麼?百年內解救三個封神人物,否則就會變成封神榜的養料!什麼?功德竟然以千萬為單位,蘇鳴絕望地看着個位數的功德!不慌,還好,起碼已經解救了趙公明!展開

《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章節試讀:

「你好,我叫王晴,晴天的晴。」蘇鳴有些遲疑的伸出手,握住那隻白的炫目的玉手,回道,「我叫蘇鳴,鳴人,額,一鳴驚人的鳴。」

剛說完鳴人,蘇鳴這才想到,貌似《火影忍者》尚未面世,所以連忙改口。王晴笑了起來,她還以為是蘇鳴面對她有些緊張。

「謝謝你幫我把這行李箱放上去,沒想到學弟你看着挺瘦,力氣倒是挺大。」王晴笑道,抬起大長腿,越過蘇鳴,坐在旁邊的座位上。

「主要是你的行李箱不沉。」蘇鳴淡淡的回道,他已經認出了眼前美女是誰,這是石家天驕的老婆,後世大名鼎鼎的玉羅剎。

「學弟是哪個學校的?這是提前返校了?」王晴從小包里也拿出一部隨身聽,把耳機塞到耳朵里。

「嗯。」蘇鳴勉強回了一聲,便打開音樂,表示不想再說話了。王晴作為美女,自然不會貼上去,輕輕的笑了兩下,也打開了隨身聽。

聞着似有似無的幽香,聽着舒緩悅耳的音樂,蘇鳴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蘇大哥,董事會的結果出來了……」

「我知道,你先出去吧,我想靜一靜。」蘇鳴淡淡的說道,結果他早已經想到了,也早已經知道。

「蘇大哥,既然董事局已經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覺得咱們不能讓石家得逞。集團是伯父的一番心血,不能就這樣任他們奪去啊。」

「事已至此,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解脫,你也知道我從來不在乎這個董事長的職位,我也不合適帶領大家繼續往前走了。這些年來我很少關心集團的事情,都是靠你們,集團才能存活下來。興許集團換個領導者,會走得更遠走得更好。」蘇鳴有些喪氣的說道,他揮了揮手,接著說道,「公司接下來會有一段時間的震蕩,你去忙吧,我雖然以後不再管公司,但我也不希望這個公司因為此崩盤。你的能力我是相信的,接下來不管是誰掌管公司,你都會得到重用。」

「蘇大哥,我準備聯合蘇家的人,在董事會中奪取一些席位,畢竟是伯父所留下來的產業,就這樣便宜了石家,我心有不甘。」

「去吧,你準備如何做我不管,需要我幫你什麼就直說吧。」蘇鳴說道,「等會兒我會給他們發一些信息,讓他們支持你的工作。」

畫面一轉,很快便到了另一個場景。蘇鳴躺在病床上,大夫站在他的床邊說道,「蘇先生,你所中的毒我們已經查明,此毒名為牽龍散,與其說是毒,不如說是蟲。它的主要材料是真龍身上的一種寄生蟲,此蟲名為牽龍。真龍死後,牽龍便會無限繁衍,雀占鵲巢,從而獲得強大的力量。此毒毒性非常,修為越高,擴散越快,等到毒性擴散全身,便會被牽龍佔據肉身,若是有母蟲在手,蘇先生便會成為它的傀儡。蘇先生,很遺憾的告訴你,我們醫院沒法救治,除非有一位超脫九品的存在配合,我們才有一定的把握救治。」

「你們醫院都無法救治,看來我這病症是不治之症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想知道大概是什麼時候開始中毒的。」蘇鳴平靜的問道。

「根據我們多位醫生研判,蘇先生應該是10年前中毒的。下毒者每一次給蘇先生所下的毒非常少,以蘇先生的修為很難察覺。不過下毒之人怎麼也沒想到,蘇先生這十年來,很少動用真氣,導致牽龍之毒擴散的非常慢。若非前段時間,蘇先生動怒,真氣錯亂,走火入魔,恐怕這個毒性依然難以察覺。」大夫解釋道,蘇鳴默然,自己這些年來也不怎麼修鍊,更沒和人動過手,否則毒性早就提前引發,自己也成為傀儡了。

「呵,十年前啊,好大的局啊。老李,咱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和我說句實話,這次的事情蘇文靜參與沒有?」蘇鳴問道。

「我只是一個醫生,從來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哪會知道這些!」大夫苦笑了起來,他猶豫了一會兒接著說道,「不過前一段時間公司還沒出事的時候,倒是有些風聲,蘇總和石家走的比較近,據說石家的石雲凱正和蘇總談朋友。」

「也是呀,你又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真羨慕你啊,能安安靜靜的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蘇鳴說道,他出神的看着窗外,千頭萬緒,如今才算明白,他有些低落的說道,「十年之局,這些人目的不是我,而是整個集團啊。」

蘇鳴正說話間,旁邊的通訊器響了,大夫趁機告退,蘇鳴打開通訊器,一道虛幻的影像出現在了眼前。

「蘇鳴你怎麼了?聽說你們集團的人把你給推翻了。我看對你來說是好事,以後你能專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了。」

看着眼前人依然如此年輕漂亮,蘇鳴心情非常複雜,撇了眼旁邊的報告,他笑道:「紅纓,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時間聯繫我呀。看你旁邊這冰天雪地的,這是又去哪了?」

「王校長準備在喜馬拉雅山突破九品,這可是舉世矚目的大事,我豈能不來。」楚紅纓笑道,她打量了下蘇鳴,疑惑道,「你怎麼像在病房裏面,生病了?不會吧,我覺得你的心理素質挺強的,幾十年研究一張破圖,都能堅持下來,不會這點打擊就住院了吧。」

「老毛病了,趁這個機會住院休養幾天,過幾天就好了。」蘇鳴答道。

「那挺好,你是該好好休息了。看你沒事我也就放心了,我這邊還要繼續追蹤一手消息,你先休息吧,好好休息,等我回去看你。」楚紅纓急忙忙的說道。

蘇鳴正要說話,忽然感覺有人推動自己,夢醒了。

蘇鳴疑惑地看着旁邊的王晴,夢裡夢外,搞得他有些模糊了。

「我要到站了,學弟準備在哪一站下呀?」王晴白嫩的小手在蘇鳴的眼前晃了晃。

「我也在這一站下。」蘇鳴答道,皓腕凝霜雪,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吸引人。

王晴眼神一亮,有些興奮的再次問道:「呀,沒想到咱們竟然還同一個站下,學弟是哪所大學的?」

蘇鳴有些無語,心想這班車的終點站就是魔都,只不過一個西站,一個南站,目的地能不一樣嗎,他有些遲疑的說道,「魔都大學,學姐呢?」

「沒想到學弟還是魔都大學的高材生,真了不起。」 王晴高興的說道,蘇鳴站起身來,把王晴和自己的行李從上面拿了下來。火車緩緩停靠,兩人各自拿着行李排隊向外走去。

「學弟,咱們有緣再會,我還有一個同學要等。」王晴揮了揮手道。

蘇鳴點了點頭,他並不想和對方有過多糾纏,前世自己和她基本沒啥交集。人海茫茫,互相只是過客,人家畢竟以後是石家天驕的老婆。不過石家是不是那個十年之局的幕後主謀呢?如果是的話,自己和石家可是仇敵的關係。蘇鳴這般想着,晃晃悠悠的推着行李向車站外走去。

王晴看着蘇晴遠去的背影,喃喃自語道,「這小子不一般,似乎有一股入品武者的氣息,難道是那些避世門派的傳人?」

你觀察着別人,別人也在觀察你正在王晴不遠處,正有兩個帶着黑色墨鏡的年輕人,其中一人臉色陰沉的看着這一切,他對旁邊的同行者說道:「王晴竟然和人一道來的,阿風,給我查查那傢伙是誰,告訴他不是什麼人都能惦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