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情人賴上她
腹黑情人賴上她 連載中

腹黑情人賴上她

來源:google 作者:十二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初漫霜 現代言情 謝昱軒

在美遭母逼婚,回國又被她這麻煩精整,害他連個落腳處都沒有,只好使出絕招纏功硬「租」下她的家,沒想到小妮子竟附帶贈送「秀色可餐」,教他想要又不能要,豈料這般深情卻引來她的誤會,還被她撞見出任務而佯裝成舞男樣子,天啊!好心+惡意=引狼入室?!她真是倒了大楣才會和這臭男人「同居」,不過利用他來驅趕採花蝶倒是滿不錯的,可他怎麼會對自己的奔放熱情逃之夭夭,莫非她對她毫無吸引力?這太令人傷心了……展開

《腹黑情人賴上她》章節試讀:

「媽,你找我有事嗎?我好累!好想睡覺。」

謝昱軒故意打了個「大」哈欠給許淑聽,但許淑充耳不聞,反倒走向於子妍對她說:「子妍,你先回家好了,明天我要昱軒接你出來玩。」

此話一出,謝昱軒心頭一震,有壞的預感出現。「喂,我……」謝昱軒正想說不去時,就被許淑那足以把人變成冰棒的眼神給嚇住了,只好改口說:「我沒說不去。」

於子妍一聽見謝昱軒答應了,便開心的向他們告辭,只是臨走前還不忘叮嚀「未來婆婆」說:「伯母,你一定要和昱軒說喔!」

「我知道了,傻孩子。」

見於子妍走了,謝昱軒才敢問許淑,「媽,她說的是什麼事?」

許淑笑的眼睛眯成一條縫,「不就是你們的婚事嗎?」

這一句話讓謝昱軒動也不動的盯着他的母親看,腦袋裡完全空白,不知該作何反應。

「昱軒,你怎麼了?」許淑關心的問

「沒有,八成我太累了,耳朵有點問題,居然聽見你說要讓我和子妍結婚,這太荒唐了,肯定是我聽錯了。」他頻頻的搖頭。

「我是這麼說的,沒錯,沒錯。」許淑笑得合不攏嘴,只要一想到有媳婦以後就會有孫子,她就興奮得緊。

「媽呀!你在搞什麼?我不懂呀!」謝昱軒覺得自己快暈了,難怪他母親這次要他和付允回來,就是要他玩這種辦家家酒的婚姻嗎?他不要啊!

「笨兒子,要你討老婆呀!這有什麼難的?而且你從小就和子妍玩在一起,你不也挺喜歡她的嗎?」

「那不一樣啊!我並不愛她呀!媽,我只把她當妹妹、當麻煩,恨不得脫離她,你懂不懂啊?」他快氣炸了,自己的婚姻大事豈能容母親如此胡鬧?

「我不管,當初你去當什麼國際刑警,我就警告過你了,要是你三年內沒給我討房媳婦回來,我就親自替你挑,是你自己答應我的,難道你想反悔?」對於兒子承諾的事,她可是一件件記得清清楚楚的。

「三年前,三年前。」謝昱軒反覆思索三年前他到底答應過母親什麼,怎麼自己一點都記不得?

「三年前,你要去xx市的那一天,在機場和我說過的話,你自己好好想想。」她提醒着。

「機場、機場。」謝昱軒煩躁的走來走去,時而撓撓頭、時而跺跺腳,但是怎麼樣都想不起來。

此時付允從樓上走下來,他在上頭時就已經聽到了他們母子的對話,逐替謝昱軒說出來。「三年前,乾媽在上飛機前,叮嚀咱們兩個要努力找個老婆,否則三年後要替我們一人物色一個妻子的,你忘了嗎?」

付允是幸運的,找到了個漫雪來結婚,免去了今天這場災難,但自己就……

「哎呀!」謝昱軒好不容易想起來了,那時候他以為母親是鬧着玩的,況且這種事不太可能會發生,所以就說了一句:隨便啦!

天啊!要是當時他知道他那聲:「隨便啦!」會導致今天這等狼狽的模樣,打死他也不亂說了。那只是一句搪塞母親的話罷了,誰知道他母親竟然當真了,這可怎麼辦?

「媽,那時候是我亂說的,我不曉得你會當真啊!」

許淑冷冷的望着他,「話是不能亂說的,既已出口,就必須做到。」

「媽,你聽我說……」謝昱軒急於想解釋開這團亂,但他母親卻拒絕接受。

「不聽、不聽,你已經答應我了,又怎麼反悔?而且我已經和子妍的爸媽都說好了。」許淑像孩子般不依的捂耳朵。

「說好了?說好什麼了?說好什麼了?」天啊!真是嚇死人了,謝昱軒擦了擦一頭的冷汗,不經意的用眼角的餘光瞄到正在偷笑的付允 這傢伙竟然見死不救,太過分了。

「當然是說好你們的婚事了,就等你選日子訂婚。」許淑像是丟炸彈一樣,把謝昱軒雷了個外焦里嫩。

「不行啊!媽媽,你們太胡來了,我真的不能和子妍結婚,我們不合適的」此時謝昱軒覺得自己真的是砧板上的叉燒肉,一塊一塊任人宰割。

「什麼不合適?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照我看來,你們很登對才是。」

「媽,感情是不能勉強的,我說不娶她就不娶她,要娶你自己娶。」謝昱軒真的生氣了。

「昱軒,你當初答應過媽的,你……」

「不要再提三年前的事了,我說過那是我亂說的,我更不會為了三年前的一句糊塗話毀了我一生的幸福。媽,我求你不要再逼我了,如果你再逼我,我明天就回xx市去,」謝昱軒撂下狠話。其實他不是有意要頂嘴的,只是母親真的太過分了。

「可是……」許淑還是想再說什麼的,卻說不出來。

「乾媽,別可是了,其實昱軒在xx市已經有女朋友了。」付允此言一出,讓在場的兩個人都瞪大了眼睛。

「是嗎?」許淑懷疑的問着。「當然是啦!否則昱軒為什麼會一直堅持說和子妍不合適呢?」付允說完,還向謝昱軒眨眨眼,「對不起,昱軒,對不起?」

「呃」謝昱軒愣了一下才領悟過來,「對對對,我有女朋友了。」

「什麼?你明明……」許淑知道得一清二楚,昱軒是沒有女朋友的,但她念頭一轉,反問他:「你女朋友長啥樣子?說來聽聽。」

「她……」謝昱軒遲疑了幾秒,腦海中浮現出漫霜的影像,不知怎麼的,他開始不由自主地敘述起腦海中那個美麗的女人來,「她的臉蛋出眾,肌膚雪白,明眸皓齒,哎呀!總之集眾多優點於一身。」

「是嗎?」許淑望着謝昱軒那對痴傻的雙眼,彷彿煞有其事般,她開始懷疑起自己在xx市的眼線,萬一眼線出了岔子,她可就鬧出大笑話了。

「是啊!是啊!那女孩長得很漂亮,很像嫂嫂。」付允當然知道謝昱軒形容的是誰,只是沒說破。

「是嗎?」許淑更懷疑了,長的像漫雪的女孩會是什麼樣子的?漫雪已經很美了,甚至連子妍也比不上,那麼像漫雪的美人不就更美了嗎?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不可能所有的美人都嫁到他們謝家吧!所以,他們倆個一定是在敷衍她罷了。

「是像嫂嫂」謝昱軒補了這一句。

「哎呀!我不管,我已經和於家……」

「媽,別這樣,給我留個餘地,我不想忤逆你,也不想糟蹋自己一生的幸福。」謝昱軒沉着聲說。

「糟蹋你的幸福?天,你竟把我的好意說得如此不堪,你太令我失望了,我……」許淑傷心欲絕。

「媽,你也要顧慮下我的感受吧!在我看來,你就是糟蹋我的幸福,這是你樂意見到的嗎?」謝昱軒痛苦的說。「我……」

「你們不要再爭了,不如這樣,乾媽,你再寬限昱軒三個月的時間,讓他將他的女朋友帶回來給你看,若三個月後昱軒交不出人,那你就可以用你的辦法替他討媳婦。」付允想出權宜之計,想幫謝昱軒拖延一下時間。「三個月好短。」謝昱軒抱怨着。

「乾媽還沒答應呢!」

許淑見他們兩個如此排斥這樁婚事,心想:不如再寬限昱軒一些時日,就三個月也好,到時候昱軒若交不出人,只能和子妍成親,她也就不會失信於家了,而且三個月的時間很短,他了解自己的兒子是追不到女朋友的。

「好吧!」許淑勉強答應。

「太好了。」付允微笑着

「好什麼好?我根本沒想過要結婚,弄個女人來套牢自己,有什麼好?煩都煩死了。」謝昱軒覺得自己很可憐,母親連這事也插手。

「我可什麼都不管!總之你三個月後一定要結婚,在這段時間裏,你先在xx市租套公寓,裝修裝修,再補一些結婚用的東西。」

「什麼?!」謝昱軒快要瘋了。

「喏。」許淑開了張五百萬的支票交給謝昱軒。

「這是……」

「給你弄房子的錢,你結婚後,不能再和付允、漫雪擠了,你要和老婆住在一起。」

謝昱軒真佩服母親能想到三個月以後的事。

「是!是!是!」他只得畢恭畢敬的收下了。

「記得這是裝修房子的錢、討老婆的本,不能亂花,知道不知道?」許淑再三叮嚀着。「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