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夫人,為夫要朝暮不離
夫人,為夫要朝暮不離 連載中

夫人,為夫要朝暮不離

來源:google 作者:卿陌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流逸 灼華

三界皆知魔尊灼華暴戾恣睢,為禍人間,卻因為實力過強而無可奈何,流逸上神臨危受命—祛除魔尊心魔,一明正道但無論流逸怎麼做都找不到心魔而無能為力時,魔尊他不治而愈就在她以為自己穿越後終於可以過上人人皆羨的神仙生活時,魔尊又病發直逼神域「上神,我的心魔因你而起,你怎的就棄我而去呢,夫人,你好狠的心啊!」夫人?什麼時候成了夫人「不,不是,我不是,我沒有,你聽我解釋」流逸看着攬着他的魔尊,有看着眾神魔,百口莫辯「為夫為夫人想個法子,既簡又易,只你每日與我琴瑟和鳴,生死不離,這心魔便也不會禍亂三界了於是,為了三界的和平安定,她只能和他一同回來魔界只是看到夜夜與她擠在一張塌的魔尊她陷入了沉默,當初來時也沒說還有暖床一事啊只是還沒等她開口,就被魔尊牽着手壓在身下封住了唇,輾轉之下轉而吮咬着耳朵,低啞暗沉又帶着一絲藏不住的欲色道「夫人,夜深了,該就寢了......」可是,誰能明白,她不過就是相做一枚混吃等死的穿越者,不想拯救世界啊啊啊啊展開

《夫人,為夫要朝暮不離》章節試讀:

「怎麼了,師兄你回去了,你在這耽誤我等大祭司了。」推不動的流逸抬起頭衝著師兄道,但卻看到小師兄站在不遠處,流逸一時之間有些慌亂,不知道他站在這裡多久了,又聽到了什麼,所以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師弟?這是來找師妹的?剛好,我這還有祭司交代的事情沒做完,如此便先走了。」看到流逸這無措的,思南鼓勵的看一眼她後轉身離開了。

「師兄,唉,師兄,」看到思南和灼華同時看過來的視線,她弱弱接了一句,「路上小心。」

思南臉上露出了明媚的笑臉,他如何不知她不敢面對自己的小師兄,但是三人總不可能一直這麼相處。

看到流逸這副依依不捨的模樣,灼華只覺得心裏的酸澀快淹沒了他。

她不知道自從她進了這修習室,她與他再沒有見面,他有多想她,可是有一想到她會和師兄一起修鍊的畫面,又或者是她不安分搗亂作弄師兄的樣子,他都覺得心被狠狠地撕扯,本來控制不住的自己來修習室看她一眼,一眼就行,無論心被怎樣的折磨。但還沒見到人,就被人攔住了去路,本是無意糾纏的他卻感受到她的氣息,停下了腳步,她從來都不會隱藏自己的的氣息。

那人向他表示心意,或許這樣的事情經歷多了,他的內心毫無波瀾,可是當被問起有沒有意中人時,他的心緒終於不平靜了,怎麼會沒有,他的意中人是唯一讓他覺得三界原來也善待過他,可也是她讓他覺得三界原來如此不公,他這麼喜歡她,可是她不過把他當做師兄,一絲一毫別的情感都沒有。所以,他坦言了,試圖讓她看出一點端倪,可她還是發現不了……

她告訴自己聽了他們的對話,他的呼吸都在這一瞬間放輕了,可是她卻安慰起了他,他很善解人意,可是他的心非但沒有被暖起來,反而更冷了。

他走了,可是他捨不得就這麼見一面,可是不久後他發現她直衝修習室走去,他的心像是掉入了了冰窖里,冷的全身的經脈都僵了。就這麼一點時間,就迫不及待的回去見師兄,他突然好像明白了,比起來,師兄他光風霽月,皎皎君子,確實是你自己更適合她些,他從來都沒有嫌棄過自己是魔修,是如此陰暗的性格,可這一刻,他卻覺得自己更髒了。

他看到師兄從屋內走出一瞬間她亮起的眼睛和跑去的動作,也看到她和他聊天輕鬆的表情。

他不由自主的向兩人走去,可她卻看到自己好像無話可說。

師兄走了,留下了她,或許師兄不喜歡她,可就是這樣就讓自己嫉妒的發瘋,他心心念念的人,他卻不費吹灰之力就輕易得到了心。

可是即使師兄離開了她還一副不願他走的叫喊,他忍不住了,他怕再這樣下去,他會控制不住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他低垂着眼眸,遮住了一閃而過的狠戾。轉身離去,帶着一身的落寞。

「小師兄,等等我啊,唉,小師兄,我追不上你了。」看到灼華一言不發轉身離開的背影,流逸趕緊追上。這人是一個悶葫蘆,什麼事情都不說,總會給人一種變幻莫測,捉摸不定的感覺。

不妨前面的灼華突然停下來腳步,可一直向前沖的流逸根本來不及停下,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的灼華竟然被壓在了身下,唇落在他的胸口,猛然間他的心失去了規律,他強自鎮定道「還不起來。」

身上的人努力的爬起,卻又重重的一摔 又嚴嚴實實的壓在了他身上,身下人的呼吸似乎有些不穩了,「師兄,我不是故意的,是我這腳好像站不起來了。」流逸一臉歉意,她絕對不會承認自己也有重的緣故。

這時,前方又傳來一陣腳步聲,「上神,你們這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宮主問帶着一眾仙子看着他們。

「腳扭了,有些站不起來,勞煩仙子扶我一把。」這麼多人圍觀,饒是這再厚的臉皮也撐不住了。

可身下的人用着神力將兩人都抬了起來,讓向著兩人走來的仙子停下了腳步。

流逸低着腦袋不願抬頭,耳朵卻染上了紅色。灼華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心情似乎很好。開口的話似乎都比之前多了,「不勞煩仙子了,灼華現下要去神醫閣一趟,藍雨上神,就此別過,仙子也還是陪着藍雨上神。」

「上神若是瞧這扭傷,本宮倒知道有一物甚好,在藥王谷里,名為神桑果,此果是每位上神隨身備用的藥物,只是你們剛來恐有不知,只不巧的是,我這幾日我去問過神醫,怕是這幾日魔界作亂 ,前去平亂的上神拿走不少,所以他那裡也沒有的,但這果,效果確實極好的,不論什麼外傷,都能轉眼治癒,只不知這神桑樹還有沒有,不過也沒有關係,這傷,休養時候,也自會痊癒。」

「多謝宮主告知。」灼華聽了她的話,轉回頭告謝準備離開。

灼華低頭輕聲詢問一聲「還能走嗎?」

這麼多人看着,流逸本就泛紅的耳朵被他這若有若無的動作弄得更加不自在,只扭扭捏捏的嗯了一聲,可強忍着疼痛沒走幾步的她就要停下來緩一下,「自己可真沒用,人家壓在身下的人都沒事,自己卻走不了路……」還沒抱怨完的流逸被看不下去的灼華一把打橫抱起,她不由地驚叫一聲趕緊抓住他的腰,灼華的動作似乎頓了頓,解釋性的說了句,「扭傷還是少走動為好。」

看到兩人的離開,藍雨終於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不快,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又帶着點幾分不懷好意的笑來。

灼華將流逸放回她的宮殿,打算離開。

「小師兄,你不必為我尋什麼神桑果,我這傷不過幾日就好了,而且,有這傷倒不一定是什麼壞事,還能讓我消停幾天不是。」流逸叫住了離開的灼華。

「我自有打算。」灼華聞言腳步頓了頓「你這幾天不要下床走動,有什麼需要的做的事,叫仙子來就行了。」

「好,師兄你也快回去吧。」流逸一口答應 ,她不想他再為了這麼點小傷而去費力去找那神桑果。

灼華聞言,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有些不放心,但還是離開了。

剛才他用神力探了一遍,發現並沒有仙子。所以,他走後,殿內只有她一人,她要怎麼照顧自己。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神王谷。

《夫人,為夫要朝暮不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