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更誰情淺似春風
更誰情淺似春風 連載中

更誰情淺似春風

來源:google 作者:安羽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羽熙 現代言情 鄭雁南

我們從相識到分別,我曾不止一次問過自己,到底是誰更愛誰?後來我才明白,是我先愛上你的......展開

《更誰情淺似春風》章節試讀:

  暮色降臨時,有人在敲安羽熙房間的門。

  難道是鄭雁南回來了?

  正好,她要和鄭雁南心平氣和地好好談談。

  安羽熙跑去開門,在見到沐小柔和站在她身後的兩名保鏢時,她怔住。

  「沐小柔,你這是要做什麼?」
安羽熙沒好氣地問道。

  沐小柔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她沒說話,而是朝身後的保鏢擺了擺手。

  保鏢衝過來,架着安羽熙的胳膊把她往後拖,然後將她死死按在椅子上。

  門被沐小柔上了鎖,誰也進不來。

  安羽熙奮力掙扎,驚慌地朝沐小柔大喊,「沐小柔,你想幹什麼!
快叫他們放開我!」

  沐小柔走到安羽熙跟前,她箍住安羽熙的下頜,一雙狐媚眼裡泛起森冷的光。
此時的她全然不是在鄭雁南面前那個溫柔乖巧的小女人。

  她對着安羽熙咬牙切齒,「趁雁南這兩天去出差,我正好可以好好教訓一下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

  「沐小柔,你卑鄙!」
安羽熙氣憤地罵起來,可她已經逃不掉,保鏢把她的雙手和雙腳全都綁在了椅子上。

  沐小柔狠狠抓起安羽熙的頭髮,「我再卑鄙也不會像你一樣去gouyin自己的小叔子!」

  只聽她厲聲命令道:「給我扇她耳光,往死里扇!」

  兩名保鏢卻沒有反應,像是在猶豫着什麼。

  沐小柔一掌拍在桌子上,「快動手啊你們!」

  「沐小姐,」其中一名保鏢湊到沐小柔耳邊,擔憂地提醒她,「您要教訓這個女人可以教訓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萬一鄭總回來看見她的臉腫得像個包子,他一定會起疑心的。」

  沐小柔沉默了數秒,覺得保鏢的話有道理,於是她猛地抬起安羽熙的臉,目光里充斥着狡猾和陰狠,「安羽熙,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安羽熙嚇壞,她惶恐地晃動着自己的身體,「沐小柔,快放開我!
你折磨我會遭報應的!」

  沐小柔仰頭髮出一聲放肆的大笑,隨之,她從包里掏出一盒香煙丟到桌子上,「給我拿煙頭燙她的後背,讓她皮開肉綻!」

  保鏢得令,一根又一根地點燃了煙,霧氣繚繞中,是他們猙獰的兇狠面孔。

  刺鼻的煙草氣息中,那些不停閃爍的紅色火焰,就像無數飢腸轆轆的野獸眨着嗜血的眼睛,一步一步向她走來。

  「啊!」
安羽熙痛得發出凄厲的慘叫。
她聽到自己血肉炸裂的聲響,彷彿燒焦了一般。

  沐小柔笑得狂妄,好似安羽熙越痛苦,她就越興奮,「不要停,繼續給我燙她,狠狠燙她!」

  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接連不斷往下淌,安羽熙的後背傷痕纍纍,面目全非,她快要昏厥過去。

  瞅見安羽熙的狀態不對勁,沐小柔這才讓保鏢收了手,她拿起一杯冷水朝着安羽熙的臉就潑了上去,「安羽熙,這就是你gouyin雁南的下場!
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趕出去!」

  安羽熙臉色蒼白,連呼吸都變得困難,「沐小柔,你何苦要聯合鄭雁南一起折磨我,你們乾脆殺了我好了!」

  「殺了你?」
沐小柔靠近安羽熙,冷笑着,「你不是已經快死了么,還用我費那個勁做什麼?
姓安的,你就等着自生自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