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賀三爺寵妻如寶
賀三爺寵妻如寶 連載中

賀三爺寵妻如寶

來源:google 作者:九小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慶山 江琴蓮 現代言情

帝都名流之首的賀三爺,長了一張人神共憤的臉,卻偏偏生性薄涼,不與人親近,神秘的很某日,賀三爺牽着一個貌若天仙的女人出席盛宴,低眉輕語,寵的不行,驚掉了眾人的下巴一時間,所有人都在扒這個被上天寵愛的女人究竟是誰賀三爺散漫一笑,眼神寵溺:「我媳婦兒」直到某天,有人認出了那張令人驚艷的臉,驚嘆,那不是季家那個被拐賣到山溝溝里的大小姐嗎?不是傳言說她奇醜無比,是個一無是處的智障嗎?後來,這位季大小姐的馬甲掉了一層又一層......世人嗟嘆,傳言不可信,傳言不可信吶!展開

《賀三爺寵妻如寶》章節試讀:

第8章 假冒

季氏集團如今的情況越來越不好了,若是不能在短時間內把這個窟窿補好,只怕是舉步維艱。

可偏偏季憶這個丫頭太有主意,讓他連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原本以為她長在山裡,性子應該是很好拿捏的,卻沒想,竟然請回了一個燙手山芋。

此時是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

「老公,現在怎麼辦?她不配合我們怎麼搞?」江琴蓮壓低了聲音問。

季慶山冷哼,「驗個DNA需要她同意嗎?」

「你的意思是......」

江琴蓮眼神一亮,唇角揚起了一抹笑。

她抬手挽上季慶山的胳膊,將臉貼在他的臂膀上,軟聲細語,媚眼如絲:「還是老公有辦法。」

江琴蓮雖然四十來歲,但這些年保養的極好,看起來也不過三十齣頭的模樣。

季慶山看着她,竟像個二十來歲的少年般,神色頗有些揚眉吐氣的樣子。

**

門外,季憶沖鄭律師一笑,「鄭律師是有話要對我說吧。」

「不管季小姐是不是沈菀女士的女兒,除非拿出證明,否則這份遺產是領不走的。」

鄭律師看着她,「季慶山先生曾以季詩詩小姐假冒沈菀女士的女兒,試圖騙取沈菀女士的遺產,但是很遺憾,這場騙局一開始就被拆穿了。」

這番話,既是敲打,也是提醒。

季憶瞭然的點了點頭,「多謝鄭律師的提醒。我外公年紀大了,他若要驗DNA,一定會親自告訴你,希望鄭律師不要相信他人的轉達。」

鄭律師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這個請季小姐放心,職責所在。」

都以為這個在山溝里長大的大小姐會十分的蠢笨,誰又能知道,這位季小姐居然將季氏夫婦耍的團團轉呢!

季憶也笑,有些狡黠,又有幾分懶淡。

送走鄭律師後,一進門,季憶就被季慶山請到了客廳。

「小憶,爸爸和你江阿姨想跟你聊一聊。」

季憶散漫的往沙發上一靠,好看的臉上,一雙明亮的眼眸中帶着些許的漠然。明明勾着唇,輕輕的笑着,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提起心來。

「說吧,聊什麼?」

語氣有些拽。

季慶山看着她的態度,有些不悅,但沒有表現出來,仍然笑道:「你這些年被拐走,肯定吃了很多苦,爸爸也不知道該怎麼補償你,所以就給你準備了一筆錢。」

他將一張卡遞到季憶的面前。

「這裏面是五十萬,雖然是少了點,但爸爸現在也只能拿出這麼多了。」季慶山說這話的時候低嘆了一聲。

終於來了。

季憶在心裏嗤了一聲,拿起卡在手裡把玩。

「你爸爸的公司資金上出現了問題,但他還是特意給你準備了五十萬,即便是以後公司破產了,這五十萬也足夠你撐一段時日的。你爸爸心疼你,不想哪一天破產了,讓你再過以前的日子。」

江琴蓮眼眶微紅,說著說著,眼裡竟隱隱的泛起了淚光。

好一個感人至深的場面。

季憶眨了眨她略顯無辜的大眼睛,又感動又體貼的將銀行卡遞了回去:「爸爸的公司出問題了嗎?那這筆錢我不能要,爸爸還是拿回去挽救公司吧。」

「爸爸給你了,那就是你的。況且這點錢,也沒辦法救公司。」

季慶山有些欣慰,知道替他挽救公司,看來這丫頭也沒那麼難的搞定。

想到這裡,他嘆息道:「小憶啊,爸爸真的是想要補償你,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你。可是爸爸的公司現在不行了,若是沒有資金入駐的話,咱們很快就要流落街頭了。」

「怎麼會呢,就算公司破產了,我還有這棟別墅呢。爸爸放心,我會把這別墅借給你住,不會讓你流落街頭的。」

季憶揚眉一笑,颯爽大方。

季慶山噎了一下。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看了一眼江琴蓮,繼續誘導季憶:「小憶想不想每天都住大房子,穿漂亮的衣服,佩戴漂亮的珠寶,有很多的錢,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季憶有些想笑。

這樣就想忽悠她?她是有多蠢?

搖了搖頭,她很認真的看着季慶山,「不想。」

「......」

季慶山準備好的一肚子的話,一瞬間全吞回了回去。

詞窮的他看了江琴蓮一眼。

江琴蓮也不知道季憶是真傻還是裝傻,她溫婉一笑,有些嗔怪:「你爸爸呀,就是粗俗。這些年你在山裡,也沒見過什麼,等會阿姨帶你去逛街,給你買些衣服首飾,你想要什麼就跟阿姨說。」

詩詩說了,喬小少爺送來的那個黃花梨木的食盒,被她隨意的扔在桌上。

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她就不信帶這個野丫頭見過世面後,會不心動!

「好啊。」

季憶笑了一聲。

**

「三哥,你真答應了?」

喬騫一臉驚喜的看向躺在沙發上的男人。

賀錚懶懶的倚在那兒,修長的雙**疊,隨意的擱着。他穿了一件煙灰色襯衫,雙眸輕闔,有些蒼白的臉上,薄唇微抿,帶着幾分冷雋。

在喬騫的注視下,他輕輕的「唔」了一聲,嗓音有些淡淡的啞。

喬騫樂的不行。

他往一旁的單人沙發上一窩,吐槽道:「我爸現在跟瘋了似的,每天都要給我找點事兒做,他居然想到要讓我去巡視AF中心,一個破商場有什麼好巡視的,真不知道是誰給他出的鬼主意。」

賀錚眼皮動了動,闔着的眼眸睜開,密而長的睫毛下,一雙墨眸帶着幾分的冷清。

他瞥了喬騫一眼,笑了笑,帶着一絲揶揄:「變着法兒給你相親?」

「......」

喬騫蔫了。

他爸也不知道是抽了什麼風,每天不是喊着讓他回去繼承家業,就是讓他結婚生孩子,他風華正茂,年紀輕輕,前途似錦,怎麼可能被這種俗事所拖累!

「反正有三哥你一起,再怎麼也不會看上我。」

喬騫輕咳了一聲,這麼一想,心情又好了一些。

賀錚輕嗤,「出息!」

「對了三哥,」喬騫想起了一件事兒,「我聽說季家要給那位季大小姐舉辦一個宴會,就在明晚,要去嗎?」

賀錚聞言,揚眉。

「在哪?」

嗓音雖然依舊清冷散漫,但躺在沙發上的人卻坐了起來,雋朗的臉上,一雙墨眸中斂着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得。」喬騫揚眉:「三哥不會真看上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