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回到唐末當軍閥
回到唐末當軍閥 連載中

回到唐末當軍閥

來源:google 作者:陳一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盧約 張惠

主角穿越到唐末,成為浙東處州刺史盧約處州地處偏遠,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稱,就是一個窮鄉僻壤唐朝末年,群盜蜂起,藩鎮割據,主角該如何在這亂世存活,不被藩鎮兼并?主角又有沒有可能異軍突起,結束這亂世?展開

《回到唐末當軍閥》章節試讀:

十一月十八日,處州別駕、司馬、錄事參軍事、錄事、司功參軍事、司倉參軍事、司戶參軍事、司田參軍事、司兵參軍事、

司法參軍事、司士參軍事、市令、文學博士、醫學博士、推官、衙官、州衙推、軍衙推、倉曹參軍事、兵曹參軍事、

胄曹參軍事、都將、校尉、麗水令、松陽令、縉雲令、青田令、遂昌令、龍泉令等一眾官吏齊聚處州麗水州府正堂內。

盧約坐在主位上,豪氣的給到場的每一個人都賞賜了錢財,眾人得賞皆喜笑顏開。

盧約召集眾官吏就只是為了賞賜,賞賜結束後他便只留下都將和校尉。

處州軍編製為五人為伍,設伍長;兩伍為伙,設伙長;五伙為隊,設隊長;兩隊為旅,設旅帥;兩旅為團,設校尉;五團為都,設都將。

現在處州有兩千兵力(不加伙長等外設軍官),也就是有兩名都將、十名校尉。

一名都將名叫龐良,是盧約的表哥。

另一名都將名叫馬遠山,是盧約的同鄉。

「龐良、馬遠山,你們先回營召集將士,隨後我會去營中勞軍。」盧約對龐良和馬遠山說道。

「諾。」龐良、馬遠山領命而去。

盧約隨即命人取來了筆墨紙硯,然後提筆在紙上寫到:

其一:聞鼓不進,聞金不止,旗舉不起,旗按不伏,此謂悖軍,犯者斬之。

其二:呼名不應,點時不到,違期不至,動改師律,此謂慢軍,犯者斬之。。。

盧約寫的是《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也就是軍規。

盧約認為只有紀律嚴明的部隊才能打勝仗,所以他將會用《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來約束部下。

盧約寫完《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後又提筆寫到:卷一。束伍篇。原選兵。兵之貴選,尚矣,而時有不同,選難拘一。若草昧之初,招徠之勢,如春秋戰國用武日久,則自是一樣選法。。。

盧約所寫是戚繼光所著《紀效新書》,他準備讓龐良和馬遠山參考《紀效新書》來練兵、治軍。

盧約之所以能默寫出《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和《紀效新書》,是因為他穿越後便多了一項特殊能力。

只要是盧約以前看過的書籍,現在他一回憶,便能一字不差的回憶起來,而他在穿越前又特別喜歡看歷史書籍以及一些古代典籍。

盧約很快便將《紀效新書》也默寫完畢,於是他便帶着《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紀效新書》以及錢帛、酒肉去了軍營。

處州麗水軍營內。

處州軍兩千餘名將士得知盧約要勞軍後皆欣喜萬分,他們很快便集結完畢,然後期待着盧約的到來。

處州軍中有一部分人是亡命之徒,一部分人是貧苦百姓,還有一部分是原處州軍將士。

盧約來到軍營後,眾將士便滿眼期待的看着他,於是他便走到了校場前的高台上。

「參見使君。」眾將士揖禮道,其聲可謂是響徹雲霄。

盧約看着台下密密麻麻,披甲執兵的將士便熱血沸騰,唯一略顯不足的便是將士們的隊列不夠整齊。

其實處州軍的隊列按這個時代的標準來說已經算是比較整齊的了,不過盧約來自二十一世紀,看過國慶閱兵儀式的他自然會覺得處州軍的隊列凌亂。

盧約向眾將士高聲喊道:「約人微望輕,幸得諸位襄助才有今日,今略備酒肉,以勞諸位,並將人給錢三百,布一端。」

錢三百就是三百錢,布一端為六丈布。

此時處州的糧價在數十到百餘錢一斗不等,雖然錢沒多少,但是一端布還是值些錢,而且還有酒肉吃,因此眾將士還是很高興。

盧約今天的這一番賞賜,使得府庫基本已經見底,不過他看着將士們高興的模樣便知這樣做是值得的。

盧約又抬手高聲說道:「肅靜!」

眾軍士聞言便肅靜了下來,皆看向了盧約。

盧約便說道:「今群盜蜂起,寇掠州縣,諸位的父母、妻兒、兄弟、姊妹都在處州,他們的安全需要諸位來守護,所以我希望諸位能夠成為一支戰無不勝的精銳之師。

如何才能成為一支精銳之師呢?很簡單,只要諸位能夠做到『禁必欲止,令必欲行』,那麼便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盧約隨即將龐良召到台上,然後將《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遞給龐良,並吩咐道:「龐良,你將此《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念一遍。」

「諾。」龐良恭敬的從盧約手中接過《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然後大聲念了一遍。

眾將士聽後便開始議論紛紛,有的人覺得《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太過嚴厲,便開始抱怨了起來。

「這也禁,那也斬,恐怕我還沒等到被敵人殺死便被自己人斬了,我不幹了。」一名士卒將兵器扔在地上,不滿的說道。

盧約皺眉看向了說不幹了的士卒,他認識這名士卒,這名士卒名叫周豐,本是亡命之徒。

周豐這一帶頭,又有一些散漫慣了,或者想靠劫掠發財的人也將兵器扔在地上,不滿的說道:「我也不幹了。」

龐良、馬遠山等將領見狀皆大驚,他們生怕盧約一個處置不當便引起嘩變。

盧約早已料到有人會對《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表示不滿,於是他從容的說道:

「要離開的,我不會強留。不過我在此指小括山起誓,若遇戰事,糧餉倍給,凡立軍功,一律優賞。」

眾軍士聞言頓時心動不已,大部分丟掉兵器的士卒都迅速撿起兵器,乖乖的站在了隊伍中不再抱怨,只有周豐和另外數十名士卒還是堅持要離開。

盧約沒有多說,直接命人給周豐等要離開的士卒分發錢和布,盧約認為即使強留下這些人,將來這些人也可能是隱患,讓這些人離開反而會少許多麻煩。

周豐等人脫下皮甲,拿着錢和布便離開了軍營。

「龐良、馬遠山隨我來。」盧約說完便朝軍營衙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