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連載中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來源:外網 作者:雲清霍景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清霍景深 都市言情

傳說霍家四爺薄情冷血,不近女色,被迫娶了個又聾又啞的廢物嬌妻,嫌棄得第一天就打算扔去喂老虎。 當夜,被吻得七葷八素的小女人反壁咚了霍爺。 「聽說,你嫌棄我?」他的小嬌妻清眸微眯,危險又迷人。 清冷禁慾的霍爺面不改色,動手扒衣服:「嗯,嫌棄得要命。」 見到她第一面起,他就知道,這是個要他命的妖精……展開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章節試讀:

……難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霍景深取出牛皮紙袋裡的資料,一目十行地掃過去。

旁邊的陸修已經忍不住吐槽:「這雲家是真不做人!那小啞巴有點慘……不,簡直是慘無人道。

根據調查資料上的內容,雲清九歲那年因為高燒變成聾啞……事後,雲家的人不僅不給她治療,反而直接將她趕了出去。

其後整整十一年,她都不知被扔在哪個犄角旮旯里銷聲匿跡。

直到最近,霍家重提舊年婚約,雲家不敢得罪霍家,這才把雲清接回來……

「你送了兩個億的聘禮,而雲家給那小啞巴的嫁妝就只有那一身新娘禮服。

」陸修面露鄙夷,簡直被雲家的摳門給氣笑了,「別說是親生的,領養的都不至於這麼缺德。

」。

霍景深那張冷峻的臉上看不出端倪。

他想起雲清那張看似無辜的小臉――究竟是披着白兔皮的狡猾小狐狸,還是當真純良無害?

「對了四哥,還有件搞笑的事。

」陸修拍着手直樂,「霍希希那個花痴,昨晚不知道遭了什麼報應,被一大堆蛇蟲鼠蟻追着葯,最近這幾天估計都不會來騷擾你了!」

就這麼巧么?

昨晚霍希希剛得罪雲清,一回家就遭報應?

霍景深黑眸里掠過一絲捉摸不透的精光,默了片刻,他開口道:「派人繼續去查,我要知道雲清銷聲匿跡那些年,所有的一切。

小花園裡。

「你是說,清清送去的早餐,小四都吃完了?!」老太太聽着福伯的彙報,大喜過望。

「是的,四爺那碗吃得比太太的還乾淨。

「好,太好了!」老太太樂得眼睛都沒了,「看來這個兒媳婦兒沒找錯,很快我就要抱上曾孫嘍!」

福伯給老太太澆了盆涼水:「可是這兩天晚上,四爺都沒回房睡。

「……真是根不開竅的冷木頭!」

老太太恨鐵不成鋼,看來還得她親自出馬才行!

她跟福伯低聲交代了幾句。

福伯有些遲疑:「這……四爺會生氣吧?」

老太太理直氣壯地瞪眼,「耽誤我抱曾孫,他還好意思生氣?你儘管去辦,出了事我兜着。

「……是。

雲清的行李箱里只有幾件衣服,還缺些日用品。

她去了趟百貨商場。

路過一家大型奢侈品服裝店時,雲清身形步子微微一頓,倒不是被衣服吸引,而是看見了一抹熟悉的人影――李玉珠那個不成器的小女兒,也就是她的繼妹雲嬌嬌。

只見打扮得跟只花蝴蝶似的雲嬌嬌,此刻正被一群小姐妹圍着,看起來好不得意。

不過真正勾起雲清注意的,是雲嬌嬌佩戴在胸前的那塊玉佩。

她眼底閃過一抹陰晦的幽光。

原來玉佩是被這個蠢貨偷走了……

雲清勾了勾唇,眼底閃過一抹狡獪的精光。

店內。

「嬌嬌,你今天真請客,讓我們隨便買啊?」

「那當然,今天你們隨便挑,我買單!」被簇擁着的雲嬌嬌微微抬起下巴,像只開屏的孔雀,滿臉得意。

她摸着佩戴在胸前的那塊玉佩,心裏暗爽。

這是那晚她從雲清的行李里搜出來的,看着值點錢,她就留下了。

沒想到這玉佩還是個寶貝,雲嬌嬌剛進商場的時候,總經理就跑出來親自迎接,說戴着這玉佩的是大貴人,讓她隨意消費都免單!

雲嬌嬌虛榮心急速膨脹,特地叫來一群塑料姐妹花,顯擺給她們看!

就在雲嬌嬌洋洋得意的時候,她看見對面珠寶店裡,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正是雲清那個賤人!

哪怕穿着最簡單的襯衣牛仔褲,不施粉黛的小臉都美得驚人!

該死的,這個賤人怎麼會這麼好看?!

雲嬌嬌眼裡冒着妒火,她得給這賤人一點顏色看看!

雲清透過面前的玻璃鏡,看見雲嬌嬌怒氣沖沖的身影正殺過來,

她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指着展柜上其中一條項鏈,示意導購員取下來。

項鏈還沒到雲清手裡,就被雲嬌嬌衝上來一把搶走了。

「這是你有資格看的東西嗎?!」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