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就像見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 崔長安這位執掌崔家大權的一族之長,笑得前俯後仰。 陶千秋、冉天風等人皆面面相覷,感覺那笑聲無比刺耳,渾身一陣不自在。 蘇奕伸手揉了揉眉尖,心中暗道,看來自己轉世至今,毗摩這叛徒,還一直打着自己旗號行事。 否則,毗摩這個徒弟,斷不會幹出這等滑稽荒唐的事情。 陶千秋冷哼一聲,道:「崔族長,你這是何意?」 崔長安笑容斂去,道:「我大概已經明白你們的來意,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便是那位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真的就在我崔家,也斷不會交給你們帶走。」 隨意的話語,卻有不容置疑的力量。 陶千秋眉頭皺起,略一沉吟,深呼吸一口氣,提醒道:「崔族長,據我所知,昨天的萬燈節之夜,是我派祖師當年所留的道行力量,幫崔家化解了一場彌天大禍!崔族長難道連這點小忙都不願意幫一下嗎?」 神岳劍庭那些強者和冉天風的目光,皆紛紛看向崔長安。 在他們看來,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崔長安再拒絕,就是不給玄鈞劍主面子!不給毗摩大人面子! 卻見崔長安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而後微笑道:「你派祖師於我崔家有大恩,我崔家敬之如神明,可你算什麼東西,也配打着你派祖師的名義,向我崔家施壓要人?」 這番話,毫不留情,極盡輕蔑! 陶千秋等人錯愕,難以置信,誰都沒想到,堂堂崔氏族長,竟說變臉就變臉了! 崔長安放下茶盞,淡然道:「這裡是幽冥,不是大荒,奉勸你一句,做人做事,最好收斂一些,免得給你家祖師丟人現眼!」 陶千秋臉色陰沉下來,被訓斥得顏面無光。 一個神岳劍庭的老者站出來,沉聲道:「崔族長,何必為了一個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角色,而鬧得不愉快呢,據老朽所知,崔家雖然化解了昨夜的潑天大禍,可令尊在苦海深處遭遇神秘冥船,生死未卜,這等情況下,若再和我等……」 啪! 一個茶盞狠狠砸碎在地面,打斷老者的話,也讓在場眾人心中猛地一跳。 就見崔長安神色淡漠道:「一刻鐘內,給老子消失在紫羅城,否則,格殺勿論!」 字字鏗鏘,殺伐氣瀰漫大殿。 眾人齊齊色變,驚怒交加,誰都意識到,談崩了! 「走!」 陶千秋深呼吸一口氣,鐵青着臉,拂袖而去。 其他人皆跟隨其後。 直至他們撤離離開,崔長安從座椅起身,略帶忐忑道:「蘇伯父,我這麼做,您不會怪責吧?」 一直冷眼旁觀的蘇奕隨口道:「些許跳樑小丑罷了,你就是殺了他們,也都無妨。」 「不過,你這麼做也不錯,毗摩要找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最終目的,是為了確定我的生死。」 說到這,蘇奕一聲輕嘆,「因為這件事,老瞎子的師尊血棺之主已經遭難,我可不想讓你們崔家也牽連進來了。」 崔長安神色庄肅道:「蘇伯父,我崔家可不會在意這些!」 蘇奕想了想,道:「也罷,你和我一起走一趟。」 說著,他負手於背,邁步朝外行去。 「蘇伯父,這是要去哪?」 「殺人。」 崔長安心中一震,旋即眸子發亮。 …… 紫羅城外。 陶千秋一行人陰沉着臉,走上了寶船,朝遠處掠去。 「那崔長安未免也太狂妄!」 有人再按捺不住內心怒火,憤然出聲。 「昨天夜晚的劫難,怎麼就沒能把崔家滅了?」 有人咬牙,滿臉鐵青。 「大人,我敢肯定,那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如今還在崔家府邸中!」 冉天風忽地出聲。 陶千秋一怔,「當真?」 冉天風點了點頭,道:「我天冥教的『尋靈窺真』之法,最擅長捕捉修士身上的氣息和蹤跡,上次正是憑藉此法,讓我第一時間找到了那老瞎子。」 「而這次我們進入崔家之後,我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那老瞎子的氣息!」 這番話一出,眾人精神一振。 陶千秋冷然道:「崔長安那老匹夫,竟敢在此事上誆騙我等,簡直也太可恨!」 「大人,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有人問道。 陶千秋登時沉默了。 紫羅城是崔家的地盤,憑他們這些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從崔家手中搶人。 可若就這般離開,終究讓人不甘。 便在此時,正在天穹下飛遁的百丈長的寶船忽地一震,停頓在了半空中。 與此同時,一道聲音響起:「大人,前方有人攔路!」 攔路? 陶千秋等人下意識把目光看向遠處。 就見遠處雲海中,孤零零立着一道峻拔身影,青袍飄曳,淡然出塵,絲絲縷縷的雲霧,襯得他直似謫仙般瀟洒。 「這不是之前在崔家時,站在崔長安身邊那小輩嗎?」 有人訝然道。 頓時,陶千秋他們也反應過來,不由皺眉,一個靈輪境角色出現在這裡,這是要做什麼? 「道友,怎麼是你……」 而當看到那一道峻拔的身影,冉天風的臉色卻變了。 「上次念在你是替人做事的份上,饒你一命,本以為你會改過自新,可現在看來,你可着實讓我失望。」 遠處雲海中,蘇奕淡然開口。 冉天風神色一陣陰晴不定,道:「道友,你我立場不同罷了,便是你曾手下留情,我也不可能會因此改變立場。」 陶千秋聽到這,不由皺眉道:「冉道友,這小傢伙是衝著你來的?」 冉天風低聲道:「大人,此事說來話長,我……」 陶千秋打斷道:「你就說,他是否是沖你來的。」 「不,我是沖你們所有人來的。」 遠處,蘇奕邁步雲海走來。 步履悠閑,勝似閑庭信步。 陶千秋等人皆皺眉,感覺很反常,一個靈輪境的少年,怎敢有膽說出這番話? 「難道說,崔家打算阻止我等離開?」 一個身着火紅道袍,身影高大的老者沉聲開口。 眾人心中一凜,下意識環顧四周。 「對付你們,我一人足矣。」 蘇奕淡然開口,「不過,避免你們逃走,我讓崔長安也來了,如今就守在暗中。不過,除非你們逃走,否則,他斷不會插手進來。」 一番話,坦坦蕩蕩,光明磊落。 只是,陶千秋他們卻滿臉不可思議。 一個靈輪境少年,揚言要來殺他們? 並且,還擔心他們逃遁,讓崔長安前來掠陣? 陶千秋他們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可還是頭一次碰到如此離譜的事情! 這一刻,身影隱匿在極遠處一片山河中的崔長安,都不禁一陣苦笑。 蘇伯父還是和以前一樣,動手殺人時,完全不遮掩自身意圖。 不過,這樣的姿態無疑也顯得最為強勢和霸道,根本不屑玩什麼陰謀伎倆! 思忖時,崔長安身影浮現而出,遙遙立在遠處,出現在陶千秋等人的視野中。 寶船上頓時一陣騷動,嘩然聲響起。 誰也沒想到,崔長安竟真的來了! 「崔族長,你這是何意?」 陶千秋臉色陰沉。 卻見崔長安神色淡漠道:「別慌,這一戰,我不會插手,至於你們今日能否活着離開……那就看你們各自能耐了。」 一番話,讓陶千秋等人這才意識到,之前蘇奕所說那番話,竟是真的! 一個靈輪境角色,要對付他們所有人!! 這無疑太荒謬了,讓陶千秋他們也完全沒辦法相信。 唯有冉天風清楚蘇奕的厲害,低聲道:「各位,千萬莫要小覷那位道友,他乃是一位……」 陶千秋冷哼打斷道:「一個靈道修士再厲害,在我輩眼中,和土雞瓦狗又有什麼區別?」 在場其他人紛紛點頭。 在他們看來,真正值得忌憚的,是崔長安! 便在此時,蘇奕已邁步來到距寶船百丈之地,根本懶得理會其他,直接動手。 揚起右手,撮指為劍,一斬而下。 轟! 天穹下,出現一道千丈長的劍氣,簡簡單單,仿似一泓秋水般明凈,輕飄飄斬殺而下。 陶千秋等人眼眸微眯,愈發錯愕,都沒想到,那靈輪境少年,竟膽大到直接動手了! 這……和送死有何區別? 「我來!」 一個神岳劍庭的靈輪境大圓滿修士大喝一聲,從寶船上騰空而起,抬手祭出一口銀色道劍,暴殺過去。 可下一刻―― 轟! 這位神岳劍庭的修士,直似一隻小蟲子般,才剛騰空而起的軀體,在那斬來的千丈劍氣面前,瞬息間化作灰燼。 其手中的銀色道劍,都被熔煉成汁液蒸發。 而千丈劍氣余勢不減,轟然斬向寶船。 陶千秋等人臉色齊齊變了,這才察覺到那看似簡單的千丈劍氣的恐怖之處! 「開!」 在這間不容髮之際,一個擁有玄照境初期道行的赤袍老者,猛地發出一聲大喝,五指締結劍印,狠狠一擊拍出去。 砰!!! 劍印炸碎,赤袍老者拍出的右臂,則被劍氣斬落,疼得他發出一道凄厲慘叫。 緊跟着,一道驚天動地的爆鳴響起。 那百丈長的寶船,轟然炸開,四分五裂,掀起滔天的毀滅煙霞。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