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既壽永昌
既壽永昌 連載中

既壽永昌

來源:google 作者:王月聲幾又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月聲幾又香 秋永昌

大乾帝國英年早逝的帝王沒喝過孟「公」湯就已經走過了奈何橋原以為是上天對她纏綿病榻二十多年痛苦生命的補償讓她帶着前世的記憶健康的重活一回能走遍她前世無緣親眼目睹的大乾大好河山卻沒有想到……三從四德、賤妾、奴家?滿大街走的都是不安分守己的男人女人居然會生孩子!天神,她這是到了什麼瘋狂的地方……展開

《既壽永昌》章節試讀:

宋,帝傳到第三代,正式結束了戰亂,新皇族坐穩了江山,天下漸入盛世。

女子閨房。

雖裝飾得富貴雅緻,但依稀透着幾分凄涼,似乎是閑置了很久方有人入住的樣子,連空氣中都透着幾許冷意。

一個臉色憔悴的年輕少婦虛弱的靠在床上,美麗柔弱的面容上滿是惶恐不安,緊抓着絹帕的手瘦得只剩下一把柴。

她無助的哭泣着。

剛大夫來診斷,說她最近身乏體虛是因為懷有身孕。

這本來應該是天大的好事,如果提前兩個月的話。

兩個月前,平南侯府的侯爺、與她結髮五年的丈夫以無所出之名將她休了出來。

在女子這樣卑賤的年代,律法規定,妻三年無所出便有義務為丈夫納妾——她的夫君原本風流,這義務倒是不用她費心便早早完成了。

可律法同樣寫着,妻三年無所出丈夫有權利休妻——她不用幫他盡義務同樣也攔不住他行使正當權利。

更何況如世人普遍認同的,做男人的要休妻,想休就休了,哪裡需要遵循什麼律法?

尤其是像她夫君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男人。

他這樣做雖然是無情了一點,輿論同情歸同情,卻誰也不能說他做錯了,雖然他之所以堅持這樣冷酷的原因,並不是真的因為她無所出。

這是一個家喻戶曉、感情至深的愛情傳奇,只不過,她不幸的成了這傳奇里的配角。

一個寡婦樂師,拉扯着唯一的遺腹子,隻身一人,來到京城苦苦求生,平南侯府風流倜儻的侯爺為之傾倒,一見鍾情。

兩人郎才女貌,若三生石上刻骨銘心,海枯石爛,無論如何也不能分開。

頂着世俗重重壓力,到底還是情比金堅,破除萬難最終得攜子之手。

侯府老夫人拗不過早已不是可以任由自己搓圓揉扁的兒子,無奈的點頭同意讓這身份卑賤的女人入府。

而傲氣的寡婦樂師卻還是自有風骨的。

真情人眼裡容不得半粒沙子,以愛之名,貌美才高的樂師非常有超前意識的拒不肯與人共夫,寧死不為妾,哪怕背負未婚生子之名……

於是,痴情的侯爺為其遣散了妻妾,老夫人最終也沒抵抗住獨子與未來孫子的聯手抗爭,默默含淚由著兒子將她,這個五年無所出的正妻休了出來。

好一段愛情佳話,浪子回頭,傳奇美人,貧賤寡婦與富貴侯爺,比起千古傳頌的梁祝亦不遜色。

風流男子們調笑着舉杯慶賀叛逆的侯爺最終打破世俗抱得美人歸,閨閣千金們嫉妒又不失羨慕的議論着那個飛上枝頭、沒有三千也有三百寵愛在一身的新侯爺夫人。

有情人終成眷屬,平南侯爺為迎娶心愛的女人將婚禮的場面鋪得極其盛大而華麗。

賓客盈門滿堂富貴,滿府上下人人小心奉承伺候着已經開始害喜的新夫人,誰還會去在乎當配角的下堂路人甲?

白髮蒼蒼的奶娘送走大夫走進來看到哭得肝腸寸斷的小姐,心中一酸,忍不住也抹起眼淚來。

世事難料,人心叵測。

若非老爺夫人情深,老爺獨自一人辛苦帶大小姐,熬到小姐十五及笄嫁了夫家就放心的撒手隨夫人去了,堂堂將軍府的獨生小姐又怎麼會落到這般境地?

可憐老爺一生戎馬,人到中年才娶妻得此一女,夫人也是一落難的飄零人,無親無故。

侯爺夫妻倆雙雙過世,小姐連個可以做主的娘家人都沒有。人走茶涼,什麼情義都是空的。

那平南府裴老侯爺跟老爺說是救過命的拜把子兄弟,夫人生前跟侯府老夫人也是多年的金蘭姐妹,老爺將視之如珍寶的小姐託了他家,卻遭到這樣的結果。如今那老兄弟倆都在天上,看到這般情景,可心安?

「小姐,你要寬心,先好生把孩子生下來再說。」奶娘擦乾了眼淚,強忍着心痛上前安慰小姐道。

「奶娘——」洛馨予倒在奶娘懷裡失聲痛哭。

兩個小丫頭也都眼圈紅紅的抹眼淚。

幾個老幼婦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哭得一塌糊塗,卻絕想不到,這腹中將會誕生出驚世駭俗的怎樣一個孩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