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被迫選秀後我成了大佬白月光
救!被迫選秀後我成了大佬白月光 連載中

救!被迫選秀後我成了大佬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魚的貓7491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姝 現代言情 裴紹之

為了給弟弟治病,姜姝答應經紀人參加一檔選秀節目,據說只要參加就有錢拿,本是抱着一輪游的心態,豈料一朝大火,引無數對家眼紅!眾黑子對其祖宗十八代找黑點,驚覺其榜一大哥是某集團老總,黑子紛紛而起:呦呵!我就知道姜姝:我們是很好的朋友黑子:像你這麼洗的都翻車了!豈料該大佬親自闢謠:是我一廂情願黑子繼續努力,扒出其與某富家子弟來往密切姜姝:我們是很好的朋友黑子:信你鬼話!當夜,該富N代甩出一張表情包:是朕執意追求她!你們為什麼不怨朕!@姜姝黑子發憤圖強,甩出某國民男神為其一擲千金的證據,姜姝:我們是很好的朋友黑子冷笑:你這麼多朋友?當天,該男神碼了千字小作文表明:這是我新認的妹!黑子:…………終於有一日,姜姝與某大佬糾纏不清的照片流出,黑子麻木:哦,這是她朋友【我們是很好的……】字沒打完,身後響起了某人看似溫和的笑聲,「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嗯?」姜姝:……於是黑子們蹲到了一條——【我們是很好的情侶】轟——全網炸了展開

《救!被迫選秀後我成了大佬白月光》章節試讀:

一舉一動談得上優雅,但木楠想死的心都有。

這尊煞神已經來她家整整三個月了,先前老爸老媽說家裡多了個客人,讓她收斂點脾氣,她那時還在學校,不以為意。

直到前幾天回家第一次見到這個人,才發現父母的叮囑簡直是多餘,在這個人面前,天王老子來了都會老老實實。

從未見過他有別的情緒,臉色慣常是淡淡的,可,無端令人感到害怕。

聽說名字喚為裴紹之,也是個三十歲的老男人了,她理應叫一聲:二叔。

裴紹之最愛他那些外國名著和佛經,眼下突然來看選秀節目?

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在這邊心驚膽戰,裴紹之只盯着電視屏幕。

屏幕上的女孩面部線條緊繃,長而翹的睫毛不住的顫抖,那雙迷人的琥珀色瞳孔中更是寫滿了不安。

攝影師給了她手部特寫,她和另一個女孩緊緊交握的手上,有些明顯的亮光。

那是汗漬。

這樣緊張,偏偏能夠挺直腰板,強裝鎮定。

他不由自主想起那一晚的初遇,她匍匐在地板,被人抓着頭髮,何等狼狽。

圓潤的佛珠在手心轉動,他嘴角輕輕扯動,發出一聲輕笑。

「?!」

木楠立刻小學生坐姿。

聽見裴紹之問:「你認識她?」

「認識認識,」木楠覺得自己好像狗腿子,答得那叫一個殷勤,「她是我室友,叫姜姝,二叔你是不是也覺得她特別好看!」

二叔只給了一個高冷的回應:「嗯。」

算是承認她漂亮。

不僅漂亮,而且這鼻樑嘴唇,與那個人有六七分的相似度。

裴紹之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姜姝自是不知道場外那些事情,她只知她雙腿發軟,能夠挺直腰板全憑一股勁兒。

身後突然一陣喧嘩。

有個女生從宿舍里出來,似乎人氣很高。

姜姝扭頭一看,發現是那個和她起過衝突的女生。

白一凈是個非常棒的解說員,她猜測姜姝不認識這些人,小聲解釋道:「那是徐織錦,咱們這裡最火的就是她了,她肯定能高位出道。」

姜姝點頭,表示了解。

彈幕上關於姜姝的很快過去,徐織錦的粉絲們瘋狂開始刷屏。

同一時間的木家,裴紹之在徐織錦驕傲的臉上停留片刻,重新低頭看書。

木楠喃喃自語,「她的眉毛嘴巴和姜姝的好像啊……」

……

初舞台的表演順序是節目組隨機抽取的,姜姝尋了個角落坐着,白一凈同她一起。

遠遠的,她看見四個導師的背影。

最右側的應該是祝蔚杭,從他點評各個練習生的聲音來看,這是一個很平和的人。

至少同他那個胞弟是完全不同。

姜姝等了幾個小時,竟然等到最後,屏幕上才出現紀行娛樂四個大字。

平緩了一段時間的彈幕瘋了一樣湧出——

【嗯?爺的仙女終於來了?】

【給我等困了,節目組做個人吧。】

【感覺就一花瓶,沒啥真材實料。】

【……】

姜姝走到台上這段路,不止彈幕期待,導演組也跟着緊張。

導演摸着下巴,緊張兮兮地問副導演:「她能行嗎?」

副導演也有點摸不準:「能行……吧……」

這順序是節目組刻意安排的,在看見網上風向後,他們便把姜姝調到了最後,力求來一個炸場。

這純粹是在賭博。

因為姜姝完全是被拉來湊數的,在她提供上來的個人面試中,她說道:「我叫姜姝,我今年21歲,我的愛好是……做實驗。」

查了查履歷,發現人家是A大的學生,那可是**最頂級的學府。

是個學霸,不知道業務能力如何。

姜姝站定在了舞台**,導演和副導演屏氣凝神,緊緊盯着屏幕。

萬丈光芒下,女生一襲月白長裙,猶如月下仙子,聖潔又高貴。

姜姝努力抑制住去看祝蔚杭的**,做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醞釀後,張嘴發出第一個音調。

她只在父母離婚前,學過一段時間的民族舞。至於唱歌,從未接觸過。

時間倉促,沒有專門的老師給她訓練,她為初舞台準備的歌曲是一首民間小調。

江南民謠具有與生俱來的感染力,無論是歌詞還是配樂,輕易將人拽入江南的煙雨朦朧中。

即便如此,當姜姝唱出第一句:「太湖美呀太湖美……」的時候,現場、彈幕以及導演組都靜了一瞬。

【啊這】

【雖然唱得還行,但……】

【上一次聽到這首歌,還是在我外婆那裡。】

姜姝忘我投入。

小時候常聽金蓉唱這首太湖美,眼下再唱出來卻是物是人非,姜姝不由恍惚了片刻,滿目交錯的燈光讓她有些眩暈,好在發揮穩定。

一首歌唱完,才發現現場氣氛有些詭異。

因為是歌曲表演,是祝蔚杭率先點評。

姜姝不得已望向他的臉。

瞳孔有一瞬的收縮。

果真一模一樣。

只是祝蔚杭的氣質更加沉穩內斂,因而那張雌雄莫辯的臉少了幾分陰沉,倒令人覺得賞心悅目。

祝蔚杭握着麥克風,微微笑起來,「第一次唱歌嗎?」

嗓音動聽,令人如沐春風。

「是。」

祝蔚杭沉吟片刻,「音準很棒,如果是第一次唱歌,達到這種水平已經算是有天賦了。我想我會給你一個不錯的成績。」

姜姝言簡意賅:「謝謝。」

祝蔚杭又說:「你的嗓音有着很強的感染力,日後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和你合作。」

姜姝面色未變:「謝謝祝老師的賞識。」

彈幕飄過:【她好淡定啊哈哈哈哈哈哈】【如果我是她,我此刻已經高興得飛起來了!】【那可是祝蔚杭啊喂!】

緊張這種東西會感染,祝蔚杭眉毛一跳,笑着問:「你很怕我嗎?」

「沒有。」

說是沒有,面上擠不出一絲笑容,回答也是乾巴巴的。

祝蔚杭搖頭笑笑,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你的手怎麼了?」

姜姝手指纖細白皙,右手中指上纏得那塊白色紗布着實有礙觀瞻。

姜姝說:「出了一點小事故。」

「嚴重嗎?」

「不嚴重。」

許是也意識到自己的回答太過乾癟,姜姝慢吞吞補充一句:「謝謝祝老師關心。」

祝蔚杭跟着她學,一板一眼,「不客氣。」

這把姜姝整不會了,直接陷入呆愣模式。

該怎麼接?

不會接啊……

彈幕對這位漂亮的姑娘格外友好——

【不客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老師你看你把人家姑娘嚇的!】

【女鵝獃獃的樣子也好可愛喔!】

【這波反客為主我給一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