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絕世高手
絕世高手 連載中

絕世高手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展開

《絕世高手》章節試讀:

「嗯?」逆滄水微微一驚,他說道:「你是這麼認為的?」 黑面軍師說道:「沒錯!」 逆滄水苦笑,說道:「我一直認為,尚可為主動提及關押,乃是心中坦誠。所以後來,我更傾向於懷疑隋尚了。」 黑面軍師說道:「並非如此,隋尚是坦蕩的,所以他不會想出這種陷入死局的棋。尚可為則是要拖延時間!」 逆滄水道:「按你這麼說,豈非是可以確定,有鬼的就是尚可為了?」 黑面軍師說道:「倒也不能完全確定,人的心思是瞬息萬變的。有時候人也會說出一些不是自己本來心意的話。也會莫名其妙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來。所以,還是要先以蠱蟲搜索,最為穩妥。畢竟,隋尚和尚可為都是宗里的重要人物。我們必須謹慎,再謹慎!一旦殺錯,後續就很不好行動了。」 逆滄水說道:「你的顧慮和我一樣,好,那就先從尚可為開始吧!」 黑面軍師點點頭。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雪牢里,跟着來到了尚可為的面前。 尚可為看到了那黑面軍師,不由心兒一顫。 他知道這黑面軍師乃是個極其厲害的人物,他的一雙黑眸,彷彿有洞察人心的能力。 尚可為第一時間就溝通了陳揚。 「黑面軍師來了,之前我跟你提過,這個人非常恐怖!不是他的修為,而是他的智慧!」尚可為說道。 陳揚正在緊急演算各種陣法和方程式。 他聞聲便說道:「你越恐懼,他在你心裏就越有智慧。這個時候,你就催眠自己,想像你是那個問心無愧的人。」 尚可為知道自己已經別無他法,他就盤膝坐在地上,然後抬頭看向黑面軍師。 黑面軍師也看向尚可為,他們四目相對! 半晌後,黑面軍師看到了尚可為眼中的坦蕩。他一笑,說道:「尚先生,你素來就怕我。今日卻顯得不怕,這正是你心虛的地方!」 陳揚在尚可為的腦袋裡立刻掌控了尚可為的聲帶,他說道:「哎,軍師啊軍師,我覺得這人真是難做。我若心虛,你說我心虛。我坦然,你說我還是心虛。總之,你認為我有罪,所以無論我做什麼,我都有罪!」 黑面軍師說道:「你沒這個口才,是有人在幫你說話吧。」 尚可為沉默一瞬,然後苦笑說道:「我在想,我該怎麼回答才最穩妥。你們,要麼有辦法找出那個陳揚,要麼,等等師父出來。還有,那個陳揚,到底是活着,還是死了,這都是個問題。」 逆滄水沉聲說道:「陳揚不可能死,他之前就有一尊傀儡!」 尚可為說道:「也許,那傀儡已經用了。用了就沒有了。」 逆滄水說道:「不說傀儡,他若真的死了,那靈魂碎片不是那麼簡單的。我敢肯定,他絕對沒死!」 黑面軍師沉聲說道:「多說無益,想來,你是絕不會承認的。不過,這也怪不得尚先生你。你和那陳揚又無交情,若不是小命捏在他的手上,如何肯來幫他掩飾呢。我這裡有一隻蠱蟲,待會,蠱蟲會進入尚先生你的腦域裏面。」 黑面軍師的語音頓了一頓,他同時多看了尚可為一眼。 尚可為的面色依然平靜! 黑面軍師笑笑,說道:「要麼就是尚先生你的腦域里有鬼,要麼就是我以前小看了尚先生你。不過這些都不要緊,待會,我的蠱蟲進入尚先生你的腦域裏面。這隻蠱蟲不會對尚先生你有任何損害,但卻會找到你腦域中的任何異常。如果蠱蟲死了,那就說明,你有鬼!屆時,我們會直接殺了你。所以,還請尚先生好好保護這隻小小的蠱蟲!」 尚可為淡淡一笑,說道:「倒是可以,蠱蟲我也一定會保護好。只不過,我還有些疑問。」 逆滄水淡淡道:「軍師的話,就是我的意思。你有什麼疑問?」 尚可為說道:「大師兄真的可以殺我?也不怕師父怪罪?」 逆滄水說道:「這是為了師父的大業,想來,師父能夠諒解!」 尚可為說道:「還真不是滋味啊!我一直以為,我們師兄弟之間,雖然修為不同,但都是平等的。現在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只是,假如一旦證明了我的腦域沒有問題。那麼大師兄是否能夠紆尊降貴向我道個歉呢?」 逆滄水淡淡說道:「沒有問題!」 尚可為說道:「好吧,開始!」 黑面軍師祭出了蠱蟲,那蠱蟲順利的從尚可為的鼻孔裏面鑽了進去。 尚可為心中是慌的。 陳揚卻是安撫尚可為,說道:「這蠱蟲要順利找到我,需要一定的時間。」 此時此刻,並不是說陳揚就可以轉移到尚可為的身體其他地方的。 蠱蟲的搜索是順時推進,不會遺漏任何地方。而且眼下,陳揚朝其他地方移動,也會讓逆滄水和黑面軍師察覺。 尚可為說道:「但你不可能憑空消失啊!」 陳揚說道:「我還在研究,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尚可為說道:「而且,即便你能消失,你在我腦域里的種子難道還能隱藏住?」 陳揚沉聲說道:「種子是個問題!」 陳揚和尚可為的交流,乃是腦域裏面電波的流動。便如一個變電站,一直處於發電狀態,看起來,沒有什麼異常。那蠱蟲也是發現不了的。 而整個腦域對於蠱蟲來說,乃是一個極其浩瀚的工程! 要想搜尋到陳揚,起碼三天的時間! 「種子,確實是問題。如果讓他們找到了種子,那麼你之前的坦然也就沒了效果。他們會逼問你關於我的下落,你執意不說,只怕也是死路一條。若是在死里選擇,只怕你也會帶上我。」陳揚說道。 尚可為苦笑,說道:「您的分析很準確,但我更想,咱們都活着。如果您有機會逃走,順便帶走種子,我可以保守秘密的。」 陳揚說道:「那可不妥,沒有了種子的控制,你到時候賣我也只是一念之間。我不能把生的可能留給一個虛無縹緲的保證上面。」 尚可為說道:「我絕對真心!」 陳揚說道:「就像是男女之間相愛的發誓,發誓的時候,真心不假。變心的時候,變心也是真實的。」 尚可為說道:「那您說如何辦?」 陳揚說道:「那蠱蟲檢查種子的時候,我用天道筆給種子寫個隱字。」 尚可為說道:「好計!」 半晌後,他又苦了臉,說道:「那您如何辦呢?」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若是我走不了,一切白費。現在,不要打擾我!」

《絕世高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