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KPL編年史
KPL編年史 連載中

KPL編年史

來源:google 作者:是朽木那就自雕吧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Fly 是朽木那就自雕吧 遊戲動漫

1:開本書是為了圓我的電競夢2:電競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隊伍能一直拿冠軍,所以這是一本沒有主角,或者說沒有固定主角的小說,希望能理想看待選手和戰隊的起伏3:會從早期kpl比賽的錄像開始,挑選有趣的比賽內外的故事5:大部分內容都是真實故事,會有藝術加工展開

《KPL編年史》章節試讀:

「這裡是第一屆KPL總決賽現場,藍方AG超玩會,紅方AS仙閣。比賽正式開始!」

「你們看,AG帶的是懲戒貂蟬。」

一條條彈幕飄過。

「貂蟬:不要懷疑,逆風了帶懲戒搶掉自己家藍Buff,這樣藍就不會被反了。」

「夢淚:我*你個*」

AG的粉絲勝券在握,絲毫冠軍已經手到擒來了,甚至已經開起玩笑。

「首先我們看雙方的開局分配,羽羽的夏侯惇,To Go的橘右京以及無痕的呂布已經提前佔好中路草,準備打一波入侵藍區的節奏。而嬴政正常快速搶中線,看情況回防或者幫隊友拆火。 」瓶子為觀眾分析着局勢。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AG的隊員已經提起預料到了他們要強進野區,蘭陵王,劉邦和項羽提前蹲在了藍Buff草叢,甚至貂蟬都選擇了放線直接幫忙守野區。而夢淚的韓信是直接選擇進對面藍區偷藍,這個時候對面藍區是沒有人的,很聰明」李九接下話。

「來來來直接進,他們4個在這,我們有夏侯和橘子,前期不要怕對面的,先打人壓狀態,再找機會拿藍Buff。」羽羽指揮隊友想打一波入侵節奏。

「我搶完線以後,如果韓信沒在你們那裡露頭,我就去自己家藍區看一下,防止他去偷藍以後包過來。」中單嶼秋補充道。

「來我們看到,正面是3打4,但是AS是雙治療,根本不慫,AG狀態都被打殘了。懲戒交掉,藍Buff被To Go的橘右京拿到。」

「夏侯惇一級團太強了,擊飛留住了蘭息的項羽,呂布一刀,橘子居合斬又跟上控制,一頓群毆,雖然項羽觸發低血減傷被動,但是依舊是被留了下來爆發一血。」疾步之嘴瓶子瘋狂輸出。

「我去,4打3打不過嗎?藍還被反了,貂蟬懲戒沒拼過。」

此時彈幕飄過。

「AG這是在搞什麼啊,還好我夢老師去吧對面的藍區也反了。」

「只是可惜被對面回防的嬴政卡了位置,不然按道理說是可以包餃子的。」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瓶子說話莫名的快而且清楚嗎?」

「上面的,不是你一個人。」

「上面的,有人罵你不是人。」

……

回到比賽,這波團戰以後,夢淚回到自己紅區,收下了蘭陵王幫他打到絲血的紅Buff和剩下的小野。

「跟我來,現在橘子沒有4級,只有一個藍Buff,上波團戰已經打掉一定狀態了,紅區他們習慣布局是給孫尚香吃,現在他肯定半血在藍區刷小野。」夢淚叫上隊友徑直走向對面藍區。

「看夢淚和隊友的位置,一技能挑飛,二技能跟上,蘭陵王接上控制,一套帶走。不愧是夢淚,計算好了對面打野的動向」

「等等他們下來正好兩分鐘,暴君在下路刷新,3個人集火秒掉暴君,節奏感非常強。」

「藍區又刷新了,雙方又互換一波藍區,有來有回。」

「等等,AG這樣子是想快速搶完中線直接進對面紅區擴大優勢,蘭陵王也已經從下路繞了上來,而仙閣的夏侯還在下路清線。」

「項羽頂到橘右京,接大招被橘右京技能拉開距離。夢淚進場,大招並沒有開出來,被橘右京二技能控住了呂布反手一個大招,夢淚被打殘……」

「我有治療,和他們拉扯着打,不要怕,我們陣容前期很硬的,夏侯趕上來還來得及。」依舊是羽羽分析着局勢,指揮隊友。

「老帥貂蟬進場,開出大招,粘住了橘右京和想要開大拆火的嬴政,劉邦項羽貂蟬集火先秒掉了橘右京。」

「劉邦繼續追擊嬴政,但是後排已經和他脫節了,呂布一刀批死了殘血的夢淚,自己也回了一口血,還能再抗。此時夏侯也趕到包了過來,孫尚香瘋狂輸出。」

「項羽把人推開,想要掩護隊友撤退,劉邦也被夏侯拍起,沒辦法,走不掉了。」

「AG一波團戰只剩下蘭陵王,4換1,反紅把自己給反炸了……」

……

「呵,瞎打。」在mu俱樂部內,久哲一臉不屑,「真以為前面12連勝就很無敵了?」

「這波對面陣容太肉了,又是雙治療體系,項羽第一波直接推橘右京空大,確實挺難受的。」飛牛附和道。

「本來就是前期弱勢的韓信,貂蟬這個點CD也沒起來,放着自己家野區刷新不打,不運營兵線,對面是夏侯橘右京,呂布和嬴政在野區地形也容易開到很多人,這樣都要強進野區,他們不難受誰難受。這把不用看了,我去處理一些事情。」久哲攤了攤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說完拿了一包煙一個人來到了陽台,撥通了電話:「喂,QG俱樂部嗎?幫我接你們經理,你告訴她我是久哲,上次她找我說的事我想找她繼續談下去。」

……

讓我們恭喜AS仙閣,以黑馬之資先下一城!

等到久哲回到辦公室,AS仙閣已經取得第一局比賽勝利。此時飛牛看出久哲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你們,以後都會有好出路的,不用再受苦了……」久哲冷不丁的來了一句,似乎是做出了什麼重要決定。

「那肯定的,現在一隊已經打入KPL了,後面戰隊只會越來越強,贊助也不會少的,以後我們再也不用打地鋪睡覺了。」飛牛單純的說道。

「你啊……」久哲擺擺手,「算了,先看後面的比賽吧。」

……

「剛剛第一波野區入侵還有紅區反撲團打的不錯。羽羽的指揮我耳麥聽的很清楚,思路清晰,辰鬼孫尚香也是輸出拉滿。不過也不要掉以輕心,對面是AG,目前聯盟最強戰隊,有好多人等着我們輸了看笑話呢,聽到了嗎二狗?」寒夜看着正在蹺二郎腿的To Go說道。

「害,我們把對面打爆就是最強戰隊了,不要這麼緊張。對面後期節奏全亂了,尤其是夢淚,野區沒了就開始送了,這種戰隊也配叫最強戰隊?」二狗毫不在意,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心裏這樣想還是為了給隊友減少壓力……

「對不起啊,我後期打野節奏丟了,那波紅區也是我判斷失誤,以為5打4能打的。」夢淚有些自責,畢竟是總決賽,誰都不想輸。

「害,這多大點事,才第一局而已,前面比賽靠你贏了多少局了,也不能每次都是你站出來吧。」老帥安慰着這些比他小的隊友。

「比賽輸了絕對不是某一個的鍋,我們是一個團隊的。而且才第一局嘛,後面打回來就是了。」蘭息見夢淚狀態不對,也趕忙安慰道。

「教練,下一局還是給我韓信,我們打4一分帶,你們幫我拖住,我去換節奏帶線推塔,逼他們一個人回防。我韓信高位移回包打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