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老子是陰差
老子是陰差 連載中

老子是陰差

來源:google 作者:王艷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艷香 現代言情 紅姐

中元節,子夜,百鬼夜行,雷聲密集如鼓點,暴雨瓢潑我就是在那時降生的據說普通嬰兒降生時,會閉着眼睛嚎啕大哭,我則不然我天生異瞳,左眼漆黑,右眼潔白,....展開

《老子是陰差》章節試讀:

這個李曉藝仗着男友張琪,向來都是在班上橫着走的,今天我這也算是得罪她了……

我坐在那裡,心裏暗暗恨,可是我的系統只對死人有用。

不多時,李曉藝就回來了。

「哼,狗兒子,你就等着吧!」

看李曉藝這個樣子,我知道十有八九那個張琪是不會放過我了。

放學的時候,我剛準備收拾書包離開,班上的李楓和方俊傑朝着我走了過來。

這兩個人都是校園裡的混混,並且還是張琪的狗腿子。

「狗兒子,膽子夠肥的啊。」

我剛準備收拾書包離開,李楓攔住了我的去路,書包往我的桌上一甩,方俊傑擋住了我的另外一條路。

我抬頭看去,只看到這兩個人的身後竟然跟着一朵黑色的雲!

呵!

這兩個傢伙是因為壞事做多了,所以身上還帶着煞了?

不過這煞現在還小,我只要隨便一出手,就可以處理了。

但是我沒有。

「狗兒子,連張哥的女人你都敢對付,你應該慶幸張哥今天有事,不然夠你吃一壺的!」

李楓甩了我一巴掌,然後一腳踹了過來,我抱住腦袋轉身,被李楓踢在屁股上面直接倒在了地上。

「狗兒子,今天小爺我告訴你,什麼叫做得罪張哥的下場!」

「李曉藝是你能碰的女人嗎?」

「你這個不知好歹的狗東西!」

「呵呵,不過也是,張苟兒不就是狗兒子的意思?」

兩個人的出手越來越重了,我抱着腦袋蜷縮在地上,感受到後背腿上甚至屁股上都在火辣辣的疼着。

這兩個傢伙平時就是外面的混混,出手也十分的重。

班上的同學紛紛從我的身邊過去,卻沒有任何人喊住他們甚至為我求情,他們只是漠然的走過去,甚至有些還發出了「嘖嘖」的聲音。

我趴在那裡,只求能夠早點過去。

可是那兩個人卻好像打上癮了一般,出手越來越密集了起來。

李曉藝就坐在不遠處翹着二郎腿看着。

「給我狠狠的打死這個王八蛋!」

她指着我,大聲對李楓和方俊傑說道。

「嘿嘿,班花你就放心吧,張哥都已經交代我們了,今天我們就廢了這個狗東西!」

「班花,接下來的一幕太血腥了,你先走吧。」

李曉藝哼了一聲,這才心滿意足的背着書包走了。

我趴在地上,心裏卻在暗暗想着,有朝一日等我強大了,今天的仇,我一定報!

「狗兒子,叫一聲爺爺來聽聽?」

等李曉藝一走,方俊傑和李楓放慢了揍我的速度,而是將我架起來坐在椅子上,方俊傑扣着我的身子,李楓坐在課桌上居高臨下的看着我。

我抬起頭看到李楓腦袋上的煞濃了幾分,好像多了兩隻紅通通的眼睛盯着李楓。

這煞是吃他們身上的煞氣成長的,他們出去打架會源源不斷的提供煞氣給它,等它長大了,就會直接吞噬了這兩個人。

就算不會要了他們的命,他們也極有可能變成傻子痴呆甚至是植物人。

我低着頭,假裝沒有看到。

「叫你叫爺爺呢!」

李楓見我不開口,一腳踹了過來,我身子顫抖了一下,繼續低着頭不說話。

打就打,打我也不開口!

「媽的,長本事了啊!」

李楓站起來,擼起袖子抓住了我的衣領,一拳頭朝着我的臉上招呼了過來。

我感覺我的左半邊臉火辣辣的疼着,嘴裏也有了甜腥味。

「叫一聲爺爺來聽聽。」

打完李楓又繼續坐在課桌上,等我開口。

「你做夢!」

我張苟兒就算是被打死,也絕對不可能叫你一聲爺爺!

「李楓,方俊傑,今天你們要麼打死我,不然來日,我一定會報今天的仇!」

聽到我的話,李楓笑了。

「報仇?」

「俊傑,你聽到沒有,這個小子說要找我們報仇,哈哈,他說要找我們報仇呢,你說,這小子是不是腦袋瓜子進水,不靈通了?」

「他竟然想找我們報仇,哈哈!」

「張苟兒,你憑什麼找我們報仇呢?就憑你這窩囊廢的樣子?」

李楓的拳頭再一次招呼在了我的身上。

我迅速往後退,李楓卻沒有放過我的意思,方俊傑抓着我的身子,他的拳頭如雨點般密集的落在我的身上,我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李楓身後的煞張開大嘴瘋狂的吸收着。

很久,方俊傑才將我丟在了地上,一腳踹我腰上。

「還挺耐活的啊。」

方俊傑啐了一口在我身上,然後拿起了書包,推開了李楓,道:

「別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這裡畢竟是學校,我們還是學生呢!」

「去他娘的,這王八蛋還敢威脅我,有下次我弄死你!」

李楓罵罵咧咧的招呼在我身上,我整個身子躺在地上,渾身疼痛難忍,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躺在那裡任由他們罵著。

就在這時候,門口傳來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

「李楓,方俊傑你們怎麼還沒有回去?」

是班主任秦玉雪的聲音。

「秦老師,我們這就走。」

「我們這就走。」

看到秦老師,方俊傑和李楓立刻背着書包跑了,我躺在地上,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這些學生也真是,又不關燈鎖門。」

關燈鎖門?

我嚇了一跳,這要真關了,我就要在這裡過夜了!

我還有工作呢!

這一份工作以後可是養活我的來源了,我不能丟了。

我立刻站了起來。

「秦老師,還有我!」

我舉起手,秦老師轉頭看到我的時候,叫了一聲。

「啊,你……你是誰啊,怎麼會這樣在我們班的教室里?」

我苦笑了一聲,原來秦老師也不認識我啊。

不過,我現在這個樣子,想必是個人也不認識的吧。

「秦老師,我是張苟兒。」

「張苟兒?」

秦老師明顯的愣了一下,顯然是不相信是我。

我拿着書包點頭,踉蹌着往外面走。

有什麼好說的呢,連我的班主任都認不出我來。

張苟兒啊張苟兒,你的前半生,真失敗!

我背着書包準備離開,秦老師卻拉住了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