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另類除妖
另類除妖 連載中

另類除妖

來源:google 作者:李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六 李政

他是鬼王的兒子,修真高手的大弟子,得仙界天君青睞,受魔界至尊寵溺他退佛屠妖!誓將神、妖二界除名!開創下另類篇章!展開

《另類除妖》章節試讀:

公元2008年5月20日晚00:00整
法拉大橋上閃爍着點點橋燈,大橋二端被夜色籠罩得黑呼呼一片,這個時間早已沒有什麼行人車輛了,偶有小貓二三隻也是匆匆而過。
一輛白色的麵包從遠處急速衝來,車頭大燈明晃晃地衝破黑暗,車內是轟鳴的迪斯高音樂,隱隱還能聽到有女人的聲在迪斯高音樂里肆意吼叫。
一個穿着黑衣的人看着麵包駛過,嘴角盪起邪邪的笑意,扔掉手中的煙頭,跟在急速前行的車子後面,速度竟然不比車子慢上多少,遠遠地保持着10米左右的距離。車內的人熱情高漲到忘呼所已,沒有人注意車窗外的一切,當然就更加不會注意到那個跟着他們的人。
車子停在一家酒巴門前,猛地剎車,讓車子發出難聽的擦地聲。一個女聲憤怒地尖叫:「天啦,你停車都不說下啊?」從車裡下來幾個男人,一人一手拎着個破旅行袋,其中一個四處望了望,將剛尖叫的女人從車裡拉出來,惡狠狠地說:「聽着,再廢話,老子們**了你!」女人乖乖地偎在那人懷中,幾個人便匆匆忙忙地從酒巴旁邊的巷口裡走了進去。
黑衣人從黑暗中走出來,從門口昏暗的紅色燈光中,依稀可以分辯這個人的面目,黑色的長髮,高挺的鼻樑,微微上翹的嘴角,勾出一抹邪惡的笑意,一雙透着冰冷幽光的眼睛直視着前方,黑色的T恤貼在他那明顯單溥的身上,手指撫上鼻翼,上下滑動了幾下,腳步輕靈地也進入了那個巷口。
這個人,他叫李政。
巷子很深,沒有一絲燈光透進來,就是天上的月光,也被層層樹影擋得無法透射。李政面無表情地看着前面的幾個人,聽着他們嘴裏無趣的咒罵聲,還有女人時不時的嬌哼聲,抬起頭看看巷子二旁高大的樹榦,輕巧地躍上其中一顆,沒有一點聲音發出,陰冷的眼光死死地盯着那幾個已然停下腳步的身影。
在那幾個人的前面搖搖晃晃地走來二個人,一個老頭和一個年輕妖媚的女人,老頭正搖晃着步子,爪子還放肆地擱在女人的前胸里,嘴裏咕咕啷啷地哼哼着,昏濁的老眼看着擋在他前面的幾個傢伙,好像很不滿意,氣呼呼地衝著站在最前面的男人揮着拳頭:「小子,快讓開,擋着大爺的路想搶劫啊?」
幾個人同時緊了緊手中的破旅行袋,打頭的男人冷漠地看着老頭說:「老東西,是你擋了我們的路,還不快滾?再廢話,老子閹割了你!」老頭像是喝醉酒的莽漢一般,一把將身邊的女人推向男人,女人倒在男人的腳邊尖叫出聲。老頭晃悠着湊近男人:「小兔崽子,知道我是誰嗎?有種你就閹割我試試。」
打頭的男人驚愕地看着那雙清亮的眼睛,剛想說什麼,一雙爪子不客氣地穿透了他的胸部,再用力扯出來,手心裏霍然捏着一顆正在跳動的心臟,老頭仰頭嘶吼,一雙眼睛變成血紅一片,手臂上密密麻麻地鑽出一點點的粗毛,身子轉過來盯着餘下的幾人,紅光刺得幾人顫抖着扔下手中的旅行袋轉身就開跑,開先的女人直接昏倒在那個妖媚的女人身上,女人伸出手就將倒在身上的女人扔了出去,身子撞在牆壁上發著悶哼聲,癱軟在地上,一灘血跡醒目地表明她已經死了。
老頭像只兔子跳躍着去追跑掉的幾個男人,妖媚的女人拍拍身上的土灰,踩着高跟鞋將上的幾個破旅行袋一一拾起來,笑咪咪地拉開其中一個袋子,看看裏面的東西,性感的嘴角勾起一個微笑的弧度,無視幾個袋子的重量往肩上一搭,扭着慢慢吞吞地朝着老頭跳躍的巷口走去。
樹影遮擋下,李政抿着嘴角,優雅地欣賞着女人走動起路來好看的身姿,冷幽的眼光從上至下掃來掃去。在女人前方10米的地方,老頭正對着幾個屍體發泄着,血肉橫飛着,人體的各類器官灑得滿地都是,直到所有的東西變成了肉醬,老頭才停了下來,粗重地喘息着。女人不滿地責怪他:「夠了,有必要每次都弄得這樣噁心么?」老頭嘿嘿奸笑,惡狠狠地朝着肉醬吐着口水,「人渣就得變成人渣的樣子才相配!老天爺懶得收你們,所以下地獄吧,」怪笑地歪着脖子對着女人說:「閻王爺會收人渣么?」女人不置可否地聳聳肩膀:「誰知道呢!」
老頭伸出爪子將女人肩上的旅行袋接過來,相視笑了笑,正準備離開,一個清冷而好聽的聲音出現在他們的身後:「就這樣走了么?」一張符紙輕飄飄地擊向老頭的面部,符紙一碰到老頭的皮膚髮着嗤的聲音轟然爆開,女人驚訝地看着老頭面部頂着一個大窖窿搖晃了幾下歪倒在地,一簇黑煙從窖窿里竄出來,在女人身邊顯出身形,慘綠的臉上二個黑黑的眼洞直視着對面的男人,沒有牙床的嘴咧開:「嘎嘎,該死的東西,你把我完美的形象破壞了!」
身穿黑色襯衫的男人不慌不忙地看着對面的一人一鬼,手上已然又捏出一張符紙,嘲弄地盯着面前的傢伙:「那些人渣會下地獄,但是你們同樣也會下地獄,況且你,」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沒有眼珠的傢伙:「你本來就是地獄裏的居民,這裡不適合你!」
這時候,男人的身後走來二個人,二人一到男人身旁,皺着厭惡的眉頭便望了眼鬼魅身邊的妖媚女人,BS毫不客氣地投向她。女人小心地作着防禦,沒有理會男人手中的符紙,她一眼就看得出那個符紙對自己沒用,當然身邊的同伴就難說了,但是,那關她什麼事呢?跺着腳,女人咬着唇瓣:「我們是做好事!那幾個人渣劫了巨款,我們只是出於好心攔下了這筆巨款!當然,我們會送回去,絕不會私吞!」男人斜着眼打量着她,冷笑地說:「是么?你們會送回去?你認為我們會信?」另一個人碰碰身邊的同伴小聲地說:「奇怪,這個女人是什麼東西,怎麼能量怪怪的!」聽到同伴的話,餘下的二人專註地望了眼女人,同是皺了下眉頭,是呢,很奇怪的能量!
女人看着對面的三個男人,在心裏估算着,身邊的笨蛋是經不住幾下子的,自己一對三?嗯,還是算了吧!東方是神奇的,自己可不能陷在這裡。
抬起嬌艷的容顏大聲地朝着三人說:「你們也只是想拿回巨款是不是?拿去吧,這個笨蛋隨你們處置,讓我離開!」黑色襯衫的男人不屑地盯着她:「你認為我們會讓你離開?」女人聳聳肩:「我不是你們的國民,你們無權處置我!我拿的是Y國護照,而我也出生在那裡,你們不能對我怎樣!所以,讓我離開!」
男人冷漠地說:「不行!管你拿的什麼護照,你現在在我們的國度里犯了法,就要接受處罰。那幾個就算是人渣,你們都得為他們負責!」
女人看了眼地上的碎肉堆,高挑起柳眉:「你們早就到了,卻不救你們的同類,讓我們負責?哼哼,真是好笑!」話剛說完,女人渾身能量湧起,身子瞬間變成一條巨蛇,蛇尾往對面三人掃去,一大股風暴侵向他們,隨後,她竟然轉身就朝黑暗處竄去,竄得相當的快,在場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消失在眾人眼前。那隻黑鬼鬱悶地大吼:「該死的,外國人就是靠不住!」捲起黑煙同樣想逃竄,卻被一張符紙重重地擊在身上,火焰迅速在身上燃燒,難聽地嚎叫聲衝破黑暗在夜空中炸響,慢慢恢復平靜。
三個男人相互看了眼撿起地上的旅行袋,黑衫男人看了看骯髒的地面,不知從哪竄來幾條野狗正在舔食着碎肉,厭惡地對同伴說:「走吧!震災款拿到了就行,回去向局長復命,至於剛剛那個女人,應該是蛇妖,先向局裡報告下再作打算!」三個身影迅速離開了巷子,轉眼間便失去了蹤跡!
李政從樹上跳下來,邪邪地咧着嘴角:「同行!只可惜不是都市裡的!嗯,應該是上面派來的?蛇妖么?三個白痴!」身子高高躍起,穿梭在樓層巷口之上,但願小六那傢伙已經追上了那隻蛇妖!拿外國護照咋了?在本少爺這裡,算個什麼東西?!
****
蛇女四處竄着,蛇身在飛速逃離間慢慢褪變成人身,駭然的樣子如果被普通人看到,不知道會不會多出一堆的神經病患者?腳步竄進深黑的山體前,眼光四下掃了掃,正準備竄進山裡,一句像是同熟人見面的平淡語言在身後響起:「山裡沒啥東西的,全是破石頭,會拐到腳踝的!」蛇女驚駭地轉身,對上一個懶洋洋啃着水果的矮胖男人,眼珠骨嚕嚕打着轉,向後退了步,全神戒備地看着他。
男人咂巴下嘴,將只剩核的水果扔出去,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卻叫前面的蛇女顫了下身子,男人好笑地看着她,「你也忒膽小了點,扔個水果核而已!」
蛇女睜着發毛的雙眼惡狠狠地盯着他:「該死的,又是個多管閑事的傢伙!」
「是的,我是多管閑事!主要是我太閑了!好像你拿的是外國護照?」歪着頭從上到下的打量着她:「嘖嘖,咋長了個東方臉孔?丟人也」隨着話聲的落下,一張雷符已然擊向蛇女。蛇女慌忙向旁邊跳開,身子搖了搖長達7米多長的蛇身顯了出來,張着血盆大口就朝矮胖男人咬來。
李政站在樹梢上,好看的嘴角微微上翹,一把桃木劍直直地從上至下向著蛇頭插去,雙腿跨坐在蛇身上,劍已沒入蛇頭。矮小男人翻着眼皮:「木頭你丫真白痴,打蛇打七寸,不要告訴我你連這個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李政沒理他,邪笑越來越濃,騰出一隻手,將一張火符輕輕地按在蛇身七寸之處,白白的牙齒在月光下亮晃晃:「妖物,古得拜!」猛地脫離蛇身,跳到矮胖男人身邊。
「轟」
巨烈的爆炸聲將蛇身炸得四處散落,蛇血蛇肉沾的地面到處都是。
「唉,真是個骯髒的夜晚!收工了小六!」扯了把矮胖男人的胳膊,轉身朝市區走去。叫小六的矮胖男人向著地面吐了口痰,跟上了他的步子,二人漸漸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