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明若邪司空疾
明若邪司空疾 連載中

明若邪司空疾

來源:外網 作者:病君的小邪後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病君的小邪後

轟了醫研所穿越而來的明若邪,遇上美到妖孽的病王爺在選妃。「王爺,我可甜可鹽,可萌可辣,喂葯都用嘴!」「丑拒。」「王爺有病我有葯,我倆天生一對。」「考慮。」「他們都想要王爺的命,我替你滅了他們。」「就你了。」展開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試讀:

一顆赤硃色的藥丸。
明若邪斜掃了司空疾一眼,他的目光落在她掌心那顆藥丸上,薄唇抿緊,下巴緊繃,明顯很是看重這顆藥丸。
明若邪以指腹輕輕搓了一下那顆藥丸。
藥丸在她的指尖上滴溜溜地轉了一轉,讓司空疾的眸光也跟着一閃。
生怕她把葯弄掉了。
這一地的血,要是藥丸在血污里滾上一滾,以後他只怕吞不下去。
但明若邪的手指卻是靈活得很,指尖纖纖,那藥丸在指尖上轉了一轉,竟然沒有掉落。
此刻,在她的腦海里出現了一串的藥材名字,以及這顆丹藥的效用。
煉製這丹藥的配方,竟然足足有七七四十九種藥材,包括了百年人蔘,百年雪蓮,百年靈芝這些珍稀好藥材。
可想而知這麼小小一顆藥丸有多貴重。
止血止痛,化淤消腫,活骨生肌。
司空疾以為明若邪還在糾結着此葯能不能吃,卻不知她有指尖識葯的本事,早就已經把這葯分析得清清楚楚。
「這是斷腸丹,劇毒,不能吃。」司空疾目光從她的指尖移到了她的臉上。
明若邪眼底溢出笑意來。
縉王,您在胡說八道呀。
她在他的目光中快速地把那顆藥丸丟進了嘴裏,一仰頭,咕咚。
把藥丸給咽下去了。
「你!放肆!」
司空疾見她竟然不懼,當真把葯吃了,還用這樣挑釁的態度,立即就朝她撲了過來。
在她要再次抬腳踹來的時候一手抓住她的腳踝,重重地壓上去,另一手快速以兩指探向她的嘴巴,要去摳她的喉。
這顆藥丸對他來說至關重要,豈能讓她這麼吃了!
明若邪被他欺倒,再次被壓住,身上的傷口又爆了兩道,痛得她眼前一陣陣發黑。
葯是吃了,但不可能那麼快見效。
兩根手指探進她的嘴裏,明若邪張嘴,咬!
手指傳來疼痛,司空疾甚至能夠感覺到她牙齒的細密,以及她這麼咬下來的狠意。
要是他不縮手,他毫不懷疑她會將他兩根手指生生咬斷!
司空疾快速地縮回手,低頭一看,手指上果然已經印上了深深的齒印,有兩處還咬出血來了。
「王爺,葯我吃了,要奪回去只怕得將我剖了扒胃。」
「你當本王不敢?」
「你就算敢,也得有本事啊!」
明若邪一咬舌頭,疼痛讓自己反應更快一些,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另一腿反纏住他的腿,同時發力,抱着他一個翻滾,反下為上。
司空疾在翻滾中聽到了「咔嚓」一聲,也不知道是壓斷了哪具屍的手骨。
他後背一陣發寒。
渾身是傷還強悍無比的少女騎在他身上,居高臨下看着他,露齒一笑,牙細而齊,白如玉。
「王爺,要不你大方點?那顆葯就送了我吧,我們省點力氣,不用再打了。」
見過無恥的,還沒見過無恥到這般程度的。
她知道那顆葯價值多少嗎?
「你是本王的誰,本王要送你那般貴重的葯?」
司空疾暗暗磨着後牙槽,瞥了她的姿勢一眼,一個姑娘家如此跨騎在陌生男子身上,竟還能笑得出來。
明若邪已經感覺到胃裡隱隱暖了起來,身上的傷口也不再流血了,甚至連痛感都減輕了許多。
那顆藥丸果真有奇效。
她估計暫時不用死了。
明若邪向來恩怨分明,搶了人家這麼貴重的一顆葯確實有些理虧。
聽到司空疾這麼問,她坐在他身上微微偏頭,想起了什麼。
「你不是來選妃的嗎?」
雖然她實在是不明白他怎麼會來這種地方選妃。
「是又如何?」
「為報一葯之恩,我讓你選。」
「嗯?」
「我當你的王妃,如何?」明若邪頗有耐心地再次說道。
雖吃了葯,但身上的傷太重,體內又還有劇毒未解,她身無分文,憑着自己難以離開此處,離開了也沒錢治傷解毒,倒不如做一做縉王妃,還有機會活命。
司空疾眸底閃過一絲不明的光。
他咳了兩聲,說道:「本王的王妃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天亮前便要上金鑾殿求得皇上賜婚聖旨。要是應付不了皇上與百官的刁難,極有可能人頭落地。」
明若邪皺了皺眉,「那還是算了,我不想找死。被我搶了葯你還是自認倒霉吧。反正,霉着霉着你就習慣了。」
這句話剛落,一陣天旋地轉,司空疾抓住她後衣領一拽,同時一個翻身。
形勢再度扭轉。
明若邪又被反壓。
這一次,輪到她聽到「咔嚓」一聲骨折響。
她側頭,對上了正靠在她臉畔的一張布滿皺紋的老嫗的臉。那臉是黑灰的,都起了屍斑了。
這張臉離她的臉極近。
腐臭味沖鼻直嗆。
司空疾捏住了她的臉,將她臉扭過來。
這到底是什麼女人啊!
離那老嫗的臉那麼近,她竟然還看,竟然還瞪大眼睛看得那麼仔細!
「本王還是剖開你的肚子扒開胃找回那顆葯吧,此時葯應該還在。」輪到他居高臨下的看着她,一手掐在她的咽喉上。
「扒拉出來你還敢吃?」
「本王寧願把葯扒出來喂狗,也不便宜了你。「
司空疾手在腰間一摸,竟然真的抽出了一把薄如蟬翼的匕首來,尖鋒抵住了明若邪的胸口。
明若邪能夠感覺到那匕首的冰涼和銳利。
這個縉王與傳說中的不一樣,不是弱得只會咳嗽。
至少這一瞬間,明若邪能夠感覺到他是真的有可能一用力把匕首刺進她心臟,然後把她剖了。
她身受重傷,又中劇毒,實在也已經沒有力氣。
再纏鬥下去只能死。
「咳咳咳,王爺,我想了想,一葯之恩還是要報的。」明若邪毫無節操地改了口。
司空疾的眼底笑意隱隱,很快掩了下去。
抵着她的刀尖退了退,他咳了兩聲,「你怎麼準備報恩?」
「陪您上金鑾殿,拿到賜婚聖旨。」
「就憑你?」司空疾神情懷疑。
「王爺現在有其它選擇嗎?」明若邪掃了他一眼,都被逼到死人堆選妃了,他的處境能好到哪裡去?
就這還敢嫌棄她。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