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南喬有璞玉
南喬有璞玉 連載中

南喬有璞玉

來源:google 作者:趙飛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塗氏 現代言情 趙飛炎

人有生老病死,神仙也有劫難,那神仙遇到劫難後會變成什麼樣呢?展開

《南喬有璞玉》章節試讀:

這是發生在上古的一段故事。人、神、鬼、妖在一個空間和平生存。每個物種都在極力地想長生不老。長生很容易做到,不老卻不容易。

昆崙山上有一個少年正從山上下來,喜看山間多蒼翠,遍地松香沁心扉。這少年只顧急急趕路,並沒有太多的心思看這山中的美景。

可是不知道是為什麼,他越着急下山,這山路就走的沒完沒了的。稚嫩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面容,今天早上上山的,就是為師父來送請柬的,在過一個月就是曾爺爺的百歲生日了,昆崙山上的鐵頭陀雖然不是自己唯一的師父,不過曾經也教過自己,雖然學的武藝不怎麼樣,但是就想着親自送來,主要是想見一見師父的女兒鐵如意姑娘。還真沒見到師父。師父一家人去蓬萊山了。他着急去蓬萊去找師父。不顧同門師弟的勸阻,執意下山。

在昆崙山上的守山的趙飛炎看着眼前這個公子哥,穿着一件上好的銀色長衫,腳踏黑色單靴。就是這張笑死人不償命的臉讓誰都忘不了,誰讓他長這麼招人的。無論男女都喜歡多看兩眼。

昆崙山上的首席大弟子姓趙叫趙飛炎,長的高高大大的,濃眉大眼,一看就是老實本分的年輕人,在昆崙山上最受師父鐵頭陀器重的弟子之一。有什麼重要任務都教給他去完成。

在昆崙山上趙飛炎也不好意思地盯着他看了一會才說:「不管你信不信,師父臨走的時候就告誡過我們,在這一個月之內不得離開這昆崙山半步,更不可黑夜走山路,否則後果自負。」

少年笑道:「你的意思是說在這昆崙山上走夜路會遇到妖怪不成,我還沒遇到過呢,正好見識見識。」

趙飛炎說:「我知道你武功好,可是這事可不能開玩笑的。馬上就是月圓之夜了,很多怪物都喜歡選擇這樣的夜晚出現的。」

少年自戀地挺了挺身子:「就我這一表人才的樣子,誰見了我也不會對我下毒手的,你們就放心吧,天黑之前我一定下山就是了。」

大夥拿他真的沒辦法,這小子是塗氏家族送來的俗家弟子,早在兩年前已經學成下山了。表面上論還是他們的大師兄,實際和他們的武功也差不多,也許還沒有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好呢。不過這塗小魚長着一張娃娃臉,又特別愛笑,和這些小師弟關係處的還不錯。

趙飛炎生氣地說:「你要是在山中遇到什麼困難了,你千萬要發信號,我們去幫你。」

塗小魚眉開眼笑地點點頭表示同意趙飛炎的建議。嘴上說道:「你放心吧,我都這麼大的人了,不會有事的。」

可是現在太陽都快落山了,自己還在這昆崙山上繞來繞去的。這是怎麼了?迷路了嗎?

這時候他看見一處特別幽靜的去處,不由自主地向那個方向走了過去,一大塊的大石頭,上面長滿了像苔蘚一樣的綠色植物。九棵大樹把這塊大石頭包圍在裏面。邊上的植物也很正常,這大石頭是什麼時候有的呢?

塗小魚看着這大石頭有趣,就往大石頭的方向走去,越往裡走,涼氣越逼人,塗小魚冷的打了個哆嗦。可是塗小魚並沒有放棄。想弄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塊石頭。

到了這石頭的跟前,塗小魚感到渾身寒氣侵入體內,他也咬牙挺着,好奇地用手在石頭上的植被抓了一把,這還真的不是苔蘚,這植被至少有千年之久了,塗小魚像發現寶貝一樣,又在石頭上摸來摸去的。

咔嚓、咔嚓,塗小魚只感覺到頭暈目眩的節奏,就掉了下去了,這裡是黑乎乎的一片,這是哪啊?

陰曹地府嗎?自己就這麼快就見閻王了嗎?自己還沒活夠呢,就死了。不甘心啊。

等了一會,塗小魚的眼睛適應了這黑暗,感覺這也不是那麼黑,這裡就是所謂的陰曹地府嗎?自己還真的是第一次來啊。怎麼沒看見閻王啊?

啊,塗小魚的眼睛看到了比閻王更可怕的東西,一個神獸,麒麟。這個只在書上看到的物種,讓自己看見了。它的身後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看不清是男還是女。不過可以肯定這人和麒麟是一夥的。那個麒麟和這人對立的是兩個蒙面的怪物,都長的高高大大的。

塗小魚的到來並沒有引起這裡任何人的注意,因為都在集中精力廝打對方,只要有一方分散注意力,那就會死的很慘的。

塗小魚可不知道這些啊,好奇地盯着這兩人和神獸打,現在塗小魚看到這麒麟和這兩蒙面人都一動不動地。塗小魚知道這是在比拼內力呢。誰的內力強誰就獲勝。

和麒麟一夥的人突然手一甩,一件亮晶晶的物件掉到塗小魚的腳下。塗小魚細細地看來,是一個心形的石頭,就毫不猶豫地彎腰撿起。

塗小魚剛直起腰,場上的打鬥發生了變化。兩蒙面人同時伸出了雙手,這兩人的雙手一個是黝黑黝黑的,好像木炭一樣,另一個是火紅火紅的,都齊齊地打向麒麟,這神獸搖晃了一下身子,穩住了身體。能聽見這麒麟喘氣的聲音了。

麒麟用自己的身體接住了這打來的幻力,好像把它激怒了,對着兩蒙面人吐出了一口氣,並把自己身邊的人踢出了這口氣的圈外,這人正好讓塗小魚接住。

塗小魚沒想到會有人砸向自己,躲是來不及了,只好攔腰抱住。剛剛抱住這人,塗小魚就感覺到自己的眼前有一股風,那是一個黝黑黝黑的大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使自己呼吸困難。

塗小魚聽到一句:「這是哪來的混小子。來這裡搗亂,我先殺了你在說。」

塗小魚就聽見那邊有聲音傳來:「你和他叫什麼勁啊,你快點過來,我要抵擋不住了。」

塗小魚感覺到那雙掐着自己脖子的手鬆開了,塗小魚呼吸頓時就通暢了。用力地呼吸着新生的空氣。自己差點就死了啊。好險啊。

這兩人和麒麟又周旋上了,還不知道誰勝誰負呢。這麒麟突然說了一句人話:「你們兩個趕緊走,不要管我,快點,帶着他走,並且對塗小魚吐了一口霧氣。」

塗小魚真的很吃驚,這麒麟會說人話啊,那自己真的是遇到了神獸了啊。自己真的想幫這神獸啊,無奈自己的那點功力真的太拿不出手了。

正在塗小魚胡思亂想的時候,塗小魚發現懷裡的這人帶着自己轉起了圓圈,塗小魚再一看,自己剛才站的地方插着五把飛刀,自己抱着這人居然會倒立着用腳把飛來的飛刀踢飛了,不過還是有一把扎在這人的大腿上了。

麒麟也看出了他保護的人受傷了,加大了靈力對付這兩蒙面人。麒麟對塗小魚恨恨地說:「還不快走,在這等死嗎?」

塗小魚趕緊就背着這人要走,這兩蒙面人一看塗小魚真的要領這人走,就不和這麒麟打了,都過來截住了塗小魚的退路。

嚇的塗小魚要把這人從背上摔下來。現在塗小魚算是看明白了,原來這兩人的目標不是這麒麟,是自己背後這人。

一個蒙面人對塗小魚說:「你只要把你背後這人留下,我們是不會為難你的,可以讓你安全地離開。」

塗小魚搖搖頭說道:「這人對我有救命之恩,我是不會丟下他不管的。你想殺就殺好了,今天你殺不死我,那改日我就會殺了你,抱你給我的那五把飛刀的仇。

一個蒙面人對另一個蒙面人說:「你看這人類怎麼這麼愚昧呢。那你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蒙面人就要對塗小魚下毒手的時候,麒麟攔在塗小魚的前面,擋住了這四把飛刀,這四把飛刀不是普通的飛刀,是用上好的銀子製作的。經過灌輸各種靈獸的血煉製而成的,一共就五把,剛才刺向塗小魚的時候,只回去了四把,那還有一把扎在了這人的大腿上沒有**。

這四把飛刀齊齊地刺進了麒麟的身上,就是這一會的功夫就給塗小魚製造了逃跑的機會,兩人逃出了這黑漆漆的山洞。

這麒麟就在洞口守着不讓這兩蒙面人出去,這兩人也讓麒麟的靈力震的沒有了一絲力氣,只好看着這陌生人帶着自己要的獵物逃跑了。

塗小魚出了這山洞,看見這大石頭,自己的腦海里感覺怎麼這麼熟悉呢,好像有那麼一點印象,可是又記不起來了。在回頭看看背上這人,閉着眼睛。

這人的大腿上還插着一把飛刀呢,怎麼辦?不把這傷口處理那就會感染的。到時候會整條腿都殘廢的。

塗小魚想到這裡,咬咬牙,把自己身上的銀絲腰帶解了下來,把自己的外衫也脫下,快速地把這柄飛刀拔了出來,然後把銀絲腰帶纏在傷口上,把自己的外罩給這人穿上,自己就只穿着內衣。

塗小魚知道他身上的傷很嚴重,那隻好回昆崙山上在救治了。就背着他一路施展輕功,向昆崙山上走去。

塗小魚害怕那兩蒙面人追上來,就施展全身的功力快速地跑上了昆崙山,這時候天色已經黑下來了,塗小魚敲着大門,敲了半天才看見一個小師弟來開門,看見是塗小魚楞了一下,想說什麼,塗小魚就背着這人進了昆崙山的大門。

這時候在這主事的趙飛炎走了過來,接下塗小魚背上的黑衣人。把這人放在床上,塗小魚急忙叮囑着你慢點。他大腿上有把刀呢。

趙飛炎點點頭,輕手輕腳地把這個人放到床上,就對塗小魚說:「你認識他嗎?」

塗小魚搖搖頭:「我不認識他,我是在這昆崙山上遇到他的。」

塗小魚緊接著說:「趙飛炎,這裡師父沒在,就靠你幫我想想辦法了,他是為了救我才被飛刀刺傷的。」

趙飛炎點點頭說:「我會盡全力救制他的,你放心好了。」

塗小魚狠了狠心就說:「你把最好的治療刀傷的葯都給我拿來,我給她療傷,到時候他醒了,要怪就怪我好了,和你們沒有一點關係。

趙飛炎拿來了千年靈芝和萬年的鹿茸,還有治療刀傷的金瘡葯。

塗小魚看到趙飛炎拿出了這麼珍貴的藥材,心裏感激不盡。塗小魚幫這人敷上金瘡葯,血就止住了。還是這純正的金瘡葯有效果啊。

塗小魚又把千年靈芝和萬年鹿茸磨成粉末沖成水喂這人喝下,這麼一折騰天就快亮了。塗小魚不想打攪師弟們就在這人的床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一個頭上扎着兩個犄角的小女孩跑來跑去,在寬大的客廳里一會給這個哥哥夾菜,一會給那個哥哥拿水,只要有一個哥哥說話,我要吃餅乾,這小女孩就會跑到大桌子里找來餅乾送到哥哥的手裡,哥哥邊吃邊點頭誇她,她就會樂的屁顛屁顛地在給別的哥哥拿好吃的。

誰讓她的哥哥這麼多呢,不是一個,也不是兩個,是九個呢。有九個哥哥是什麼感覺呢,那就是有九個哥哥一同保護自己啊。

這九個哥哥看着比自己小這麼多的妹妹,那簡直是幸福的要命啊,都看着她哈哈大笑。

黑衣人就讓這笑聲驚醒了,原來自己做夢了。睜開大大的眼睛看了看,沒有看到哥哥,他們都去哪了啊?

我這是在哪呢?

這地方我一點不熟悉啊。

又閉上眼睛睡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推開門進來了,是趙飛炎,看見兩人都沒醒,剛想轉身走開,塗小魚醒了。

塗小魚看了看窗外,陽光都照在正中間了。這一覺睡到了中午了。

趙飛炎走過來對塗小魚說:「大師兄,已經是中午了,你是不是吃點飯,熬了一夜了,也累了。我在這守着,等她醒了我去叫你。」

塗小魚點點頭同意了,就出去吃飯了。走到門口的時候還不忘回頭看看躺在床上的這個人,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呢?

塗小魚吃完飯,這個人還是沒有醒,無聊的塗小魚正不知道做什麼呢,就聽見外面有吵鬧聲。這是怎麼了,還有女人上這昆崙山上來了。

塗小魚看看床上躺着這人,眉清目秀,皮膚白皙。怎麼就會掉洞里呢?還是跟着一個麒麟一起在洞里呢?

房門一下子就被推開了,闖進來一個風風火火的女孩子,相貌清秀,一身粉色的華麗的外衣,撅着小嘴,等看到塗小魚的時候,小嘴都合不上攏了,眼睛眉毛都有笑意了。快步走到塗小魚的身邊,拉着小魚的手就是不放,生怕塗小魚跑了一樣。

塗小魚看到這女孩,頭都大了,這女孩叫韓小雪,是自己二娘親妹妹家的孩子,塗小魚從小就被父母送去各個地方拜訪名師學藝,很少回家。這韓小雪從小就在姨媽家生活,對每次回來的塗小魚是愛的很深的。

塗小魚不是不知道,可是每次看見韓小雪只能裝成傻子,不知道韓小雪的心思。因為這塗小魚總是偷偷溜回家,第二天天沒亮就回去了,就是怕這韓小雪粘人。是怎麼甩都甩不掉啊。

這回到好了,直接追上昆崙山上了,也不怕山上的野獸出來禍害她。

韓小雪的軟綿綿地喊着:「小魚哥哥,昨天晚上你沒回家,我都在家等你一夜,也沒看見你回去,今天一早我就上山了,我怕你出事。」

塗小魚聽着渾身都起雞皮疙瘩,趕緊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然後躲開她,於她保持了一定距離,然後才說:「小祖宗啊,我求求你,好好說話好不好,你這個樣子我真的受不了啊。」

韓小雪一看塗小魚又躲着她,就生氣地一跺腳厲聲道:「你老實交代,昨天晚上你幹什麼去了。」

塗小魚聽了這話才高興地回答道:「我昨天晚上在這昆崙山住的,哪都沒去,這裡的小師弟都可以作證。」

韓小雪聽了滿意地點點頭,只要他不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就放心了。

剛把這誤會解決掉,有個小師弟又過來告訴塗小魚,小師妹回來了,也要來見你。

話音沒落,小師妹就闖了進來,這小師妹是師父唯一的女兒,長相甜美,從小身子骨就弱,每日都是以湯藥為飯。師父為了她是操碎了心了,每日監督習武強身,武功也小有所成。

這小師妹最佩服的就是塗小魚,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每次塗小魚來都要找他打一仗。看看自己能不能勝過他,一種不服輸的精神頭老足了。

小師妹叫鐵如意,進了這房間,掃了一眼,就眉開眼笑地走到了那躺在床上的人身邊,就要用自己白皙的手去摸這人的臉蛋。讓塗小魚一把給擋住了。

然後把這鐵如意拽到了一邊,壓低聲音對她說:「他現在正生病呢,是那種傳染病、對,特別可怕的傳染病,任何人都不得碰他,要是讓他傳染了,那就會死的很難堪的。」

這鐵如意最從小身體不好,最注意的就是身體。可是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鐵如意好像不害怕的樣子。還要伸手去摸這床上的病人。

韓小雪可不讓了,塗小魚在韓小雪心裏那就是男神一樣,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支持。韓小雪跑到鐵如意的跟前一把打下鐵如意的手生氣地說:「你身體不好,真的傳染上了,你爹爹還要費老大勁幫你熬藥呢,你爹媽為了你的病遍訪名醫,各處名山採藥就為了把你的病看好,你還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鐵如意讓韓小雪這麼一說,也就真的不再用手去碰着病人了。

鐵如意突然說道:「我看這個人長的這麼可愛,和我是同病相憐,我會拿最好的藥材讓他恢復身體的。」

塗小魚看着這小師妹隱隱感覺到哪不對勁,和平時見到她的時候有些反常,可是塗小魚又說不出來。

正在這一屋子的人剛平靜下來,突然小師弟進來稟告,有人要強搶進山門,還打傷了好幾個師弟。

塗小魚想是不是自己惹的禍啊,也就跟着出去了。鐵如意不想走,讓韓小雪拉着就走,你還是和我一起出去看看吧,是不是哪個想娶你的公子在砸門啊。

鐵如意沒辦法只好跟了出去。到了大門外一看,韓小雪傻眼了,是白夢飛,白夢飛是塗小魚的好朋友,從小就喜歡韓小雪。這次看韓小雪偷偷跑出來,就在後面暗中保護她,沒想到在山上遇到了一件怪事,才想到這山上叮囑大家晚上千萬不能出去。

韓小雪白了白夢飛一眼:「你來這裡做什麼啊?」

白夢飛對韓小雪曖昧地笑笑說:「我想你就來找你了,這地方不光是你能來,我也一樣能來啊。」

這一句話把韓小雪說的想生氣可是沒有理由了。是的,昆崙山是人人可以來的,她韓小雪根本管不了任何人的。

塗小魚看到白夢飛就明白了,韓小雪上昆崙山的這一路上是白夢飛在暗中保護的,要不韓小雪不能這麼毫髮無損地上山的。

塗小魚對大家說:「這人是我的好朋友,你們還是讓他進來吧。」

把門的小師弟看了看趙飛炎,趙飛炎點點頭,他們才敢把大門都打開,讓白夢飛進來。

白夢飛進來的時候向後面看了又看,真的沒看見有任何不妥,才進了大門。

這裡的人看白夢飛進來時的謹慎態度,感覺到來人一定有什麼事。

白夢飛長的四方大臉。烏黑的大眼睛上面是濃密的一字眉,高大筆直的大鼻子,其實他比塗小魚只大兩歲,可是給人的感覺就是比塗小魚成熟穩重的多了。

進了裡屋,白夢飛才對大家說:「你們以後下山千萬不要一個人走啊,很危險的。」

韓小雪生氣地對白夢飛嚷道:「你快說重點,為什麼不能一個人走啊?」

大家的眼神都看着白夢飛,等着他的解釋。

這白夢飛就說道:「這昆崙山上有妖怪啊,妖怪喝人血啊,我在山下看見好幾個被妖怪吸的血都沒有的人。」

塗小魚問道:「你是在什麼地方看見死人的。死的那幾個人都是什麼打扮,能不能看出是幹什麼的?」

白夢飛想了想:「我是在一大塊石頭附近,附近還有幾棵樹把這大石頭包圍住。那幾個是焦夫打扮,看樣子不會武功,是全身的血都被吸幹了。臉白的像一張紙一樣,特別嚇人啊。」

塗小魚的心咯噔一下,那不就是自己昨天晚上出事的地方嗎?塗小魚不準備把自己遇到的古怪事說出來,也就沒吱聲。

韓小雪問道:「我是在你之前到昆崙山的,我怎麼沒看到呢?」

白夢飛生氣地說:「你腦子裡光想着上山找你的小魚哥哥了,哪還注意路兩旁的景色啊。」

白夢飛的一句話把韓小雪的臉紅到了脖子上了。可是韓小雪又不服氣,還想說什麼。被塗小魚打斷了:「看來這昆崙山上不太平了,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妖怪找到。」

大家都同意塗小魚的話。就散了,各忙各的去了。

屋子裡只剩下塗小魚、白夢飛、韓小雪、鐵如意的時候。四個人都各懷心思。

塗小魚低着頭在回憶着,他想起來了,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的父親曾經帶他到過這個山洞的,好像叫什麼修靈洞,這是九尾靈狐為了躲避天劫而自己尋找的寶地。不是武功特別高強和靈狐類的根本就進不去的。

難道自己是靈狐,自己的武功還差的遠呢,還是一次意外呢。不過自己真的看見了上古的神獸麒麟了,可是白夢飛看見的死人,這該怎麼解釋呢?

塗小魚就自己走了,他要去看看昨天晚上背回來的病人醒了沒有。他這一走,其餘三個人也都跟在後面呢。

塗小魚也不理他們。進了裡屋。他想親自問問那個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許只有他了解。

塗小魚進去看到床上的人已經睜開了大眼睛望着棚頂一動不動的。塗小魚走過去問道:「你醒了,你叫什麼名字?」

這人還是一動不動地,連眼睛都沒看他一眼,忽視了眼前的一切。

韓小雪的火爆脾氣上來了,衝上前去就是大聲喊道:「問你呢,快說你叫什麼名字?」

塗小魚趕緊把韓小雪攔在了後面,一副笑臉地問他:「你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這人才嘴角裂開一點,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韓小雪奇怪了,自己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塗小魚說:「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人,我在下山的時候遇到他的,他受傷了,我就把他背回來了。」

韓小雪埋怨道:「你怎麼能隨隨便便地就救人呢,你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啊,你就把他背回這昆崙山啊。」

塗小魚只好解釋道:「當時只有這昆崙山離他出事的地方近,我只好選擇背他到這了啊,救人總比害人好就是了。」

韓小雪的小嘴撅了起來了。每次她都說不過塗小魚,可是就很喜歡和他吵架。這次又這樣,真的很讓人生氣,不過韓小雪生氣快,消氣也快的。

鐵如意在一邊慢慢地說:「現在外面有吸血的妖怪,還是讓他繼續在這修養吧,等他在好一點,我們再問他,不就什麼都知道了嗎?你們去休息吧,我在這守着他。」

白夢飛和塗小魚同時說道:「不可以。」

鐵如意淡淡地笑道:「沒關係的,這是我的家,我對這裡比你們熟悉。」

塗小魚說:「你身子骨本身就不太好,怎麼敢勞你伺候這病人呢,萬一這病人醒來誤傷了你,那我怎麼對的起師父和師娘啊。」

韓小雪也同意塗小魚的說法:「如意姐姐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這裡我們三個人在這看着,不會有事的。」

鐵如意看到三人都反對她在這,只好走了出去。

等鐵如意走遠的時候。韓小雪問大家:「我怎麼感覺這如意怎麼怪怪的呢?」

白夢飛也說道:「以前的如意都是對什麼事都不上心的,最寶貴的就是自己的身體的,可是沒想到今天她居然要留下來陪一個來歷不明的病人。那說明什麼呢?」

  塗小魚順着白夢飛的思路說道:「這說明如意認識這個人,可是不便說出他的姓名。另一個就是這個人是她的心上人。」

白夢飛也同意了塗小魚的說法。韓小雪沒有表態,問了一個問題:「這如意怎麼是自己回昆崙山了呢?」

塗小魚幫她解釋道:「她覺的外面無聊就自己跑回來了唄,這是她的家,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

韓小雪還想說什麼。這時候躺在床上的人嘆了一聲,大家都看他了。

韓小雪感覺跑過去問道:「你餓了嗎。你還疼嗎?你還好嗎?」

這人微笑了一下,搖搖頭,並沒有說話。

這下子把這三個人弄蒙了,怎麼這個人不會說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