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南遇花開
南遇花開 連載中

南遇花開

來源:google 作者:蕭玉佛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林薇 陸南 霸道總裁

夏花開以為結婚三年,陸南遇就算不愛她,於她多少有些情分可當他恢復記憶找回了初戀愛人卻一次次的傷害她懷胎七月的親生骨肉,敵不過初戀的一句話他竟然親手把她推上手術台!她絕望的問他:「陸南遇,這三年,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展開

《南遇花開》章節試讀:

夏花開一直都知道,陸南遇不愛她了,他記起了他心愛的女人,擁有妻子名分的她,就是杵在他跟林薇之間膈應着他們的一堵牆,讓他恨不得將她這堵牆,消失殆盡。
卻沒有想到,這種膈應,卻是連他的親生孩子,他都能下得了手!
——
東城,夜雨滂沱。
夏花開蜷縮在床上,直到掛在客廳的老式掛鐘響起,她才發現,已經是十二點了。
他又不回來了嗎?
夏花開抬手輕撫了一下隆起的肚子,唇邊扯出一抹苦澀的弧度。
醫生說了,懷孕的女人,是不能熬夜的。
可……陸南遇也說了,花兒,需要妻子等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以後我肯定不會讓你,跟其他女人一樣夜夜等丈夫歸。
可現在呢?
陸南遇,你還記得你說過的嗎?
忽然,開門聲傳來,側身看過去,正好看到關上門進來的陸南遇。
他身上穿着的還是白天的西裝,黑色的短髮梳起,襯得他五官更加俊**人,微抿的薄唇,在他冷峻的臉龐上,更顯冷漠。
「南遇,你回來了。」
夏花開欣喜的看着他,顧不得懷着六個多月的身孕,她起身就朝走過去。
但還沒靠近,就被他的話給僵住:「花兒,為什麼要拿刀傷害薇薇?」
他面無表情的看着她,聲音冷漠的如同冰川般冷漠。
拿刀傷害林薇?
夏花開有些茫然,下意識搖頭:「你在說什麼?
我沒有……」
她想解釋,卻被陸南遇給喝斷:「不是你?
那你倒是說說,你中午去哪裡了!」
陸南遇盯着她,鳳眸充滿陰霾。
那眼神,仿似要把她千刀萬剮,凌遲的體無完膚。
「我……」夏花開翕動着唇,一個字音都說不出來。
中午,她確實是去見了林薇。
可她並沒有拿刀傷害林薇……
甚至,她還差點被林薇推倒,怎麼就成了她傷害林薇了?
她的遲疑,看在陸南遇的眼裡,就更像是找不到詞的辯解,默認了她的所作所為。
「狡辯不出來了是嗎?」
陸南遇冷笑:「夏花開,你的演技真好,我差點就被你騙了!
跟我去醫院,去給薇薇道歉!」
抓住夏花開的手臂,拉着她就要往外走。
夏花開慌了,她猛地搖頭,將陸南遇抓住她的手甩開:「你說的我不知道,我沒有傷害林薇,不是我!」
「不是你那你為什麼不敢說你今天中午去哪裡了?
夏花開,做了就要承認!」
「我根本就沒有傷害她,陸南遇,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
夏花開朝她歇斯底里的吼,她想要解釋,想要掙扎反抗,卻被他強行帶到了醫院。
漫天夜雨,她被他拉得太急,幾次踉蹌要摔在地上,卻得不到他半點憐惜柔情。
三年的愛戀,相濡以沫,一年的默默陪伴,就真的不值得他信她一次嗎?
還是因為林薇才是他真正愛的人?
他娶她,就是如他所說,三年前她救了她一命,失去記憶的他,因為感恩才娶的她?
那不是真的愛情?

站在手術室前,夏花開一臉木然,慘白的小臉,眼眶通紅,她卻哭不出半點眼淚了。
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面色凝肅的對陸南遇說:「陸先生,林小姐的腎受損實在嚴重,需要摘除一個腎臟,麻煩你簽一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