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寧暖暖薄時衍
寧暖暖薄時衍 連載中

寧暖暖薄時衍

來源:外網 作者:幸孕四寶:神秘爹地寵上天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幸孕四寶:神秘爹地寵上天 恐怖靈異

六年前,親妹為了頂替她的地位,不惜陷害她失貞毀容奪去龍鳳胎!六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曾欺負過她的渣渣們顫抖得跪下了。四隻萌寶重聚後,一致決定不要爹地,要跟着神醫媽咪搞事業,搞產業,轟動全球。深夜時分,傳聞中手握大權,禁慾高冷薄時衍趴在老婆床頭前:老婆,地板涼,我能不能上床?寧暖暖看他可憐:能。下一秒,她被薄時衍欺身壓住。展開

《寧暖暖薄時衍》章節試讀:

寧暖暖猛地跌進車裡,她大驚,正準備出手反擊,對方卻比她的速度更快。
她的胳膊被男人反剪住,一道灼熱而又濕潤的呼吸在她耳邊近在咫尺,甚至她能感覺到男人的薄唇在她耳廓上輕輕刷過。
「放開我?你是不是男人?竟然搞偷襲這一套。」寧暖暖越是想要掙脫,卻越是被男人攬得更緊,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脊背和男人的胸膛緊貼契合得毫無縫隙。
男人嗓音充滿磁性,低沉的笑聲在她耳畔撩過。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親自檢驗下嗎?」
「那你放開我。」寧暖暖的眼珠骨碌轉了幾圈:「你綁住我的手,我怎麼檢驗?」
男人不置可否,卻還是放開了寧暖暖的胳膊。
下一秒,寧暖暖轉過身子,提起拳頭就朝男人揮了過去,怎料卻被他輕鬆握住。他的大手握住她的拳頭將她往他身邊一扯,兩人的距離再次倏然拉近。
「你還真是個長着利爪的小野貓。」
寧暖暖抬眸審視眼前的男人,眸光狠狠訝異。
冷雋絕倫的五官,完美到無可挑剔,一雙鳳眸冷沉幽邃,深得宛若千年古井,一望見不到底。右眼瞼下方的淚痣,為他整張面容憑添了幾分妖冶無雙。
他的唇角噙着促狹的弧度,冷峻中透着亦正亦邪,神秘得令人難以琢磨。
活了二十五年,寧暖暖也見過很多皮囊好的男人,但是眼前的男人在她的心目中堪稱完美。
寧暖暖看着怔愣的寧暖暖,眸光流光輕轉。
「我一直想邀請寧小姐賞臉吃頓飯,可寧小姐一再拒絕,不得已採用這樣的方式與你見面。」薄時衍的大掌鬆開了她的粉拳,薄唇輕啟道:「薄時衍,這是我的名字。」
聽到這個名字,寧暖暖才從怔愣中緩過神來。
「你就是薄時衍?」寧暖暖的身子盡量靠着車門,杏眸中滿是對薄時衍的防備:「我和你又不熟,別告訴我,你用這種方式綁架我,就是為了和我吃頓飯?」
薄時衍見過形形色色的女人,高貴的,嬌縱的,溫婉的,柔弱的,但她們無一例外都想和自己牽扯上關係,可唯獨眼前這小女人一雙清澈見底的眸子,卻是充滿着對他的警惕。
這女人長得其貌不揚,但她清醒理智得讓他覺得很有意思。
薄時衍想要更加看清這小女人,傾過身軀,朝她一點點逼近,寧暖暖卻是不斷後退身子緊貼着車門直到無路可退,背後的小手指縫裡偷偷藏着銀針,只待他再靠近一厘米,銀針就扎向他脖子上的死穴。
正當寧暖暖要出手時,薄時衍卻不再往前,大手伸向她的背後,將她藏有銀針的小手兒捉了出來。
「你——」
寧暖暖沒想過薄時衍的身手和觀察力會如此驚人,猛地愣住了。
「寧小姐,你多心了。」薄時衍從寧暖暖手中將銀針拿了出來,端詳了一番:「我是薄語杉的父親,請你吃飯是想感謝你在機場的時候幫我照顧女兒。」
薄語杉?
一提到這個名字,寧暖暖對機場里那個有失語症的小可愛有了印象。
「不用謝我,杉杉很可愛,換做其他人也會幫她。」寧暖暖想到那個軟軟甜甜的小傢伙,臉上的表情瞬間柔和下來,嘴角勾起溫柔的淺笑:「小可愛也不知道最近過得好不好,她真是乖巧得讓人想往骨子裡疼……」
薄時衍打量着寧暖暖的小臉,五官確實很平庸,可那雙靈動的眼眸卻令他感到新奇。
這個寧暖暖似乎比他想像中更加喜歡語杉,那種語杉不是諂媚不是別有企圖,而是從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
這種喜歡的程度,甚至令薄時衍不自覺地產生一種錯覺。
寧暖暖似乎比寧雲嫣這個親生母親更加喜歡語杉。
就在這時,車子突然朝着右邊急轉,寧暖暖整個人不可抑制地撞向薄時衍。
但這一下……
更要命的是寧暖暖的小臉不偏不倚正埋在男人小腹以下的位置。
隔板前正在開車的蒼梧,用車內通訊系統傳了一條語音過來:「爺,對不住,前面剛才有一輛集卡突然變道,我來不及剎車。」
插曲過後,悍馬車繼續在路上疾馳。
死寂般的車廂後排內,寧暖暖和薄時衍之間卻維持着一種曖昧到極致的姿勢。

《寧暖暖薄時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