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連載中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來源:google 作者:呆a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郁 陸清桉

十年前,蘇郁被綁架失蹤,音樂圈少了一個青年鋼琴演奏家十年後,蘇郁在執行任務中,意外看到了個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氣但美男的脾氣有點冷,嘴巴有點毒搭訕失敗,犯賤不成,就算攜手解救被挾持的人質,也要被他「誇」是個憨批她想:這個福氣,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這個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頂頭上司蘇郁:......夭壽哇!陸清桉:閉嘴!蘇郁(慫兮兮):好的呢!陸清桉:叫老公!蘇郁:那我還是閉嘴吧陸清桉:.......離奇慘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間沒有第二人進入的跡象塵封數年的老舊棺材裏,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敗巨人觀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漢,胃部竟然殘留着自己的身體組織......所有案件撲朔迷離,抽絲剝繭中,十年前那起連環綁架殺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處詭異烙印的秘密,逐漸浮出水面最後一個受害者,蘇郁,坐在審訊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掛着淺笑,「我殺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風明月,更有家國天下,還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隊長vs沙雕賤萌女刑警食用須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這是一篇披着懸疑文的小甜餅展開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章節試讀:

陰暗潮濕的地下室,只有幽暗的慘白色小燈泡在忽閃忽暗,血腥味夾雜着潮濕的空氣,讓偌大孤寂的空間變得鄙吝窒息。

一架鋼琴坐落在角落裡,女孩穿着純潔的白色長裙,臉上掛着淚痕,按動黑白琴鍵的十指在上面留下鮮紅的痕迹,手腕處驚心動魄的傷痕陰森可怖。

悠揚的鋼琴聲逐漸變得支離破碎,錯彈,遺留音階,讓完整的音調根本組成不了曲子。

眼淚不停順着臉頰滑下,根本受不了音調的不完美,女孩坐在琴凳上痛哭失聲,捂着頭歇斯底里的模樣崩潰。

下一秒,情景轉換,男人把匕首架在女孩脖頸上,聲音如同鬼魅般空靈危險,「雲端上高高在上的天使一旦隕落,會成為地獄裏最狠毒的魔鬼。」

「我不會死,我會活在你日益腐爛的內心裏,直到你為你的驕傲殉葬。」

......

瞬間從床上驚醒,蘇郁額頭上沁出細細密密的冷汗,後怕的感覺宛如一隻大手猛捏住心臟,讓她喘不過氣,窒息的絕望痛苦不斷襲來。

胸膛上下起伏着,頹廢的靠在床頭,目光變得空洞獃滯,舉起左手小臂,慢慢的把睡衣衣袖扯下來,露出纖細的骨骼。

手腕上方,猙獰的傷疤大咧咧印在白皙的皮膚上,是半顆骷髏頭的烙印,一隻黑洞洞的眼睛彷彿地獄裏惡魔在凝視,幾顆零碎的獠牙延展到手腕處。

烙印周圍像是被燒焦的報紙,微微凸起坑窪不平,那是她的皮膚。

因為烙印的高溫造成的永久性傷疤,淡粉色的新生皮膚和黑色的疤痕形成鮮明對比,莫名的陰森詭異。

噩夢般的回憶她無數次想要忘卻,但手臂上真實的醜陋烙印,卻在無時無刻的提醒着她——

那是事實。

「滋啦的聲音,升騰起來的白色煙霧,真的和烤肉的時候一模一樣。」蘇郁似乎還能感受那種痛徹心扉的灼燒感覺,把手放在半空中,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叮鈴鈴鈴鈴鈴~」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在寂靜的夜晚格外清晰,蘇郁一顆心提起來。

好幾年了,她還是沒能適應大半夜的奪命連環call。

按下接通按鈕,「喂?」

「蘇嚶嚶,我們在你家樓下,有情況,立刻出警,」林白的聲音大咧咧在聽筒里傳來,「你只有五分鐘時間。」

五分鐘不長不短,足夠蘇郁收拾自己,快速打開衣櫃從一水兒的長袖裡隨意挑選,衝下樓直奔眼熟的偵察車。

手指敲敲車窗,指着手錶,「時間剛剛好。」

車窗落下,露出林白的大板牙和標誌性賤笑,朝着副駕駛的位置抬抬下巴,意有所指的,「晚上好,蘇嚶嚶,快上車,不過我建議你做副駕駛。」

一聽他的話,蘇郁準備去前座的動作硬生生停住,天生反骨,作勢就要拉開后座的門,信誓旦旦的,「林大法醫做司機我當然要好好享受。」

「蘇嚶嚶,你真的不要去后座。」

「怎麼了?你還在后座藏人了?」

林白笑而不語。

蘇郁輕哼一聲,拉開后座的車門,視線里突然出現的清冷麵孔讓她瞳孔驟然縮緊。

男人不急不緩的抬眸,稜角分明的側臉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疏離撩人。

關門的動作一氣呵成,蘇郁用手撫摸着心口,滿臉震驚,「卧槽,還真不是人!」

陸清桉:「......」

磨磨蹭蹭,蘇郁還是沒能逃過上車的命運,只能蜷縮在后座,努力把自己當成一個鵪鶉。

但為什麼!這個狗男人的存在感這麼強!

男性荷爾蒙的氣息直往她鼻子里鑽!

摔!

饒是后座很寬敞,蘇郁此時也覺得空間逼吝,餘光看着男人彷彿伸展不下的大長腿,掩飾着吞了下口水,拿出手機對着他拍了一張。

卧槽,燈光暗成都糊成這樣了,還這麼神顏。

把藍牙耳機塞進耳朵里,打開自家閨蜜微信,按下發送鍵。

陸清桉敏銳的察覺到她的動作,漫不經心的看了眼,很快收回目光。

林白大咧咧的介紹着,「蘇嚶嚶,給你介紹下啊,這是咱們新上任的刑警隊長,名叫陸清桉。」

「陸隊,這是咱們隊的蘇郁,外號蘇嚶嚶,你們應該見過。」

眼眸中暗光滑過,陸清桉側過頭,嘴角揚起淡淡的笑,聲音低沉冷冽,「是見過。」

「不過蘇郁同志,我有必要嚴肅認真的告訴你。」

「我身高188,鞋是真的,還有,我不喜歡奧特曼。」

在心裏給他貼了個「記仇」的標籤,蘇郁非常識時務,笑的很不要臉,尾音上揚,「好的呢~」

話說的好聽,陸清桉餘光看着她按下屏幕鍵盤的手卻沒停,眉毛向上挑了下,繼續冷淡的說道,「金御小區接到報警電話,發現一具女屍,無法確認是否為命案,需要刑警隊支援。」

「報案人聲稱,聽到隔壁傳來女人的詭異笑聲和救命呼喊,持續了一段時間,燈光忽明忽暗,看起來和鬼屋一樣陰森恐怖,小區里甚至有鬧鬼的傳言。」

「一開始懷疑有人惡作劇,但到達現場的民警卻發現了一具女屍,而且......」

「案發現場是一間密室,沒有其他人進入的痕迹。」

「也就是說,自殺?」蘇郁思考着點了下頭,耳朵聽着悅耳的男聲,一心二用的,一邊思考一邊在微信上吐槽。

蘇嚶嚶:【圖片。】

蘇嚶嚶:【社死現場啊!姐妹!我遇到那個不是人的面癱冰山男了!】

蘇嚶嚶,:【他竟然是我隊長!我們要一起出警了,這次的情況很蹊蹺,八成有隱情。】

潘潘小麵包:【語音。】

手指按下播放鍵,耳機里卻沒有絲毫聲音,蘇郁皺着眉提高音量,沒有發現身側男人看過來的幽深目光。

咦?怎麼藍牙不好使了嗎?

耳畔響起的聲音越來越大,陸清桉表情龜裂,維持不住清冷美男的形象,忍無可忍的把耳機遞過去,聲音涼涼的,「我不是人?我面癱?」

蘇郁愣住,像個小機械人似的一動不動。

陸清桉乾脆的把藍牙耳機塞進她耳朵里,自家閨蜜的滋哇亂叫清晰傳來——

「卧槽卧槽!這樣上帝建模的臉,你竟然說他不是人?你竟然說他面癱?!」

蘇郁:「......」

這種狀況,說是火葬場也不為過吧?

林白不在群聊里,雲里霧裡的透過後視鏡看,「你們倆打什麼啞謎呢?」

「這是一個小秘密,」蘇郁要裂開了,連忙斷開藍牙連接,手忙腳亂的佯裝神秘,「你不懂。」

藍牙顯示斷開,下一秒再次連接,蘇郁鬆了口氣,看着閨蜜新發過來的長條語音,按下播放鍵。

耳機里還是沒有聲音。

雀躍的女聲是從車載藍牙上響起的——

「長成這樣的美男還穿什麼衣服!穿麻袋都能引領潮流!姐妹,扒了他!」

林白:「......」

陸清桉:「.......」

蘇郁:「!!!!!!」

現在,呃,說是修羅場也不為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