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女神的貼身侍衛
女神的貼身侍衛 連載中

女神的貼身侍衛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女神的貼身侍衛》章節試讀:

黑暗曼荼羅里還有碧落老人的幽冥元神存在,這主人身死,元神得不到補充,過一段時日自然也就會跟着枯萎而亡。但眼下,這元神還依舊兇猛。陳揚必須要將其鎮壓住。 陳揚不想讓幽冥元神逃出,免得今日捕殺碧落老人的消息給傳遞出去。 他這時候還不及細想,若是細想,便就知道,這事他是如何也脫不了干係的。 這是陳揚的一個本能行為。 那幽冥元神雖然兇猛,但遇上靈慧和尚還有胡長春,鄭天烈這三大高手,便也就只有降伏的份兒了。 「我們先離開這裡。」陳揚對一臉懵比的程建華急聲說道。 這大順是在雲天宗的庇護下,眼下這裡的動靜鬧得實在太大。只怕很快就會有雲天宗的人追查過來。 程建華點頭。 兩人迅速飛離這裡,直到三百里外,方才停歇。 降落在一片森林附近,程建華有些惱火的沖陳揚說道:「你有沒有搞錯,怎麼把他給殺了?這讓我如何再回神族?」 陳揚心裏是故意殺的碧落老人,面上卻說道:「這怎麼能怨我,我是幫你。面對碧落老人這種高手,難道我還能留手不成?」 程建華縱使聰明絕頂,這時候也搞不清楚陳揚到底是故意還是無意。他隨後冷冷一笑,說道:「你現在幫手挺多嘛,碧落老人這種高手都能被你給幹掉。」 陳揚說道:「話可不能這麼說,沒你的日月元神印牽制,我們也干不掉碧落老人。」 他可不傻,怎麼都不能讓程建華置身事外。 程建華臉色陰沉起來,他也就不再多說,道:「好吧,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你弄了這麼多手腳,把我印出來,到底有什麼事情?」 程建華只有在面對羅峰的時候,才會表現出尊敬與謙恭。但與陳揚在一起時,可是半分不饒人的。 陳揚和程建華彼此之間,互相都是沒多少好感的。程建華也知道陳揚一直都想羅峰將他給踢開。 陳揚就正式說道:「你是不是有一門功法,叫做小宿命術?」 程建華不由一怔,隨後又淡笑一聲,說道:「這你不是很清楚嗎?當初你差點就死在我的小宿命術之下。」 陳揚說道:「你能否將這門術法交給我。我可以用我的造化劍訣和你交換。」 程建華說道:「造化劍訣?」他頓了頓,說道:「你的造化劍訣的確精妙無比,不過,我現在主要鑽研我的日月經綸,也不需要這些多餘的功法。不換!」 他拒絕的很乾脆。 「你……」陳揚不由無語。 程建華說道:「你怎麼會突然對我的小宿命術有興趣?」 陳揚那裡肯說實話,越是說實話,這程建華的計較就會越多。他便說道:「我最近對宿命,命運這些東西很感興趣。所以對你的小宿命術也感了興趣。」 「你絕對沒有說實話。」程建華篤定的說道。 陳揚說道:「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你到底要如何才肯將小宿命術教給我?」 程建華說道:「我好像沒這個義務吧?儘管你是峰哥的結拜兄弟。但即便是峰哥,我也沒有一定要將我所學教給你們的道理吧?」 陳揚頓時語塞。 程建華忽然一笑,說道:「其實你也有辦法的。你現在幫手眾多,連碧落老人都不是你對手。我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你若擒拿住我,一頓逼問,那我也只有交出來,不是嗎?」 陳揚有些喪氣,說道:「算了吧,你實在不願意,那就當我沒說吧。」 便在這時,靈慧和尚傳過意念到陳揚的腦海里。「道友,他說的沒錯,既然他不願意,咱們跟他客氣什麼。直接把他給抓了,逼問出小宿命術,然後再將其殺了。奪他法寶!」 「不行!」陳揚用意念和靈慧和尚交談,他斷然拒絕。「他是我大哥的朋友,我再怎樣,也不會做這等事情。」 陳揚有自己的底線。 靈慧和尚見陳揚堅決,便嘆了口氣,就不再多說了。 程建華一笑,他說道:「陳揚,我就知道,你永遠下不了這個狠手。若你真能因為搶奪功法而來殺我。那你就不是陳揚了。」 陳揚說道:「若不是因為有我大哥這層關係在,我早殺你十次八次了。」 程建華說道:「你要小宿命術,也可以。除非你將人皇鏡給我。」 陳揚怔住。 「用至寶人皇鏡來換你一套小宿命術,你這個算盤打的還真是好啊。」陳揚忍不住出言譏諷。 程建華說道:「這事嘛,你情我願的。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 「換!」靈慧和尚馬上說道。 「為什麼要換?這太不划算了。」陳揚和靈慧和尚交談。 而此時,在程建華眼裡的陳揚就是一言不發,臉上神色陰晴不定。 靈慧和尚說道:「人皇鏡雖然寶貴,但道友你現在更需要的是小宿命術。道友,你的修鍊太沒有目標和體系了,而且掠奪性太低,這樣再修道界里時無法生存的。聽貧僧的,就跟他換。」 陳揚深吸一口氣,當下就拿出了人皇鏡,說道:「好,程建華,我給你人皇鏡。」 程建華微微一怔,他顯然沒有想到陳揚真的會答應。 「你確定?」程建華說道。 陳揚說道:「我很確定。」 程建華微微一笑,隨後說道:「好吧,我不過是開個玩笑。人皇鏡我也不要你的,你收着吧。小宿命術我教給你就是,就當是對咱們以前恩怨的一個了結。我算計過你數次,雖然沒傷到你,但這小宿命術就當是賠罪。」 陳揚怔住。 程建華心中暗暗道:「若是我真收了你的人皇鏡,他日峰哥知曉,定然會心中不悅。他不願意之事,我怎可去做。」 隨後,程建華就教了陳揚小宿命術。 之後,程建華就要離去。 陳揚說道:「這碧落老人之死,回去之後你如何交代?」 程建華說道:「交代什麼?我都沒見過他。」 陳揚一愣,隨後也就明白了程建華的打算了。反正回去之後就是死不認賬。而且,他也的確沒有殺碧落老人的理由和實力。 這還是很容易開罪的。 程建華走了之後,陳揚尋了個安靜的洞穴,領悟小宿命術。 那幽冥元神已經被完全鎮壓住。 在洞穴裏面,一片黑暗。 這時候是晚上十點。 陳揚服用了一枚凝雪丹,算是補充體力。 胡長春和鄭天烈也在一旁盤膝打坐,修養元氣。 靈慧和尚這一次的元氣也損耗得厲害,他必須要要去再度汲取一片森林,如此才能恢復元氣。 「這洞穴外面的森林,剛好供貧僧恢復元氣。」靈慧和尚向陳揚說道:「道友,你是否允許貧僧這麼做?」 「難道每次你損了元氣,都要依靠這種方式來恢復?」陳揚問。 靈慧和尚說道:「以前的大羅仙藤沒有器靈,怕水火無情。所以很容易被破,但現在貧僧掌管仙藤,許許多多的術法都是要依靠元氣與靈氣來施展。這樣一來,也就容易消耗。在貧僧還沒有學會大靈液術前,只有這種方法來恢復元氣。也只有等貧僧晉陞為道器之後,才可以吸納其他的物質轉化為力量。」 陳揚頭疼無比。「如此砍伐森林,等同犯罪!」 靈慧和尚說道:「道友,看來你還不明白,什麼是修道。你對事物的表象還太過執着。這些樹木,生靈,都是一種表象物質。毀滅與生長,是它們的特性。人說一切平等,可又怎麼會真的平等?就如今日碧落施展中州鎮天印,一招壓死多少生靈?程建華施展日月元神印,一招之間,多少人和生靈被烤死。這是不可能平等的。這是從大的方向說,而從小的方向來說,人類一天要煮食多少生靈?不止是修道界,人類的世界也將弱肉強食。道友你如今已在這天地熔爐中間,若還不積極向上,卻還去講什麼眾生平等,仁義道德,遲早有一日,道友你會死於非命。到了那個時候,你對不起任何你關心的人,也什麼都不用談了。」 陳揚呆住。 「運氣好的時候,不拼,不搶,那道友你的修為就會永遠在原地踏步。而你的敵人卻一步步登上高位。」靈慧和尚說道:「現在道友你還靠着一絲運氣,和你的敵人在同一水平上。但你若不打破心中的一些顧忌,遲早有一日,你的敵人會來殺掉你。你不可能永遠都要依靠你的運氣而存活。」 陳揚沉默下去。 好半晌後,陳揚問鄭天烈和胡長春。 他說道:「鄭老,胡老,你們認為修道是修的什麼?」 鄭天烈和胡長春微微一呆。 隨後,鄭天烈說道:「少主為何突然問這個問題?」 陳揚說道:「我看今日一戰,不說我們和碧落老人之間。但已經傷及不少無辜生靈,想來終究是有些不忍。所以,我想知道,我輩修道,到底求的是什麼?」 鄭天烈說道:「每一個階層,都有每一個階層的規則與法則。人類在做一些事情的事情,也會誤殺許多螻蟻和微小的生靈。對於我們修道人來說,這些人類和螻蟻也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以少主你又何必自責。」

《女神的貼身侍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