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連載中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來源:google 作者:蕭夢瑤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安瀾 懸疑驚悚 蕭夢瑤

你知道蒲公英的花語嗎?這是她留在世間的最後的一句話你相信這的世上有鬼嗎?我說我能看見鬼,你信嗎?有時,你會發現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一個自稱是蒲公英復仇者,在校園內掀起了一場復仇的風雨,同時也把死神少女卷了進來隱藏在黑暗中的復仇者和被稱為死神的天才少女直接的較量這個季節里,再也不會有蒲公英吹過展開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章節試讀:

三年前,一名本校即將畢業的大四女子,在學校後山坡處不幸身亡,經警方初步判斷,該女子應該是為情自殺。

一年前,一名讀大三的女子,在家無緣無故死在家中,據該校學生說:「該女子惹怒了死神少女。至今還被稱為懸案。

男子坐在教學的天台上,看着手機上的新聞,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正值桃花梨花盛開的季節,經過細雨的滋養,空氣中瀰漫的淡淡的花香,校園後上坡的蒲公英也隨着春風,在天空中飛舞。

白衣女子望着遍地的蒲公英,這個季節正是蒲公英盛開的季節,也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和他相遇的,度過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如今,她卻只能站在樹蔭里,刻意地躲避着太陽。

女孩拿着整理箱,走進了校園,校園裡的路邊種滿了樹和花,風一吹就能夠聞到淡淡的花香,學校很大,走着走着就轉了方向。

「請問,女寢3號樓怎麼走」,女孩攔下了一個路人打聽了一下自己寢室樓的位置,走了半天才找到寢室樓。

女孩來到了自己所在的住所,敲了敲門。

「請進」,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

女孩推開了門,走了進去,四處看了看,寢室面朝陽面,陽光充足,但是和自己之前所在學校的寢室相比差距還是挺大的,不過寢室的環境還是挺乾淨的,床位的布局還是挺好。

夏可心見新來的室友很熱情,上去就拉住了人家的的手「你就是新來的室友」,女孩被夏可心的熱情勁弄着有點蒙,獃獃的站在原地。

蘇惜然也來到了女孩的身邊看着夏可心埋怨的說:「你看你把新室友嚇得」。

夏可心鬆開了手,甜甜的笑了笑:「我叫夏可心,她叫蘇惜然,我們是大三的學生」。

「我叫安瀾,是新轉來的,讀大二」。女孩很活潑的自我介紹了自己。

「原來是學妹啊!別在門口站着啊」!進來坐。蘇惜然拉着安瀾的手毫不生疏往屋裡走。

安瀾來到自己的床位,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整理完自己的東西,心想在床上躺着休息一會。

「學妹,你收拾完了,一定餓了吧!」我們去吃飯好不好,夏可心呆萌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安瀾。

安瀾無奈的點了點頭。

三人從寢室出發來到了食堂,食堂是二層小樓,裏面的環境不錯,桌子擺着很整齊,有圓桌,四人桌,以及六人桌。安瀾轉了一圈,由於食堂里小吃種類較多,有許多沒吃過的東西,開始猶豫自己吃什麼了,安瀾看了看蘇惜然和夏可心買了些什麼,又糾結了一下選擇了揚州炒飯。三人找了一個四人桌就坐了下來,安瀾吃了口炒飯覺得味道一般,沒有在以前學校吃的好吃 ,心裏開始有點想念之前的學校了。

「對了,安瀾你是學什麼專業的」。夏可心邊吃邊問。

「我是學醫的,學姐你們是學什麼的」。

「我們是學金融的,不過,你醫學方面要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請教一下寢室里另一位學姐,雖然她的專業也是金融學,但是她在醫學方面也是很有研究」。

安瀾點了點頭,吃完飯,三人在學校里閑逛,夏可心和蘇惜然把安瀾夾在中間,三個人拉着手,簡單的給安瀾介紹了她們經過的地方。逛着逛着,安瀾看有蒲公英在空中飄揚,轉了頭看到了學校後上坡那遍地的蒲公英。心想在這還能看見這麼美的蒲公英。

學姐,我們去那看看吧!安瀾用手指着那遍地的蒲公英。

蘇惜然看了看夏可心,夏可心搖了搖頭。

安瀾,這天色有點暗了我們還是回寢室吧!蘇惜然拉着安瀾直奔寢室走,夏可心跟在後面。

三人回到寢室後,安瀾心裏有點不高興,坐在椅子上很直接的問道:「學姐,為什麼不讓我去後山看蒲公英啊。」

蘇惜然嘆了口氣說:「不是不讓你去,而是晚上不能去。」其實,每個學校都會或多或少流傳的一些靈異事件,往往那些靈異事件都大同小異。然而,我們所在的大學的恐怖傳說卻略有不同。

「什麼傳說啊!學姐,你趕緊給我說說唄!」

在學校的後山坡上種滿了遍地的蒲公英,白天,蒲公英沒有什麼不同。可是,在夜幕降臨的時候,總是有人看見一個長發女子在蒲公英里徘徊,而那遍地的蒲公英也不再是潔白如雪,而是變成通紅如血,如同彼岸花,讓人以為自己到了黃泉一樣。

寢室的燈,忽然一亮,在寢室里正在談論恐怖故事的三個女生,不約而同的叫了起來。三人一起向門口看去,門口站着一個黑色長髮女生,長發遮住了女孩的眼睛。

「這就是寢室的另一位學姐嗎?」安瀾看向旁邊的夏可心。

夏可心點了點頭說:「她叫蕭夢瑤,可以說是一個天才。」

此時,蘇惜然很是生氣衝著門口的蕭夢瑤就開始大喊,「大晚上的能不能別跟鬼似的,嚇死人了」。

「本來就是死神,還用嚇嗎」?蕭夢瑤的聲音很冷,給人一種不太好相處的樣子。

入春的晚上飄來一陣涼風,讓人覺得一股寒意襲來。蘇惜然被氣得直躲腳,夏可心見倆人這樣急忙的說:「好啦!大家認識這麼長時間了,何必呢!」

蘇惜然哼了一聲,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了。

蕭夢瑤走進了寢室,看着新來的室友,安瀾被蕭夢瑤的冷冰冰的眼神嚇到了。站在原地發起了呆,感覺蕭夢瑤冷冰冰的。

「學姐,你好,我是新來的室友,我叫安瀾,請多關照」,安瀾很恭維的向蕭夢瑤伸出了手,蕭夢瑤看了一眼,就往自己的床走了。蕭夢瑤在床上把衣服換好了,就拿着洗漱用品出去了。

「惜然學姐,為何夢瑤學姐自稱死神呢!」安瀾一臉好奇的樣子。

蘇惜然看了一眼夏可心,夏可心注意到她的眼神了,拿着洗漱的東西也離開了寢室。

安瀾看了看離去的夏可心,又看了看床上的蘇惜然,有點不明白了,前幾分鐘還有說有笑的,現在咋又這樣了呢!

蘇惜然見夏可心離開寢室,吸了一口氣說:「這件事還要從我們剛開學說起。」

那時,我們剛開學,蕭夢瑤向學校申請自己開一個社團,名為「占卜社」。為學校里的同學進行占卜,因為她占卜的事情都很靈驗,占卜社在學校也很受同學們的歡迎。

可是,科學研究社的社長卻不相信那些封建的東西,就去占卜社找蕭夢瑤理論,蕭夢瑤見她第一眼就說:「你的命要終結了」。科研社社長一聽這話氣的就直接走了,她花錢調查蕭夢瑤的身世。

發現蕭夢瑤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就是她從小就被稱為死神少女。這個消息在一夜之間成為學校論壇里最火的新聞了。

可是,消息傳出不久,那個科研社的社長離奇的死在家中了。學校里有人就說:是死神少女生氣了,把人帶走了。也因此占卜社也沒人敢去了,至今一直荒廢的。

另一邊,蕭夢瑤和夏可心在水房裡洗漱,夏可心看着蕭夢瑤,心想不知還能不能一直待在她的身邊。

「想什麼呢!」

「沒想什麼啊!瑤瑤,你對新來的室友怎麼一點都不熱情啊!」

「 我跟誰不都是這個樣子嗎?」

「唉!就你這脾氣,我都擔心你嫁不出去。」

蕭夢瑤用水潑了夏可心一下,拿着洗漱東西就開溜。留她一個人在水房裡,夏可心嘟着嘴,拿着東西,就開始追蕭夢瑤。

「學姐,那占卜社在什麼地方啊!」

「就在學校廢棄的教學樓里,你不會想去占卜吧!」蘇惜然很吃驚的看着安瀾

「我要是想占卜直接找夢瑤學姐不就好了,幹嘛去那麼遠的地方。」

蕭夢瑤在門口停住了,聽屋裡人的談話冷冷的笑了笑,便推門進屋了,收拾了一下就回到自己的床上。

夏可心在遠處看見了這一幕,放慢了腳步,看蕭夢瑤進去才恢復正常的步伐。

大人們都說她是死神派來的,我們離她遠一點,小心她把我們的魂帶走。

你帶着她會倒霉的,不能讓她留在身邊。蕭夢瑤從夢中驚醒,滿頭的大汗,用手機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幾分鐘就到凌晨十二點了。

蕭夢瑤下床喝了點水,就往洗手間走去了,水房裡很靜,蕭夢瑤用清水洗了洗臉,看了看鏡中的自己,用手擋住了一隻眼睛,看向鏡中。

水房裡就她自己一個人,沒有別的東西了,蕭夢瑤想了想,這個時間段,居然什麼都沒有,這個宿舍還真是挺安靜的啊!

走廊里的燈,一閃一閃,而蕭夢瑤身穿白色的裙子,在走廊里走,如同女鬼一樣。如果在睡意朦朧的情況下看見蕭夢瑤,真的會以為自己見鬼了呢!

蕭夢瑤輕輕地打開了門,往寢室里走,蕭夢瑤的眼睛如同狼一樣,在漆黑的夜裡泛着光。

「學姐,你還沒睡嗎?」安瀾小聲的問到。

「我只是起來方便一下,不小心吵到你了,繼續睡吧!」蕭夢瑤回到自己的床上。

安瀾點了點頭,心想夢瑤學姐人其實挺溫柔的。

「我要吃燒烤」,夏可心忽然冒出了一句話。安瀾被夏可心說的夢話逗笑了,笑完便繼續進入了夢鄉了。

蕭夢瑤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忽然間想起了一個人,那個人總是會帶她看山上的蒲公英,而且還要防着家裡人偷偷的帶她去看那遍地的蒲公英。

不知不覺,蕭夢瑤睡著了,夢裡彷彿回到了小時候,淚水順着眼角流了下來。

太陽漸漸從東方升起,新的一天開始了,空氣中瀰漫著花香。早晨的天氣還是有一些微涼。

男子拎着澆水的工具,習慣性地來到學校的後上坡,白衣男子看着男子,心想自己不奢求別著,只想在這裡默默地看着。

男子看着遍地的蒲公英,希望她在天堂可以看見這邊地的蒲公英。

陽光射入窗戶照在蕭夢瑤的床上,她揉了揉眼睛,拿出枕頭下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坐了起來,寢室的人還在夢想中,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腳步放的很輕,生怕把她們吵醒,蕭夢瑤離開了寢室,輕輕的把寢室的把寢室的門帶上。

清晨,校園裡的人很少,蕭夢瑤跟往常一樣來到了種滿蒲公英的後山坡上,大老遠就看見那遍地的蒲公英里的男子。

白衣女子見蕭夢瑤過來,跟以前一樣立刻的躲了起來,自己都覺的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他曾說過,她是陰陽家的傳人,還是小心為好。

   「你來了」,男子邊說邊給蒲公英澆水。

  「李教授,真是有雅興啊!每天都來這鬧鬼的地方」,蕭夢瑤看着那遍地的蒲公英。

   「還說我,你不也是一樣,每天都來」,男子放下手中的東西看向蕭夢瑤,發現她眼睛有點紅,很關心的問:「怎麼了,是昨晚沒有休息嗎?眼睛為什麼這麼紅啊!」

  沒什麼,只是夢到了過去發生的事情而已,微風輕輕的一吹,那盛開的蒲公英開始隨風飛向遠方,蕭夢瑤看着那在空中飛舞的蒲公英,微微的笑了。

  男子看着蕭夢瑤的側臉,想起了一個讓他無法忘記的女子,以前他經常陪着她來後山坡上看那盛開的蒲公英,蒲公英可以說是她最喜歡的花了。

 「怎麼了,李教授,不會思念故人了吧」!蕭夢瑤看着發獃的男子。

 「你不會真是死神吧」!男主忽然冒出了這句話。

 「李教授,何出此言」。蕭夢瑤很好奇的問道。

 「總覺着,你好像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內心」。男子笑着說到。

蕭夢瑤,唉了一聲,一臉的無奈:「雖然,我比較喜歡屍體,但是對人心也是很有研究的,況且我還是開過占卜社的人。

而且,你當我眼瞎嗎?看你那副表情一看就知道你心裏想些什麼,好歹,我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你想什麼我會不知道,虧你還是醫學專業的教授呢!」

「是,是,是,我的蕭大小姐,走啦!去吃早飯」。男子笑了笑,心想她也就能和自己這樣說說笑笑,換成別人早就用那雙冰冷的眼神把對方秒殺掉了。

男子往樹後瞄了一眼。蕭夢瑤也隨着男子往樹看了一眼,樹後的人立馬躲了起來,從樹後面的繞了一圈離開了。

  「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蕭夢瑤感嘆道。

  「小屁孩,在那感嘆什麼呢!」男子一臉嚴肅的表情。

 「 李毅,我看你是活夠了,還想不想活了,不想活就直接說,」蕭夢瑤冷冷地問道。

 「 蕭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別跟小的一般見識。」

哼!蕭夢瑤直接往食堂走了,李毅心想,真是的可怕的女生,就這暴脾氣誰敢要啊!見蕭夢瑤走了有點遠,自己也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

白衣女子見他倆已經遠去,從樹里走了出來,站在樹蔭里,防止被陽光晒傷,她看着李毅遠去的背影,心裏還是放不下這個人,看他現在過得這麼好,心裏也是很安慰的,等他找到另一半,自己也可以安心的離開了。

每次,自己都在躲避那個女孩,覺得她好像能看見自己。她只想在這裡默默的看的自己喜歡的人,僅此而已。

  「我怎麼感覺好像看見學姐了,而且,還和一個男的一起走,」安瀾從窗外把頭伸了進來。

  蘇惜然揮了揮手說:「正常的事,用不着大聲小怪的。」

「哦,」安瀾點了點頭。

早上的食堂人雖然很少,但是買早餐的人卻不少,蕭夢瑤走了一圈買了杯豆漿和包子。蕭夢瑤和李毅拿着買好的早餐,準備找地方坐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兩個女子。有一位,正是剛剛在樹後,偷看的張老師,而她旁邊的是她的好朋友,趙導員。

  李教授,大早上就和自己的學生在一起,不太好吧!而且,學校可是禁止師生戀的。趙導員眼睛一直盯着蕭夢瑤看。

  蕭夢瑤冷冷的看向趙導員,正準備說話,就被李毅搶先說到:「我和我學生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吧!你還是先把你邊上那位管好吧!不要沒事就跟蹤人」。李毅眼神特別兇狠盯着一旁的張雪看,恨不等立馬把她送到地獄

  「走吧!我們找個地方吃飯」。蕭夢瑤跟在李毅身後,走着走着就回頭沖站在原地的兩人冷冷的笑了笑。

  嫉妒的女人真是比鬼都可怕。蕭夢瑤看着李毅。

  「看什麼呢!」李毅好奇問道。

  蕭夢瑤咽下嘴裏的東西說:「我真懷疑,現在女生眼睛是不是瞎啊!怎麼就看上你了呢!」

  李毅看了看蕭夢瑤,「吃你的飯吧!一天天的凈瞎操心。」

蕭夢瑤,你給我等着。某人心裏暗暗發誓。

早飯吃完了,李毅和蕭夢瑤在學校里閑逛,蕭夢瑤聽着歌,看着學校里的風景。

「我回研究室,你有什麼安排。」李毅看着正在看風景的蕭夢瑤。

算了,和你一起去研究室吧!在寢室閑着也是閑着。蕭夢瑤跟李毅來到了研究室,看見沐夜辰一個人在研究室里,沐夜辰看蕭夢瑤和李毅一起過來的,心裏很不舒服。

「李教授,我還有點事先走了」,沐夜辰低着頭就離開了。

「我看沐夜辰挺好的,你對人這麼冷淡好嗎?」

「那我問你,張雨對你不也挺好的么,你不還是放不下心裏面那個嗎?」

「 明明是我問你問題,怎麼變成你問我了,我告訴你,別轉移話題。」李毅嚴厲的說到

「命里無緣吧!我倆不適合在一起。」蕭夢瑤很淡定的回答到。

「你是怕連累他,還是怕他家裡人不同意」.

「什麼連累不連累的,他根本不是我可以依賴的對象,而且,我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而且感情的事,我一向是講就緣分的。」

門外的孟澤安看着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沐夜辰,心裏默默的嘆了口氣。

「走,陪我喝一杯」,沐夜辰拍着孟澤安的肩膀。

「為什麼,她不喜歡我,我哪裡配不上她。」沐夜辰一臉憤怒的表情

「可能是因為,她被稱為死神少女吧!」孟澤安喝了一口酒

「我根本都不在乎那些,」沐夜辰狠狠的往嘴裏灌酒。

「 慢點喝,我知道你心裏不舒服。可是感情的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強求不來。」

「 喝 ,接着喝,」沐夜辰拿着酒杯就往裡倒酒。

唉!孟澤安只好陪着他,心想喝醉了就不會想那些難過的事情了。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啊!孟澤安心想自己不也是一樣嗎?明明很喜歡夏可心,卻不敢告白。

此時,沐夜辰已經醉的不醒人事了,孟澤安只好扶着他回寢室了,希望他能忘掉心中的不愉快吧!孟澤安送完喝醉的沐夜辰,自己獨自一人來到了後山坡,那遍地的蒲公英站的一名白衣女子,披着長發,臉色沒有一絲的血色。

「我來看你了,雖然,我看不見你,但是我能感覺到你的存在」,孟澤安望着空無一人的後山和那遍地的蒲公英。

白衣女子伸出手,想要摸他的臉,但是手穿過了他的身體。她只能默默着看的他,心裏的話想說卻說不出來。

「李毅每天都在照顧着遍地的蒲公英,他還記得你喜歡蒲公英,能看出來他心裏面還想着你。」

女子點了點頭,她看着出來,也是因為心裏放不下,才一直留在這裡,每天看着他。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姐,孟澤安轉身離開了後山坡,白衣女子看着他,很是欣慰。

三年了,自己在這徘徊好久,現在已經和這千年古樹融為一體了,時間長了,有了感情就更捨不得離開了。

蕭夢瑤躺在床上,夏可心拿着洗好的草莓,爬上了蕭夢瑤了的床上。

「瑤瑤,幹嘛呢!我帶的你最愛吃的草莓來看你了,」夏可心拿着洗好的草莓往她的嘴裏喂。

「看微博呢,謝謝可心喂我草莓」.

瑤瑤,你好萌啊!夏可心抱着蕭夢瑤就不放開。

「哎啊!注意一下,可心還是先回你的床上吧!」一會她倆回來看見就不好了。

「不要,人家要和瑤瑤在一起,我才不管她們怎麼看呢!」

「好好,倔不過你。」蕭夢瑤服軟了。

兩人在床上玩了一會,就一起去洗漱了。

蕭夢瑤躺在床上聽着歌,不知不覺得就睡著了。

李毅看着手上的照片,很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離開她,為什麼不陪在她身邊。

天下沒有後悔葯,有些人都是在失去了以後,才懂的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