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空間:福運小嬌妻
七零空間:福運小嬌妻 連載中

七零空間:福運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魚星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青雲 顧暖

美食博主顧暖莫名其妙夢到同名同姓的顧暖的悲慘一生,被動綁定拯救反派009的佛系沙雕系統重生到七零小媳婦顧暖身上,喜當後媽顧暖看着身邊的瘦的只剩大頭的誇誇陸二寶,:「媽媽好棒二寶最喜歡媽媽了」「二寶以後要成為和媽媽一樣優秀的人」「二寶最愛媽媽了」這就是反派???次奧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虐渣,養萌娃,帶領全村人民風風火火搞事業顧暖的小日子過的風聲水起據說死了的男人卻出現了展開

《七零空間:福運小嬌妻》章節試讀:

李香蘭看到陸青雲,這才把戴着大紅花的公雞,上面的大紅花給取掉了。

反正她早就打算好了,要是陸青雲不回來,就用大公雞來拜堂。

「兒啊,快去接新娘子。「李香蘭殷勤諂媚的拉着陸青雲。連他喝水的功夫都不給,直接就要去趕人去顧家村。

「娘,人家一個好好的姑娘,連我面都沒見過,就來當後媽了。」陸青雲冷冷開口,身上的鐵血軍人氣息毫不收斂的釋放出來。

李香蘭來推他,自然是沒有推動,反而被自家兒子身上的駭人氣息嚇得直打哆嗦。

他又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李香蘭自然推不動她。

李香蘭有些難堪,只是片刻她就調整好了自己。,要不是看顧暖性子像木頭,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她才不會選她。

「兒啊,你當她為啥嫁過來。她命硬,剋死雙親。你剋死了三兒媳婦,娘偷偷找人看了看。說你們是絕配,在一塊,逢凶化吉,子孫滿堂。」

「你想想她的名聲本來就不好了,你今天再去鬧鬧不結婚。你這是要她命啊。」

李香蘭就是為了趕這個時間差,才故意打的電話。

好來個死不認賬。

現在逼的陸青雲不結也得結婚。

「知道了娘。」陸青雲沒在說什麼話了,現在也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他確實不能看着顧暖去死。

陸青雲去院子里打了水,洗了把臉,又去大隊部借了輛單車。

找了村裡的人,這才去了顧家村。

顧家村顧暖今天穿的是和往常一樣的衣服,只是多了幾朵大紅花,身上別了一個,頭上也帶了好幾朵大紅花。

「接親的人來了。」

「還騎單車來。」

「看看這小夥子一點也不差。」

「後娘難做。你說說她跟啞巴一樣,怎麼教孩子。哈哈哈。」

「這單車真好看,還有這綠軍裝。」

在一片議論聲中,陸青雲騎着單車迎着朝陽的光輝過來了。

「顧同志,你好。」

顧暖看向面前的男人,寬肩窄腰,劍眉星目,鼻樑高挺的命,目測大概有一米八八。

完全看不出是有兩個孩子的男人,男人本就長的俊美,大概是常年在軍營的生活,渾身的淡漠氣息中更添英氣逼人。

顧暖在現代見過不少美男,但她不可否認陸青雲目前在她的美男榜排第一。

「哎吆,這就看上了。」

「之前還。。。」

「看看不是臉紅了。」

在周圍人的打趣中,顧暖這才意識到,她又走神了。

她臉變紅了,微微點了點頭,「你好,陸同志。」

陸青雲接過顧暖,長腿蹬着單車就離開了人群。

留下大柱和一些村裡人在後面分發喜糖。

顧暖坐在車子上還有些不真實的感覺,這個人就是自己以後共度一輩子的人了。

車子一路上騎的不快,路不好,顛簸了一下,顧暖趕緊抓到了陸青雲的腰上。

她可不要掉下去,小時候外婆村裡一個人從拖拉機上掉下去,腎就壞了。

她可不要當那種倒霉鬼。

感受到溫熱的小手抓在自己的腰上,陸青雲喉結動了動。

「顧同志,男女授受不親。你手先拿開。」

「晚上我有些話要給你說。」

顧暖調整了自己的坐姿,才把手鬆開,又扶到了車子坐上。

「好。」顧暖輕輕應道,結合上一句話,她大概知道陸青雲要跟她說什麼。

現在不是一個說話的好時機,那晚上再好好說道。

顧暖的手從陸青雲的腰間離開,陸青雲覺得有些悵然若失,不過還來不及回味是什麼,他們就到了靠山屯。

陸青雲是二婚,所以並沒有怎麼大辦。只請了相熟的村裡人,村幹部和一些族老。坐下來也有四桌了。

李香蘭最開始算得是三桌,現在竟然做坐着四桌。

那都會她的錢啊,真金白銀的錢,她真不想花在陸青雲的身上,可她人設不能崩。

心裏血滴的多大,臉上的笑容就有多燦爛。

說的就是李香蘭現在。

「恭喜李嬸,三哥今天可結婚了。從今晚後,李嬸又享福了。」

村裡的一個小夥子笑着朝李香蘭恭喜。

「是紅海啊。我們家老三一結婚我這心裏的大石頭可放下了。」以後可有人照顧那一對一歲的雙胞胎了。

從小5她就不喜歡的三兒子,出去當個兵,結果帶回來一對雙胞胎,說是跟當地知青結婚生的,孩子娘生孩子難產去世了。

他工作忙,只能帶着孩子讓爹娘帶。

生生把自己作成二婚頭,要不是看在錢和票的份上,李香蘭都想把兩個奶娃娃扔山裡去。

這不才帶了半年,就急吼吼的給陸青雲找媳婦。

請的人不多,但也是忙到快晚上才收拾完。

晚上老陸家一家人就着中午的剩菜底子的油渣,又炒了幾個青菜,然後隨隨便便就對付了一頓。

顧暖下午跟着收拾,晚上吃過飯也跟着陸青雲一起回屋了。

微弱的煤油燈下,陸青雲才看清楚顧暖長什麼樣子。

撲粉太厚格外白皙的臉上,左右兩頰上是兩塊圓形的紅,因為臉太白,而顯得格外黑的眉毛。

像兩條蜈蚣爬着。

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會說話,陸青雲沒怎麼和女同志相處過。

他呆了一會,才開口道。

「顧同志,我早上說和你有話說,你還記得吧。」

顧暖點點頭,如水般的眸子望着陸青雲。

「嗯,你說。」

「我給你再介紹一下我吧。我叫陸青雲,靠山屯人,現在是一個團長。有兩個一歲的孩子。津貼是六十八元,其中二十八元拿出去資助了戰友的孩子。每月寄回來的津貼是三十元加其他票。我知道讓你一個大姑娘當後媽委屈你了。不管你願不願意,繼續跟我發展革命感情,我都會竭盡所能對你好,忠於革命黨和你的。」

陸青雲說了一大長串,望着對面的姑娘,內心是忐忑不安。

他帶着兩個孩子,很多姑娘一聽就望而卻步了。

不敢再軍營找,是害怕女方條件太好,他護不住兩個孩子。

所以李香蘭說給他再這邊找一個,他既期待又擔憂。

為了兩個孩子,他也只能不要臉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