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傾城棄妃要逆天(書號:8177)
傾城棄妃要逆天(書號:8177) 連載中

傾城棄妃要逆天(書號:8177)

來源:google 作者:季弦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弦歌 現代言情 顧培珏

簡介:她毒術出神入化,可害人亦可救人一枚玉佩讓她不幸穿越到一個架空王朝的新嫁娘身上,爹不疼夫不愛,還有個神經病似的妾室總是盯着自己不放在找尋回去的方法途中,順手虐渣男,掐白蓮,大膽休夫再不善老爹鬥智斗勇,再順手撈一筆橫財,想要帶回現代帶着兄弟們也發大財只是,只因免費拿了他一枚玉佩就開始跟她糾纏不休的那隻腹黑狐狸,明明開始只是想要她的救命血,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盯上了她的心·······展開

《傾城棄妃要逆天(書號:8177)》章節試讀:

季弦歌一個弱女子哪裡反抗得過幾個身強體壯的侍衛,輕而易舉地就被帶到了柴房。

林煙煙得意的眼神還一直重複出現在季弦歌的腦海中。

季弦歌被侍衛扔進了柴房裡,「砰」地關上了柴房的門。

她竟也不覺沮喪,反倒是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着那些乾草,躺了下來,開始思考人生。

其實就是梳理原主遺留的那些記憶。

都說一穿越,會繼承原主的全部記憶,其實不然。

季弦歌這才發現,小說里都是騙人的,腦子裡的記憶都是只有記憶深刻的最清晰,其他的都很亂很模糊。

低眸看着自己身上繁瑣的古人服飾,季弦歌皺眉,難道自己要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活着?

不,她不甘心。

她好不容易才將毒組織推到了最高點,坐上了毒祖宗的位置,怎麼能便宜了那個死胖子。

她死後,毒組織必然會移交到死胖子手裡,那個死胖子什麼都不會,由着他管理毒組織,指不定沒幾日就會被剿滅了。

想到自己實驗室里的那些寶貝,季弦歌就覺得痛心疾首。

她想要回去。

可是,怎樣才能回去?

季弦歌開始沉思,她是撿到了一枚自帶毒素的玉佩,然後想到自己最新研製的毒藥正巧還缺一味引子,就打算刮一層玉佩上的玉碎下來加進去。

可是,剛拿起刀,那玉佩就忽然光芒大作,驚得她打翻了自己的毒藥,一下子身子輕了起來,失去了知覺。

本以為自己是被自己的毒藥給毒死的,這麼一想,季弦歌忽然發現,也許她穿越並不是因為自己死了。

而是那枚突然發光的玉佩。

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找到那枚玉佩,她就能回到二十三世紀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季弦歌忽然又覺得自己充滿了希望,一雙死磕的眼變得瑩亮起來。

不管是不是因為玉佩,總歸是有了希望,她不會放棄這一點可能。

就在季弦歌沉浸在自己有希望回到現代的竊喜當中的時候,柴房的窗戶忽然砸了下來!

季弦歌條件反射地往後一跳,「誰!」

搞謀殺呢嗎。

「小姐,是我。」一道細細的女聲過後,這小小的柴房裡便不知怎麼多了一道人影。

那是季弦歌的婢女沉香。

好在腦子裡對沉香的記憶反應了過來,季弦歌微微舒了一口氣。「你怎麼進來的。」

她只是眨了眨眼,沉香站在她面前了。

聞言,沉香指了指那個窗戶。

被撬開了框架和窗戶紙,如今那隻剩下一個方方正正的一個洞。

季弦歌這才忽然想起來,她的這個婢女,似乎會武功。

沉香走到季弦歌的身邊,「小姐,怎麼一會兒不見,你就被關進了柴房?」

她奉季弦歌的命令到西郊去給季弦歌找什麼飛出去的鸚鵡,回來就不見季弦歌在屋子裡了。

一打聽,才知道季弦歌被關進了柴房。

至於為什麼,沉香來不及多問就趕過來了。

季弦歌正要解釋,卻突然瞥到一細長黝黑的東西朝她們二人蜿蜒而來,季弦歌冷喝一聲,將沉香拉了過來。

沉香這才看到是一條黑蛇正吐着芯子準備朝她們進宮,在季弦歌做出應對前,沉香就伸出兩隻手指鉗住蛇的七寸,用力一捏,蛇眸便失去了光彩。

季弦歌眼看着沉香就要把蛇扔出去,立即喝止道,「等會,留着。」

「……」沉香雖然不明白季弦歌葫蘆里賣什麼葯,但也還是照做了。

黑暗中,沉香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才帶着季弦歌鑽出了柴房,這一幕落在暗處的林煙煙眼中。

哼,敢私逃,明日有你們好看的。

光線太暗,林煙煙沒有看清,否則她一定會咋舌,自己放進去的毒蛇竟是掛在季弦歌的腰間,所以季弦歌走路的時候,姿勢才那麼奇怪。

……

沉香將季弦歌救出了柴房休息一晚上後,兩人就趁着陽光尚好,戴上面紗,摸出了王府。

沉香說,上京城最好最全的玉器店是成玉軒,所以,季弦歌此刻就站在成玉軒門前。

成玉軒大抵是剛剛開門不久,裏面還沒什麼人。

沉香和季弦歌前後腳一踏進成玉軒的門檻,便有一小廝迎了上來,「小姐,看點什麼?」

季弦歌怕暴露身份,特地讓沉香梳了一個較為少女的髮髻,否則小廝就該稱她為「夫人」了。

眼前好幾個木架之上都擺滿了各種玉器,琳琅滿目,季弦歌不禁心想,若是將這些帶回現代,她就能置辦一個頂尖的實驗室了。

「小姐?」見季弦歌目光遊離,小廝不由再次出聲。

季弦歌回過神,「看看玉佩。」

成玉軒的玉器確實是精緻又豐富,季弦歌卻獨獨沒有瞧見自己所需的玉佩。

小廝一聽季弦歌是要玉佩,隨即就將季弦歌領到了一木架後,指着一桌櫃,道:「小姐,玉佩都在這裡,小姐看看可有中意的?」

低眸瞧去,季弦歌一眼便看到了一枚與自己撿到那塊極其相像的玉佩,心下一喜,指着那塊玉佩,「將那塊玉佩包起來。」

小廝愣了愣,臉上露出一抹遺憾的笑,「小姐,不好意思,那塊非賣品,小姐要不再瞧瞧?」

非賣品?

「你們擺出來不就是拿來賣的嗎?」

小廝:「不好意思,小姐,您再看看別的?」

季弦歌狐疑地瞅着小廝,「我只要這個。」

聞言,小廝愣了愣,而後有些難為情地低下頭。「那可能是成玉軒無緣與小姐做生意了。」

「胡鬧。」忽的,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從後堂走出來一中年男子,將小廝趕至前櫃,而後歉意地看向季弦歌,「這位小姐,不好意思,在下乃成玉軒掌柜,替那不知禮數的小廝給小姐賠罪了。」

說著,掌柜的就取出了季弦歌看上的那枚玉佩,裝進錦袋中,遞交給季弦歌。

季弦歌秀眉微蹙,看着眼前的掌柜,心中在掙扎。

這掌柜的與小廝口徑不一,這玉佩此刻如同燙手山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兩人僵持着,掌柜的手保持着遞交的姿勢不落,季弦歌也維持着素手不抬。

一聲輕咳,打破沉默的寂靜,一陣有些虛浮的腳步聲緩緩而至,季弦歌不由側目而視,眼中驚艷掠過。

而季弦歌身後的沉香,眼裡則是划過一抹晦暗。

來人是一名男子,身着月色長衫,面容清冷,雙眸孤傲,一對遠山眉更是平添了一抹生人勿近的疏離冷漠之感。

季弦歌自詡見過不少美男,卻無一人比得上眼前這位半分,雖然那一身冷傲讓人不敢直視,但季弦歌並非尋常古代女子,目光從來人出現後,便沒有挪開過。

《傾城棄妃要逆天(書號:8177)》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