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連載中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來源:google 作者:洋仔很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洋仔很乖 蘇伯奧 都市小說

懷念過去的日子現在的人們總是感嘆時間過得太快總是懷念過去的日子但是這是人生啊!我們曾經的日子也只能用來懷念了!展開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章節試讀:

伯奧的大學宿舍上床下桌,4人間,雖然是個不錯的宿舍,但是沒有空調。天津雖然處在海河入海口地區,但是個盆地。夏天的天津就是一個小型的鍋爐。一個夏天不停火,蒸煮着盆地里的人們。

伯奧來到熟悉的宿舍,他已經認識了宿舍的人。但是宿舍的新朋友並不認識他。伯奧耍起了小聰明。

見到宿舍同學開口。

「我叫伯奧,我有一個神奇的魔力,我能從你的面貌算出你的名字。」

「瘦瘦高高的,戴個眼鏡。你的家裡肯定希望你能從人群中出頭,但又不太出頭。」

伯奧開始了江湖騙子的套路

「你應該姓 封 叫亞新」

「封亞新,這是個好名字!」

一旁的小胖子看到。

「你猜猜我是哪裡人」

「你這口音太重了。內蒙古的吧」

「你是不是看我身份證了?」

「看你這個身材,又高又魁梧,張飛的後代吧」

小胖子笑呵呵道

「你在看看名呢?」

「我兄弟也是胖胖的,你的性格比較果斷。做事如同斷劍一般」

「張建!」

「你真的會算嗎?」

「你是不是江湖騙子」這東西在伯奧眼裡看來都是九牛一毛的東西。

畢竟都和你們相處半個月了。什麼樣的性格都有大概的了解。

伯奧不敢同他們說,自己其實已經和他們見過面了。這是第二次了。

「趙彭,來吃點東西」

在一旁收拾東西的是個180左右的體育生。一看就是練家子。胳膊上的肌肉,腹肌。都是伯奧一直羨慕不來的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說了啊!我會算!」

伯奧給幾人分了點吃的。

「咱都是第一天來這個學校,晚上咱們一起去看看學校環境」

晚上伯奧四個人到食堂看見熟悉的飯菜,熟悉的價格。而另外三人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張建恨不得把食堂所有的吃的都買來嘗個遍。

伯奧見到了熟悉的炸蘑菇,雞肉塊。6塊一份3塊半分,也能吃的飽飽的。

餐廳總共有三層,第一層主要是大鍋飯。地方特色小炒。

第二層主要是回民餐口,和一些家常便飯。

第三層則是一些小包間。伯奧還沒有去過包間。

伯奧跟着其他三人來到了二樓。看着窗口寫的回民餐口。但是伯奧實在是品嘗不出來與其他食物的區別。只是覺得這裡的菜油有點少。

「第一天到,咱就吃個面吧」

「中國傳統「上車餃子,下車面嘛」」

伯奧先叫其他三人點餐,看見趙彭點的是今後他最討厭的麵條,伯奧就笑了出來。

伯奧點了自己最常吃的牛肉麵。牛肉還是如此的少。『

飯桌上,四個人談論了自己的家鄉,互相了解一下。

伯奧只是在一旁聽着他們講話。畢竟這些話在伯奧這裡聽的差不多已經能背誦下來了。

要是幾人知道,未來幾天內他們談論的話題都是這些關於家鄉的事情。他們今天就不能聊的這麼起勁兒了

「伯奧,你是怎麼知道我們的名字?你有空可要教教我」

「沒問題,這太簡單了,簡單到沒人相信」

「這麼簡單,你還收徒弟嗎?」

「我也不清楚其中的原理,等我好好想想怎麼教你們。」

開學是為期十四天的大學軍訓。在伯奧的印象里。十四天里有7天是有下雨的。前幾天的隊列去了沒有用處。最後還是要被分配到表演方隊里去摸魚。

伯奧和亞新都是山東人。倆人也算是老鄉。

伯奧和亞新的床也是緊挨着。

「亞新,你相不相信我」

「我跟你說,前幾天咱們不用去,軍訓也能過,你信不信?」

「我信,但是不去被抓到聽說,好像要明年重修」

「不信就算了。我自己在宿舍躺平」

軍訓照常進行,前幾天伯奧都沒有去,以至於教官們都不知道有蘇伯奧這個人。

天氣也是原來的樣子,晴天少有,都是陰天,雨天

第四天,伯奧還是沒有去。

與之前不同的是,第四天學院的院長在軍訓期間查宿舍。正好看到伯奧在睡覺。

「你怎麼不去訓練?有假條嗎?給你導員打電話!」

「我今天不舒服,沒有去。你是幾營的?」

「4營的,我的教官叫王鵬!」

「王鵬不是四營教官啊」

「給我看你的假條!」

「老師我還沒寫假條!」

「逃避軍訓,現在下去跟着練,明年重修」

這不應該發生啊!

伯奧小跑下樓,跑到操場。隨便找了個營就**去跟着訓練了。

現在是第四天,天氣陰,明天有雨。這都沒有問題啊!

伯奧猶豫自己到底是不是在這個時間裏生活過

第五天的雨按照預期下了一天。伯奧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思考着自己從高考前一天開始自己的經過。

胖子摔倒,打針,屁股疼的卻是自己

朋友聯繫的工廠,沒有去。胖子和子文去了其他地方也是無功而返

軍訓按照天氣和正常道理。前幾天不去是沒有問題的。

這到底有什麼關聯?

伯奧一直都在思考。

「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沒人相信我!」

一切都是自己經過的事情,但現在就是沒有完全發生。伯奧現在閑暇的時間都在思考着發生的一切。軍訓還是照常進行。

伯奧的軍訓結束報告,隨便塞給了教官,填上了通過。

通過是必須要發生的!不通過那才有鬼呢。

現在的伯奧的大腦更加混亂。

結果是相同的,過程卻有這麼大的差別!

國慶假期回家前。伯奧更加猶豫不決。

想起曾經發生的事情,為什麼自己的國慶假期還沒開始!

回家時間有點長,要不還是在學校與舍友過周末吧。

「亞新,你國慶準備去干點什麼嗎?」

「暫時沒有打算。你有啥打算嗎?」

「要不咱們去市裡繞繞看看,看一看天津的文化。」

「那就這麼辦吧」

晚上伯奧給胖子打微信電話

「胖子你國慶放假不?找我玩來!」

「那肯定放假啊!我去你那好像交通不方便!」

「怎麼不方便!我給你出來的路費,到這裡我管你吃住」

「子文呢?你問過他了沒?」

「子文去我就去」

「你倆要是一起來,我可沒辦法管你倆的錢。我支付不起!」

「沒事兒,子文去,我就去!」

伯奧掛斷與胖子的電話

「子文國慶你放假有什麼打算沒?」

「我準備去找胖子爽一下。」

「你別找胖子去了,你倆來找我。」

「我帶你美麗的大天津,帶你嘗嘗正宗的煎餅果子是啥味兒!」

「行吧,那我看看和胖子怎麼去」

問完,和子文回憶了一會曾經的日子。又給胖子發了微信商量見面的時間

了微信,和胖子商量好見面時間。

國慶假期來到了,伯奧早起照了照鏡子

「嘿!這小子真帥」

「大眼睛,高鼻樑,還有個精緻的嘴」

「再配上我這一米八大個」

「誰家女孩見了我不得多看幾眼」

「伯奧,大早上你能不能別在這裡噁心人啊」亞新低頭看向照鏡子的伯奧

說完亞新被子一拽,蓋上了頭

「伯奧今天是國慶!不是你的生日!」趙彭剛剛睡醒坐起來,看着伯奧

「你倆!」

「你倆真行,還得是我們小建」

「我不說話不代表我沉默」

「不要噁心我好嗎?我要困死了」

「小建!哥們看錯你了!記住你了!」

「滾蛋!趕緊該幹啥幹啥!」小建躺下又打起來呼嚕

伯奧下樓,騎着單車到校門口,打了個滴滴。準備去往車站接待兄弟兩個

「伯奧,我倆到了。你在哪?」

「我還沒出校門,你倆等會兒我!」

「你不來我倆可要闖蕩去了啊!」

「馬上到!馬上到!」

伯奧的車來了,30分鐘後來到的約定好的地方。

「胖子,多日不見,你好像又胖了啊」

「奧子,多日不見,你好像變醜了啊!」

「咱們走吧」

伯奧叫上了滴滴。

「師傅,去天津之眼」

「奧子我可聽說那地方可不能去啊」

「情侶去了都要分手,咱三去了,你還不得跟我倆斷絕父子關係啊」

「胖子,現在開始你閉麥好嗎?」

「子文,帶你看看你天津的眼睛。京杭大運河的起點」

「奧子,你能不能給我說點我沒聽說過的」

「你說的這點都是我上次給你推的文章里學到的吧」

不一會幾人到了天津之眼的下方。

下車伯奧準備先過馬路。胖子跟在身後。

伯奧聽着音樂,胖子只顧低頭看手機。

來往車輛密密麻麻,司機車速太快,到了伯奧和胖子眼前才看到有人,剎車已經來不及了。

伯奧和胖子被撞出了5米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