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惜楊辰
秦惜楊辰 連載中

秦惜楊辰

來源:外網 作者:笑傲餘生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笑傲餘生 都市言情

五年前,為了能讓自己配得上她,他不辭而別。五年後,他攜一身驚天本領,榮耀而歸,只是歸來之時,竟發現自己多了一個女兒。展開

《秦惜楊辰》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這時候,一輛掛着江a88888牌照的黑色勞斯萊斯,緩緩停在了機場門口。
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人,立馬上前,恭敬的打開車門。
這一幕如果被江州上流人士看到,一定會驚掉下巴,因為這中年人是江州市首富蘇成武,但此刻,卻要為別人開車門。
接着就看到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走了下來,一身藏青色唐裝,手中拄着一根精緻的拐杖,在拐杖頂端,鑲嵌着一顆雞蛋大小的藍寶石,看似蒼老無力,但身軀卻十分筆挺,渾身一股威嚴的氣勢。
「小少爺,應該要出來了吧?」
老者忽然開口,雙目炯炯的盯着機場出口。
就在這時,忽然兩道筆挺的身軀,一前一後,相繼出現。
老者目光始終盯着走在前方的那道年輕身影,在蘇成武的驚訝中,老者快步走了過去,躬身、低頭,動作一氣呵成,恭敬道:「燕都宇文家族,管家韓天成,接小少爺回燕都,執掌宇文家族。」
聽到老者自報家門,楊辰終於知道這老者是什麼人。
只是,聽到『宇文家族』這幾個字,原本重回故土的喜悅之情,瞬間被沖淡,一股怒意,不由衝上眉頭。
楊辰輕蔑的看了眼韓天成:「還真是諷刺,十年前,我和母親,被逐出家族,並被威脅,此生不得踏入燕都一步,只因,我為私生子,沒資格佔有宇文家族的一切,現在卻要讓我去執掌宇文家族?」
「十八年前,年僅九歲的我,在傾盆大雨中,和母親一起跪在宇文家族的門口一夜,你們可曾有人動過一絲惻隱之心?」
「五年前,我母親身患重疾,走投無路之下,我求宇文家族出面救治,你們又是如何做的?」
「如今知我從北境榮耀而歸,手握重權,就想讓我執掌宇文家族?」
「滾回去告訴那個人,對我而言,宇文家族,又算得了什麼?如果再敢來招惹我,就別怪我親自走一趟燕都。」
這番話,壓在他的心中已經很多年了,五年戎馬生涯的歷練,早已讓他心如止水,絕不會有如此巨大的情緒波動,但此刻,壓抑許久的回憶,竟讓這個鐵骨錚錚的八尺男兒,雙目通紅。
韓天成長長地嘆了口氣,似乎早已經料到這一幕,開口道:「雁辰集團近日要落戶江州,這是你母親還在燕都的時候,用你和她的名字命名,憑藉一己之力,打拚出來的產業,如今你母親已逝,那雁辰集團,理應交還與你。」
楊辰冷冷地一笑,糾正道:「不是宇文家族還我,雁辰集團本就屬於我母親,只是,曾經被你們無情的奪走。」
話音落下,楊辰直接邁步離去。
「宇文家族,的確對不起你們!」
看着他離去的背影,韓天成一臉哀傷,隨即對身邊的蘇成武吩咐道:「小蘇,從今日起,你要想盡一切辦法,盡你所能去幫助小少爺。」
聞言,蘇成武一臉恭敬:「韓老,沒有您,就沒有我蘇成武的今天,您儘管放心,我一定會全心全意的去輔佐小少爺。」
韓天成忽然又說:「對了,小少爺五年前就已經結婚,如今既然小少爺已經歸來,你便代表宇文家族,去秦家表示表示。」
「是!」
……
一輛的士,疾馳而行,坐在後排的楊辰,思緒也回到了過去。
當年那個傾盆大雨之夜的一跪,就已經徹底關閉了他對宇文家族的心,五年前,他的母親因為重患而徹底倒了下去,而那時候楊辰剛剛畢業,身無分文,又恰逢被陷害,與秦惜產生糾葛。
秦家為了名聲,讓楊辰入贅,為了給母親治病,他答應入贅,向秦家要了五十萬,可不等他帶這筆錢到醫院,母親已經不治而亡,甚至就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着。
母親死後,楊辰按照約定,入贅秦家,只是他自認配不上喜歡許久的秦惜,剛結婚不久,便入伍離開。
這一別,就是五年!
一處老舊的院落門口,停着一輛嶄新的邁巴赫。
楊辰看了眼價值不菲的豪車,輕輕一笑:「看來,秦惜一家,要比五年前,更受秦家重視,岳父都開上三四百萬的豪車了。」
再次來到秦家,楊辰的心情也是極其複雜,五年前那件事,雖然他也是受害者,但終究還是佔了秦惜的便宜,一個有着江州首席美女之稱的女人。
五年前剛結婚就不辭而別,無論如何,這都是他的錯。
可想而知,這些年來,秦惜要承受多少流言蜚語。
只是那時候的他很自卑,唯有干出一番事業,才有可能,配得上秦惜,如今,功成名就而退,手掌天下權勢和無數財富,他終於有資格告訴所有人,他配得上秦惜。
走到院落門口,楊辰抬起手,剛要扣下,手臂頓時僵住,一番刺耳的對話,從院內傳出。
秦母的聲音響起:「小王,阿姨最近在申報那個廢物的死亡證明,你先別急,等那個廢物的死亡證明辦下來了,小惜也就恢復單身了。」
秦父也跟着說道:「到時候,你秦伯父我,肯定同意你和小惜的婚事。」
「那就多謝伯父伯母了,只是小惜那邊,就拜託你們了。」
「小王,你儘管放一百個心,小惜一定會同意的。」
「那一切都交給伯父伯母了,對了,伯母,這是我托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純天然燕窩,伯父,這是我親自在緬國給您帶回來的冰種翡翠佛像。」
……
整個秦家小院內,都充斥着秦父秦母的歡聲笑語,楊辰的臉上也是一陣青一陣白。
只是想起那道無法忘記的身影,他將心中的怒意強行壓制了下去,不管怎樣,是他對不起秦惜。
更何況,這次回來,本就是為了她。
鐺!鐺!鐺!
楊辰手指扣下,敲門聲響起。
「誰啊?」
似被敲門聲打擾了雅興,秦母的聲音中充滿了不耐,接着就聽到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秦母打開門,臉上的笑容還未徹底消散,就看見一道她永遠都不想見到的身影,頓時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驚怒道:「你……你是楊辰?」

《秦惜楊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