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能鄉醫
全能鄉醫 連載中

全能鄉醫

來源:google 作者:陸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心怡 現代言情 陸虎

鄉村青年陸虎,意外獲得荒古傳承,從此以後,左手醫術,右手武道,一步一步走向人生巔峰,成為不朽的傳奇展開

《全能鄉醫》章節試讀:

「別說話。」
陸虎不想趙迎春被宮寒這種小病折磨,下定決心要一次性祛除她體內的寒氣。
看着陸虎的手,趙迎春臉都紅到了脖子根,心裏也不禁蕩漾了起來。
「呼,總算徹底好了。」
好一會兒,陸虎才戀戀不捨的收回了手,擦了擦頭上的汗,整個人有些乏累。
真的不疼了,趙迎春羞澀的穿上了衣服,怎麼會這麼神奇?陸虎一揉就好了。 
趙迎春偷偷瞄了眼陸虎,咬着有些蒼白的嘴唇道:「大虎,謝謝你救了姐的命。」
趙迎春知道自己命硬,克人,所以沒有人願意幫助她。
能夠活下來,多虧了陸虎。
趙迎春長得很漂亮要不是因為命硬,根本不愁嫁,即便是有着這種名聲,村子裏還有不少男人偷偷地惦記着她。
此刻她大病初癒,雖然還有些憔悴,但因為害羞紅了的臉頰卻顯得整個人嫵媚至極,彷彿西子一般,讓人不禁憐惜。
陸虎只看了一樣,就呆在了原地,鼻血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咳咳……」
他連忙轉過身去。
「大虎,你?」
趙迎春沒想到陸虎竟然會流鼻血,不知道該害羞還是該憤怒。
她對自己的身材還挺有信心的,村子裏的男人哪一個不想和自己睡上一覺?更何況是陸虎這種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
幽怨的翻了個白眼。
「行了,姐都被你看光了,還裝什麼?」
陸虎尷尬的低着頭,自己真不是故意的。
「姐,那……那可是你抓着我的手往上放的……」
趙迎春臉一紅,心砰砰的跳了起來。
「大虎,姐好看不?白不?」
趙迎春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沒有了男人的滋潤,心裏也是空虛的很。
「我…..」
陸虎傻了,怎麼也沒想到,趙迎春會問這種問題。
「怎麼不說話,難不成姐不白?」
趙迎春說著,便往陸虎的胳膊上蹭去。
陸虎只感覺渾身像是觸電一般。
「白……」
陸虎低着頭紅了臉。
趙迎春被陸虎說的心痒痒的,嬌滴滴的說道:「大虎,你真厲害,比王大夫還厲害,他每次給我按摩完雖然也會減輕,但是沒有你按的舒服,以後哪個女人嫁給你可有福了。」
陸虎頓時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趙迎春:「王大夫給你按摩治療!?」
趙迎春少見多怪的瞥了陸虎一眼。
「是啊,不然姐疼起來的時候怎麼辦?我力氣小,揉了也不痛快,總……總不能隨便找個人給姐揉吧……」
趙迎春說著,還指了指桌子上的藥瓶:「雖然王大夫的眼神讓人覺得不舒服,但是也有效果,他還給我配了葯呢,疼的厲害吃上一片就會好很多,在配合著他的按摩確實能夠緩解。」
「葯?什麼葯?」
陸虎察覺不對勁,拿起桌子上的藥瓶,一粒粒白色的藥片從瓶子里落到桌子上,沒有任何標示,看是看不出來,陸虎拿起一片,放到鼻子下嗅了嗅。
陸虎眉頭緊皺,怕自己看錯了,又放到嘴邊舔了舔。
「呸。」
苦裏還帶着酸,陸虎心中大怒。 
「居然是用止痛藥騙迎春姐!」
陸虎氣憤不已,連帶着藥片和藥瓶都扔進了垃圾桶里。
趙迎春有些着急,這可是她花了大價錢在王大夫那買的呢:「大虎,你怎麼把姐的葯給扔了?」
「迎春姐,你被騙了這是止痛藥,吃了當然不會再覺得疼了,根本不能治病,這個畜生,他就是為了占你的便宜,還騙你錢,就是因為他,你的病情得不到及時的治療才會變得這麼嚴重,這個混蛋,簡直不是人!!!」
陸虎恨不得現在就把王大夫那個庸醫抓出來揍一頓。
「止痛藥???」
怪不得,自己每次吃完沒一會兒就會疼的更厲害。
要不是大虎,自己還不知道要被王大夫佔多久的便宜。
想到自己被騙,趙迎春心裏湧起一陣陣的的委屈,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啪嗒啪嗒,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再配上她那嬌弱的病容,讓人心都碎了。
陸虎嚇了一跳,:「迎春姐,你別哭啊,你說你,平常那麼厲害,怎麼能讓王大夫騙了呢?」
「嗚嗚嗚…..」
趙迎春哭着趴在了陸虎的懷裡。
「我一個寡婦能厲害到哪兒去?也就嘴上厲害點,不然,我被他們欺負的更狠……」
趙迎春想到村民們的風言風語,和那些男人貪婪的目光,心裏像是吃了黃連一樣苦,趴在陸虎的懷裡,哭的更厲害了。
陸虎摟着趙迎春柔軟的身子,陣陣幽香傳入陸虎的鼻腔,晃得他頭昏腦漲。
「迎春姐,別哭了,不是還有我呢嗎?以後我有我保護你,誰都不能欺負你。」
趙迎春愣了下,心裏有點感動,望着陸虎那年輕的臉龐問道:「那能一樣嗎?我是個寡婦,誰和我走得近了都會被評頭論足,除非……」
見趙迎春欲言又止,陸虎有些着急。
「除非什麼?」
趙迎春突然嘆了口氣。
「大虎,你不懂,除非我嫁人,不然,他們不會收了那些齷齪的心思,可是,我這樣的女人,誰敢娶?」
「我娶!」陸虎脫口而出。
什麼樣的女人?
在陸虎心裏,趙迎春就是最美的女人,長得漂亮身材好,對自己還溫柔,還經常幫自己。
趙迎春一怔,紅着臉,從陸虎懷裡掙脫,一臉認真道:「你胡說什麼,這種話可不能亂說了,你年紀輕輕的,還是上過學的人,一輩子長着呢,讓人家聽到會誤會的。」
「行了,姐身體沒事了,你也早點回去吧。」
趙迎春起身就要趕陸虎走。
陸虎看着趙迎春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心情有些複雜。
為什麼迎春姐不相信自己呢,她出身不好,自己出身就好了嗎?
陸虎長嘆一口氣,搖搖頭離開了趙迎春家。
「鬼啊!」
村民們陸虎從趙迎春家走出來,紛紛嚇得尖叫不停後退着,陸虎不是被趙迎春剋死了嗎?
陸虎冷笑一聲,看向這些村民,迎春姐之所以這麼輕賤自己,和這些人脫不開關係。
「鬼什麼鬼,看清楚了,我是活人,我不僅沒死,還治好了迎春姐!」
「你還能治病?」
村民們十分驚訝,不太相信陸虎的話,都探頭朝着趙迎春家裏面望去。
「看什麼看,老娘命硬着呢,你們都沒死,老娘更不可能死在你們前面!」
趙迎春扭着腰,站在門口一副潑辣的樣子,對着眾人罵道。
「竟然真沒死…..」
村民們紛紛鬆了口氣。
人群中,村長王目光一亮,眼神中浮現出狡猾的神色,穿過人群就來到了陸虎的面前。
王福站在陸虎面前,一臉慈祥的問道:「陸虎,你會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