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連載中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下破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寧 都市小說 黎星若

金錢與權力的巔峰,誰主沉浮?現實與歷史的交融,天命何屬?雷電中的覺醒,烽火三國的神秘力量,是恩賜,亦是使命!懸壺濟世,醫者仁心,是我不變的原則;犯我華夏,雖遠必誅,是我堅守的底線……我是贅婿江寧,他們都叫我,婿王之王!展開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章節試讀:

空無一人的雜物間,即便老者早已離去多時,江寧卻依然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或許,只是轉眼成空的黃粱一夢罷了。」

江寧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深吸了口氣。

就在江寧閉上雙眼,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時,他卻無比震驚的在一片黑暗中看見了一道極其耀眼的光。

好奇心驅使之下,江寧湊近仔細看去,這道光原來是從一沓書稿中散發而出,只見泛黃的扉頁之上只有三個醒目的隸書大字——《青囊書》!

「這該不會是……不,不可能!」

對於三國有着近乎痴迷般熱愛的江寧,自然知道這三個字代表着什麼,但隨即,他便睜開眼否定了自己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說實話,哪怕此刻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是本《三年高考,五年模擬》,或是王后雄、薛金星,江寧可能都會更容易接受一些。

「難道?那個老頭沒有騙我?」

良久,江寧又鬼使神差般的再度閉上了雙眼,看見的,依舊是那道耀眼的光芒,依舊是那沓泛黃的書稿。

這一次,江寧選擇鼓足勇氣,慢慢翻開了那沓泛黃的書稿。

沒過一會,丹田中湧現而出滾滾熱流的江寧已然大汗淋漓。

也多虧此時雜物間內只有他一人,否則,無論是誰,當看到江寧的身體逐漸變得像X光照片那般透明,都一定會以為是大半夜的見到鬼了。

隨着這股熱流如江河入海般向江寧腦部百會穴彙集,他竟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神清氣爽。

「華佗誠不欺我!」

睜開眼的江寧現在已經無比確信,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這沓泛黃書稿,正是三國神醫華佗所著,卻已然失傳於世的醫學典籍《青囊書》!

「華佗仙術比長桑,神識如窺垣一方。惆悵人亡書亦絕,後人無復見青囊!」

……

正當他暗自感慨時,樓下突然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他趕忙下樓,只見黎星若正站在門口。

一貫白皙的面頰早已遍布紅暈,原本整整齊齊的秀髮如垂柳般零零散散的飄落,甚至就連往常那對靈動的眼睛此時也變得迷離飄渺了起來……

她醉了,卻也更加迷人了。

少了幾分平日不食人間煙火的一塵不染,多了一絲讓人慾罷不能的神秘與誘惑。

如果說這幢富麗堂皇的別墅還有什麼是值得江寧留戀的,那一定就是眼前這位自己名義上的妻子了。

「怎麼今天回來的這麼晚?我記得你平時應酬也不喝酒的呀,以後也盡量別喝,對身體不好。上一天班累壞了吧?」

江寧一邊向黎星若走去,一邊說道。

黎星若抬起頭,迷迷濛蒙的看了江寧好一會兒,才慢慢開口道: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啰嗦。」

「你還不是一如既往的嫌我啰嗦。」

江寧扶住黎星若,小聲嘟囔着。

「你是在等我嗎?」

黎星若似乎並沒有聽見江寧的反擊,面帶微笑的輕聲問道:

「……」

一時之間,面對着黎星若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笑顏,江寧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自打認識黎星若那天起,江寧就從未見過這位高冷女神用這樣的溫柔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你是不是在等我嘛?求求你了,快說嘛快說嘛!」

站立不穩的黎星若,拽住江寧的胳膊不停搖晃着,盡顯小女人姿態。

卧槽!卧槽!卧槽!

這個女人!

她居然會撒嬌唉!

如果你現在問江寧:「剛剛在雜物間發生的一切和黎星若對他撒嬌,這兩件事誰更有可能發生?」

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

雖然身邊有個絕世美女一直對着自己吐氣如蘭的撒嬌是一件爽翻天的事情,但考慮到萬一把趙茜吵醒,喜劇就將變成悲劇的結局,江寧還是果斷中止了黎星若的這種反常行為。

若是此時趙茜推開房門,看見自己的女兒正被江寧這個窩囊廢公主抱般抱在懷裡,小心翼翼的朝着樓上走去,不知心中會作何感想。

什麼,你居然問擁有醫書的江寧為什麼不給黎星若解酒?你單身這麼多年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

……

「怪不得那麼多人喜歡偷情,卧槽,這也太他媽的刺激了!」

輕輕將黎星若放在她閨房粉紅色的大床之上,江寧一邊用右手輕輕拍了拍自己還在不住「砰砰」亂跳的小心臟,一邊喃喃自語道。

身為贅婿,結婚一年多的時間,直到今天,江寧才第一次踏進了黎星若的閨房,也第一次和她有了身體上的接觸。

「真的有體香!不是用沐浴露、香水腌制入味的那種!」

「腿長超過1米!體重不超過90斤!」

「36D!確定!」

縱使多年以後,這個收穫滿滿的夜晚,對江寧而言依然是記憶猶新,回味無窮……

看着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黎星若,美人恩還沒消受夠的江寧不禁長嘆一口氣:

「哎!還以為上樓能繼續爽下去呢……」

「你為什麼不姓葉?」

正當江寧幫黎星若脫下閃閃發亮的高跟鞋,蓋好被子,躡手躡腳準備逃離「犯罪現場」時,黎星若突然沒頭沒腦又略帶幽怨的一句話差點沒把他直接給嚇尿了。

一臉懵逼的江寧轉過頭,有些心虛的衝著黎星若憨憨一笑:

「你怎麼突然醒了啊?我可什麼都沒幹啊!」

大姐,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啊。

「你說呢?」

覺察到黎星若已經切換到高冷女神狀態,江寧恨不得再給自己一記重重的耳光。

讓你管不住自己的手,你說你,幫她脫鞋就好好脫鞋,非要手賤的摸下她那細膩柔滑又嬌嫩玉潤的小腿幹嘛?

這下好了,把她弄醒了吧!

「江寧?」

見江寧一直低頭悶不作聲,黎星若輕聲喊道。

「嗯?」

「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你嗎?」

「知道!」

江寧雖然心中有些疑惑,為何黎星若會有此一問,但他仍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嗯哼?你說說看。」

顯然,黎星若對於這一回答有些意外。

「偌大的家族,給予了你光鮮亮麗的生活,卻也讓你失去了自由,偏偏你不願自己的命運任人擺布,想要從別人手中的一顆棋子變成和家族對弈的棋手,你,需要我這樣一個工具人!」

「說下去!」

黎星若突然發現,眼前這個男人,那雙一直以來盡顯慵懶的眼眸,竟在剛剛散發出了精明的光芒,而這,是自己從未見過的。

「相信你早就把我從出生到現在的底細調查的一清二楚了吧!一個連大學學分都不能按時修夠只能選擇延畢,一無所有一事無成的廢物不正是你最需要的那個可以用來掩飾野心,同時又不會阻礙你在合適的時機逆流而上,將命運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最佳工具人嗎?」

江寧頓了頓,從口袋中拿出一根香煙緩緩點燃,繼續說道。

「一年前我母親病重,成為了你最好的契機,當你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現在我面前,我除了接受你的安排,別無選擇,不是嗎?」

說完,江寧走到窗邊,將剩餘的香煙慢慢抽盡,隨後掐滅,再瀟洒的用中指將煙頭彈的無影無蹤。

「你原來,早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