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
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 連載中

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

來源:google 作者:公子綽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若心 現代言情 榮敬揚

新婚夜,他說:「做好你的榮太太,該你的我都會給你,其他不要妄想」不堪喪偶式婚姻的折磨,她毅然離婚然而離婚後,真香打臉!某爺全世界追着老婆花式求複合,只能無奈的寵,誰讓他娶了一個這麼抓馬的太太?杜若心冷哼:「這位先生,我跟你不熟」「離婚那一秒,我們就已經老死不相往來了!」某爺邪眸微眯:「手續還沒辦完,孩子只有一個,不夠分」「來,再生一個」展開

《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章節試讀:

一夜揮汗如雨,男人從床上下來,徑直走向浴室。
嗒嗒嗒——
聽着男人穩健的步伐,看着他毫無一絲贅肉的完美肌肉線條,杜若心目光繾綣。
他是她的丈夫,她愛了7年的男人。
記得領證那一刻,她怯怯地不敢看他,低着頭小聲問:「你知道是我設計你……」
「知道。」
杜若心詫異地抬起頭,但男人背對着光,看不清他是什麼表情。
她於是更加小心翼翼說道:「如果你實在不想跟我結婚,我們可以簽下離婚協議,我不會……」
話未說完,便被他打斷,「我不會離婚。」
「你說什麼?」杜若心以為自己聽錯了。
「在我這裡,只有喪偶,沒有離婚。婚後做好你的榮太太,該給你的一切,我都會給你。」
所以就是,不該給的——比如愛,比如他的心,她就不要肖想?
他們就這麼過了兩年半。
為了他,她心甘情願放棄學業,放棄事業,為了他,她沒有朋友,沒有社交,成了獨屬於他榮敬揚的全職太太。
「老公。」
「豆豆快兩歲了,該考慮上幼兒園……」
杜若心想跟丈夫討論一下寶貝女兒的學校問題,但被關閉的浴室門阻隔了聲音。
她眸光一沉,耷拉着睫毛,眼裡的興趣被失落取代。
明明聽到她說話了,卻還往浴室跑?
似想到什麼,杜若心翻身坐起來。
貓着步子,光腳靠近浴室。
她把耳朵緊緊貼在浴室門上,緊張的心緒陡然加快。
每當榮敬揚洗澡,她總習慣聽牆角,這……有一年多時間了。
「嘔——」
毫無意外的,門內傳來男人嘔吐聲。
儘管花灑開到最大,儘管摻雜着嘩嘩嘩的水聲,她還是聽到了。
杜若心胸口像是被鎚子一下一下地鑿。
「榮先生,你就那麼噁心我嗎?」
「每次跟我上完床,就嫌惡的跑到廁所去吐?」
杜若心暗想着,眼睛不知何時紅了。
彷彿一瞬間,兩年多的婚姻生活里,她和榮敬揚的所有不愉快浮現大腦。
領證當晚,他為了另一個女人,讓她獨守空房。
孩子出生,她在醫院撕心裂肺生產,他跟那個女人燭光晚餐。
她坐月子,他全世界追着那個女人享受二人時光。
孩子生病,他只是一個電話,卻從來不會回來看一眼……
「榮敬揚,是否你的世界裏,我至始至終都只是毫無存在感的空氣?」
兩年多了,她暖不了他,走不進他的心裏。
不管杜若心多麼無怨無悔支撐着這個家,多麼掏心掏肺愛着他,榮敬揚卻始終像個局外人一樣,不曾參與她和孩子的一切。
「唉——」
多麼可笑。
喪偶式的婚姻,能叫家嗎?
明明是兩個人的生活,她卻總是行只單影。
榮敬揚不愛她,杜若心嫁給他那一秒,他就明確告訴她,他喜歡的另有其人。
娶她,不過是一場各取所需的交易。
「呵……」
想到這,杜若心嘴角顫抖冷笑。
榮敬揚每吐一次,彷彿有一把燒紅的鐵烙,狠狠插在她心上。
那裡疼的厲害。
杜若心捂着被傷得千瘡百孔的心,踉踉蹌蹌跑出房間。
她想逃離有他的空間,但最終,又捨不得離太遠。
榮敬揚是她追了四五年,用盡所有招數和心機才追到的男人,她……
不甘心啊!
沒有得到他的心,沒有得到他的愛,她不甘心。
她不想放手。
杜若心穿着一件長睡袍,光着腳走在寒冷的夜晚。
冷風呼哧呼哧在耳邊肆虐,灌進她滿腔熱血,涼了心底。
不甘心,不想放手又如何?
她和榮敬揚的「契約婚姻」,只剩半年了,兩年半的時間她都沒有把他焐熱,還有半年,能嗎?
杜若心感到頹喪。
低低耷拉着腦袋,她坐在鞦韆上,抱着腿,蜷縮着,一副被全世界拋棄的樣子。
這一晚,儘管寒風刺骨,但她倔強的沒有回屋,迷迷糊糊躺在鞦韆上。
榮敬揚沒有找她。
他一直是這樣,不管她在不在,不管她做什麼,他都只把她當透明人。
「阿嚏——」
當天邊的第一縷陽光穿過地平線,灑落在大地,杜若心被冷醒了。
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她冷的全身發抖。
回到卧室,榮敬揚已經不在了。
杜若心唇角牽扯出一抹狼狽,失落的嘆口氣,她摸向床單。
冷冰冰的,顯然他已經離開很久。
「唉——」
這樣的婚姻,老公睡她不過是例行公事,每個月就那麼幾次,睡完還……
杜若心想想就來氣,嘶吼一聲,跑過去一把扯掉床單,扔在地上狂踩泄憤。
「榮敬揚,你個沒心沒肺的冷血動物!」
「我踩死你!」
「踩死你!」
「踩死你!」
「你的心怎麼就那麼冷!」
「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能喜……」
滿含閨怨,滿含憤怒的聲音隨着一聲「吱呀」的開門聲戛然而止。
房門口出現了一個人。
杜若心抬頭望去,整個人石化當場。
榮……敬揚?他還沒走?那個啥,剛剛的話,他聽到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