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劫:踏仙途
聖劫:踏仙途 連載中

聖劫:踏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千淺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淺塵 千逸 奇幻玄幻

荊棘坎坷志未滅,不枉復生斗蒼天!命運儀軌逆轉,回到一切之始,這次千逸是否還會踏上那條道路?且看這段故事的終點會如何……展開

《聖劫:踏仙途》章節試讀:

雪,飛揚,飄飄洒洒,從彷彿沒有盡頭的蒼穹落下,但從天到地的距離實在太遙遠太遙遠了,還未待這些晶瑩,剔透的雪花融入大地,就己然在降落的過程中再次化為水汽。

等待一個時機,重新化為令人驚嘆的美麗雪花,重複這看上去根本無解的輪迴,一次又一次,儘管每一次都做到最好,但每一次那咫尺的距離都將一切妄想阻隔在外……………

「周而復始,我,又何嘗不是如同這些雪花?明明,只有一線之差……」盤坐於通天之山山巔的那道身影伸出手來,接住數朵不斷旋轉或者說是舞動的雪花,無奈道。

「罷了罷了,或許,這盤棋局早在開始就落錯了子,那麼,唯有那個辦法了。」嘆息中,千逸起身,眼神中最後的一絲迷茫隨之消弭無形。

這座彷彿眾山之主,與天爭高的無名山峰,千逸己經記不清在此駐足了多久,只能依稀的記得自己初來時,這還未被一望無際的皚皚白雪覆蓋,似乎,還有不少無法修行的人類在此居住,也有花草,樹木,尚無靈智的妖獸,勉強算個聚集地。

但千逸那曾想到,睜開眼時,最初的模樣早已一去不返,物是人非,惟有永不停息的時間長河依然在向前奔流,包括千逸,到達的層次已經不會再存在時間的概念。

閉眼睜眼,生死,興衰變化,枯榮交替,這便是千逸最真實的寫照。

「嘎吱,嘎吱……」

神色彷彿永遠波瀾不驚的千逸從容自然的踏上這片浩無邊際的冰雪世界,留下一行深淺不一的腳印,望着遠方,千逸偶爾會失神片刻,然後,又立即邁向終點。

.對,千逸沒有施展任何法術,就這樣匪夷所思的如常人一樣行走,若是他願意,一念之下,便可跨越這看似無邊的雪域,所謂的無邊無際也不過是他眼底一閃而逝的掠影。

「雪,生來就是追求與大地相融的,短暫的一生,心中只堅守一個目的,而我,又是為何?為長生?為逍遙?這些的確是我所追求的,但似乎又不完全是。」

本來澄凈的雙眸再次蒙上迷茫,不解的色彩,千逸無法壓制這突然湧出的想法,或者說,這也正是他所希望知道的答案,悠閑的步伐停下,因此,在風雪交加中,千逸迷路了。

這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信,反而會被當做白痴,因為,千逸這兩字以及他的身影,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仙界修士心中,即使在深不可測的仙界,千逸也是公認的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強者之一。

然而,此刻的千逸卻是的的確確的迷路了,勁風夾雜着雪花,遮蔽了千逸延伸千萬里的視線,但僅憑這些,當然不足以阻擾千逸,其實千逸迷失的不是方向,而是心。

許多年前,當自己還只是一個籍籍無名的修士時,憧憬過未來的種種美好,可是真正接觸到這個夢寐以求的世界後,千逸才知道,那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越是強大,千逸越加明白這個世界的可怕。

天地茫茫,千逸在這冰雪之域顯得無比渺小,如滄海一粟,如何抵抗天地偉力,但是自始至終卻未有一片雪花沾染上千逸的衣襟,哪怕面臨迷失,千逸仍然保持着冷靜,如閑庭散步漫步在這冰雪之域。

漸漸地,腳下的積雪消融,蒼穹不再落下雪花,以千逸為中心,被冰雪覆蓋的大地迅速消融,露出這片土地應有的色彩一息,五息,十息,僅僅十息時間,這片冰雪世界已然縮減七成區域。

千逸抬眼望去,所見的終於不再是單調而又純粹的白,多了一些土壤的黃,草木生機的綠,千逸不知道這幾叢稀疏的小草被冰雪埋藏了多少年,但內心卻對這些脆弱卻頑強的生命肅然起敬。

「這就是這片天地告訴我的嗎?永遠不要放棄,哪怕只剩最後一絲希望……」

周庄夢蝶,千逸已分不清自己是雪還是草,亦真亦幻,在這疆域億萬里的冰封之地,略顯冷寂的千逸身上開始匯聚一股氣勢,一股震撼天地,讓之共鳴的氣勢。

無窮無盡的仙氣向千逸席捲而來,形成一個個千丈的仙氣漩渦,光是肉眼所及,便是千數以上,而遠處,還有更恐怖震撼的萬丈漩渦,十萬丈漩渦。

此刻,億萬里雪域徹底消散,綿延到天涯海角的山脈,因仙氣枯竭崩潰,斷裂,那座通天之山轟然倒塌,從未停下的雪花,不復存在,風雲倒卷天昏地暗,無法用任何詞藻形容眼前這無比壯觀,波瀾壯闊的一幕,說是改天換地也不為過。

能做到這一幕的在仙界屈指可數,而千逸恰好就是其一,或許在戰力上與那幾人相比稍遜一籌,但若論悟性千逸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從未有人質疑過,因為,這已是整個仙界默認的事實。

這才是強大,連真正實力都沒用出十分之一,光是吸收仙氣,便能引起天地巨變,單單那驚世駭俗的仙氣量,就是多數人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毫不誇張地說,千逸只需一擊,就可以將這億萬雪域瞬間蒸發。

「七歲修行,三十歲成為修士,五十遍覽天下,七十戰各方英豪,一百零三悟道,三百四十登臨巔峰,七百八十四成金仙,一千二百仙王,四千仙帝,九千歲仙聖。」

一顆顆縈繞淡黃光暈的光球從千逸身體上浮現,每一顆的場景都絢麗多彩,卻又截然不同,那正是千逸的修行記憶,從記事開始到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詳細記載的記憶。

沒有人知道,千逸到底有多強,知道他從哪裡來以及它的目的,在仙界修士眼中留下的只有永生難忘的身影和千逸二字,但是現在千逸的過往卻以這樣的方式,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來,一覽無遺。

不過,剛被徹底清理乾淨的雪域根本沒有任何人類或妖獸存在,待這裡的異變傳出去,恐怕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一回首,才發現我的人生如此枯燥乏味,竟沒有絲毫值得珍藏的回憶,簡單得能一筆帶過,我的人生,還真是失敗啊……」

「現在,我真的不知道我當初是為了什麼,堅持到現在,彷彿,生來就是修行的,根本不會有自己的時間,更沒有權利追逐曾經的夢想……可笑的是,我竟然還走到了今天這一步,該說是天意弄人還是自作自受?」

孤寂的身影緩緩地行走在冰天雪地中,自嘲之聲久久回蕩在這片寂靜的天地,千逸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着。

蒼穹,遮天蓋地的烏雲被無形之力層層撥開,露出蔚藍色的天,飄揚的雪花徹底在艷陽的照耀下消失,包括大地上,只剩下冰冷的雪水,很快,茫茫雪域重新煥發生機。

那幾株僅存的被冰雪覆蓋的小草,彷彿得到了龐大生機的灌輸,開始瘋長,轉眼就是一片浩大的草原,隨即,綠色的大地上多了些其它的色彩,紅的,紫的,黃的,五顏六色,煞是可愛,接下來,更神奇的一幕出現。

生機勃勃,百花怒放的草原,憑空出現大群的牛羊馬等家畜,還有數之不盡的各類妖獸埋頭享受鮮嫩的綠草,天空,一聲清脆悅耳的鳥鳴劃破寂靜,為這片土地更添生機。

陽光,水,花草樹木,動物,除了千逸還無法創造的人以外,一切孕育生命的條件都已在千逸一念之間所創造出來,而且這片沾上千逸悟道氣息的土地有着無限的潛力,疆域早已超過原有的面積,雖然暫時沒有人類居住,但不久的將來,一定是人類最繁榮的地方之一。

這便是千逸真正的實力,足以顛倒天地的恐怖力量,甚至連「創造世界」也只差那麼觸手可及的一步。

枯榮,這就是千逸施展的諸多驚天手段之一,無論在多貧瘠,多惡劣的地方,哪怕是九幽地獄,千逸也能輕鬆創造生命,因為,他就是一枚種子,希望的種子,他不滅,世界就不會真正毀滅。

說起來,這一門法術還與佛門有緣,乃是千逸一次大難,一位佛門高僧出手相助,贈予的功法,當然,那時的千逸只以為它不過是一本普通的佛門心經。

「可惜,有些事終究無法親自完成了……」想起往事,千逸還是有些唏噓,輕嘆一聲。

是啊,縱使千逸的力量能夠上窮碧落下黃泉,但即便通天手段在身,有些事還是力所不及,因為那已經超出能力的範疇。

遺憾,每個人都會有,不可能真正的做到無欲無求,十全十美,但千逸留下的遺憾實在太多太多了,讓千逸怎能放心的離去,高處不勝寒,強者的寂寞又有幾人能懂,然而,總有些東西是千逸心存牽掛的,更是因為寂寞,千逸更加珍惜那些情義。

「該走的走了,該散的散了,留下的,離去的,等待的,我真的不想再留遺憾了……」無奈,遺憾,都不足以形容千逸複雜的心情,這片大地所有生靈都對着千逸俯首,發出凄婉的悲鳴,似乎就連它們也嗅到了空氣中那不同尋常的氣息。

「那麼,就懇求師尊替千逸了卻此世塵緣,這是弟子我最後的請求。」

千逸望向北方天際,說道,他知道那裡有一雙飽含溫暖的眼睛一直注視着自己,從小到大。

「唉……」幽幽的一聲嘆息,響徹天地,一道令千逸雙眼模糊的身影漸漸顯現。

純白無暇的白袍,深邃有神的雙曈,稜角分明的慈祥面孔,明明是一名七旬老者的模樣,卻令人一眼看去,完全感覺不到半分滄桑,這便是千逸從小追逐的身影,最敬愛的師傅,同時也是仙界最神秘的強者,風涯真人。

事實上,千逸從未看過自己的師父出手施展自己的力量,外界對師父的實力也只有極少數模糊的記載,對於師父的實力不僅是千逸想知曉,也是仙界的一個謎。

不過,千逸從未小覷過自己的師父,因為,即便是他,到達了一個全新層次的強者也看不透絲毫,甚至連接觸門檻的資格都不到。

深不可測的實力,永遠淡定自如的行事風格,令整個仙界膽戰心驚的威懾力,這就是風涯真人,哪怕他從未顯現過自己的威能,但只要他站在那就是一種實力的象徵。

對於千逸來說,師父是自己最親近也是最崇拜的人,可是正因為這一點,千逸更加看不透,師父就像被一層層迷霧籠罩,越想看清越看不清,那看似單薄的身體,恐怕隱藏着讓整個仙界失色的力量。

就像現在,風涯真人只是站在那,沒有任何舉動,天地照樣運轉,草木照樣散發生機,一切都循規蹈矩,並沒有一絲不和諧,衝突的感覺。

但千逸的目光看得更遠,風涯真人的確未施展任何手段,卻體現了另一種至高境界,對道最好的詮釋。

「大象無形,********」

「逸兒,也有些事情必須去面對,不過你要記住無論如何,無論到何時都不要放棄希望,哪怕是在你無力挽回之時,至少心中有懷揣對希望的追求。」

風涯真人看着自己最疼愛的弟子,開口說道,目光中有惋惜,但更多的是欣慰。

「你終究走到了這一步,既然選擇了,就不要再猶豫,所有的後顧之憂,師父都會替你解決,放心的離去吧。」

微微一笑,風涯真人拍着千逸的肩頭,輕聲開口。

「師父……謝謝!此世弟子無以為報,還請原諒,只是,您要好好照顧自己……」

很突然的,往日的一幕幕場景,再次湧上千逸心頭,眼眶情不自禁的濕潤起來,在這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師父就是自己僅存的溫暖之一。

「男兒有淚不輕彈,況且,你身為一方之主,走吧,不要擔心也不要回頭。」

雖是如此說道,但風涯真人的語氣也開始顫抖起來。

「師父,你說的弟子都明白,可弟子還未能斬去七情六慾,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多少年了,這一路的風雨都是你陪我走過,沒有你,恐怕不會有今天的千逸。」

望着自己最熟悉的面孔,千逸一時語塞,千言萬語哽咽在心頭,是啊,男兒有淚不輕彈,但只是未到傷心處,即將要離開相依為命幾乎一生的人,怎能真的沒有不舍。

「結束,不是終點,還能再次開始,而每一次毀滅,帶來的也可能是蛻變,重生,這就是輪迴,生生不息。」風涯真人說道。

「輪迴……」千逸一怔,似乎剛才那些話給出了一些一閃而逝的提示,但好像又是自己的幻覺,因為千逸不記得提示的內容,只知道這件事在剛剛的確發生過。

見千逸眉頭緊鎖,顯然是苦苦思考自己那番話的樣子,風涯真人嘆道:「其他的就不要想了,心無雜念,開始最後一步。」

「弟子明白,那麼,就請師父開始吧!」

收斂內心所有想法,心神進一片空寂的狀態,千逸輕聲道。

「瞞天!移花!改命!」

三道古老神秘而又複雜晦澀的符文一一出現在風涯真人身後,同時,風涯真人快速掐出法訣,三道蘊含無盡奧妙的符文化為一道光幕,將二人籠罩於其中。

這一刻,千逸終於親眼目睹師父所施展的滅世力量,也是千逸迄今為止,所看見的,知道的,最強大的力量,那道法術施展時,天地的場面連震撼都不足以形容,那場面的壯觀和絢麗,早己超出組織任何語言所能形容。

天化為七色,橙紅黃綠青藍紫,相互融合,又有自己獨特的色彩,絢麗多姿到極致,而這僅僅是開始。

大地,所有植物開始瘋狂蔓延,生機濃郁到落下價值連城的仙液,經過仙液的滋潤,本來只是凡物的花草樹木,開始誕生靈智,接着又跨越本應經歷千萬年大劫蛻變為仙草,隨後,品質不斷晉陞,不久前還只是路邊的雜草野花,現在,卻眨眼成為連千逸都略有心動的天地至寶。

而那幾顆稀疏的樹苗也一木成林,綿延到千逸都無法察看的區域,順便一根枝椏便是延伸千萬里之遙,其龐大的身軀令千逸也不禁咋舌,而最重要的是其中的生機,在參天巨樹散發的非凡生命力量下,那些靈物還在持續的增長,區域不斷的擴大,千逸甚至感覺,那巨樹恐怕真能做到「生死人,肉白骨。」

同樣的,這一切遠遠沒有結束。

漸漸的,大地上缺少的生靈開始孕育而生,起初只是一些簡單的昆蟲,少數幾隻蝴蝶,蜜蜂在花叢中互相追逐。

緊接着開始出現獅虎豹等常見生靈,然後是一些簡單的妖獸和奇異的靈獸,再然後,是連千逸都驚嘆的仙獸,最後…………是只記載在仙界古籍中的聖獸!

「吼」

頭頂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打斷千逸的震驚,千逸抬眼望去,隨即,眼中倒映出一幕令之瞳孔猛然收縮的場景。

蒼穹,無數千萬知道或不知道的異獸出現,隨意翱翔天際,愜意的伸展自己的龐大身軀。

「白澤,青蛟,應龍,相柳,朱雀,玄武,九嬰,金烏,白鳳,畢方,窮奇,麒麟,聽諦……」

千逸震驚的將那些任何一個都能引起仙界大亂的聖獸名字念出,而這不過是極少部分,有些奇獸甚至連仙界都未曾記載,最小的也是百丈有餘,千丈之軀十分常見,還有更誇張的萬丈龐大身軀,換做以往,足以遮天蔽日,但現在……千逸的目光望向蒼穹的更高處。

那裡,萬物之源的太陽懸掛於九天,釋放耀眼的光芒,看上去高不可攀,但今天卻有了一樣東西與他並肩。

「月亮!」

沒錯,正是此刻散發皎潔月光,與日爭輝的月亮,在普照天地的光輝下,明月毫不遜色光芒不僅沒有暗淡,反而更加通透。

「日月同現!」

白晝,太陽,黑夜,月亮,乃是亘古不變的天道規則,從未有人看見日月同現,因此,沒有人敢質疑這條幾乎是事實的規則,就如同兩條平行線不可能相交一般,今天之前,千逸也是這樣認為,就好像沒有人無聊到去思考一加一為什麼等於二。

可是,現在千逸改變了想法,從風涯真人開始施展這道法術時,千逸的認知便已顛覆。

兩條平行線絕對不會相交,的確是對的,但那只是理想狀態下的情況,若是在它們的前方添加一些阻礙,那麼結果就會完全不同。

正如此刻,當力量強大到能改變原有的規則時,日月同現,便不再是妄想。

絕跡的聖獸重現,種種天地異象浮現,大地煥發勃勃生機,幾乎每一種生靈都誕生靈智,孕育全新的生命,日月同現……

改變的不只是千逸眼中的天地,此刻整個仙界都在發生變化,天地之力猛然爆漲,無數卡住修為,行將朽木的修士瞬間自主突破,整個仙界在這一天戰力提升幾個層次,這一天註定載入仙界史冊,迎接新時代的開始。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天地,我連它的真正面目都無法親自接觸。」千逸低聲喃喃,隨即,閉上眼睛,如果可以,千逸希望可以再看一次這無法形容的壯觀景色。

「輪迴!」

風涯真人大喝一聲,指間衝出一道白光,打入千逸額心,後者身體漸漸透明,然後徹底湮滅,只余神魂捲入時空漩渦,不知去往何方。

「逸兒,千年之後,為師在此等你歸,聖劫千年,埋葬了無數強者大能,但一定阻擋不了你再次問道的腳步。」留戀地看向千逸站立的地方,風涯真人獻上對自己弟子最後的祝福,轉身離去,瞬息消失於天地之中,緊接着,所創造的世界也緩緩消失。

「看來,是得去見見他了,沒想到他竟敢……」

…………………………………………………………

無盡蒼穹的外面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只有極少數強者僥倖逃離出虛空扭曲之力,傳出真假難辨的消息,但無一例外的,所有人都認為蒼穹之外是生命絕跡的地方,乃是一片虛無。

而這時,被認為不應存在生靈的蒼穹之外,卻出現一藍一白兩道身影在悠然的下棋,說是下棋其實並不恰當,黑白二子混亂的分佈在棋盤上,根本不像是對局,倒像胡亂下着玩似的。

「辛兄,你這一子落得可不好啊,好好的精心安排的局被你自己給毀了。」藍衣身影搖了搖頭,落下黑子。

「凌兄此言差矣,所謂破而後立,目光若只放在眼前,恐怕會束縛自己的思想,到時凌兄步步為營,處心積慮,可要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

白衣身影輕笑道,手下白子恰好攔截住所有黑子聯合的路線。

「論心機,我可不敢與辛兄相比擬,就像這盤棋局的走勢早已在你的預料之中」

「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