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神亦歸止
神亦歸止 連載中

神亦歸止

來源:google 作者:烏魚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烏魚丸 希尼婭 遊戲動漫

利塔維亞作為詩歌與和平的故鄉,可謂是繁華到了極致,如同天國一般的存在薪火自野原燃起,循着恆久的歷史長河,神明降臨展開

《神亦歸止》章節試讀:

「你來了?」

希尼婭低着頭,來到阿特拉寵物專賣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自己這個應該是非常嚴重的遲到吧?

或者說,用「缺勤」來形容更加貼切一點?

那隻奇怪的貓頭鷹依舊站在女人的肩膀上緊緊盯着她,男人似乎出門了,店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讓人有些害怕。

叮……叮……叮……

六聲鐘鳴響起,太陽落山,現在已經是晚上六點了。

希尼婭雙手交叉,緊緊盯着地板的裂縫。

不得不說店長的行動就是快,僅僅是一天的功夫便打掃了整個店面,重新修繕好寵物店的大門。當然,依舊是沒什麼人敢走進這家「被劫匪血洗」的寵物店。

「在那裡站着做什麼,就暫且給你算工傷了。」

凱瑟琳娜的語氣罕見的溫和了一些,道:「雖然近期可能不會有什麼生意,但工資會照樣給你發的……當然,如果你有什麼……後遺症的話,也可以請假在家,我會給你應有的底薪……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你現在可以……」

「不不不!店長!我一定會準時來上班的!」

希尼婭慌忙擺着手,凱瑟琳娜愣了一下,表情沒有什麼變化,轉過頭繼續看着桌子上的手記。

看來是自己的工作態度讓店長生氣了吧?也是,第一次上班就遲到了這麼長時間。

少女慢慢挪動着沉重的步子走到櫃檯中,小心翼翼地看着店長冰冷的側臉,生怕那個似乎沒有感情的女人下一句話就是讓自己滾蛋。

或許是因為昨日感染者的事件,沒有哪怕一名顧客,甚至路上的行人看到都會遠遠繞開。

希尼婭嘆了口氣,開始將罪惡的魔爪伸向了擺在桌子旁邊的長毛貓,這隻貓咪相當可愛,整個身子肉嘟嘟的,眯着眼睛接受來自少女的撫摸。

還真是聽話呢……

「貓貓呀,你看你生活多舒服,整天吃完就睡睡完就吃,什麼也不用擔心,說不定以後還能被富貴人家看上呢!」

純白色的貓毛摸起來很舒服,貓咪乾脆仰面躺平了身子,盡情享受着希尼婭的撫愛。

如果有可能的話,自己也做一隻貓多好啊?什麼也不用擔心,每天只要吃飽了睡覺,偶爾給主人賣個萌就可以了。

這樣的生活才稱得上是人間極樂啊!

不想上班,一刻都不想上班。希尼婭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抗拒着工作,偏偏時間卻彷彿在和她開玩笑一般,還有整整……

等下,朝九晚六?也就是說……自己下班了?

希尼婭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大力擼着自己面前可憐的小貓,滿臉通紅。

這麼說來,剛才店長的意思應該是……

雖然有些難為情,希尼婭還是望向了坐在桌子面前的那個女人。在凱瑟琳娜肩膀上的貓頭鷹歪着腦袋緊緊盯着希尼婭,彷彿在嘲笑她的智商。

「那個店長,現在這個時間我是不是……」

「嗯,你已經下班了,趕快走吧。」

不出意料,凱瑟琳娜的話語中沒有嘲弄的感情,彷彿她天生就不會擁有任何感情一般。

希尼婭心裏忽然好受了許多,朝着店長尷尬地笑了一聲,走出了阿特拉寵物店的大門。

似乎是因為昨天襲擊的事情,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路燈孤零零地在夜幕中散發著淡黃色的光芒,勉強照亮了道路。

拉特蘭寵物專賣店距離孤兒院並不遠,但中間有一小段道路的路燈不知道被哪個混小子砸碎了,足足有數百米的道路沒有燈光。昏暗的月光透過街邊的樹葉投射到地面上,在夜風的吹動下來回變換,異常恐怖。

透過黑暗隱隱約約能看到孤兒院的輪廓,門衛處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希尼婭加快腳步,走了上去。

「名字。」

坐在門衛處的是一個年齡約莫在六十歲左右的老頭。他滿臉皺紋,身上穿着洗的快要褪色的制服,每天懶洋洋地坐在門衛處叼着一根煙,查看進出人員的證件。

除了院長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孤兒院的人一般叫他門房大爺,除卻管查進出人員以外還肩負着維護孤兒院安全的重任。

當然,沒人指望一個已經六十歲的老大爺保護孤兒院。據說十幾年前門房大爺還有個把子力氣。厲害得很,三四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小夥子都打不贏他。只不過時間磨平了他的力氣,讓他變成了現在這個整日坐在椅子上曬太陽的普通門房老大爺。

門房大爺很健談,時常會給來往的人講述自己年輕時候的英勇事迹。在門衛處的牆壁上有掛着一面錦旗,那是利塔維亞頒發給他的錦旗。

「希尼婭。」

希尼婭抬起頭小心翼翼地從裝滿錢幣的口袋中捏出薄薄的證件,遞給了門房大爺面前。

「希尼婭啊……你這小丫頭也長這麼大了……現在這個時間回來,是出去找工作了么?你還年輕,大爺是過來人,外面的人心險惡的很,做什麼事情都要小心些,別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門房大爺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笑成了一朵菊花。

「你也別怪大爺啰嗦,哎,這人心隔肚皮的,誰能知道別人心裏在想什麼呢?這可不是大爺瞎說!想當年你大爺我也是……」

「是是是,我知道啦!老闆是個很漂亮的女人,她人很好的啦!」

希尼婭連連點頭,從門房大爺手中接過了證件,勉強撐着笑容。

老大爺喋喋不休讓人耳朵都起繭子了,但看着面前一副關心自己模樣的老人,希尼婭也不想表現出哪怕一絲不耐煩的情緒。

「唉,我還沒到老年痴呆的地步,我也知道你們會嫌我煩,丫頭,你還年輕,很多事情都不懂。」

門房老大爺也沒有再多說,繼續坐在門衛處擺弄着他的那個據說是他兒子給他買的手機。

希尼婭嘆了口氣。

門房老大爺有一個兒子,考入了哥倫比亞醫學研究所附屬學院,出人頭地,很有出息。

但他的兒子太有出息了,我們就沒見過他的兒子回利塔維亞,只是每月定期給自己的父親打一筆巨款。老伴在三年前就去世了,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從此以後,門房大爺每天只是坐在門衛處一直擺弄着那台手機。所有人都知道他根本看不懂手機,甚至連怎麼撥打電話都不會。

或許,他只是在想念着自己的兒子吧?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

應該也會選擇將兒子送到那遙遠的海洋對岸,讓自己的兒子去追尋自己的前途。

希尼婭不知道為什麼鼻子有些酸,她無法理解這種情感,她不明白這種情感究竟是是如何產生的,但同樣……她也不羨慕這種情感,羨慕這種親人之間產生的微妙而又神奇的情感。

她…也想擁有,擁有那種血脈相連的神奇情感,只是這可能是自己這輩子最大的奢望吧?

少女苦笑了一聲,在夜幕中擦乾了淚滴,加快步伐走向了自己的住所。

如果被人看到自己這幅樣子,自己一定會被笑死的吧?

昏暗的燈光一點點消退,隨着夜色的侵蝕,整個孤兒院只剩下了門衛處的一點微弱的光芒。

《神亦歸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