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連載中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婉兮李夜璟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葉婉兮李夜璟 恐怖靈異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不稀罕,我只要家產」「我不立側妃不納妾。」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試讀:

藍煒瞪着眼睛忙不迭的點頭。
不光像,就連那雙琥珀色的眼睛也一模一樣啊。
莫非……
葉婉兮掩面抽泣,道:「回頭我會在王爺的靈前告訴他,我給他生了個兒子,叫他不用擔心王府無人繼承,安心投胎去吧。」
「什麼?」
藍煒眼睛越瞪越大,王妃在說什麼?
葉婉兮蹲下身,難過的對男孩說:「葉璽,你是男子漢,你要堅強。雖然你爹沒了,但你有娘啊,娘會一直陪着你的。」
「我爹是誰?」葉璽笑着對葉婉兮道:「沒有就沒有吧,我有娘就行了。」
「嗚嗚嗚嗚,寶寶真孝順。不過你爹沒了,你還是應該哭一哭的。」
藍煒聽着這母子二人的對話,眼珠子險些瞪出來。
嗷嗚一嗓子,迅速的翻身上馬,掉轉馬頭就跑。
葉婉兮:「……」
「哎,藍煒,你東西還沒給我呢。」
不知沒那東西,是不是會少領撫恤金。
葉璽好奇的問:「娘,那個叔叔是誰呀?」
葉婉兮說:「他是你爹的狗腿子。」
「狗腿子?」
「哦不,是你爹身邊的侍衛。」
……
回到莊子里,葉婉兮燒了一大鍋水,將自己與葉璽都洗個乾淨,再換上乾淨的衣服。
隨後又親自下廚做了米飯,炒了菜,燉了魚湯,燒了肉,弄得十分豐盛。
今晚他們要飽飽的吃上一頓飯,明天回楚王府去,繼承大筆遺產。
此時天色已經快黑了,葉婉兮的丫鬟雀兒與負責看守他們的侍衛刀赫也回來了。
他們今日出了山,去了附近的鎮子,帶回了米面與一些日常用品,還有小孩子喜歡的零嘴,小玩具等等。
「咦,王妃,為何今晚的飯菜這麼豐盛啊?」
葉婉兮笑了笑,沒有回答刀赫這個問題,「吃了晚飯後呢,你們就去將自己的東西收拾收拾,明早我們就得走了。」
「走?這……」刀赫為難道:「前不久咱們不是剛從江南回來嗎?王妃,您可憐可憐小的吧,您老往外頭跑,小的怕小命不保。」
葉婉兮笑眯眯的說:「放心,這回不讓你冒險,今日藍煒來了。」
聞言刀赫與雀兒都放下了筷子。
「藍煒來了?那……那是接咱們回王府的?」
葉婉兮微笑着點頭。
雀兒激動萬分,「那太好了,王妃苦盡甘來,您可總算熬到頭了。」
雀兒是從小和葉婉兮一起長大,從葉家帶來的丫鬟。
而刀赫原本是李夜璟的人,不過這些年來,已經被雀兒的美人計收買了。
原本另有一個兇悍的婆子也是李夜璟派來盯着她的,不過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前幾年已經死了。
所以這幾年裡,她的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吃飽喝足後,葉婉兮將桌上的賬本通通收起來,放進裝滿了地契房契金銀和一個藥箱的一口大箱子里。
這些年她可沒閑着,賺了不少錢,目前是一神秘富商。
她在現代里,從小就跟着家裡學醫和做生意。別看她平時是個不着調的逗比性子,但干起正事來卻不含糊,管理着的一家醫院和兩家上市公司,都是家族裡最賺錢的產業。
做完這些,她拍拍葉璽的腦袋道:「兒子,快睡覺去,咱們明個兒就可以回家了。」
「回去那個王府後,咱們還去江南嗎?」
「暫時不去江南了。」葉婉兮回道。
原本她想過帶著兒子跑路的,但躲躲藏藏過日子,終究是下下之策,不到萬不得已她不願意走上這條路。
葉婉兮睡得迷迷糊糊間,聽得他家的門被人拍得砰砰的響,還吵醒了葉璽。
「娘,這麼晚了,誰在敲門啊?」
葉婉兮小聲說:「你睡你的,娘去看看。」
葉婉兮去到外間開門,葉璽卻沒有聽她的話。
而是穿好鞋子,順手拿起刀赫給他做的小木劍跟上。
另一邊,刀赫與雀兒也出來了。
「王妃,我來吧。」
「噓,我們這兒不會有人來,多半是王府里的人,我來。」
「誰呀?」葉婉兮剛問出聲,卻見那門被人一腳踹開。
她還沒看清來人,就被那人粗糙有力的大手掐住了脖子,失去了抵抗力。
李夜璟長年累月在戰場廝殺所累積的殺伐之氣,帶着一股若有似無的血腥味鋪面而來。
他看到了不遠處兩個人影,一個冷眼掃過,他渾身上下所散發出的冷冽殺氣,震懾着刀赫與雀兒,讓他們不敢輕易上前。
另一邊追上來的葉璽卻不吃這套,舉着木劍嘴裏啊呀呀的叫着,就向李夜璟打了過去。
人小目標也小,黑夜中,李夜璟一時不查,木劍到了手邊他才發現。
只能鬆開葉婉兮的脖子,伸手去抓木劍。
這一切都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一系列的操作下來,來人都快氣吐血了。
「葉婉兮,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兒子?可真孝順啊,敢打老子。」
葉婉兮聽出了他的聲音,與她穿越過來那晚聽到的聲音一樣,陰冷可怕。
她一把拉回葉璽,護在懷中,並對着黑暗中的人試探性的問:「李夜璟?」
「哼,你敢直呼本王大名?」
黑暗中的雀兒得知來人是楚王李夜璟,兩人不約而同的跪了下來。
葉婉兮則是大驚,「你沒死啊。」
害,他居然活着回來了,遙想自己先前的表現,這煞神還不得活撕了她?
此刻好不容易追上來的藍煒也到了,闖進屋裡,大口的喘着氣。
黑暗是最好的掩護,他們彼此看不清對方的表情,讓大家少了一分懼意。
不過藍煒覺得這黑暗之中,有着看不見的電光火石,噼里啪啦的,不知會先點着誰。
「呵呵,讓你失望了?真沒想到你這毒婦還存着這麼惡毒的心思,希望本王死了,好繼承本王的家業?」
心思被人戳破,葉婉兮一時不知如何反駁。
而這時,藍煒卻在一邊勸着,「王爺息怒,王妃不是故意的。」
聽到藍煒發言,葉婉兮靈光一閃。
「哦,是你這小人挑撥?」
藍煒:「……」
「王爺,可怪不得妾身吶,是他說你死了。」
藍煒大驚:「冤枉啊,王妃你摸着心口說說,卑職何時說過這種話?」
「哼,你沒說過,可是你表現出來了。」
藍煒:「……」我怎麼表現出來的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