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攝政王獨寵凶萌妃
攝政王獨寵凶萌妃 連載中

攝政王獨寵凶萌妃

來源:google 作者:七月大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童蠱 米正

她,毒醫雙全,誤入千年狐丹,變成小白狐,從此抱住攝政王的大腿,開始她的賣萌人生都說攝政王清冷高傲,帶回小白狐各種心肝寵——等等,清冷高傲?——清冷高傲??——清冷高傲??????正在圍着尾巴舔毛的小白狐茫然地想着:怕是大家對清冷高傲這個詞有誤解,那個動不動就壁咚,跟我搶糖,擼的我毛都要禿了.....這是清冷高傲?【外冷內熱傲嬌白狐控王爺×生無可戀地小白狐】片段一:某狐:惡龍咆哮着~嗷嗚~嗷嗚~嗷嗚某王爺:「瀟瀟是惡龍嗎?」「嗯!超凶!」「那瀟瀟以後要保護我哦」片段二:某王爺看着眼前的小白狐:「如果你喜歡我,我就把兜里的糖全給你」某個蠢萌蠢萌的小白狐:「那如果我不喜歡你呢?」某王爺寵溺一笑:「那有點傷腦筋了,我要好好想想,怎麼才能把兜里的糖都給你」展開

《攝政王獨寵凶萌妃》章節試讀:

第4章 千年狐皇(2)

立刻三步並兩步衝到獨孤澈身邊,她必須要保護好他,保護好他,就等於保住自己的小命。

獨孤澈看着突然衝到身邊的楚瀟瀟,抬了抬眉。。

「以後你就是我的老大,為你馬首是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楚瀟瀟說的那叫一個一本正經。

獨孤澈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很好,覺悟很高。」

我不是覺悟高,我是為了保命,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楚瀟瀟暗自腹誹着。

周圍的人密切關注着四周,以防突如其來的東西,但是眼神卻時不時的看着王爺和楚瀟瀟。

王爺竟然讓楚瀟瀟離他這麼近?

周圍的人看不懂了。

所以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

「王爺,那狐皇墓就在前面的石門裡。」陰森的石門通道口處,夜離帶着十名手下嚴陣以待。

其餘人則是守着出口,以做接應。

背負着雙手一直看着眼前詭異石門的獨孤澈,聞言冷冷點了點頭,當先抬步就朝那詭異石門走去,其他人一行人,拿起火緊跟而上,而身邊有個穿着一身黑,賊眉鼠眼,南域盛名不虛的大巫師,緊跟而上,伴着獨孤澈左右。

眼前的一個石門,石門上雕刻着一龍一鳳,龍鳳交纏在一起,中間是一塊八卦形狀凸起來的石塊,四周則是各種奇形怪狀的石頭,不像是雕刻上去的,有模有樣,栩栩如生,有鬼怪狀,野獸猛禽狀。

楚瀟瀟見此精神越來越緊繃,又緊跟幾步跟近了獨孤澈。

這石門都這麼恐怖,那石門之內的東西,想着這……楚瀟瀟完全不敢想啊。

我只是想來取個青焰草而已,怎麼會接二連三碰到這種詭異的東西,幹嘛多事的救了獨孤澈這個妖孽,想到這楚瀟瀟心裏鬱結的要死。

就在鬱結的當口,他們已經到了石門面前,楚瀟瀟抬眼一看整個人就慌了,這不是一個普通的石門,而是由無數的骷髏堆砌而成的。

這些骷髏各種扭曲形狀,各種悲慘的樣子,可以想像他們屍骨被堆砌在這石門上的時候,那種痛苦,掙扎,看到這楚瀟瀟覺得她整個人寒毛都是豎立着的。

這個被屍骨堆積的石門,深陷在石門的泥土裏面,有手骨,頭骨,全露骨的等等,縱橫交錯,使得石門變的猙獰,恐怖無比。

「王爺,就是這裡了。」賊眉鼠眼的大巫師,指着這石門說道。

「那這八卦種凸起來的石塊,應該就是開門的機關了。」絕塵想了一會兒,這石門製造的這麼恐怖,是為了讓來得人知難而退?

「你去,開門!」夜離看着那大巫師沉聲道。

那大巫師也不多話,直接伸手往石門那個凸起來的八卦形狀地方摸去,當手碰到那八卦形狀的時候,看那大巫師整個人不自主的震了下,然後立刻把手拿開。

就在這時,那石門上埋着的骷髏,不斷發出咯咯的聲音,然後石門在慢慢移開。

聽到這咯咯的聲音,楚瀟瀟連忙往獨孤澈身邊靠了靠,看着其他人面無表情的樣子,心想道,這些人心裏素質也太好了吧,如果讓他們看到那食屍蟲和童蠱,會不會還是這種面癱的表情。

那詭異帶笑的石門,在他們進入後,緩緩的關閉。

牆上的火焰第一時間燃起,夜離等十名高手,第一時間握緊手中的武器,圍繞成圓形護衛着中間的獨孤澈。

目光所及,這狐皇墓規模不小,而在正中間是個透明的棺材,棺材上還雕刻着古怪的紋樣,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文字,類似符咒類的,那狐皇就躺在那中間。

沒有人出聲,一行人默契快速的朝着狐皇棺材走去。

楚瀟瀟見此皺了皺眉,心裏疑惑着,千年狐丹那可是人人想取得的東西,就這樣簡單的讓他們找到?一邊警惕的觀察四周,一邊拿出小瓷瓶,裏面有鱗毛蕨做的藥丸,往自己嘴裏扔了一顆,同時拉了拉獨孤澈的衣袖,伸手遞給他一顆。

獨孤澈停下腳步,看了看楚瀟瀟一眼,抬了抬眉毛,冷聲道:「不用。」

「不是毒藥,是避蠱蟲用的。」楚瀟瀟低聲說道。

其他一行人,見到獨孤澈停下腳步,也紛紛停下腳步,警惕的觀察着四周。

鱗毛蕨可以避免一些蠱蟲的靠近,要知道她可是醫毒雙全的人,這點避百蟲的藥丸怎麼能沒有。

獨孤澈冷冷的撇了她一眼,冷眸環視四周,冷酷開口道:「區區蠱蟲近不了我身。」語氣那是一個囂張和藐視。

楚瀟瀟一聽蒙了,但是轉念又明白過來,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是啊,他身體里已經被下了最強勢的蠱術。

記得師傅曾經跟她說過,下蠱人會在人的身體里放無數只蠱蟲進去,進行互相噬咬,但是能活到最後的一定是最霸道的蠱蟲,在蠱蟲里也是強者為尊,有這樣一個蠱蟲在身,就等於有最霸道的蠱蟲護體,能克一切之惡蠱,所以那些蠱蟲又怎敢近他身。

她覺得自從見到獨孤澈以後,那引以為傲的聰明腦瓜,完全不夠用了。

就在楚瀟瀟慌神之際,絕塵和夜離一左一右,站在楚瀟瀟旁邊,迅速拿走她手中的藥丸,給其他每人發了吃去。

有這樣避蠱蟲的好東西,竟然不發給他們,等回頭再跟她算賬。

「老大,他們搶我東西。」楚瀟瀟看着被搶走的瓷瓶,欲哭無淚,這些人就是一群強盜,搶人也就算了,還搶她東西。

「嗚嗚嗚……」楚瀟瀟話一落下,空蕩的狐皇墓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孩子的哭聲,嚶嚶哭泣,散步在整個墓地里,聽到這個詭異的哭聲,大家不寒而慄,武器全都對準聲音發出的地方。

就在前方五米的地方,憑空出現一個紅色肚兜,滿臉怒氣的娃,娃,她臉色瓷白,一雙眼珠子黑黝黝,四肢都是雪白的,肥嘟嘟的,然後在他耳後和齶下,有着黑色猙獰的青筋。

竟然是個小娃,娃,夜離等人見此上前一步,手持劍刃,嚴肅的看着前面的小娃,娃。

大巫師見此沉聲道:「這小鬼是有人專門煉製的,這個一看是沒成形多久的,不成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