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他的心機白月光
他的心機白月光 連載中

他的心機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田清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星離 白燦

天界清冷戰神二殿下×魔族腹黑心機公主她是他兒時遇見的生命中的一抹白,最後卻眼睜睜看着她死在自己眼前……「如果小花還在,應該也會像她這樣嘴饞」再次重逢早已物是人非,她帶着身世的種種疑惑和算計一步步靠近他,他深知她的計謀卻因「莞莞類卿」而裝傻,任由她鬧她笑……「我……因為我是小仙女啊,自然打得過他們」「好,你上,我就看着你打」「我就說說,你還真不來幫忙啊?碎片可在我這兒,小心我不還給你哦」……「生而為魔,就註定要遭受世人的唾棄嗎?我偏要做這逆鱗,我偏要改寫魔族命運!」……「阿燦,我騙了你」「我知道」……展開

《他的心機白月光》章節試讀:

「小花,你不開心了?」白燦望着小花,沒有得到回應。

白燦本想與修遠說幾句話就回來的,沒想到修遠硬是拉着自己下了一天的棋。

見小花還是沒有理自己,白燦想着她定是不高興了。

已經好幾日了,小花有點餓了,這幾日沒人施肥沒人澆水的,待在花盆裡屬實是無趣,想到白燦走的那日自己沒能去送送他,有些後悔。

小花踱步走向門口,想去院子里散散心,正巧遇上回來的白燦。

小花欣喜道:「你怎麼回來了?」

「我要去人界幾日,回來問問你要不要與我一同前去。」白燦見小花不再悶悶不樂了,便也不自覺心情舒暢了些。

人界與天界交情甚好,所以時常也能在天庭看到人間的一些美味佳肴,天帝與人界皇帝相約,日後多交流。

正巧太子李明舟與白燦年紀相仿,此次人界皇帝特地邀請白燦下凡與李明舟切磋交流。

「真的嗎?我能一起去?」小花眼睛都瞪大了,一聽說能去人間玩,什麼煩惱都拋之腦後了。

「不過路上你要安靜些。」

「好。」

小花話還沒說完,就見白燦抬手一揮,將自己變成了花狀掛墜,掛於腰間,還拍了拍道:

「等到皇宮了,便將你變回人形。」

小花心想,正好自己也懶得動,且先睡一覺吧。

不知不覺中,小花一覺醒來,察覺自己躺在床榻上,四下里是沒見過的場景,床榻是木質了,有些硬了,不如花盆裡來得鬆軟。

「醒了?」白燦正好推開門進來,看到小花正睜着大眼睛四處張望着。

小花見來人是白燦,便放寬了心,慢慢悠悠地從爬起來。

「到人間了?」小花問道。

「現在已經到皇宮了,宮裡不能使用靈力……」

「啊?原來人間這麼無聊啊。」小花一聽說用不了靈力,那豈不是很無趣。

「你且安心跟在我身後,少說話。」白燦順手從衣袖裡拿出一根木簪,「將頭髮束上,這幾日你便是我的小侍童。」

小花噘着嘴眨巴眼睛,想了想,接過木簪,老老實實將頭髮乾淨利落地束了起來,然後照了照銅鏡。

「哎嘿,確實像個男娃娃了。」小花瞧着鏡子里的自己,越看越有趣。

「走吧。」

小花跟在白燦身後走着,一出殿,便覺得空氣清新。

「哇,感覺好奇妙啊,清風徐來,一身輕鬆。」

皇宮內景色宜人,不僅有井然有序的樹木,就連池塘里的魚都格外誘人。

「這魚……能吃嗎?」小花瞧着池塘內金黃色的鯉魚,沒有見過這種顏色的,也不知道嘗起來是什麼味道。

「這是觀賞魚,明日我帶你出宮。」白燦瞧着小花的模樣甚是好笑。

「好啊好啊,那咱們現在要做什麼?」

剛到人間的時候,白燦已經跟皇帝請示過了,自己第一次來皇宮,有些不適,晚一些再去拜見。

「去見人間皇帝。」

大殿上。

「拜見陛下。」

小花跟着白燦一起,依樣畫葫蘆學着動作,也朝堂上穿着華貴服飾的男人供了供手。

「免禮免禮。」大雍皇帝歡喜地走向白燦,「今日先好好休息,明日我讓舟兒帶二殿下好好逛逛,雖不比天庭,但好在有佳肴可以款待各位。」

「謝陛下。」

小花就瞧着兩人客套話說了一遍又一遍,旁邊站着的兩個娃娃跟小花一樣,不知道該不該接話。

「父皇……」其中一個少年開口了,明明是他和白燦要切磋學習,說了這麼多,兩人還沒正式認識呢。

「哦對對對,朕都要忘記了,這是我的兩個孩子,李明舟,李明月,你們小朋友之間可以相互認識一下。」

大雍皇帝現在才反應過來,自己太過於激動,差點忘記正事。

瞧着四個人歡歡喜喜出殿之後,大雍皇帝露出了放鬆的笑容。

他早就聽聞天帝這兩個兒子是文武奇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小小年紀便有這般氣魄,與明月年紀也相仿,若是能……

李明舟與白燦聊得甚歡,雖然白燦話不多,但兩人還是很投緣。

李明月跟在哥哥李明舟身後,還時不時偷看一眼白燦,這就是父皇時常提起的天界二殿下呀,看着還不如大哥呢。

「我先帶你們逛逛皇宮吧,然後晚一點再去晚宴。」

「晚宴!」小花聽到跟吃的有關的事情,就格外精神。

白燦看了小花一眼,示意她不要暴露本性,小花這才收起興奮的笑容,默默跟着。

「這位仙童倒是對晚宴很感興趣?」李明月瞧着小花這般沒見過世面,忍不住嗤笑道。

「她比較貪吃,天庭之中沒有這些東西。」白燦替小花回答道。

四人一路走着瞧着,小花倒是乖巧地跟着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時不時抬起頭瞧瞧這金碧輝煌的宮殿。

等到晚宴的時候,才最令小花崩潰,誰能解釋一下,為什麼她只能站在白燦的身旁替他倒酒。

說好聽些叫仙童,實則就是個侍女嘛!小花輕輕用腳踢了踢白燦,噘着嘴瞧着他。

白燦笑着搖了搖頭,拾起個葡萄悄悄遞到小花手中。

小花趁大家喝酒的空檔,趕緊將葡萄塞進嘴裏,真甜。

小花繼續用眼神示意白燦,自己想嘗嘗糕點,就這樣,通過白燦的投喂,小花也吃得有七分飽了。

由於都還年少,白燦等人吃得差不多了便離席了,大雍皇帝同王爺們繼續喝着酒。

「明日也要跟他們一起嗎?」回寢殿的路上,小花問着,她不大喜歡那個李明月。

「他們是東道主,自然是要同他們一起。」白燦回答道,他倒是挺樂意和李明舟同行。

「我不喜歡那個李明月。」

「為何?」白燦覺着好笑,他們明明都沒有交集,哪來什麼喜歡不喜歡的。

「這是我的直覺,她給人的感覺就怪怪的,而且她好像也不大喜歡我。」小花每次見到那個李明月,就感覺她的眼神怪怪的。

「你負責吃就好了,不用在意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