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和他的三世情劫
她和他的三世情劫 連載中

她和他的三世情劫

來源:google 作者:墨笙簫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媚 江離

故事的開始,女主楚媚懷着目的救了男主江離儘管不知對方是何目的,但救命之恩不能不報,於是江離允諾了楚媚三個未知的條件本想在江離身體恢復之後離開,卻被江離的母親告知二人已有婚約,奈何此時的楚媚一心只想查明母親楚璃的身死之謎,對嫁娶之事毫無興趣,無奈之下楚媚只好離開本以為大路朝天,各走一邊,無形的命運之繩卻在一步步地將二人牽扯在一起二人一起經歷血雨風霜,從搶奪還魂草,到天啟皇都查真相、公主替嫁風波、魂魄歸位、苗疆之行等一樁樁一件件,同行路上發生的點點滴滴,早已打消了彼此的顧慮從此,看青山、踏萬水,惟願伴我左右的人是你這是他們的第三世兜兜轉轉,是命中注定,也是刻意安排至此,三世情劫已過此後,醒來的人,當橋歸橋路歸路可命定的緣分,想斷都斷不了展開

《她和他的三世情劫》章節試讀:

楚媚換上男裝就回了城主府。

「夫人,顧大夫有事求見,您看?」管家來稟。

「那位救了大公子的顧大夫嗎?」

「正是。」

「快快請他過來,本來我應當備上厚禮親自去道謝的。」

城主夫人想着顧公子定是因江離的病情來的。

楚媚只要負責江離的一天三次的葯,其他時間都基本沒什麼事。

她一回來就來請求拜見城主夫人,這樣她就能早一點知道更多關於母親的消息。

她剛到城主夫人的院子,這個消息就被傳到了江離的耳朵里,於是江離也過來了,他也想知道楚媚到底想做什麼。

「夫人。」楚媚拱手問安。

「顧大夫,請坐。」城主夫人一個眼神,就有婢女端來了茶水點心擺在桌上。

「請喝茶。」城主夫人端起茶杯示意楚媚。

「多謝夫人。」楚媚頷首表示感謝,抿了一口茶水。

「顧大夫來找我,是因為離兒的身體嗎?」城主夫人有點擔心。

「江公子的身體並無不妥,今日冒昧求見,實屬無奈。」

楚媚頓了頓。

「有個事需要請夫人幫忙。」

「顧大夫但說無妨,只要是我能辦到,一定竭力相助。」

「此事乃我個人私事,不想過多人知曉。」楚媚請求城主夫人屏退左右。

旁邊的管家聽到這個無理的要求,挑眉瞅了一眼楚媚,準備呵斥這個不知好歹的年輕人。

「你們都退下吧!」城主夫人吩咐。

「夫人!」旁邊的僕從都不同意,怕夫人陷入危險境地。

「無事,你們出去吧。」城主夫人並不覺得這個顧大夫是想謀害她。

「那門開着,我們就在院子外面侯着,有事您就出聲。」眾人有序的退出了房間。

「大公子。」

「母親呢?」江離詢問道。

「顧公子剛來拜見,有事要單獨和夫人談,夫人把我們趕出來了。」管家還是怕夫人有危險,希望江離去勸勸。

「你們都退下吧!」

「是!」

江離把在院子外面的僕人都支走了。

剩下他一個人在這默默的聽牆角,他不覺得楚媚會傷害城主夫人,只是他想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

「夫人,我想知道關於合歡宗前宗主楚璃的事。」

楚媚直接說出心中所想。

城主夫人戒備的打量着楚媚。

「我能問一下楚璃是你什麼人嗎?」

城主夫人想,如果對方不是與楚璃有關係的人,她什麼都不會說。

「楚璃,是我的母親。」

「璃姐姐的女兒,你是楚媚吧!」

城主夫人情緒有點激動,像是偶遇多年未見的故人。

「是的,在外遊歷,女裝多有不便。顧楚也只是一個化名而已。」

楚媚多解釋了一句。

「眉眼之間跟你母親很像,也是個美人坯子。」

「算來今年十五了吧。」

「是的,夫人。」

「你想知道關於你母親的什麼事,薛神醫難道沒有告訴你嗎?」

「師傅只告訴我母親在生下我之後便去了,其他的什麼都不肯說。」

「我母親是因為生我難產而死的嗎?」

楚媚艱難的說出這句話,她很自責。

「不是的,孩子,這不是你的錯。」

城主夫人安慰楚媚,怕她把責任強加在自己身上。

「璃姐姐生你的時候我在旁邊,產程很順暢,並不是難產。」

「但是第二天上午見到她的時候我們都被嚇了一跳。」

「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她從一個如花似玉的少女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氣若遊絲。」

「你父親,如今天啟城的天子,喚來好幾位太醫院的御醫替璃姐姐診治。」

「御醫皆束手無策,只道是因生產氣血兩虧,已回天乏術了。」

「其實不必他們來,璃姐姐本身醫術精湛,她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面對生死,她表現的比我們還坦然。」

「她讓薛神醫把你帶走,遠離朝堂,她還勸我們看淡一些,不要因為她的事而傷神。」

再次回憶起十多年前的悲痛往事,城主夫人還是不禁哽咽落淚。

「是晚輩的不對,讓夫人想起了傷心往事。」

沒想到母親走了十幾年還有人記得她,楚媚很感激這份深情。

「不不不,這不關你的事,是我觸景生情了。」

城主夫人試着慢慢調節失控的情緒,迫使自己平靜下來。

「你母親走的很安詳,她得到了解脫,沒有什麼遺憾。」

城主夫人停頓了一下。

「她只是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不能陪在你身邊,親自將你撫養長大,她對你深感愧疚。」

「但是她也看的開,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消失在過去的人不會再回來,留下的人要珍惜當下。」

「我明白的。有時候我感覺母親就在我身邊,默默的看着我,陪着我。」

「哪怕她已經不在了。我想大抵心意相通的人總是能產生共鳴激發共情的。」

「再次感謝夫人能如實相告。日後若有需要晚輩幫忙的地方,請儘管開口。」

楚媚也不想欠人情。

「你這孩子也太見外了,這也不是什麼事,不用放心上。」

「你有想過要去找你父親嗎?」城主夫人小心翼翼地問。

「大概是要去見一見的吧。」

楚媚並不是想去認親。

「媚兒,現下有件事需聽聽你的意見。」

「夫人請說。」

「我和璃姐姐曾經約定,如果她生了女兒,我們兩家便結為姻親。」

「雖然你母親不在了,可我們許下的約定不能廢。」

「當然現下也流行男女自由戀愛,不再拘泥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所以,先問一下你的想法。」

突然蹦出個娃娃親,楚媚有點懵,事前我可啥都不知道。

楚媚還有很多事要做,婚姻不在她近幾年的計劃之內。

怎麼才能委婉而又不失禮貌的把這個親事退了呢。

江公子如此優秀,楚媚實在配不上他。這樣說好像表現的自卑了,人家不能同意。

那如果是我楚媚眼界高,看不上他江離呢。這樣退婚成功的幾率大一些。

如此這般也不是針對江離這個人。

實在形勢所迫。

楚媚心裏打定主意今天勢必要退了這個娃娃親。

「是不是也要問一下另一個當事人的想法呢?母親。」

江離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打斷了楚媚的如意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