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年單身終於脫單了
萬年單身終於脫單了 連載中

萬年單身終於脫單了

來源:google 作者:江南龍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葵 徐長生 都市小說

我是一個跨越了無盡時間長河的長生者,由於某些原因,這麼多年我膝下無子,舉目無親……直到這一天,有人告訴我,我有了個女兒展開

《萬年單身終於脫單了》章節試讀:

  周葵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醫院裏。
  難聞的藥水味瞬間刺激得她腦子精神起來。
  「徐長生!
!」
  周葵倏地坐起,驚恐叫道。
  左右掃視。
  沒人。
  病房裡空無一人!

  「徐長生!」
  周葵的眼淚大顆大顆地涌下。
  他一定是死在楊家了……  怎麼辦……  小豆丁呢!

  周葵俏臉煞白,捂着臉哭得似要崩潰:「徐長生,小豆丁……你們怎麼能留我一個人……嗚嗚嗚!」
  「媽媽!
媽媽!」
  這時,一個年輕護士領着一個三四歲的小丫頭進來。
  小丫頭拿着一串糖葫蘆,嘴裏塞幾顆,一張粉雕玉琢的雪白小臉鼓鼓的,滿臉興奮地喊着。
  見周葵在哭,徐豆豆嚇了一跳,趕緊扔掉糖葫蘆,跳上床擦掉媽媽的眼淚,癟着嘴道:「媽媽不哭,媽媽哭,豆丁也想哭。」
  周葵愣愣地看着她:「小豆丁?」
  「爸爸讓豆丁照顧媽媽呢,媽媽要是哭的話,爸爸會打豆丁屁股的。」
徐豆豆大眼睛滿是委屈。
  「爸爸?
徐長生沒死?
我睡了多久?」
周葵三連問。
  「媽媽睡了一天一夜啦。」
  見媽媽不哭了,徐豆豆跳下床,撿起地上的糖葫蘆就要塞進嘴裏,得意洋洋道:「豆丁和爸爸見過面了喔,爸爸說豆丁是個堅強的孩子喔!」
  「小傢伙,不許吃掉到地上的東西。」
  護士搶過徐豆豆的糖葫蘆,丟進垃圾桶里。
  「知道啦陳姐姐。」
  徐豆豆奶聲奶氣道。
  「你和徐長生相認了?」
  周葵錯愕,接着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來,自言自語道:「不對……小豆丁傷得那麼重,臉上那麼多疤……還有我的手……這才一天,就都好了?」
  「周小姐,你和豆豆的傷,是本院醫術最高超的華醫生治好的。」
陳護士開口解釋道:「華醫生德高望重,妙手回春,所以你不必驚訝。」
  周葵怔怔地看着護士:「這麼厲害的醫術?」
  實際上陳護士心裏也是一陣尷尬。
  這個小醫院哪裡有什麼華神醫?
  都是編的。
  再說了,這對母女來時傷得很重,世界上最好的醫生估計也沒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將她們治好。
  動手施救的,是這個小丫頭的父親,那個叫徐長生的男人。
  那個男人神乎其神的醫術,此刻依然在她腦中震蕩。
  不過他交代了要保密,陳護士只能硬着頭皮胡編亂造了。
  「謝謝護士小姐照顧豆丁,我要親自去跪謝華神醫!」
  周葵回過神來之後,自覺失禮,下床就要往外走。
  「華神醫已經下班了!」
陳護士一驚,急忙編了個理由。
  「這樣啊……」  周葵一臉遺憾,再問道:「請問陳小姐,徐長生去哪裡了?」
  「您老公出去了,好像是去見一個故人。」
陳護士應道。
  「老公?」
  周葵臉紅了紅,慌亂解釋道:「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
  她迫不及待地要見到徐長生。
  不是想他,更不是愛他。
  自己才見過他兩面。
  怎麼可能喜歡他呢?
  只是……自己是怎麼從楊家活着出來的?
  正思考着,一隻大腳踹在病房的門上!
  砰!
  一群面帶不善的人魚貫而入。
  周葵臉色大變!
  ……  一小時前。
  市中心,一幢中式別墅里。
  這幢別墅原是晉城市書李春風的住所。
  蔣家老爺子蒞臨晉城之後,李春風為了討好蔣老,搬走了。
  一輛車駛進別墅。
  一老一少下了車。
  傅忠回過頭,看了眼年輕人臉上的冷意,說道:「徐先生,不是老傅非要讓您走這一趟,只是我回去跟老爺子一提,老爺子非說要去醫院找您……」  昨天他離開楊家之後,回來跟蔣老一說,蔣老先是不信,說畫里的人如果正常來算,今年應當比他還要大個十歲左右。
  就算還活着,也是老得不成人樣了。
  不可能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傅忠便說,有沒有可能是畫中人的後代呢?
  蔣老登時激動得渾身發抖,眼淚嘩嘩的,嚷嚷着要親自見一面。
  老爺子吵了一天一夜,沒辦法,傅忠今天中午便到醫院請徐長生來這一趟了。
  不過這年輕人似乎並不如何情願……  可能不知道蔣家的體量究竟有多大吧?
  傅忠心想。
  徐長生忍着不耐煩道:「行了,來都來了,不用解釋了。」
  傅忠皺眉道:「徐先生,即便您是畫中之人的後代,請您見了老爺子之後,態度端正一些,您還年輕,也許並不知道蔣老的存在,具體是個多麼恐怖的概念。」
  「我知道蔣家對普通人來說很厲害,但那與我無關。」
  徐長生冷冷道:「要不是擔心老頭子去了醫院,影響太大,吵到我老婆女兒休息,我根本不會來。」
  傅忠忍不住氣道:「你這年輕人,簡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蔣老戎馬一生,殺敵無數,希望你進屋之後,不會被一個百歲老人的氣勢嚇得跪在地上!」
  兩人說著,已經進入別墅客廳內。
  一個瘦巴巴的小老頭站在門邊,皮膚皺如橘皮,一米六高一點,早已掛印多年,卻還穿着得體軍裝,一身凜然之勢依然氣吞萬里,十分駭人。
  似乎是為了表示對畫中人的後代的尊重,親自站在門口等候。
  傅忠也沒想到蔣老會佇在門邊,大吃一驚,正要說話,卻發現蔣老爺子渾身一抖,死死地盯着徐長生的臉。
  那雙渾濁的老眼先後閃過疑惑,驚疑,震驚,最後是一顆一顆的眼淚,止不住地從眼眶流出來。
  啪嗒啪嗒。
  淚水紛紛掉在地上。
  徐長生也看着這個小老頭,思索兩秒,突然笑了起來:「哦,想起來了,是青木城的小年子啊。」
  「徐哥!
!」
  蔣老爺子顫顫巍巍地跪在地上,抱住徐長生的大腿,哭得像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