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唯一唯一
唯一唯一 連載中

唯一唯一

來源:google 作者:星星的夢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段星澤 溫念 現代言情

男明星VS女翻譯溫念一直覺得她和段星澤只是點頭之交再次重逢,卻好像不是她想的這樣……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大明星暗戀成真展開

《唯一唯一》章節試讀:

周六,溫念醒得很早。

段星澤問她什麼時間可以。

溫念左想右想,覺得家裡有點危險。

主要是溫母的八卦雷達一直在動,搞得溫念壓力很大。

溫念:【要不在外面找個地方?】

溫念:【啊你是不是不太方便。】

星:【怎麼了?忽然換地方?】

其實段某人心裏暗自竊喜。

溫念:【就是……感覺面對面高效一點。】

這話說得,又好像她很想見面一樣。

溫念剛要解釋。

星:【我也覺得。】

嗯……

星:【那你可以過來嗎?來我家。】

溫念眨眨眼。

星:【趙傑和小麥都在的,你放心。我讓趙傑去接你。】

她倒是沒想過他會對她做什麼,就是一時有點猶豫。

段星澤看那邊不回,繼續說:【要是不方便,我們】

字還沒打完,溫念說:【沒問題。】

段星澤刪掉框里的字,回復:【好(可愛)】

他的眼角也浮現笑意。

兩人約了兩個小時後,趙傑去接她。溫念本來說了不用,但段星澤很堅持,溫念便沒再推脫。

她放下手機,去洗漱收拾。

一切準備妥當。

溫念想好理由,便拿上包和電腦,去客廳找父母。

溫念:「媽,忽然有點工作,我出趟門啊。」

溫母正在擦桌子,聞言沒多大反應,隨意瞥了她一眼,說:「哦,去吧。」

她頓了下,又重新扭過頭:「怎麼打扮得這麼精緻?」

溫念:「……有嗎?」

溫母:「流蘇耳環都戴上了。」

「改變一下心情。」溫念向來不會撒謊,說完往門口走,「時間來不及了,我先走啦。」

溫母心生疑惑,但還是應道:「好。」

溫父上完洗手間出來,看到溫母一臉沉思的模樣,他不由問道:「在想什麼呢?」

「咱女兒是不是談戀愛了?」溫母看向他,「剛才出門時候,滿臉寫着鬼鬼祟祟,撒謊不要太明顯。」

溫父失笑:「有可能。是就是吧,我相信女兒自己有分寸。」

溫母嘿了聲:「這會兒又站我這邊了?」

「那她遇到喜歡的人,我又不能阻止。」

「倒也是。」

溫念走出小區,在路口搜尋熟悉的車,但一直沒看到她坐過的那輛車。

忽然,一輛低調的黑色轎車在她面前緩緩停下。

溫念抬手遮着太陽光,微微彎下腰看過去。

車窗降下。

段星澤的臉漸漸顯露,他笑着道:「上車。」

溫念詫異了一瞬,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

「不是說讓趙哥接我嗎?」她問。

段星澤回答:「正好在屋裡待久了,出來透透風。」

溫念點點頭。

段星澤一直盯着她看。

溫念眨眨眼,心跳不自覺快了一瞬:「怎麼了?」

段星澤說:「很好看。」

溫念忽然更緊張了:「什麼?」

段星澤反應過來太突進了,他轉而道:「綠色很適合你。」

溫念今天的穿搭是同色系搭配,綠色短上衣配綠色短裙。

她愣了幾秒,說:「……謝謝。」

溫念心道,還以為是誇她漂亮呢,白緊張了。

看她因為穿了短裙並着腿,段星澤拿過一個毯子遞給她。

溫念愣了下,笑着道了聲謝,蓋在了自己的腿上。

她不由想起以前。

和肖燃談戀愛期間,他總是會說她的裙子太短了,不要穿。

不僅不表示尊重,更別說準備小毯子了。

唔,她對段星澤的好感度又蹭蹭往上漲。

段星澤將車開入道路。

「吃了嗎?」段星澤邊打着方向,邊問道。

溫念:「吃啦。你呢?」

「我也吃了。」正好遇到紅燈停下,他從儲物盒拿出一個袋子。

段星澤:「小零食。」

溫念拿過去,打開看,都是平時吃的解饞小零食。

看着看着……

咦?

怎麼好像都是她喜歡吃的那幾個?

「這是你準備的嗎?」溫念看着他問。

「嗯。」段星澤笑了笑,「不合口味?」

「不是。」

是太合口味了。

溫念試探性地道:「嗯……這些好像都是我愛吃的。」

「那我們還挺有默契的。」段星澤淡定如常,「這幾個也是我愛吃的。」

溫念覺得不是,因為她直覺段星澤不太能吃辣。而這幾個都是辣口味,但她一時也沒法反駁,便說了句「哦」。

溫念沒忍住誘惑,拿起一個嘗了起來。

段星澤:「好吃嗎?」

溫念保持着咬的動作,轉過來點了點頭。

她的眼睛因為她的動作睜大了些,像極了一隻偷吃的松鼠。

段星澤努力剋制住想上手揉她頭的衝動,彎唇:「喜歡就好。」

溫念有點尷尬地朝他笑了下,慢慢將頭轉了過去。

她剛才那樣子是不是很傻?!

唉。

她這麼想着,出了神。

段星澤看旁邊的人停下動作,主動道:「本來就是給你買的,你想吃就吃。」

溫念回過神:「……好。」

好了。

她心裏的小鹿又開始亂撞了。

溫念選擇以吃零食來安撫她不正常的心跳。

不過,之後她還是注意了一點形象,細嚼慢咽,並且沒有吃光。

溫念覺得自己着實是很心機了。

她都好久沒有在意過在異性面前的形象了。

這時,車子也到了地方。

兩人下車。

雖然已經預料到段星澤很有錢,可在看到面前的大別墅時候,溫念還是咽了下口水。

這房子……也太大了。

段星澤:「走吧。」

溫念盡量維持住表情,和他一起進了別墅。

「溫念姐!」小麥欣喜的聲音傳來。

溫念笑着跟她打招呼:「小麥。」

「哇姐你好漂亮啊。」小麥將她全身掃射了一遍,「超級美。」

溫念莞爾:「謝謝。」

小麥:「我幫你去泡杯咖啡。」

「我不——」

「她不喝咖啡。」

欸?

溫念看向段星澤。

段星澤繼續道:「泡果茶吧。」

小麥看着兩人嘿嘿笑了下:「沒問題。」

說完,立馬撤了。

氣氛沉默下來。

溫念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者怎麼問。

這時,段星澤說:「我們上樓,把最後的歌詞翻譯弄完。」

溫念:「……哦,好。」

她總覺得段星澤很了解她,是錯覺嗎?

見溫念欲言又止的樣子,段星澤主動問:「怎麼了?」

溫念霎時回過神:「沒,走吧。」

還是先不自作多情了。

段星澤樓上的工作室裝修以黑白色搭配,有種特別的質感。

他帶着她進了內部的小錄音室。

錄音室不大,但看得出也是裝飾了一番的。牆邊立着的黑色架子上還有各式的手辦。

溫念被吸引,一直盯着手辦看。

「喜歡?」段星澤走近她了點,問道。

溫念看向他,搖頭笑說:「挺可愛的。」她繼續說,「你也喜歡收集手辦啊?」

段星澤摳字眼:「也?」

溫念愣了愣,「就是……好像男生都很喜歡收集這類東西。」

「嗯。」

「……」

不是,聽着怎麼語氣還冷下來了?段星澤垂着眸,溫念看不清他眼裡的情緒,一時有點不解。

沉默半晌。

「坐吧。」段星澤開了口,他拉開椅子,情緒又恢復了正常。

溫念眨眨眼,哦了聲,慢吞吞坐了下來。

「喝的來嘍!」小麥的聲音響起,她在門外站定,等段星澤點了點頭,她才邁步走進來。

小麥把果茶放到溫念面前:「念念姐,你的。」

溫念朝她笑了笑:「謝謝。」

小麥:「應該的!」

她再另外一杯咖啡給了段星澤,「星哥,你的神仙水。」

段星澤揚眉:「謝了。」

小麥完成任務,便立馬閃了人。

兩人開始工作。

因為段星澤的韓語基礎不錯,翻譯工作負擔減輕了很多,完成效率很高。

溫念主要幫他潤色,改一些拗口的歌詞,盡量讓詞的韻律保持一致。

完成一首歌后,溫念感嘆:「其實你一個人翻譯也完全沒問題。」

「還是得有你,我一個人的完成度肯定沒這麼高。」段星澤搖頭,認真反駁。

溫念被他一臉真誠的模樣搞得有點不好意思:「哈哈,能幫到你就好啦!」

段星澤笑了笑:「嗯。」

溫念被他的笑容閃到,耳垂有點發燙,她迅速移開了視線。

幹嘛笑這麼溫柔啊!!

「那我唱一遍,你聽聽看可不可以。」段星澤拿過旁邊的吉他,對溫念說。

溫念點頭:「好。」

他低頭,撥着琴弦調音,纖長的睫毛蓋住眼睛。

畫面定格,像極了一幅靜謐的油畫。

如果這時候段星澤抬頭,就會看到面前的女孩正一動不動盯着他。

眼裡滿是驚艷。

很可惜,在段星澤真正抬頭那一剎那,溫念已經垂眸,斂去了情緒。

段星澤看着她的發旋,彎了彎唇,開口唱起了歌。

因為唱的是韓語,和他唱中文時候不同,是不一樣的聽覺體驗。

細聽段星澤的音色,並不屬於低沉的範疇,是清亮透徹那一類,就跟網上常說的蜜嗓差不多。

雪碧音色,沁人心脾。

只是他對聲線的控制到位,可以根據不同歌曲的曲風進行聲音的轉換。

就像現在唱的是抒情歌,他的聲音里添了更多的感情和情緒。

歌詞娓娓道來,是給予人安慰,很有力量的一首歌。同樣,段星澤身上的冷淡氣質也被溫柔取代,讓人不住想靠近。

溫念覺得以後的晚安曲歌單又有了新寵。

三分鐘的時間裏,溫念心跳也漏了一拍又一拍。不知道是心動還是腎上腺素飆升導致的。

一曲畢,溫念滿腦子「啊啊啊啊啊」。

腦子裡飛着各種想法,溫念表面卻還能維持住淡定的表情。

就很分裂。

段星澤笑着問她:「怎麼樣?我唱得還行嗎?」

「很好聽。」溫念誠實道,「粉絲肯定會喜歡的。」

「你呢?」

「什麼?」

「你喜歡嗎?」

溫念被問得有點懵,嘴巴自發誠實回答:「……喜歡。」

段星澤點點頭:「那就好。」

「……?」

溫念:這絕對是在釣!